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巩胜利文集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终结五千年人治 避免苏联亡去 外蒙古溢出 兼容台港澳以及大多数国家


   ■ 巩胜利 (独立学人)
   
   【核心提示】五千年中华,是一部人治、占山为王的英雄史诗,但现代文明国家已经没有那种人类生存的土壤和环境了……国家漫长的历史证明:现代文明国家是一个个宪政统领下的文明社会——没有革命,更没有暴力革命,没有人与人的人头落地革命、你死我活来争夺权力,所有公民们由《宪法》所赋予的“举手”来全力规范、行驶国家权力的运行轨迹。囿是:(一)、建树《宪法》的绝对权威,使之成为中国国家理论与实践最最根本的实体法律;(二)、根源建树、铲除通往苏联覆辙的所有通道;(三)、从根源建树外蒙古溢出另立;(四)、国家《宪法》要当然兼容澳门、香港、台湾,使国家溢出当然有人民和国家法律可实施、执行;(五)、没有国家的敌人——打不败的敌人就是当然的朋友;无法消除的物种,就该有它生存的当然空间和环境;(六)、借鉴五千年中华流长,象转型所有国家、国民党一样、共产党也合法转型,兼容全人类、兼容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国家大于一切政党,国家《宪法》高于一切,《宪法》大于一切,必须建立《宪法》的执行、维护、裁判的游戏规则;(七)、建立《宪法》大自然一样的维护规则,兼容今日、兼容未来世界的大势所趋。能够赢得国际、国内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的环境,赢得新国际游戏规则的“话语权”;(八)、根源根除五千年来中国帝王将相一代代“占山为王”的土壤——人治,中国才可能建树未来,才不至于一朝天子、一代帝王的象苏联、秦帝国那样亡去。只有实施国家《宪法》实体、天体一样正常运转规则,才能够核聚中华文明、人类文明、才有国家文明的未来;(九)、历史上最最强大的苏联70年玩完、秦帝国15年倒掉,都是人类史上最最无法抗拒的灭亡法典——独裁必完,没有未来!

   
   近100年来,中国先后经历了蒋介石时代、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蒋介石时代(本身就处在权力巅峰争夺战时期)、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都是权力在笼子外的经典历史之作。特别是毛泽东在和平年代——中国前30年:从“三反五反”到大跃进,再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再到九十二年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十数次“路线斗争”、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还有国家主席刘少奇莫名其妙之死,国家元帅们(彭德怀)落难之死,习仲勋、薄熙来遭遇文革极权人治、没有“国家法治”、权力没有任何制约泛滥成灾的必然结果;还是中国国家最根源法律——零《宪法》绝对无能的必然结果:国家主席、国家元帅也莫名其妙地死亡,连死尸骨都找不到,政治权力在中国肆意横行、膨胀达到举世巅峰!100多年来中国,就是权力在笼子外、权力泛滥的历史经典之作。镜鉴百年中国历史、镜鉴人类史上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些极权者的肆无忌惮,就看清了笼子里的权力与权力出笼子的人类灾害与恶果。
   
   儒教确立皇权,皇权确立独裁,独裁确立专制,专制是战无不败的。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65年中国、中国共产党93年至今、100年了新中国”第一次历史契机的这样表述论著这个国家;然而让行使国家、政府权力者生成“不敢”“不能”“不易”腐败的国家“机制”,这也是划时代中国从来没有过、填补中国空白的一代理论与实践建树,也是全球“法治国家”近200年的前无古人。但正是65年来中国无法把权力关进笼子,所以致中国65年来反反复复的成就了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林彪事件、十数次路线斗争、薄王事件等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就是不再让一直的“路线斗争”、刘少奇彭德怀之死、文化大革命、林彪事件、薄王事件等等在未来中国每每成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除了建树“法制国家”还有什么能是?

(Ⅲ)、真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

   人类历史证明,一般性的法律太容易被专横权力的野性所挣脱,故必须用特殊材料制成的特殊法律才能让野蛮的专横权力就范。这个法律就是承载宪政精神的宪法。用这样的宪法把权力送进牢笼并加以限制与约束的政治实践就是宪政。只有靠宪政,靠能够有效制衡权力的宪政民主制度,靠每个人都去积极捍卫自己的权利与自由,才能降服、驯化统治者。而宪法是这些降服驯化手段的关键。坏的宪法是一部整容过的法律僵尸,任凭统治者违宪作恶,它也不会有丝毫的反应。好的宪法,是一部活的宪法,一旦有统治者违宪,它就自我行动,让违宪者不能得逞。专政之下,宪法是纵容统治者滥权的死宪法;宪政之下,宪法是降服统治者的活宪法
     
   人类宪政驯服权力要有“等腰铁三角”的永恒制力:“等腰铁三角”第一边是,划出权力的绝对禁区并让公民与民间力量来参政督政。宪政通过保护公民的生命权、言论权、自由权与财产权以及公民的人身权来划出一块政府权力绝对不得进入的领域从而大大缩小了政府权力的活动范围。不仅如此,宪政还赋予公民一系列的政治权利能保障公民通过参与政治生活、自由办报、组党结社来主动地限制、监督政权的权力;自由的生活,自由选择生存地的自由迁徙,自由说自己的话……
   
   “等腰铁三角”的第二边是,用宪法和法律来规范权力,立法与执法、法律行驶各行其道。宪政通过确立法治来对权力加以法律的约束,确保政府是法治的,而非人治的。宪政的本质是“对政府的法律制约,即通过法律限制政府”(参见《控制国家:从古代雅典到今天的宪政史》,美国,斯科特•戈登著)。宪政还通过保障司法绝对独立,实行违宪审查来确保统治者的意志不得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
     
   “等腰铁三角”的第三边是,是分权制衡,用国家赋予的权力来制衡权力。宪政通过宪法把立法、行政、司法这三个权力一起关进宪政的牢笼,一个笼子里面关上三头权力之兽,权力比老虎更凶猛,是绝对会吃人、杀人的,让他们互相抗衡、相互制约,形成人类生物链。宪政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政府的主要职能和权限,通常是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这三权必须是分立的,应由宪法授予不同的机关来行使。这三个部门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独立地行使自己的权力。这意味着三个部门之间不是服从与支配关系,一个部门无权撤销另一个部门,也不能把自己的权力完全交给另一个部门去行使。只有实行司法独立,才能免除专横与暴政,才能保障一切人的人身权利和自由。制约与平衡的制度,也是把各种不同的价值观念和对立的梦想加以平衡的制度。
     
   “等腰三角”的定律有它最最稳固、永远无法断去的人类文明——“法治国家”的近200年来、通过合力把权力关进了宪政的牢笼里的最最成功之作,使任何掌权者都不再能为所欲为。宪政民主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类政治行为、一直几千年来的“暴力”“革命”的性质,使人类的政治行为开始趋向于和平、理性、长久的根源之治,这样就实现了人类政治行为的文明化,从而使文明在人的政治行为和经济行为两个方面都得到了落地生根。宪政民主的确立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大标志,而驯化统治者,把权力关进宪政的牢笼是一个国家通向长治久安的唯一途径。它的诞生,是因为人类社会需要建立一个既能保障公民权利自由,又能处理公众事务的政府。
   
   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具有独占性、排他性和扩张性,人类一直在寻求各种可以驯服权力的制度安排,改善权力结构。包括中国共产党、所以政党也必须如此,苏联囿此而抹去……什么样的国家制度才是铁笼子?只有那些能关住权力,符合权力游戏——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运行规律的良制,才能是真正是“法治国家”铁笼子。
   
   正是权力在“笼里”、“笼外”的历史性区别,国家却一直万古流长,悠远5000年中国、秦始皇历史之最暴政的15年刹那、至今237年美国的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的全人类崛起、近千年政不变的英国、被历史永远淹没的苏联等等又何尝不是这般历史之“笼”的内、外之别!?
   

(Ⅳ)、100年来中国权力在“笼子”外

   
   自辛亥革命至今的100多年以来,中国经历了国民党时代(指国民党的前60多年——蒋介石时代)、共产党的执政时代,但“国共”都没有摆脱“党国”的历史怪圈。今日中国不缺国家治理概念,也不缺反腐败形形色色的理念,而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人类源头的国家治理。公众翘首期盼的一个制度笼子: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很快得到实施,就是一个从起点约束权力、遏制腐败很实用的“笼子”。习氏开天辟地、93年共产党第一次提出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这种“话语权”还只停留在新政习近平的讲话里,上升为国家理论与法律规则尚需时间来加以验证。
   
   习氏在反腐败问题上措辞严厉的表态,引发了舆论热烈的讨论,尤其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提法,更令公众对制度反腐充满期待。高谈阔论的评论员们从各个角度阐述了对“权力”与“笼子”关系的理解。有的问:主语是什么,谁来把权力关进笼子?有的称:什么样的笼子?有的说:关键不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首要是把民众放出笼子。
   
   角度各异,提供了思考问题的不同维度,不过细细分析,多属文字游戏。中国反腐败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的理念,而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习氏提出了“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反腐败历史命题,各部门就应该雷厉风行地行动起来,让公众看到中央反腐的诚意和决心。这个问题上,不必再假装摸石头了,不必空谈“什么样的制度才是好笼子”,不必守着笼子找笼子,早已有很多现成的制度笼子等着去启用。
   
   比如,公众翘首期盼的一个制度笼子: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如果这个制度很快得到实施,将从人类源头堵住这个权力行驶、拐弯的歧路,就是一个从起点约束权力、遏制腐败很实用的笼子,人类至今200多年来——“法治国家”就是把权力装进了“笼子里”的必然规则。
   
   日前,在广州市政协会议上,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递交提案呼吁推行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公开,并率先向媒体公开自己的收入状况,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范松青告诉记者,希望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公示能尽快实施,避免“有始无终”。广州市市长陈建华也公开表示,如果接到通知要求公示,他会带头公示财产。此前,有好几位中央高官表示愿意公开财产,新华社采写的七常委人物特写也被解读为是家庭财产信息公开的信号。中央纪委也表示要抽查核实官员的个人事项报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