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拈花时评
·It seems a long march to go, but it had been started.路漫漫其修远兮
·一副对子
·My choice maybe
·岁寒三友
·梁启超谈佛
·可以自动翻译的网页 The translation can be done automatically in this add
·My little son had to go to the hospital last night. 昨晚我儿子被迫去医院
·I have been blocked from two of my blogs for a month.
·民主决定品质
·This is a funny morning.
·佛偈一首
·我从被屏蔽的博客里面抢救回来的旧文章--我从中找到了许多的乐趣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降低我的效率
·抢救回来的文章-这几天没有跟贴了
·抢救回来的文章-交手的不断进行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Chapter 1 家乡的村子
    西藏历里头有吉日和凶日之分,很庆幸我是在一个吉日里出生的。母亲常告诉我说,我是家中的第一个男孩,我的降生被众人的喜悦气氛所环拥着,因为我被认为是家里即将拥有一堆健康儿子的第一个。
   

    事实上,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生在一个凶日,因为西藏的风俗使我们刻意去排除凶日的可能;例如说,为了避免不吉的十三日,我们会过两次十四日来取代。我是在水狗年(编按,藏历干支:十二生肖配上地、风、火、水、铁)八月十六日来到这个世界,在安多省但泽(Tengtser)家乡的小村庄,我母亲是在家中农舍的牛棚里生下我的。但泽(Tengtser)是「高地」的意思,也就是说「山上的村」或者「上村」之意,而实际上,我们村子座落在小丘上,四周围着更高的山脉,那就是涵盖冰雪的奇里(Kyeri)山。
   
    但泽是从西宁(中国西康省政府所在地)到拉蚌塔西(Labrang Tashi Khyi)(该省第二大寺)的商路中途一座穷困的藏人小村,据说只有三十户人家,散置在夏天青绿、而冬季被大雪封盖的田野。低缓的斜坡和远处的山峦长满芳香的针叶林,林子里长着许多可口的莓果让我们不时大快朵颐。我们的村子较邻近的村落高些,所以只有一条很小的溪流过,如果我们想要见大一点的、甚至是河的时候,那得走上很远的路才行。
   
    这些小溪都是附近山上雪融时流下来的,溪水非常清澈,我们小孩子喜欢在那儿嬉戏,并曾在溪里抓到许多小型金色的鱼。但是一旦下雨时,这些温驯的小溪就会倏然变成浊流滚滚凶险的激流,将土壤表层冲刷殆尽。每年五、六月时常会下好几天的雨,地面上泥泞不堪的黄泥浆使你只能待在屋里无法出门。但是下雨对我们的田地是有益的,表示我们有充分的水源可用,就像乡里所有其它看天吃饭的人们一样,我们的生活深深地依赖着阳光和雨水。每当旱潦发生时,附近寺庙的僧侣常会被请来对天祈禳消灾。
   
    但泽实际上是距离约两小时路程以外的大村庄巴兰扎(Balangtsa)的放牧区域,在夏季,乡人们会驱赶他们的牛群来我们这边放牧。我们村子的田野长满丰厚的水草,牛只在这里长得很好,并生产极佳的乳汁。牧牛人临时居住在他们黑色的帐蓬里,那帐蓬是用牦牛的毛织成的。当谷中的人数增多时,有些家族就会移居到我们所在的山丘顶上。后来他们发现在高地土壤可种植燕麦、大麦、小麦、马铃薯和多种疏菜后,他们决定留下来,建起永久性的屋子,打算在此度过酷寒的冬季。
   
    我们家就像其它人一样,建在平地上,有着宽广的平台屋顶,它刚好与其它两栋屋子相邻,这相邻几座房子都比村子里其它房舍高些。从我家的屋顶上,可以极目眺望底下丰饶的田野,而所谓的伟大「屋山」奇里(Kyeri),刚好占据整个视野,这庄严的冰山所代表的是我们的守护神Kye的宝座,眺望之际总会令人心跳加速。
   
    我家的房子是四方形,有一座很大的内院。暮里大门是关着的,我们就如同安居在一座小小堡垒那般,感到安适无比。虽然屋顶上开有三个通气孔和两个烟囱,外墙却没有任何洞开的窗户。夏季的雨水和春季山上的融雪给我们带来丰沛的水源,环绕着屋顶有导水管将水导引至院中。导水管是由古老型式的粗厚杜松木制成,我们这些孩子常爱看上头的花草昆虫,就像我们看云的变化一般,常常我们会因为其中新奇的想象而高兴不已。每当我忆起我的村庄时,我总会看见雪白的森林、风霜破败的祈祷幡被山岚吹得摇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暴风从奇里山那头逼近时,幡旗在风中猎猎狂摆,令我印象深刻。
   
    当村里有人要盖新房子时,我们小孩子是被允许去帮忙的。构筑地基护墙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总是充溢着莫大的乐趣。在歌唱和笑声里,我们将混凝的黏土灌入木制的印模,然后等它自然干燥成为建屋的土砖。最后用大木干榫接成屋顶,然后再铺以较细的灌木枝,以此为底再敷上一层油拌混凝土发挥防水的作用。当一切都建构完毕,房子将被漆成白色。村里的房厝每年都会重新粉刷,秋天时节我们的村子看起来就像新磨的针一般,洁净而明亮。房厝建好之后,接下来是竖立祈祷幡,在房子的入口处我们通常设有插旗杆孔洞,可插上十尺高的旗杆,杆上飘扬着大幅棉质的旗面,上头印满无数的祈祷文。
   
    你只能从东边或下风处进入我们的家厝,如此的设计在冬天时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我们家好看的大门上头悬挂着多彩的幔,而大门的枢栓则是木制的,因为枢栓用羊皮裹住,所以开关大门时不会发出噪音。经过一道宽廊道可走到院子里,廊道右侧第一间是厨房,几乎占去房子东厢的部分。北厢则是上房、佛堂和父母亲的房间,而且所有房间都是连通的。牛棚、客房和储藏室则在西厢,马厩、狗舍和羊圈则分布在南厢。院子、步道和畜棚都用大石板铺地,石板之间不规则缝隙处则紧密涂抹着灰泥固定,房间里则铺以干净的地板。
   
    全家的生活重心大部分是在厨房,那儿用炉灶和木制隔屏分隔成大小不等的两部分。从院子那头进到厨房较大的一边,支撑天花板的木柱旁置放着大水缸,水缸表面釉着美丽的青花条纹,缸口并配有木制的盖子。长形的炉灶有四个炉口,越过炉灶后头就是厨房另一边,设置有一座木质的炕,大半个冬天我们都在那儿度过,不过任何时候那边也是我们最爱逗留的所在。炉灶的热气穿过炕底下,维持着舒服的暖意。厨房的墙镶钉着木板,其它的部分则以磁砖铺地,家用的燃料则堆在角落。我们用木头、干牦牛粪、灌木条、和干草来烘培麦谷,因为那需要快而烈的火。炉口从另一边的四个开口处分别点燃,炉口则放着几个茶壶,第一个茶壶是冲茶用的,一天要加好几次水。除了铜具皿之外还有一些陶钵,但是牛奶总是存放在木制的容器里。
   
    母亲的厨艺极佳,她能烹调出最美味的食物。母亲操持着厨房里大部分的家事,靠墙有一张小桌,母亲就在那儿制作着美味的糕饼和面包,这些即令在今日(译者按:Norbu后来移居美国印地安那州),仍然被我视为最喜欢的美食。母亲做的糕点是村里有名的,她还会培养最好的发面酵母,许多农妇都来向她索取,而索取的同时总伴随着由衷的感谢与赞美。母亲用盛着红炭的铁桶当做面包的烤炉,我们平时食用发酵过和没发酵过的两种面包,但最喜欢的一种是用油或奶油烘烤出的面包。
   
    我们将麦谷送到巴兰扎(Balangtsa)的磨坊碾成面粉,父亲会定期用骡子驮着麦谷的袋子去那里。至于碾面粉的酬劳则是将其中的十分之一分给磨坊主人。
   
    家中几乎每餐都吃马铃薯,有肉的时候就吃肉,不过我们不大吃猪肉,喜欢牛肉,但最好的是羊肉。上好的羊肉通常在秋天,因为那时是羊只最肥的季节。如果夏天时有新鲜的肉吃,通常是因为意外的原因;有时狼会咬死我们的羊,我们就吃剩下的肉。最好吃的是羊肋排,脂肪有手指那样厚,我们用煮或烤来吃,也生腌成肉干存用。
   
    当一只羊被屠宰时,从头到蹄每一部分都被充份地利用到。羊肠细细洗净后填充成香肠,用血、碎肉、糌粑和油脂做成。羊的肺则被视为美味,至于羊头,一旦上头的角质被剥尽后,尝起来好吃极了。我们小孩子喜欢在一旁观看灌制香肠的过程,那些香肠无论烤的或煮的,都是极佳的美味,不过我们喜欢自己烤来吃。羊肚则是另一种美味,仔细清洗处理后加上香料及辣椒凉拌成色拉,有些羊肚则留到秋天以后做为存放奶油的容器。除了秋天之外,一年的其它季节通常只有干肉可吃。想要制造肉干的话很简单,因为我们的村子很高,通常只要放在户外自然干燥就行了。夏天的时候我们的主食是蔬菜和色拉,最好吃的色拉是母亲腌制的萝卜,和酸黄瓜一起腌渍在木桶里。我们通常用木制的汤匙进食,有时也用筷子,所有餐具不使用时则存放在墙上的木格里。
   
    我们真正的主食是糌粑,所有豆、麦烘炒过的面粉都叫做糌粑,有麦糌粑、豆糌粑和玉米面糌粑,但主要是用大麦做成的糌粑。麦子是在厨房烘炒的,先将沙子放在炒锅中用文火煨热,然后将麦子放进锅中,用沙烘炒的麦子会爆裂开来,散发出来的香味充溢整个房间。将锅中的麦、沙倒入筛中将沙子筛除,第一批最香最脆的金黄烤麦子直接送到餐桌上食用。烘炒的过程很费时,通常需要耗去一整天,炒过的麦谷则装入袋中,送到磨坊去碾成糌粑粉,用来加茶、牛奶或麦酒食用,或者不加任何佐料单食。
   
    面团的制做需要一些技巧,例如说,将茶倒到木盘中,再在上头撒以面粉,然后用左手顺时针方向揉面,同时右手以反方向添加面粉,直到面团揉成黏实为止。我们小孩子对这样的工作并不能做到同样的熟练,为了避免将面粉撒得到处都是,母亲会准备一只皮袋,将面粉放在里头,要我们一手握着皮袋,另一手揉着面团。餐桌上一个大盘上头摆放着奶油、糌粑面和干奶酪,我们彼此传递着大盘子,将适当的份量放入自己的木碗里搅和,然后揉成小团直接送到嘴里,或是一粒粒排放在眼前,茶或汤则舀入空碗中,然后正式的用餐才开始。吃饭的碗是桦木制成,大小刚好可以一手握住。小孩子的碗较小,大大小小各自不同的木碗排列桌上,碗的表面瘤节呈现的木纹在灯光底下美极了。
   
    装发酵饮料的碗用铜或银制的器皿,款待客人最好的瓷器则是从佛堂的橱柜拿出,每次母亲到橱柜那头时我总会跟在身旁,觑看柜中其它有趣的物事;例如,我爱吃的糕饼就放在橱柜,从以往的经验上,每当有客人来时,我总会从母亲那儿得到一两块由奶、糖和果干制成的点心。而这些精美点心的发酵程序与食谱,则被母亲仔细存放在严密的所在。
   
    Chapter 2 家居一日
    现在日常生活,我几乎完完全全依赖着腕上的手表,也想象不到当时,在家乡的日子即使没有钟表这类的东西,却过着十分精准的生活。当然,我们是照着自然的规律作习。黎明前,公鸡啼叫,母亲醒来,一会儿就听见她在厨房里忙碌地工作、炉火哔剥的响声等等。虽然我们当时也有火柴,但仍习惯使用火刀火石来升火。第一件事是为父母亲烧水,当天开始蒙蒙亮时,父亲就起床,将马带到水边,然后将孩子们叫醒。我常赖床,但想到要骑着无鞍的马和父亲一起带马去喝水,我就会赶紧起来梳洗一番,而这时通常是清晨阳光点亮第一座山峰的时候。和父亲骑马到水源处常会弄到我浑身肮脏,事后还得要在大铜盆里清洗,似乎也不是那么烦的事了。
   
    稍后母亲会到家中的小佛堂,进行每日的早课。翦灯的工作很慎重,首先母亲将双手洗净,用棉花捻成新的灯蕊放在灯上,然后将事前已在炉上融化的酥油注入灯里。点灯是父母亲专属的工作,一盏放在佛堂的祭坛上,另一盏则放置在父母亲房内的佛像前。我们和双亲一起,在佛前礼拜三次祈祷。另外一项仪式是点香,到院中石台前那座陶制的香炉前,香炉顶端和侧方均有开口,父亲或母亲将铲上烧红的炭,放入炉侧方的洞中,然后在炉上撒上香料,通常是干燥的高山玫瑰。当馨香扬起空中时,远方奇里山的峰顶已经明亮起来,温暖的阳光越过我们家的平台屋顶,落到院子里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