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姜维平
   
   近日,李克强视察辽宁后没几天,习近平的嫡系,原上海市委副書記李希接替陳政高出任遼寧省委委員、常委、副書記,可能不久将新任辽宁省长,4月29日,中央組織部王爾乘副部長到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宣布中央決定,陳政高任中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黨組書記,免去姜偉新中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黨組書記職務。有海外媒体猜测说,這位李克強總理的老部下終于成了“中共最難當”的住建部部長,似乎表明上级对陈的信任和重用,也有分析说,因为陈是薄熙来的死党,将受到整肃,调离他是为了继续围剿薄的残余势力。由于中共对官员的任命信息不太透明,我一时还不好断言习李的用意,但显然,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他的调动可能另有原因。


   
   自从薄熙来案发,从被“双规”到判刑入狱,他盘踞多年的辽宁官场的许多人都惶恐不安,因为薄很善于利用手中的权势送人情,培植了一大批死党,各级重要岗位都有支持他的人,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腐败问题,所以,他们很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故意散布一些谬论搅浑水,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大连人,我可以肯定地说,陈政高从来就不是薄熙来的死党,相反的,他一直是薄熙来的政敌,如果说辽宁官场的两大主要派别很长时间势均力敌的话,闻世震代表“地方派”,薄熙来代表“外来派”,而陈则是前者阵营的大员,这一点没有近距离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就难免失之偏颇。
   
   陈政高在辽宁官场苦心经营了40多年,从海城县政府的小办事员升到辽宁省长,确实相当不容易,较之其他官员,他遇到了阻隔他升迁的劲敌薄熙来,这使他十分苦恼,因为薄熙来属于那种与任何人合作都不能愉快的强势者,这不是他有什么能力,而是他的太子党身份特殊,薄熙来靠他父亲的老资格,把大连众多同僚搞得身心交瘁,陈政高是典型的一个。据我所知,陈是做事比较讲原则,比较认真,比较实干的一类人,而薄是讲江湖义气,玩花架子的一类,同时他们又一个来自“草根”,一个来自“宫廷”,两人家庭出身,施政理念完全不同,所以,薄熙来任市长时,他有两个人最不得意,一个是宫明程,另一个就是陈政高,他们斗得一塌糊涂,但陈深知薄的阴险和狡诈,他采取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的策略,早在1997年底,就离开大连去给辽宁省长做助理。
   
   
   正如原大连市委副书记傅万忠,不愿去省里当审计署长一样,陈政高到沈阳当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与其说是高升,不如说是绕开恶人而自找捷径,许多大连人把沈阳戏称为“辽宁大厕所”,宁可在大连原地踏步也不想入省,所以,陈走的时候,没几个人羡慕。但陈政高有良师益友,那就是闻世震,绰号“闻大傻子”,这一点是指他的思想性格老实忠厚,由于老闻是海城人,对在海城基层干过的陈政高比较了解,又深知陈与薄不睦,故建议陈绕道而行,与己结盟,所以,在闻的提携下,陈政高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从1997年11月任遼寧省省長助理,到2005年任沈阳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任辽宁省长,饱经官场历炼,已是嫡系众多,就政绩而言,不必虚构,过去的“辽宁大厕所”的城市巨变,有目共睹,正是他留下的足迹。我可以肯定地说,他给薄熙来当部下时,做梦也不敢想,自己还能接任薄的官职。总之,他是少有的实干家,也是官场内斗时善于左右平衡的高手。
   
   笔者2000年底入狱,6年后重返沈阳,耳闻目睹,不胜唏嘘,既有井底之蛙之感,也有今非昔比之叹,“辽宁大厕所”已剩记忆的背影,省城与广州的外观已是接近,城市建设巨变的功劳在于陈政高而不在于薄熙来,因为如同在大连一样,薄善于把别人的奉献记在自己的账上,并通过媒体而把谎言变成“真理”,而陈向来不在乎他人掠己之美,愿在庆功之时默默地站在劳动者的队伍里,这就像大连星海湾的第一车填海土,是经委的李主任流汗所为,而闻名遐迩的大连星海会展中心隆重开业的剪彩者,却是薄熙来一样,大连人品尝长海县鲍鱼时,大多不知道,曾任职长海县领导的陈政高长于把渔民养殖变成高科技的致富产业,而薄熙来则善于把海产品变成打通官场关系的利器,他们是如此地不同,也是如此地不公平,但每一次薄都是胜利者,以至2001年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薄又成为陈的上级,辽宁官员感叹,陈想绕他而行未能如愿,所以,就官员来说,薄的倒台,辽宁最兴奋者莫过于闻世震与陈政高。
   
   了解这一历史隐情,可以找到眼下中南海高层对辽宁官场进行人事变动的锁钥。很显然,习近平和李克强都知道辽宁地方势力的强大,不论是经济发展,还是廉政建设,搞得不理想的主要原因都是地方权势者阳奉阴违,阻力太大,而辽宁和重庆尤甚,虽然,现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是“外来户”,似乎与原闻和薄的旧部均不搭界,但他魄力不够,比较平庸,习李对其可能不太满意,随着习近平的权势走强,任命一个嫡系官员上任辽宁官场,争夺闻世震与薄熙来平分秋色的大本营,就势在必行,而李克强不过是随声附和而已,习近平让陈任住建部长,既是考虑到他的“陈大扒”的特长和以往的政绩,也是给足了李克强的面子,同时又给外界一个强烈的信号,辽宁省不论什么派,地方势力“做大”都不可爱,反正薄熙来已经“休假式治疗”了,他在辽宁的党余已是鸟兽散,未必是心腹之患,既便是“念薄”的人也无法都整肃,而关键的问题是,跟随闻和陈的人马,也必须顺从习李的领导。
   
   因此,尽管中共建政已经60多年,社会政治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总体上看,还是一个高度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新上任的习近平独揽了几乎所有的大权,他和自己的团队及幕僚们,最忧心的是下级大员不听话,比如,在反腐倡廉方面,受习近平的重用与授权,王歧山打老虎,一个接一个,不仅力度大,而且影响深远,这一点连过去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多有赞同,但仔细观察,各地情况不平衡,辽宁省就一直没有大的动作,这不是薄熙来留下的嫡系廉洁,而是地方势力太强势,腐败已是“窝案”,“串案”,“死案”,不论是薄的死党,还是闻的部下,陈的部下,都有一些人是贪官,而原辽宁省主掌纪检工作的王唯众,王桂莲等人,都在包庇,偏袒,纵容犯罪分子,其中有的人本身就不廉洁。尤其是在大连,许多与薄熙来共同贪腐的官员,比如原副市长刘长德等人还逍遥法外,一大批靠薄熙来“批条子”贷款和拿地倒卖的奸商还在继续发财。
   
   因此,李希的责任重大,风险也大,他先接手省长,如果做得好,可能还将接替王珉,但未来几年,不进行司法改革,谁也无法预测中国下一步会发生什么,而眼下,打破地方官的垄断和封锁,挖出贪腐的大老虎,抖出一个个“窝案”,是重中之重,反腐就是生产力,倡廉才是硬道理,这也许就是习李所进行的辽宁官场人事变动的真实用意,因为贪腐之重,贪腐之广,贪腐之深,已是社会溃败的毒瘤,不奋力切割,无法挽回民心,一旦再起“六四事件”,习想仿邓而收之,已是惘然。就事实而言,薄熙来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后院,情况一直堪忧,管他什么“薄派”,“闻派”,“陈派”,谁腐败都要抓,才是辽宁百姓之所愿。唯其如此,李希树敌过多,也可能欲速则不达,甚至翻船。我不知道此人个人操守与政治智慧如何,不好评价。
   
   那么,在过去,陈政高是廉洁的地方官员吗?很多读者向我提出这一问题,我用一个新词形容他:“不贪不廉”,什么叫“不贪不廉”,就是处于贪廉之间的一种状态的官员,这种人最多,比如,平时吃点喝点,玩点乐点,接受点小礼品,而不象薄那样夫妇两人组成贪污受贿的经济联合体,更不敢明目张胆地索贿受贿,我印象中的陈政高属于这一类型的官员。实际上,中共官场的制度性腐败决定了,如果从严格意义上讲,几乎人人均有问题,但象薄熙来那样的“大贪”毕竟是少数,而象胡耀邦那样清廉的也是极品,唯有“不贪不廉”的人占绝大多数,这正是中共统治至今尚能维持的原因之一。
   
   毫无疑问,在现有的干部管理体制中,权力过于集中,单靠个人品质,难于抵御物质的诱惑,而靠习近平号召下级学习焦裕禄也事倍功半,尽管习李反腐强势出击,依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上述那些“不贪不廉”的群体会处在变化之中,象陈政高这样的官员,随着权力进一步上升,趋炎附势的下级,会苍蝇般围绕和跟屁,千方百计的送礼行贿方式可能干倒他,如同他的前任的“前任”田凤山一样,我当年在哈尔滨见过的老田貌似清官,但一抓也是“大贪”而入狱,假如习李日后的蜜月期合作结束,习派紧盯李派,而住建部长的实权很大,生意不少,寻租的空间无限,同时,再假如陈把握不住自己或家人和亲友,那么,被政敌抓住把柄,成为“老田第二”也不是悚人听闻,因此,我这样调侃老乡陈政高未必是一件坏事。这真是官场险恶,高处不胜寒,唯有久处“不贪不廉”才是佳境。
   
   2014年5月4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自由亚洲电台5月5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