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
石三生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四十
   
   时隔两年之后,被潍坊市政府偷着过了户的房子里、接连两次遭到贼人的光顾。
   
   因为之前为了卖房已腾空了几乎所有动产,后又与潍坊市政府的争讼一直没有终结,致使房地产处于产权不确定状态。所以,房子里除了一些换季的衣物,已经实在没有什么可供贼惦记的东西了。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已经两年多销声匿迹了的贼,进入2014年后,在不过月余的时间里、竟接连两次破撬窗而入。前一次,贼除了将一间未上锁的屋子里翻了个遍、将壁橱中的衣物扔的到处都是,又煮了我吃剩的半扎挂面、偷吃了一些辣椒酱,偷走了一件床单、两块白毛巾,其他的、就没发现还有物品丢失了。当时,我还觉得很可笑:这踏马的什么世道啊!还有这种毛贼,要饭的都不要“饭”了,贼竟然连半扎挂面也偷。
   
   可在我离开不过十多天后,当贼第三次眷顾这个偷无可偷房子后,我才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这个贼:它既然已经知道了没什么好偷的。再次翻墙入室、所为何来呢?
   
   越想,就越是觉得这贼与潍坊市政府似一丘之貉:政府偷着将我的房产过户,为的是房子与土地。这贼三番两次地光顾,真的会只为了寻一口吃食,为了那一元不值的旧毛巾,为几块钱就能买到旧床单吗?
   
   如果它不是为了这些鸡零狗碎的动产,那么它是否也如潍坊市政府一样,是为了房子与土地这些不动产呢?
   
   问题是,政府可以依仗权势为非作歹、伪造证据帮助骗子进行诈骗。这小偷半夜光顾,别说吃半扎挂面了,就算在房子里留一堆粪便,也该知道这世道虽然法治不倡,到底也算是个人类社会,须比不得野猫野狗的动物世界,撒泡尿就能划土为界、占山为王啊。
   
   动产,已经没得偷;不动产,贼又偷不走。难道说,贼是想偷那些我赖以与潍坊市政府争讼的法律文书、涉案的原始凭据吗?
   
   可已经被法院不只一次质证过、又被山东高院据以终审判决了的证据。就算是原始证据被盗,难道这案子还能被推翻吗?
   
   会吗?
   
   
   【石三生 2014年5月16日星期五 15:55 梦之国】
(2014/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