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
金剑平
·延安最大的“谣言” —雷为什么不劈了毛呢?
·曾庆红下台的原因__曾山当汉奸
·五年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共残党要抛弃毛贼东了
·一封贪官令人毛骨悚然的信--贪官如此言传身教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五年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7.23“和谐号”灾难缘起90年前该日——贱党日
·7.23事件中央命令失道部赶快埋车和谐的原因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来自:公安部 时间:2006-12- 09  
   http://www.mps.gov.cn/n16/n1327/n4834/n1452547/1467240.html
   
   登于《人民公安2001年12期》

   http://www.ilib2.com/P-ISSN~1004-5031~2001~12.html
   
   作者:孙宇亭,男,1930 年7 月出生于河南省荣阳县。1949 年6 月参加革命工作,1953 年8 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南公安部办公室研究科干事、科员,公安部办公厅研究室科员、副科长、副处长,调研室主任,办公厅副主任。1992 年初离休。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1967年,上海“一月风暴”之后,中央各机关紧张的政治气氛又陡然升级。人们以革命的名义拉帮结派,组建各色各样的“战斗队”,向所谓的“走资派”夺权。各“战斗队”之间,争权夺利,水火不容,致使人心大乱,机构瘫痪。这时,周恩来总理要求国务院内务办公室向中央各政法机关和联系的部委派驻联络员,掌握动态,遇有紧急情况,可以直接向他报告。
     国务院内务办公室,是直属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一个办事机构,负责联系和协调公安部、内务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统战部、民族事务委员会、华侨事务委员会的工作。中共中央政法工作小组办公室也设在这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主任谢富治,副主任甘重斗。严佑民在“文革”前不久由公安部副部长调任国务院内务办公室副主任,我被从公安部办公厅借调到内务办公室,正好在他手下工作。
     “一月风暴”之后,严佑民派我为内务部(现改称民政部)联络员。那时,内务部部长是曾山,副部长王一夫、黄庆熙。一个402人的部有七个造反组织。若以对待部领导的态度来划分,可分为两大派,一派称“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革联”),要打倒曾山,保王一夫;另一派称“红色革命者联合总部”(简称“红联”),要打倒王一夫,保曾山。两派各视对方为寇雠,誓不两立。
     9月间的一天,“革联”为显示自己的革命性,对曾山采取了“革命行动”。他们瞒过家属,避开“红联”,联络驻内务部机关内的学生“红卫兵”,秘密把曾山劫持到劳动人民文化宫,轮番批斗,并进行肉体折磨(低头、弯腰、“喷气式”)。家属不见曾山的踪影,着急打电话向内务办求助。我立即询问“革联”,他们推说不知道。我又通知“红联”帮助寻找,得悉被“革联”揪往劳动人民文化宫批斗的情况。当家属赶到的时候,批斗会已散场,曾山身倚金水桥栏杆,两眼发直,似有轻生念头。我把所获情况当即报告严佑民,他又电话报告谢富治、周恩来。周总理就这一事件,要求内务办公室立即以中共中央的名义起草一份文件,并口述了文件的内容。严佑民把起草中央文件的任务交给了我,并要求以最快速度完成。我把起草的文稿,冠以“中共中央关于曾山同志问题的指示”的标题,送严佑民、谢富治审阅后,报送周恩来总理签发。9月27日一早,严佑民和我就向内务部造反组织的头头传达了这个指示。全文为下:
     中共中央关于曾山同志问题的指示
     一、曾山同志的错误,可以批判,但性质应由中央来定。
     二、曾山同志的活动,听命于中央,造反组织不能干涉。
     三、外来学生不能干预内务部事务,要立即撤出。
     四、开批判会搞“喷气式”、大弯腰是错误的,是违反中央规定的,今后不准再搞体罚和变相体罚。
     传达中共中央的指示后,内务部平静下来了。但好景不长。10月,内务部造反派“革联”根据抗战时期我方情报工作人员提供的曾山曾经和日本人有接触的情况,武断地认为,曾山是日本特务、汉奸,必须打倒。曾山解释说,他在新四军军部当组织部长的时候,按照延安党中央的指示,确实和日本方面的人员有接触,但这是抗日活动的组成部分,整个活动安排都及时用电报向中共中央作了请示,并得到批准。“革联”不相信曾山的辩解。“红联”站在曾山一边,对着干。两派互不相让,即将酿成一场武斗。
     我向严佑民、谢富治报告了这一紧急情况,并参与了他们解决问题的决策会议。
     谢富治说:“那时,我在八路军,在太岳,新四军的情况不清楚。”
     严佑民说:“那时,我在新四军,在前线作战,对军部的情况不清楚。”
     我说:“这事倒也好办,既然曾山说一切活动都得到了党中央的批准,我们派人去中央档案馆查阅一下历史档案,问题就可以澄清了。”
     谢、严都表示同意,并决定查阅档案的事由我来办。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到中央档案馆查阅档案必须履行严格的审批手续。我写了报告,严佑民、谢富治分别签署同意。我拿着他们的批件,同内务办公室的赵雪瀛同志,驱车到了位于北京西郊温泉的中央档案馆。档案馆的军代表看了批件说,查中央历史档案,必须经中央办公厅主任批准,否则,不予接待。我向严佑民报告后,他找×××(注①)补了一个手续。第二次到中央档案馆,军代表仔细检视了批件,没有犹豫,即指示工作人员照办。共找到有关此项活动的四份电报,有曾山报告的情况,也有中共中央的正式批文,更难得的是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康生的签名真迹。那时陈毅在延安参加整风,有的电报他也看了。这时,我身心无比轻松,感叹:“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事情虽然有了结果,但向上级汇报,不能空口无凭,需有真凭实据。可是,档案馆规定,此类机密,不能外借,不准抄录。经同军代表交涉,他们允许我摘抄主要内容(注④)。回机关后,顾不上吃饭,立即起草报告,经严佑民、谢富治先后签署后,报送中共中央。
     然而事情却意外地发生了变化。10月的一天,谢富治怒气冲冲地到严佑民的办公室,发了一顿脾气。我的办公室虽与之一墙之隔,但严的房门紧闭,听不见说些什么。谢走后,严佑民到我的办公室,神色有点仓皇,苦笑着对我说:我们为了证明曾山同志的清白,到中央档案馆查历史档案,是办了一件好事。可是,却惹怒了一位中央负责同志(注②),说这是政治上糊涂,要追查。谢要我们每人写一份检讨,报送中央。我问是哪一位中央负责同志?严说:谢没有说,猜不透。上命难违,不检讨不行,我们只好按谢的说法检讨犯了客观主义的错误。
     一周后的一天,谢富治通知严佑民、赵雪瀛和我开会。会场上只有我们四个人,谢的态度比较平和。
     谢富治说:“你们的检讨都不深刻。现在宣布处分决定:孙宇亭,党内严重警告。”他接着又说:“这件事涉及核心机密,你们手中如果存有这件事的片纸只字,统统交出来。今后,如果发现谁泄漏了机密,毫不客气。”说完就走了。
     我认为,这场风波可能就此打住了。严佑民却认为不会这么简单,党内的斗争相当复杂,“文革”以来有许多事情出乎意料。事态的发展,证明了严佑民的分析是正确的。
     11月5日,“中央文革小组”决定封存公安部所有的文书、业务档案和敌伪档案,原来的档案管理人员封卷锁库后,立即撤离。接着,调派了三百名解放军进驻公安部,接管了这些档案。
     有一天深夜,我已脱衣就寝。谢富治的秘书突然敲门,把我从睡梦中叫了起来,通知立即去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开会,并说:车已准备好,马上走。公安部和大会堂只隔着天安门广场,步行一刻钟就够了,却派汽车相送,可见事态的严重和急迫。
     我从大会堂的南门进去,遥望安徽厅的门口蹲着一个人,走近一看,是中央档案馆的军代表。厅内右侧摆了一张长条桌,桌后坐着三个人,从右至左为吴法宪、谢富治、×××。桌子右边横头旁,坐着严佑民和赵雪瀛。长条桌左侧横头旁放了一把椅子,我进门后,中央档案馆的军代表立即在椅子上落座。厅门左侧靠墙放了一张桌子,有两名穿军装的人做记录。长条桌的对面三米处,有一个小方凳,没有坐人。我打量一下房中摆设,很明显地是“三堂会审”的架式。审谁?当然是我。我知趣地在小方凳上坐了下来。审问开始了。
     谢富治首先开口:“你的姓名、年龄、籍贯、出身、成分?”
     他这十足审问犯人的口吻,使我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此前我在公安部机关工作13年,谢富治当公安部长后我在他身边工作8年,他对我的身世太熟悉了。此刻,既然他已把我视为敌人,我便不能再抱幻想,只能以慎重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回答,力图证明自己的无辜。我的情绪镇静下来,回答了他的第一个提问。
      谢:“你是什么时候、用什么办法混进公安部的?”
      答:“我没有混进公安部。我是1954年大行政区撤销后,从中南公安部奉调进京的。当时从中南公安部选调了60名干部,由中南公安部部长杨奇清带队到北京报到。”
     因为提到了杨奇清,谢富治向旁边的吴法宪小声说:“杨奇清也有问题。”接着,谢又板起了面孔对我说:“你把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的活动谈一谈。”
      我据实申辩:“这事和盗窃机密根本沾不上边。”
     我在详谈了内务部两派斗争的情况后接着说:“我去中央档案馆查档案的起因、目的以及对档案资料的处理情况,谢副总理,×主任(注①)和严佑民同志完全清楚。不错,主意是我出的,查档报告是我起草的,但是你们同意了,批准了。如果没有你们的批件,没有你们的派遣,我不可能去中央档案馆,即使去了,人家也不会接待我。”
     谢转向×××说:“我在那个报告上批了字。可是你也批了同意。”
     ×××冲谢说:“你是副总理嘛!你同意的事情我能不同意吗?”
     接着×××转向中央档案馆军代表,严厉地说:“档案馆有制度,像这样的机密档案不能抄录,你们为什么不执行制度?”
     军代表回答说:“有你和谢副总理的亲笔批示,不能不让抄!”×××很不高兴地问:“你是从哪个部队来的。”
     军代表答:“是戚本禹从学部把我挑来的。”
     又问:“你是造反派?”
     军代表答:“是的。”
     ×××又问:“学部的人怎么穿上了军装?”
     军代表答:“是戚本禹派人送给我的。”
     这时,×××又转向做记录的穿军装的人(可能是他的秘书,或是办案 门人员)说:“把那个报告传过来,我再看看!”
     ×××看了报告,对谢富治说:“你看,这个报告,是用宽边稿纸写的,我们批的字都是靠在稿纸右边的空白处,如果把我们的批字剪下来,对这个报告也不会有损伤。”
     谢说:“这倒是个好办法。”
     于是,××让记录人员找来剪刀和火柴,当场把他们批的字剪了下来并烧掉。证据就这样被毁灭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