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遭酷刑毒打]
九剑博客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
·专访童木(一):你不让我见 我就站门口讲(组图)
·德国议员:六种方法反对中共强摘器官
·李放:爱祖国≠爱中共党国
·高智晟:绝不投希拉里
·四位美国会议员致信习近平
·川人:面对中共舆论洗脑 我们更需冷静思考
·王友群:习近平尊重台湾民意可以赢得举世的尊重
·大卫?麦塔斯:按需杀人案例 无不让人震惊
·谢天奇:川普胜选 美国变局 打开中国政治破局之门
·【今日点击】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活摘 十年调查
·【特稿】川普胜选 世界将平稳开启新局
·川普阵营敬佩大纪元新唐人公正报导
·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图)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美国国会举办大型法轮功听证会 关注活摘器官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一切为了孩子——郑景贤的自辩词
·【禁闻】电影《血刃》震撼华府:保持善良需要勇气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 赛前媒体聚焦
·世姐决赛落幕 林耶凡完美诠释〝使命之美〞
·重庆法轮功案开庭 公诉人承认法轮功合法
·遒真言实:北京检方在玩火 这个国家离呜呼哀哉不远!
·叶启明:崩溃三部曲 雷锋 雷政富 雷洋
·纳瓦罗《致命中国》让中共恐惧的章节包括活摘器官
·全球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快乐!
·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华:加入杀人组织是非常可耻的事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7年新年致辞
·雷洋事件 中国人看清身边的邪恶(完整版)
·2017年 中国良心犯妻子们的新年寄语
·李林一:中共变异了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夏小强:郑景贤信仰无罪 华夏正道光明
·李一然:感知神明和信仰
·【王友群专栏】中国共产党亡是谁也挡不住的天意
·【新年特稿】2017巨变中的希望和曙光
·涂先赐:怎么辨别好坏对错
·余文生律师:须让他们清楚迫害法轮功有罪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709案律师李春富被释放 出现精神失常状态
·独家 惊天重大发现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
·大陆律师发起联署 要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辞职
·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图)
·“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
·法律专家:中共两高新规解释是司法界耻辱
·川人:道德回升奇迹现 法轮圣王在人间
·周永康郭伯雄薄熙来 在押高官八成患性病
·中共两高的司法解释是反人类罪的罪证
·曾铮:看川普国家祈祷早餐会演讲有感
·陶铸夫人回忆录:共产党杀人放火集体嫖娼
·马列主义是毒药
·梵蒂冈邀黄洁夫赴器官会议 被批为中共背书
·【禁闻】新闻人物:中共活摘头号刽子手黄洁夫
·【特稿】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追查国际”致信教皇揭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国人被骗了!还原中共90多年的罪恶历史(图)
·梵蒂冈峰会 移植专家吁查中共“器官移植”
·王友群:马克思主义是祸乱中华近百年的剧毒
·掸封尘:您知道中共党徽藏着什么秘密吗
·【直播预告】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国家犯罪罪证:专家讲座
·史还真:中国人应知的重要事—中共七宗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遭酷刑毒打

http://s1.djyimg.com/i6/1404230001161673--ss1.jpg
   被殴打致十根肋骨骨折的唐吉田律师,医生发现患上了骨结核,需手术治疗。(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05月06日讯】2014年3月20日上午,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及王成四位律师连同数名委托人,前往位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建三江农垦总局青农山农场“法制教育中心”,要求释放被非法拘押的法轮功学员。然而却被建三江警察绑架达十六个日夜,期间遭受酷刑,以下是其中一位律师唐吉田撰写的“《酷刑不禁 冤案难除》--难忘在建三江公安手里的十六个日夜”全文:
   
   

   唐吉田:难忘在建三江公安手里的十六个日夜
   
   2014年3月21日8时许,有两个当事人家属来建三江格林豪泰酒店找王成和张俊杰律师准备去建三江农垦检察院的文书。我和江天勇一个房间,我起床后抹药,突然有人猛烈砸门踹门,眨眼功夫门就被踢开,防盗链也难以挡住疯狂的破门者。我本能地从床上下来,江天勇也不得不下床。进来的6、7个人窜到我们身边,要求我俩收拾东西,我们见来人身着便服,就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其中有个家伙恶狠狠地说他们是警察。既然自称是警察,做事就要有依据,讲程序。我和江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其中有个年长且壮实的掏出来在我们面前晃了晃,我没看着,江说该人姓翟。
   
遭酷刑毒打

   
   被抓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明慧网)
   
   我俩把东西草草装到箱包里,马上就被这些不亮身份的人反背着胳膊押往楼下,走楼梯过程中押我的人骂骂咧咧的,说什么我们一来把他们折腾得没法正常休班。
   
   酒店门口停了很多车,有近二十名警察,两个女性家属已经被控制在车里,张俊杰、江天勇、王成也陆续被押到不同的车里,我们的箱包被集中放在一辆面包车里。我这辆车里有4、5个没穿制服的警察,有被称之为李队的,其中有两个在两边夹着我。车开到一个警局门口停了一小会儿,就直接往建三江街外开,先过了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在高速上面开了一阵子,又下来走普通公路,30分钟后开到大兴公安分局院里。
   
   在大兴分局被施以酷刑毒打
   
   在大兴分局,他们把我押到询问室一楼最里面的一间屋子,由二个协警看押。过了一会,我看到有几个没穿制服的人把我们的箱包拿到里面的空屋子里,其中有一位自称姓刘的还扛着摄像机过来,让我把包里的东西掏出摆在地上,他对物品进行摄像。摄完后,这些人又让我装起来,放在里面那间屋子的墙角。接着协警把我带到靠近楼门的一间询问室,我走前看到张俊杰、王成也陆续被叫到里面屋子拍摄各自的箱包。
   
   在询问室里,这些人把我固定在在一个铁椅子里,除了看押的协警,前后有7、8个不穿制服的人出没,其中有于文波、姚武君、陈奇、白某、徐某(可能是法制科的,后知警号151505)、被称之为李局或李队的。
   
   白某和一个协警(警号XJ1060)对我进行询问,我提出看白某的工作证,并且应由两名正式警察进行,且应告知我诉讼权利并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白某听完非常生气,不仅骂我,还扇我耳光,并用未启封的矿泉水瓶击打我面部,我感到头昏眼花,大牙也掉了两块儿。于文波等人也帮白某打我后脑杓、脖子等部位,他们边打边骂,说我居然敢碰国家定性了的falungong案子,大概不知道专政的厉害,还能推翻共产党咋的?!
   
   我和他们辩称法律没有禁止我为受害人维权,即便林彪、江青他们一伙的,也要有人进行辩护。所谓国家定性,并没有法律上的体现,何况世界上已基本没有哪个国家再给思想定罪的呢?!他们又说洗脑班是国家对这些被关押者进行帮助的场所,每年要花好多钱,一些家属愿意送人来,被转化者对政府也心存感激。我反驳到,国家有没有权利不经拘留逮捕审判就把人关起来,如果家属及被转化者心甘情愿,为何还要劳民伤财来抓人或关人呢?!整个上午,白某和其他人基本理屈词穷,时不时威胁、恐吓,还说我放着更挣钱、无风险的事不做,脑袋不正常。询问中,我曾让他们想想“邪教 黑社会”这类说法是否有贼喊捉贼的味道。
   
   中午,他们轮班吃饭,我除了喝了点水,从早上开始滴米未进。
   
   下午,白某和于文波等人陆续回到询问室里,他们力图让我承认去青龙山洗脑班的人都是我们找的,还问案件代理收辛苦费的情况。对此,我不予配合,并再次强调他们不出示证件、不告知诉讼权利、不是两名正式警察询问、不同步录音录像等行为不合法,不反映本人意愿的笔录我不会签。那个协警打出来笔录递给我,我一看好多地方都有出入,尤其是没把我的辩解加进去。于是,我明确表示这笔录不能签。白某等人恼羞成怒,让人把我双手反铐在背后,同时用头套套住脑袋,在于文波等的指挥下,深一脚浅一脚的把我押出询问室,出楼门下台阶,沿着并非直线走到一处房子,凭印象应是大兴分局某个角落的秘密行刑室。进到里面,他们用绳子从我双手中间手铐的连接处绑起来,然后像是升降机一类的东西把人整个吊起来,我的脚离开地面,臀部只能后撅,头像鸭一样前伸。
   
   吊完了,于文波等人边骂边打,具体用拳还是其他器物无法看到,就是前胸砰砰作响,有人也踢我的腿,后背和臀部多次撞到墙上。他们打了十来分钟,我头嗡嗡响,浑身流汗,疼得呲牙咧嘴。有人说要把我挖坑埋了、活体取肾或者和张成泽一样被犬决。还有人诬称我炒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不相信我才收一万元辛苦费,坚持要我承认收了更多,并威胁要至少罚十万元,让我倾家荡产。连续击打及恶语相逼,两顿没吃饭的我整个人都快散架子了,被迫答应可以和他们好好谈。
   
   他们听我说可以配合,并没有马上把人放下来,而是继续威胁了一番才松开绳子。我被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押回询问室,坐到铁椅子上后头套才被摘掉,但双手仍被反铐在背后。接下来白某和其他人继续按照他们的意图问话,这时我已难以完全坚持上午的立场,有一搭无一搭地回答他们,但尽量不过多涉及其他朋友,感觉他们的问得过分的话我也偶有辩解,换来的仍是用手或矿泉水打耳光、后脑杓、脖子等部位,于文波等人还顺我脖领子浇我后背两次矿泉水,一直湿到臀部,冻得我直打哆嗦!不仅如此,他们还威胁要把我也送到青龙山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
   
   《酷刑不禁 冤案难除》
   
   17时30分许,我被迫在笔录上签字。结束询问前,白某说我敬酒不是吃罚酒,意思是不合作没啥好果子吃。他们几个还说,以前falungong学员见到他们都有些心虚,我们来了以后这些人敢于出来找他们交涉,主张权利,听口气这些警察每个人都对我们充满了刻骨仇恨。
   
   询问结束后,这帮警察仍旧把我反铐着押到了大兴公安分局值班室,由协警和警察看着。22时许,协警给我拿来两个口感很差的小面包,这是全天吃的唯一一点食物!即便是吃饭,他们也没有把手铐完全打开,只不过是由反铐变成了铐在前面。整个晚上,不断有警察过来和我理论,尤其是徐某,想让我接受所谓“x教”的定性,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放着大钱不挣,做这些收益少、风险大的事。我因为身上疼痛和疲乏,简明扼要的回应了他们:法律只能评价人的行为,文明国家没有邪教罪;只要是中国公民受到公权伤害,愿意委托,我又有条件,都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法律帮助。由于身体不适,屋里有人抽烟,加上和他们争辩,我只是在沙发上坐着眯了几回。后半夜那个做笔录的协警来问过家里人的信息,我把妹妹的电话给了他,猜想可能要被拘留了。
   
   谁说中国的人权只比美国好五倍?这刑讯逼供的手法恐怕要比美国厉害5000倍!遭受酷刑后,我被迫在与事实不符的笔录上签字,还被迫在放弃代理非法拘禁犯罪被害人的刑事控告和放弃对我非法拘留及酷刑的控告权利的文书上签字。
   
   青龙山洗脑班是非法拘禁犯罪基地
   
   前面提到的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即青龙山洗脑班,位于建三江农垦管理局青龙山农场)其实是非法拘禁犯罪基地,我接受非法拘禁犯罪被害人或其家属委托代理并依法交涉和控告是完全合法的行为。多年来,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及其工作人员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无任何法律手续和文书即对包括石孟昌、于松江、蒋欣波等坚持信仰的公民进行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的关押、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构成非法拘禁犯罪;该法制教育基地是典型的名副其实的犯罪基地。张俊杰以律师身份、我、江天勇和王成三人以公民身份接受被害人或其亲属的委托作为代理人对非法拘禁犯罪实施者进行刑事控告,有完整的委托手续和法律依据,是完全合法的行为。
   
   2014年3月20日下午,我应家属石孟文之邀,来到位于建三江农垦局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后院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称青龙山洗脑班),就石孟昌被非法拘禁一事找基地负责人交涉,并进一步确认该非法拘禁场所的相关情况。同行的有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及家属,后来有若干不认识的公民前来围观。
   
   我们在洗脑班门口喊负责人房跃春出来说明关押人的理由,他把门一关扭头走到屋子里面,就再也不出来。过了一会,有一位穿着米黄色呢子上衣中年的女性领一位穿蓝色上衣的女子出来,有人认出是陶华领韩淑娟(石孟昌妻子)出来。于是,我们问陶华为什么没有法律手续却关押人,陶不说话,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就领韩回屋了。
   
   找人交涉无果,大伙就冲里面喊话,要求房、陶停止犯罪、立即放人,呼唤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被害人早日回家。渐渐的天黑下来,起风了,有人感觉到身上冷,我们感到诉求已经表达明确,就和家属一起坐车返回建三江。路上,有数量车跟踪,其中有牌号为黑DV3748的轿车尾随间或超车。
   
   在建三江街上,我们感觉跟踪的车辆离远了,就去了一家饭店喝粥。为了方便去建三江农垦检察院跟踪刑事控告进展情况,吃完饭后奔格林豪泰宾馆休息,家属各自返回。当晚,我和江天勇住在8265房间,王成和张俊杰住在8269房间,因张需要准备控告状而房间的电脑不好使,张说等第二天家属来再定稿。四人简单聊了下,就分头休息,当时也就22时许,我将房间地址及电话等发给朋友。
   
   四位律师被建三江警察绑架
   
   之后在3月21日早8点,我被建三江警察绑架,并被施以酷刑逼供。
   
   22日一早,看我的协警和警察陆续出去吃饭,我这里却没有任何人提起早餐的事。8时许,于文波等人过来指挥协警将我的外套套在头上,押出值班室,往询问室方向走。到了那里,又被押上车,由协警夹在中间。我感觉江王张也如此,只是不在一辆车上。不一会,车子启动,驶离大兴分局。途中感觉经过高速收费站,听他们的意思是要先去七星诊所,我就知道是要进行拘留前的体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