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姜维平文集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习近平心里烦,胡锦涛下湖南
   姜维平
   习李从胡温手里接过权力已经一年多,外界所预期的政治体制改革,似乎卡位而停摆,党内权斗诡异而激烈,国家形势风云变幻,社会矛盾的暴力化倾向日益明显,意识形态的裂痕进一步增大,于是,左派指责习近平右倾,右派批评习近平倒退,尽管他戴上建国以来中共领导人最多,最大的“红帽子”,好像独揽了所有的权力和资源,但面对错综复杂的局面有点左右摇摆,人们难以看清他的真面目,更对未来政局抛出截然不同的预期,但笔者认为,习近平集权力于一身,与毛邓不同,他的权力是像征性的,远没有某些人想像和夸张的那么大,一方面,有人曲解了习的原意,有人放大了他的作用,他未来做什么,既有大方向上的一定之规,也必将应时而多变,而目前他反腐“救党”的努力,可能是中共面对世界潮流所作的最后一次拼搏。
   正当习近平,王歧山联手反腐,抓捕“大老虎”之时,前任领导人胡锦涛多次亮相,这与江泽民有所不同,这不仅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还有派系归队的考虑。毫无疑问,如果胡习不精诚团结,不合力围剿薄熙来,以至周永康的势力,要解决“薄周政变”的问题,并进一步清除他们的余党,维护自己的地位,是不可能的。虽然,海外與论无限地夸大了党内权斗的范围与程度,但实际上,既使胡习目标一致,力求纠偏算总账,也不会对江泽民,李鹏下手,因为中共总是把党的团结放在第一位,之所以眼下,周永康的罪行一再迟缓发布,就是投鼠忌器,他们先在海外放风,观察和判断此案对中共统治的创伤有多大,而不仅仅是程序问题,要想了解习李的真实想法,最佳的观察“窗口”是前任领导人的动向。
   据海外媒体报道,在4月15日已故中共开明派领导人胡耀邦逝世25周年前夕,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4月11号前往湖南浏阳中和镇的胡耀邦故居参观,引发外界广泛的关注。此前,胡先考察了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官媒透露了一些消息,但对考察胡耀邦的故居一事,至笔者发稿为止,还讳莫如深,这有点诡异而神秘,不能说,习近平不批准胡,他敢于南下,只能说,他要到哪里去,不仅事先要请示中办,而且整个行程途中都会有内线人物“陪同”。当然,就目前政局分析,习对胡的信任比对其及嫡系人马的猜疑要大,他们固然有分歧,但依然合作是主要的,就这个意义上判断,与其说胡自作主张下湖南,不如说,是奉命行事。这就使我们看清了习近平的真实意图。


   
   无疑地,在十八大上“裸退”的胡锦涛属于“共青团派”,曾受胡耀邦一手提拔,自然对“胡恩主”一往情深,在位时可能有所顾忌,不在位就方便许多,他提出要求,习批准即可;或者倒过来,习派他去,他乐此不疲,因为虽然,习是“红二代”,但与薄熙来不同,习是党内的“中间派”,是在左右两派争斗白热化之际,由妥协而胜出接班的,由于习长年在地方工作,由西到北,由北到南,由内陆到沿海,由基层到中央,他非常了解中国的现状,也知道民心所向,故刚上位即去深圳,那时,他派胡去革命胜地贵州,高调瞻仰遵义会址,固然有胡曾在贵州发迹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政治含义,它想告诉人民,18大选了习近平,就像“遵义会议”确定了毛的领导地位一样;而现在,习近平却要胡锦涛下湖南,似乎又觉得毛已过时,只有胡耀邦凝聚正能量最佳,在我看来,他既不想得罪右派,也不想得罪左派,而善于使用胡这枚棋子,是他的精明之处;习2012年12月8日去深圳,明显在鼓舞右派;胡于2012年12月6日去遵义,是在安慰左派,在媒体不敢放开网络封锁,国民对毛还不真正地了解的困局下,习是左右开弓而游刃有余。
   海外媒体报道说,胡锦涛星期三造访了位于长沙的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的岳麓书院。我想,他首先要安抚江泽民的势力:我是过着正常的退休生活,对教育,读书什么的,比较有兴趣。这是有意表现一点休闲的雅兴。习近平因左右挤压有点心烦,也乐于叫他巧作周旋,他明明是要去看胡耀邦故居的,而把访问湖南大学放在前面,遮人耳目,为反驳对立面预留了利器,实际上,他一直想利用胡耀邦这枚棋子,走活中国政治的僵局,但时机不成熟,而出师不利,早在2010年4月,他访美之时,巧妙地让温家宝抛出纪念胡耀邦的文章,当《人民日报》一问世,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把江泽民等党内保守派吓得半死,由于江有很强的势力,反弹太大,高层险些翻船,故胡锦涛异乎寻常地中断外访而回国“救火”,可能从那时开始,胡与温就计划为胡耀邦翻案正名,并与江,周,薄等人对决,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笔者当时曾有文字留世,全是推测,并无内部消息,历史存证,不知是否有道理。
   而今天的形势,与过去大不相同,由习派胡德平去日本考察看,他很善于利用这些平衡政局的“人物棋子”,所以,胡锦涛这次下湖南,是近期露面最具像征意义的政治事件,海外媒体报道说,在参观湖南大学之后,星期五上午,在湖南省委书记等各级官员陪同下,参观了胡耀邦故居和陈列馆,逗留了一个多小时。据悉,胡锦涛参观期间向胡耀邦铜像鞠躬致敬。湖南当局对胡锦涛参访胡耀邦故居的消息封锁严密。与参观学校不同,这次升级了陪同人员的官职,又向外界释放了新的信息,显然,这些官员不是“傻子”,也比我们消息灵通得多,党政军内什么人陪,在哪里陪,讲什么话都是有明确规定的,也极度敏感。它至少说明,在习的内心深处,大概也赞同我所鼓吹的“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的观点。
   
   有媒体报道分析,胡耀邦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共主要领导人,他思想解放、观点开明,是改革开放早期平反冤假错案和真理标准大论战的具体执行者,1987年被指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党内保守派元老逼迫辞职,1989年4月15日病故,引发数万学生在天安门广场悼念,进而演变成震惊全球的“八九民运”,直到“六四”事件爆发。进而有分析说,胡锦涛此次选择在胡耀邦病逝及“六四”25周年前夕的敏感时机参观胡耀邦故居,是否有意释放某种讯息,值得关注。
   笔者认为,这种分析有一定的道理,习之所以让胡去而自己不亲自来,并不表明他不希望平反胡耀邦,而在于他不敢,他远没有像外界夸张的那样一言九鼎,他故意留有充分的回旋余地,自有深思熟虑的道理,他是正宗的“红二代”,但他大半生并没有参战;他肩扛那么多头衔,并无得心应手地全力操控左右两派的能力,他能与胡配合默契,使其“扶上马送一程”,还如影相随,既是缘分,也是智慧;但江泽民和李鹏等人还有较强的影响力,他们所代表的左的势力还相当强大,难以想象,假如习近平不在2014年4月1日的比利时,宣称“多党制”,“议会制”在中国行不通,军队会在4月5日,有18个军头表态支持他。他的许多矛盾的举动,代表着党内派别争斗的平衡点:一方面,他令王歧山抓了几十只“大老虎”,拿下谷俊山,并声明“要把权力关到制度的笼子里”,一方面,他又默许“新公民运动”的领导人许志永判刑,坐视街头维权抗议的曹顺利冤死看守所;一方面,他力促薄熙来案件的进一步升级,破除“刑不上常委”的惯例,一方面又倒退到毛的过去年代,去捡拾焦裕禄的“僵尸”;一方面他访贫问苦,提出“习八条”,尽力平民化,倡导廉洁之风,另一方面又携同美妻,而步刘少奇与王光美的覆辙,等等,这些也就孕育着中国政局的复杂变化。
   总之,习近平心里有点急,也有点烦,他未来如何做,既与其综合素质有关,也与形势遽变有对接,正如赵紫阳在“六四”前无法预见自己的使命与归宿一样,习近平胸中有一番志向,但可能也没有“成竹”,毛邓,江朱,胡温等都给他留下了太多的挑战,可能积重难返,我们也无法预知中国,包括香港,台湾,西藏,新疆会发生什么,现在,把习说成什么派而下结论还太早,只有当突发事件来临之时,人民才能看清他是否是改革派,相比之下,他如今讲什么话不太重要,毫无疑问,对比以往的领导人,他是个人品质较优的一个,也是中央集权的一位真心想“救党”的领导者,如果在两届10年任期内,他不能力促政改,顺应历史潮流,使中共改造成为正常的能上能下的政党,人民流血和国土分裂在所难免,他可能是悲剧性的人物;假如他把统一与民主巧妙地对接在一起完成,不是没有可能,他至少可以让党内派别斗争公开化与合法法,进而走出“多党制”的第一步,渐进式地完成和平转型,使官员的权力受到制约,缩小两极分化,化解社会矛盾,又不沦为西方分裂势力的附庸,那么,他就是中国的伟人,将名垂千古,但一切无法假设与预料,作为一介书生,只能空谈而祈祷。
   2014年4月12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5月号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