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第八章 文化大革命
   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被派到扎奇去油漆一座新房子。我刚开始工作没有多久,就看到一大群人打着红旗朝我的方向走来,在碧蓝的天空下,红旗在风中飘扬。敲锣打鼓声震天价晌,群众的呼声超越了锣鼓声:“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看到这些打着旗帜的队伍,我觉得好像是一群孩子在节日里游行,队伍里的人没有一个看起来年纪超过十五岁,这些孩子后来被称为“红卫兵”。有些年纪更小的孩子也跟在后面走,双手热情地鼓掌。游行的人臂上都戴着红卫兵的袖章,对我们这些路旁围观的犯人,都视若无睹。
   
   那天晚上,有类似的一帮年轻人到监狱来,他们发表一项声明,要求所有干部都参加文化大革命,铲除党内的反动派。红卫兵们在未来的年代里制造了大量的骚乱,打着毛泽东“造反有理”的口号,狂热地冲到街上,把一切他们认为阻碍革命前进的东西砸烂。我唯一对监狱有一点感激的是,它保护了我们免于遭受红卫兵的残害。
   

   有一次在四组,我看到红卫兵把整栋行政大楼的工作人员都驱赶出楼,把纸卷成园桶做成帽子,让主管干部们戴着,把他们的衣服都剥光,然后命令他们站在一栋白色建筑的前院里。看见这些人站在那儿,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心中很纳闷。他们害怕得全身发抖,手足失措。一个红卫兵命令他们低头弯腰。
   
   开始我觉得这些干部们是罪有应得,自食其果。这种报复心理虽然违背我的宗教信仰,却是人性里面很强的一种冲动。监狱管理员和警卫只不过是整个行政系统最下层的人,但是他们的残暴导致了犯人的痛苦,我们的愤怒很自然地发泄在他们的身上。红卫兵们在他们脸上吐口水,辱骂他们妨碍革命的发展,拒绝暴露党内的敌人。
   
   第二天这些干部官员弯腰驼背地在监狱场地走着,看起来很可怜,而且不知所措。红卫兵们命令他们也要开检讨大会,坦白交待自己缺乏支持革命的热情,终于轮到这些人进学习班了。
   
   1966年5月中,我们的分队也被命令要进行学习,这种学习持续了一整个月。主要学习毛泽东思想,并且阅读报道文化大革命进步的《西藏日报》社论,还放了一个电影,是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检阅了成千上万的红卫兵。
   
   文化大革命被宣称是在毛主席和林彪的直接指导之下发动的。我以前没有听过林彪的名字,他被形容成“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接下来的两年之间,没有一次会议漏掉过这两个人的名字。
   
   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的,为了要铲除一切妨碍社会主义进步的力量,并且消灭试图颠覆革命的党内敌人。他们让我们真诚拥抱革命,改造思想和行为,也警告我们,如果任何人离开进步的道路,他将会象一颗毒草一样被铲除。
   
   我不明白这一切跟西藏有什么关系。
   
   那年夏天的一个早上,上面让我们停工一天,我的心开始往下沉,大部份人宁可劳动,也不愿参加无休无止的会议,劳动可以让我们躲开赞美党和毛主席的义务。各组都列队站在院子里,面对坐在高台上的监狱官和外地来的长官。瘦瘦的、还不到五十岁的监狱长发言了:“旧的封建制度社会已经灭亡,社会主义是唯一的道路。你们应该改造自己,要学习热爱党和群众。”他接着说,我们首先应该放弃“四旧”:旧文化、风俗、习惯、思想。他挥舞着拳头喊道:“在无产阶级的铁拳下你们无处可逃!”
   
   在接下来的几个类似的演讲之后,会议结束了。我们返回监房去讨论刚才会议的重点。牢房的头儿已经在那儿,他又重复早上大会宣布的要点。他正在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巨大的声响和骚动。大家都冲到门口去看,庭院里已经堆了一大堆的毛毯、书籍、鞋子和衣服,还不断有囚犯把东西往上丢。
   
   他们都在破除四旧。那堆东西被点燃了,一会儿就大火熊熊。我们受到怂恿,把自己的东西都丢到火焰里去。我有一整套的袈裟,平时用来当毯子盖,现在我把它丢到火里去了。其他犯人也把他们最珍贵的物品,包括宗教书籍和法器都丢入大火之中。浓厚的黑烟从火焰中升入天空。一个年轻的警卫冲进牢房来,指着一双皮鞋说这应该烧掉。“可是这是全新的”,鞋子的主人说,“这是印度扩张主义者制造的”,警卫反驳。他接下来望着我的小皮囊问道:“你为什么还贪恋这种旧东西?”一般藏族畜牧人都用这种皮囊来装糌粑,朝圣的人也在他们皮带下系一个小皮囊,它也可以权充一只碗的作用。
   
   “这是劳动阶级喜欢的东西”,我回答他。
   
   “这是封建主义的残余,我们不需要这种东西”,他怒气冲冲说,“感谢党的仁慈,连你们这种犯人都可以用‘现代’食具,在以前只有剥削阶级才用得起。”
   
   我走出去把我的封建小皮囊丢入火焰之中,注视着它在大火中慢慢蜷缩,感到哭笑不得。这样一只简单的小皮囊也成为我们新的统治阶级的打击对象。
   
   从此以后,所有的东西都被区分成“封建社会残余”或“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有些犯人被迫把他们传统的藏式木碗丢进火里。警卫们来检查我们的物品,不让我们隐藏这类东西。任何桔色和黄色的物件都被摧毁了,因为这两种颜色代表了宗教。要不就得把它们染成红色或深绿色,因为这是人民解放军制服的颜色,我把我的东西都染色了。大部分的人为了表示对革命的热情,都把个人的东西丢到火里去。整个监狱陷入混乱之中。
   
   几天之后,色拉寺的方向有袅袅黑烟上升,色拉寺是西藏第三大寺庙,离我们监狱以东只有几里的路程。我注意到几乎整个星期,烟都从四面八方升上天空,表示到处都在烧东西,书籍、衣物、袈裟、鞋子和其他我们所心爱的东西都被摧毁了。直到后来我被放出监狱,才真正地了解到,文革对于西藏文化遗产所造成的全方位的摧毁。
   
   记得当时我从大厅走出来,穿过庭院,一页纸像一片秋天的落叶飘到地上。我把它检起来,发觉这是我以前当小和尚时所学习的经文。烧焦的纸页在我的手中破碎了,我忍不住哭起来,但是又很快用袖子把眼泪擦干。走回牢房,发觉房子的进门处挂着一幅巨大的毛泽东像。
   
   “破四旧”运动使一切进入瘫痪状态。说话作事时,很害怕别人会说我还有旧思想、旧习惯或旧文化的习气。不久上面宣布我们已经唾弃了“四旧”,从现在起应该接受社会主义的习俗了。我们学习在说话和书写方面,都要用一种新的社会主义术语,因为这更适合于新的无产阶级文化。为了要活下去,我们不得不装出一种顺从的样子。
   
   每天的会议都让人心惊胆跳。下完工返回监舍,吃了晚饭就是学习的时间,要读毛泽东的“小红书”或者是《西藏日报》的社论,每个星期还举行一次坦白交待和批判大会。我以前那种批判自己和其他犯人的懒惰的策略,现在已经不能满足当局了。监狱长亲自抓“人人批判人人”的工作,我常坐在床上,等候被点名,心里很慌乱,不知道如何进行坦白和批判。监狱的头头对我的犹豫不决非常生气,他大声地讽刺我“班旦已经完全改造好了,他认为自己应该被释放,对不对?”
   
   他在挑衅,我最好保持沉默,但是他毫不放松,令我无处可逃。他下决心要逼我说出一些可以称为“反党”的话报告上去,最后他写报告,说我拒绝坦白交待,态度傲慢,自以为已经是一个改造好了的人。
   
   第二天晚上,有两个监狱的领导到我的监房。年纪大的坐在门边,嘴上叼着一支香烟,年轻的在屋子里踱着步子,最后站在房间尽头。他们是冲着我而来的,因为牢房的头头已经向上面打了报告。其他犯人都沉默地坐着,年纪大的干部抱着手走向我,“有些犯人自以为已经变成新社会的公民”,他说,“但是有罪的反动犯人不能一夜之间就革面洗心。他们就象包在布里的石头,外软内硬。班旦,你以为我们会放过你?”我无语。他阴阴地笑着说:“谁拒不坦白,就是抗拒社会主义。”
   
   突然他提高声音,命令我站到房子中间,像申斥小孩一样喊道:“对你只剩一条路了!”他向监狱管理点点头,后者举起拳头吼道:“消灭反动分子!”其他的犯人也跟他一起合声叫喊。警卫和监狱头头开始打我,我拿手挡在脸前,他们不停地对我拳打脚踢,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之久。他们离开之后,我不顾全身的疼痛爬回床上倒头就睡。醒来之后,把上衣脱下察看肩膀肋骨上的瘀血和青紫。当我一跛一跛走向厕所时,其他犯人都假装忙着做自己的事,避免跟我的目光接触。
   
   文化大革命延续了十年,一直到毛泽东去世。在那段时间里我大概挨过三四十次毒打,没有一个犯人免于被批斗。由于批斗大会有很多犯人参加,所以党总是可以开脱责任。我们都变成傀儡,无法保护自己。如果上面跟我们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也没有人会去争辩。
   
   西藏分裂成两种针锋相对的派别:“造反”及“结盟”。每个办事处、工作单位甚至家庭,都按着这两种不同的路线站队,往往同一家庭的成员发觉家人分成两派,监狱管理人员和警卫也不能避免这种派系斗争。年轻的管理人常常控诉他们的上级是“掌权派”,妨碍革命的进步。原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指控为资本主义渗透进共产党的总代表,《西藏日报》鼓动群众铲除刘少奇的代理人。
   
   内部斗争使我们不得安宁,会议和惩罚跟以前一样日以继夜。监狱又进来一大批新犯人,大部分是年轻的藏人和中国干部,很多是以前政府和党的工作人员,后来被指控为刘邓在西藏的代理人。1967年夏天,“造反派”和“结盟派”的斗争使整个国家都瘫痪了,唯一还能运作的似乎只有军队了,所以监狱的日常行政工作就被军人接管,我们被告知,这些军人是“保卫祖国者”。
   
   有天我走进公共厨房,发觉这儿的情势也陷入混乱。一群中国犯人正坐在那儿,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比较整齐,看得出是刚到的一批。有个人看起来有点面熟,他正在一边抽烟一边跟别人谈话,当我走过他身边时,他盯着我看。
   
   “欢迎你,蔡组长!”我说。他跳起来跟我握手,一边热情地笑着。
   
   1960年我关在罗布昆泽的监狱时,他是那儿的监狱长,虽然他没有审讯过我,可是我对他很熟悉。他的脸圆圆胖胖,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脾气暴躁,常常会突然发怒,但是又会很快冷静下来,把犯人打发走,不再继续刁难。看到他也被关进来,我感到非常惊讶。同样令我惊讶的是,我还看到一个从江孜来的名叫旺杰的年轻西藏人,他曾经是蔡的翻译。旺杰是中国人统治西藏的受益者,出身于贫苦的家庭,后来被共产党送到中国去受教育。现在他看起来茫然而失意,他也认出我来,但是没有任何的表示,也许他觉得不好意思,也许他怕人家说他跟一个反动犯人有关连。蔡一直被关到1976年。他和旺杰的罪名是盗用公款,这是一个当时经常被加给一些干部的假罪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