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的坎坷律师生涯《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7):知青岁月]
郭国汀律师专栏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7):知青岁月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

   郭国汀著

   七、知青岁月

   

    “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毛泽东-

   

   《我的坎坷律师生涯《我的坎坷律师生涯》(7):知青岁月》(7):知青岁月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期便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数千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高中毕业,兄姐们一致反对我下乡。当时六个兄姐已下乡五至八年,却仅有大 姐一人被招工。我给大姐郭零秋写了一封信阐述我对下乡的想法和理由:“我计划在农村奋斗十年,以劳动成果感动上帝换取成为工人阶级一员的资格;历史应当是前进的不可能永远倒退,父辈都可以上大学,为何我们却一代不如一代?”大姐说我太幼稚,根本不了解社会现实。结果我满不情愿地按父母之意跟师傅学了三个月木工及油漆。经再三向父母请求,最后他们也只好同意由我自己决定。其实那个年代,若想进全民或集体企业当工人,非经参军或下乡渠道别无他途,而当一名産业工人无尚光荣的念头是那麽强烈,“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呵。我的小学中学时代,国民经济一塌糊涂,就业机会稀少,全国仅剩下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类企业,整个国家成为一个政治经济高度集权的极权专制体制,个体经济几乎全是黑九类子女的[特权]。当年的木匠、泥水匠、油柒匠,十有八九准是 “地、富、反、坏、右及臭老九”的子弟,因为他们均被严重歧视剥夺了受教育及工作的权利。

   

    1976年7月10日,我与其他五名应届高中生,一同下乡来到位于长汀县南山公社王庄大队的知青林果场。但林果场一无一棵林木,二无所谓果园,仅是近百亩新开垦的寸草不生的黄泥山岗上种著弱不禁风的近万棵已种了三年的半死不活的梨、桔、桃幼苗。一幢由泥巴砌起的两层楼瓦房,坐落在原乱葬岗上,真是一幅穷山恶水的天然图画。十几名男女知青站在土楼上遥望著我们,叽叽喳喳地议论著,我以为他们是热情欢迎著我们这些新来者。谁知有位罗某长得滑头滑脑的知青,却有意无意地大声对知青们说,“郭国汀是我小学的校友”,紧接著他补了句“他是地主的儿子!”当年分配到知青场的招工名额,每年仅一名,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人们理所当然地按每个知青的出身、关系背景排了招工顺序表,场里19名知青有一半以上是来自漳州、龙岩、永安、惠安的外地人,但他们均是公社书记、主任的三亲六戚,我被顺理成章地排在第19位。从理论上讲,到1995年便可轮到我当上伟大的工人阶级了,即使如此也得日后来的知青,没有靠山,遵守秩序才行!

   

    下乡第一夜便使我成为货真价实的小偷,当时不以为耻,反引以为荣,认为是理所应当。实因文化、娱乐生活太枯燥,物质生活太贫穷所致。我每天劳动仅搛8个工分,而十个工分仅值8分人民币(一包经济烟之价),第一年尚有国家补贴的6元/月生活费,勉强可度日,日后则主要靠各自家里供给。尽管如此,我怀著满脑子美丽的幻想准备实施我那计划十年的伟大奋斗。

   

    知青场分成农田组、果林组和西瓜组,我志愿到果林组。一天在西瓜地里劳动休息时,我和另两名知青谈起了各自的理想,她们都想当工人,我说我准备用十年时间把场里的果树管好,感动上苍让我上农学院,毕业后再回来管理林果场,我要当巴甫洛夫式的科学家。因为当工人按排队要等十九年还没定准,上大学,虽是美梦终究还可聊以自慰。我让大姐帮我买了数十册各类果树栽培学之类的书,每晚劳动之余,其余知青们不是打牌就是打拼伙或抽烟聊大天,而唯有我就著煤油灯一个人读著那些书。

   

    果林组说是一个组,只有我和另一名当地农民子弟。另加满山遍野的数千棵半死不活的自生自灭的桃、梨、桔苗,连基本的劳动工具都没有。我主动借了20 元用于买必要的农具、嫁接工具等(当时可是一笔巨款),然后按书中的要求选了桔树和梨树各100棵业余进行成片试验管理,在每棵树的四周挖一正方形的宽深各一尺的深沟,然后从山脚下池塘挑黑土,混合粪便填进深沟内。每天凌晨5点起床积肥、挑土、挖泥、挑粪便浇在土堆上制作堆肥,五个月下来除挖了两百个深坑并从 300米外的坡底挑了近千担土外,在黄泥山坡上出现了四大堆颇为壮观的高达1.2米,周长10米左右的绿土堆肥,而这些都是我利用业余时间主动干的。一日公社副书记视察知青场看到那四堆显眼的堆肥,场支书才介绍说是我干的并提及我主动借钱给知青场之事。副书记感慨地誇道“林果场要是有三个郭国汀,三年内必定大变样!”其实当时场里有19名知青,若每人管理200棵果树,则四千棵果树开花结果,那将会是一幅多美的画景呀。可惜的是,大部分知青都有背景靠山,或是出身于工人、贫下中农家庭,他们最多仅需在乡下镀两年金,便可名正言顺地招工、升学、参军,而永远脱离这穷山恶水,当然也就没有必要象我那样玩命地卖力了。

    平日我的主活是种西瓜,农忙时则下农田组插秧、割稻、脱粒什麽的,当时的我血气方刚,浑身是劲,加之我曾是体操、举重、乒乓球和田径运动员,每天有使不完的劲。第二年春天经我管理的那两百棵果树,新芽猛抽,绿叶剧发,一片生机勃勃,而周围未加管理的数千株果树,虽已进入第三个年头,仍死气沉沉,这一比较,使我当年被评为先进知识青年,公社团委书记主动介绍我加入了共青团。公社还决定由我取代知青场党支书参加当年全县林业检查评比调查团,这不由得使我想入非非,甚至开始构思在全县总结大会上发表一番宏论的腹稿。我随团跑了六个公社,目睹农村的赤贫、落后之状,时不时看到汗流浃背的老农,身穿破烂不堪的千层衣,赶著水牛耕田或用最原始的千年沿用的农具,头顶炎炎烈日插秧、收割,但我们检查团所到之处都餐餐被款待得鸡鸭鱼肉。当地农民每年仅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可以吃上白米饭,剩余时间则只有啃地瓜渣之类的猪伺料以度时日。知青场有一对当地农民夫妇,生了对双胞胎,在整个月子里,她的全部营养品仅是六颗鸡蛋!结果那对宝贝的女儿,因母亲营养不良竟活活饿死。而那对农民夫妇像死了一对兔子似地,竟没有多少伤感。也许他们的目的是生儿子,丫头片子在农民眼里简直不成其人。

   

    来自漳州的曾洪带回许多良种,诸如大白菜、番茄、包菜、萝卜、大种鸡蛋。我在果树周围种上这些良种,一次由于我用浓度稍大的尿水浇番茄,结果番茄苗全部受伤,奄奄一息,而其他知青种的番茄却长势喜人。不久却出现了奇迹,全场知青种的番茄全得了一种怪病死光了,惟有我种的那些曾受伤的番茄不但抗过了灾难,而且果实累累,结果知青们分享了我的劳动果实。这似乎证明不论是人、动物、植物太一帆风顺反而不好,成长过程中受些磨难、挫折,可能倒有利于经受大风大浪的考验。指责我崇洋媚外的那个大学同学李晓智,性格孤僻且孤陋寡闻,因他是石油工人子弟,是中共荒唐至极的出身论政策的受益者一生太顺了。毕业后分到天津对外律师事务所,颇受领导重用,时常派他进修,参加国际会议。有一次他与我争论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他的论据乃是:社会主义国家学生有助学金!岂料据说他竟因一时失恋而在25岁时自杀身亡,给自己也给亲人们留下深深的遗憾,我也为他扼腕痛惜。他本应可以为国家做很多有益的事呵。知青场里养的那些大种鸡,不知为什麽对我特好,经常躲到我的房间的床下的角落里生蛋,也许它看我每天劳动如此卖力、辛苦又缺营养,故以它的蛋让我补补,我把这些蛋与另一个资本家的儿子知青队长朱征英分享。也即,我俩偷了不少知青场的鸡蛋。

   

    18岁的我,身强体壮虽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当时场里没有报纸,也没有收音机,更谈不上电视。我们每天除了劳动吃饭以外,几乎无事可干,完全没有文化娱乐生活;其间我开始通读《毛泽东选辑》四集。原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是让我们天天没日没夜的劳动,而且遥遥无期,这与无期徒刑实质上有何两样?农民们大多未受过教育,更未见过世面,纯朴故然纯朴,老实得令人难以置信。但伴随而来的则是自私、保守、狭隘、目光短浅。难道国家仅需要我们成为只知劳动、吃饭、睡觉的农民不成?有一天为了盖知青场的猪圈,因缺砖头,全体知青在公社党委副书记书记亲自身背半自动步枪坐镇指挥下竟去挖当地农民的祖坟,将人家好好的坟墓挖得乱七八糟。农民们只敢站在50米之外伤心地看著我们,因惧怕副书记而不敢上前交涉。次日中午我午睡时,做了个被五鬼分尸的白日梦,眼睁睁地看著虚无飘渺的阴鬼将我四肢和头部向五个方向猛拉,宿舍内阴风阵阵,令我毛骨悚然,浑身难受极了,但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持续了十几分钟 之久。当时我并未在意,可如今想起来,该噩梦肯定与挖人祖坟有关。我时常为此感到深深的内疚,与那些偷菜等行为相比,挖祖坟事件实在是太可恶了。

   

    1978年春天,我业余管理的那两百棵果树长势喜人,枝繁叶茂,比周围的树整整高出一倍,若不是1977年恢复高考,我肯定会扩大管理面积。1978年9月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中学民办教师职位,离开知青场到南山公社中学任高中物理和体育教师。1979年那 200棵果树开始开花结果,当时仍在知青场的几个知青还有幸亲自尝到了那些果实。可是1980年知青场解散后,我们当年住的楼房全被当地农民瓜分,拆砖、卸瓦、扛木板,又成了一片废虚,至于那200棵树,则被那些精明的农民分别连根带泥挖出移植到他们的门前屋后,成了自有树。也算是我为当地农民做的贡献罢。不过若按原来的做法管理,那果园肯定会好得多。农民们可不是这麽想的“宁要自家碗里的一碗饭,不要地里公有的一吨粮。”

   

    1976 年招工,一位老知青当了建筑工人,1977年则轮到知青队长朱征英,他虽然是资本家的儿子,但由于他深暗世故人情,上上下下摆得平,因而被当做“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得到优待,结果他也顺利地被招进煤矿当了一名井下挖煤工;当年即便是殡仪馆来招工,知青们也会争先恐后地去争夺那少得可怜的名额。1977年招兵,我是多麽想参军那,论身体素质我当属全公社第一,我身材虽不高,但四肢发达匀称,虎背熊腰,肌肉发达,集力量、灵敏于一身。但由于家庭出身,使我只能望洋兴叹。看著那些面黄肌瘦甚至同手同步走的农民子弟都能穿上漂亮的绿军装,我心中的那种滋味真不好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