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姜维平文集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姜维平
   我每天都读有关重庆的新闻,但像4月26日记实通讯那么好的文章,实在是太少了,它使我深受感动而忽又所悟,已经很久没读到这么好的消息了,相信每一个读者都会对两位工人师傅的义举表示赞赏,对跳桥自杀的女子表示同情,假如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也读报纸,而不是只看内参或下级拍马屁的官样文件,我相信他的心弦一定禁不住被拨动,我奉劝他既要大力表彰成师傅等人,也要仔细地想一想自身,中央派他去重庆,正值危难之际,面对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和不幸死去或坐牢的良民,他真的应当学习两位见义勇为的工人师傅,大胆地奋力扑救,使冤民重获自由,恢复名誉,也救当地民营经济于既倒。
   据重庆媒体报道,有一位女子因个人情感受挫而轻生,已经跳下大桥,所幸在生与死的一瞬间被两个安装空调的工人抓住一只手,救了上来,一切都发生在空中,并被众人所围观,因此,现场抓拍的照片真实,生动,亲切,感人,我仔细查看了那张命悬一线的救人照片,非常激动,它令我秉住呼吸,拍案击节,既为轻生女祝福,又为成师傅等人的勇敢而举起大拇指。我想,如果现场的感受仅停留在事件的表面,还是浅层次的,作为读者,尤其是重庆的地方官孙政才等人,应当由此进行深入的哲理思考,掌握公权力的领导人该做些雪中送炭的事。
   让我们先看看工人师傅是怎样救人的,媒体是这样描述的:4月25日,中午12点左右,重庆奉节县“兄弟电器公司”的空调安装工成华清和付启中,正在一家餐馆里忙着穿线,两人肚子都饿了,这是当天上午他们的最后一个客户,也就是说,他们马上要吃午饭了,这时,一群人从成华清身边跑过,似乎很激动地议论着什么。他顺着大家跑的方向望去,只见百米外的李家沟大桥上围满了人,一位穿着黄色上衣的女子,正悬在大桥数十米的护栏外。他们知道是有人跳桥,立即带上安装空调时所用的保险工具,并骑着摩托车赶到现场,在千钧一发之际,救起了那个可怜的女子。否则,她必得粉身碎骨,命丧黄泉。


   笔者的联想和比喻好像不太恰当,但也有近似之处,早在薄王乱法,“唱红打黑”之时,我就预见了继任者收拾残局的艰难,现在的重庆,尽管媒体在千方百计地遮掩真相,但不论经济还是司法,不论民企还是蒙冤的个人,都有类似大桥旁命悬一线的情景,“唱红”亏空了国库,“打黑”赶跑了“安全”,“徇私”,中饱了贪官的腰包,“枉法”,丧失了司法的尊严,多少民企,多少个人,就像那个黄衣女子挂在大桥上,被人围观着,只不过上述故事里围观的是重庆人,而关注重庆政局的却是全世界的人:“打黑”打错了,至少是扩大化和“黑帮化”了,为什么孙政才不学傅其中和成华清呢?
   2012年,笔者在多伦多曾接到重庆一个姓虞的男子的信函,他被王立军所领导的公安刑事拘留了几个月,原因是为民企老板维权,于是,他带着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到了温哥华机场寻求政治庇护,联合国给了他一个保护令,并对他进行甄别,记得这个人还给我打过电话,要我去温哥华采访他,但我认为是否给他身份是联合国难民官员的事,故没有介入,但根据他发给我的一批证据材料看,他的确是遭受了薄王的政治迫害。此外,还有李修武,彭治民,黎强,曾智强等人的案子,难道不都是命悬一线的人权灾难的奇观吗?这些悲惨的故事就发生在昨天,难道他们的命运比大桥旁的女子要好吗?难道他们不需要人们的奋力救助吗?
   当然,那位女子是自己跳下去的,而被“黑打”的重庆人却是被公检法“踢”下去的,只是黑心肠的屠夫刚干完坏事,自己就垮台了,这有点像跳桥的女人幸运地抓住了成师傅的手臂,这也是生死之间的大事,早一点受理他们的申诉案,早一点拨乱反正,不仅会免除他们暗无天日的铁窗生涯,恢复公检法的形象,而且会重振山城民企的雄风,但是,像两位师傅这样的好人太少,至今没看到有几个手中掌权的官员,能见义勇为的,从张德江到孙政才,都没有成华清和傅其中的果敢和智慧,更没有他们敏锐的行动和无私奉献精神。他们所关心的似乎只是自己的政绩和前程。
   但笔者认为,由于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只要还有政法委存在,还有市委书记领衔,薄熙来留下的冤假错案要彻底纠正,必得靠钦差大臣和封疆大吏主理,但从目前情况看,有一点积极的迹象,比如,造成严重后果,刑讯逼供的警察苟洪波,但波,吴炯,郑小林等正在接受法庭的审判,但与当年薄王自造的声势相比,不可同日而语,给我的感觉是,徇私枉法时轰轰烈烈的,而平反冤案时却是偷偷摸摸的,孙政才自称“低调务实,只做不说”,这是“神马”逻辑?你重庆公检法搞了640个“黑社会”是官媒白纸黑字写的,是流传千古的,全世界人都知道的,凭神马要悄悄地进行?实际上什么也没做,只把自家的警察冤案纠偏了近千人,这正好说明他们没有诚意和勇气,平反也在“走后门”,总之,见死不救,愧对成师傅和傅师傅。
   试问,重庆人虞先生要求政治庇护,不丢重庆政府和中国人的脸吗?你能说自己没责任,是人家坐牢的人“卖国”吗,实际上,爱国口号喊得最响的王立军用行动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要我说,不能及时解救即死的“落桥者”,有两个原因,一是像黄奇帆和张轩这样的“踢人者”还在位,他们当然不会奋力救人,虽然在“两会”上讲“错误的要纠正,正确的要坚持”,但没看他们自责和平反了神马,他们还在搞没有薄熙来的极左路线的那一套,整人一直都在坚持不懈;二是像孙政才这样的,前怕狼后怕虎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明知是薄王留下的冤案,但怕得罪人,怕影响局势的稳定,不敢太折腾,能拖就拖,能赖就赖,拖死为止,形象地讲,看人家悬在半空却不施救,还讲“神马”低调务实。不用说蒙冤已处死的“倒霉蛋”樊奇航,就拿被判了20年的黎强来说,难道不等于有限的大好光阴,被夺去了生命的最宝贵的一部分吗?杀死人的生命的20年不犯法吗?
   所以,中国人这么多,有良心,有才能和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比比皆是,由于政治体制的原因,他们当不上重庆的地方官,令人扼腕叹息,这有点像成师傅和傅师傅,就他们有救生的“设备”,这大概是命运使然吧,我想,习近平让孙政才当“山城一哥”,目的就是叫他为重庆老百姓做点惊天动地的大事:放开对官媒的监控吧,把“唱红打黑”的真相告诉读者,对那些有代表性的案件都要公开重审,不仅陈明亮等民企老板的事件要涉及,而且名声不佳的文强案,乌小青案,张弢案,也要讲明白。我敢断言,假如受理李修武的案子,能像对待薄熙来案那样公平公开地庭审5天,也传唤证人,也微博直播,也允许律师真正地为其辩护,那么,不论结果如何,都会好评如潮。假如证据不足,即,证明原判是“黑打”,应立即放人,这对国家和人民百利而无一害。
   重庆媒体上述报道说,不到10分钟,付启中开的摩托车就来到现场。此时,奉节县公安局的民警和消防大队的救援官兵都已赶到,拉起了警戒线。穿戴好安全绳索的成华清拨开人群,跨过了警戒线,马上就有民警上来拦他。“我是装空调的,这种(情况)救人用得上我。”在民警的允许下,两人跑到大桥护栏边。由此,我看到了危急时刻,政府角色的缺位与错位,公安还不如两个工人,这一情节对孙政才也是警示:平反是重庆公检法的事,在薄王倒台后,他们应当义不容辞地去做,凭“神马”叫我等文人说三道四,磨破嘴皮?孙政才,还是学习两位师傅吧,听听他们的心声。成华清还告诉记者,当时他最担心的是,女子在他们赶到之前就跳下去了。“真是很紧张,不过还是把人救起来了,”成师傅对于救人表现得很谦虚:“我们在那里,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吧,这是该做的。”是的,平反冤假错案,是孙政才应该做的。
   2014年5月7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5月6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