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卖国乱华]
藏人主张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国乱华


   
   
   
   本博客从今日起,连续转载《红朝末世》第二卷,敬请读者关注!也非常感谢作者西南!

   
   ——————
   
   红朝末世第二卷 中共今昔 第一章 卖国乱华
   
   第一章 卖国乱华
   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恐怖主义,是近代社会人类苦难的三大根源。而共产主义政权是集法西斯主义、一党专制主义、国家恐怖主义于一身的邪恶体系,是当今人类生存的最大危胁。苏联垮台之后,中共政权成为国际共产主义的最后堡垒,是抵抗全球民主化的“邪恶轴心,是各种流氓政权中最顽固凶恶的统治集团。为了从根本上否定共产专政制度,我们必须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来分析它的本性,一个危害中国及人类社会近一个世纪的邪恶组织,何以能维持至今。以促进全民族的觉醒,驱散共产主义幽灵,回归人类文明。中共在祸乱中华的共产革命中积聚沉淀了罄竹难书的罪孽,为了掩饰其历史污点,便对党史做彻底的删改,增强文学性和神化功能,将一部祸乱中华的罪恶史美化为无数“革命先驱”为了“新中国”英勇奋斗的“封神演义”。中共党史与联共(布)党史一样,是一部充满谎言的教材,篡改与美化并用,好似一个经过数次整容又精心梳妆的女人,徐娘半老却骚艳诱人。
   中共政权是依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起来的,实行斯大林式的红色恐怖统治。中共的所谓“革命”是列宁“十月革命”的翻版,以“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为标识,中共的“革命”便牢牢打上了布尔什维克的烙印。有如列宁利用俄国二月革命的胜利,发动布尔什维克政变,窃取国家政权。中共利用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爬上政治舞台,从建党到夺取全国政权,都在苏联的全力资助之下。也可以说,中共党徒是马列子孙,其祖国是苏联,不是中华儿女,中共政权本质上是外来政权。中国共产党的全部历史皆以中华文化为敌,从马克思的“工人没有祖国”到认祖归宗于共产主义的苏维埃帝国。他们的祖国是苏联,从不以炎黄子孙为荣,至今仍然认定马恩列斯做祖宗,仍然高挂“镰刀斧头”党旗,行一党专政。苏联解散,俄国人断然抛弃了共产主义,中共便失去了祖国,变为没有祖国的一群祸乱中华的匪帮。共产党的本性使他们不会洗心革面,回归中华,他们尊孔复古的一类表演依旧是为巩固外来共产政权而行的骗术。中共曾高举革命的红旗下号令天下,但无论是苏共或中共的历史,都与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革命毫不相干,不是民族革命,不是国民革命,不是民权革命,绝不能与法国民权大革命或美国解放黑奴的人权革命相提并论,也不能与建立中华民国的共和革命相比。列宁的“十月革命”不过是一场政变,趁俄国临时政府立足未稳和欧洲混战之际,列宁在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金钱资助下,以“逼宫”方式推翻了民主的临时政府。而先前推翻沙皇统治的二月革命,才是货真价实的现代民权革命。苏共布尔什维克上台,立即开展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以大屠杀建立了比沙皇专制百倍的苏维埃政权,并签定《布列斯特和约》向德国割让了大片领土。是一场专制复辟的政变,开历史倒车,是俄国现代历史的大倒退。列宁杀了几百万人,斯大林又杀了几千万人,这在沙皇时代都是不可想象的。中共的“革命”是列宁主义的武装叛乱,在苏共的长期支持下,中共终于在大暴乱中夺取国家权力,出卖民族利益于苏联。中共政权是中华乃至人类历史上最邪恶专制的政治体制,其血腥历史比之苏维埃政权更为恐怖。中共屠杀的中国人在8000万到1亿人之多,这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史,毫无进步可言,它的一切行为都是反人类的罪恶。
   
   一、历史宿命
   
   鸦片战争以来,列强侵华固然是坏事,如果抛开意识形态来看,也有抑制俄日夺占中国野心的作用。美国对华持门户开放政策,国际关系上旨在增强作为新兴国家的影响,继门罗主义之后,开始支持世界上弱小民族争取自由独立,威尔逊总统提出民族自决的主张。美国自己的土地足够大,1850年人口仅2400万,是移民净流入国,美国人没有向外移民的热情,故对中国没有领土野心。英国主要是谋求商业利益,并未象占领印度一样将中国作为殖民地。英国1850年人口只有2800万,在地球上殖民地够多了,再向中国移民,统治中国这个几亿人口的老大帝国是不可想象的。那时的地球上已经有了10多亿人,英国王室显然没有统治全球的能力。欧洲是重商主义,哥伦布、麦哲伦的环球航海,是为了发现新大陆,寻找金矿和移民之地,打开商品出路。在中国,英人为经商而来,达到五口通商、割香港、租新界等,达到利于经商的目的,战争随即停止。否则,决不会割让个弹丸之地的香港就休战了。英国入侵西藏的起因也是因为贸易不通畅,打了一仗随即撤兵,英国对中国的吸引力仅限于此。从1850年至1950年的百年间,英国向外移民大约800万,几乎都去了北美和澳大利亚。英国气候凉爽,不习惯炎热天气,所以印度、南非等殖民地并不是主要移民国。1900年南非英国移民仅有35万人,现在约50万人。印度是英国殖民地,英国向印移民不多,印反而向英净移民超过100万。中国政府从不鼓励移民,紧闭国门,但海外移民反而超过英国,比印度还多,现在有5000多万华人旅居国外,是世界第一大移民净流出国。现在欧洲一个小国塞尔维亚竟然有十余万中国人,塞国人口仅千余万。西方国家各大城市都有华人聚集区,称为“唐人街”,而中国无一城市有“西人街”。中国比较保守排外,并没有多少外国人移居中国,加入中国籍。说旧中国是列强的殖民地,也对,特别是日本在满洲有不少移民,其他国家的移民则微不足道。现在海外华人占除中国之外世界总人口的1%,而殖民地时期包括日本满洲移民与各国租借地在内,在华外国移民仅有几十万,以当时4.5亿人计算,也就千分之一上下,现在连百万分之一都不到。
   由此可见,在中国这盘棋上,俄日以夺占领土为主,西方列强以瓜分利权为主,以各自目的和强弱划分势力范围。这是中国近代灾难和革命的起因,没有列强的蜂拥而来,中国便不会有变革的迫切要求,也就不会有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接一个的动乱。这是中国人的不幸,但也必须承认,中国的机会也由此而来,中国人走出国门,随后建立共和,如同日本的外患是明治维新的起因一样。日本通过明治维新打碎了千年的“世外桃园”梦,从封建国家变身资本主义国家,脱亚入欧,追求欧美式的物质文明。从另一角度思考,英美法德等西方列强为利益而来,各自划定势力范围,反而是中国得以逃脱更大劫难的机缘,我们可以设想,如无列强的利益均沾,英美的门户开放主义,形成牵制俄日的强大力量,中国不是败于俄罗斯,就是败于日本。《马关条约》日本受外国警告交还辽东半岛,平定义和团之乱,俄国拒不撤出东北,漫天要价,招致国际责难,稍后日本打败了俄国,赶走了俄国人,西方各国保持中立。俄日两虎相遇,必有一争,日俄战争日本胜利,将俄罗斯逐出中国东北。但从长远来说,俄国只是暂时失利,苏联战胜了德国,稳定了东欧,回过头来集中精力对付日本,日本最终不是苏俄对手,毕竟国力相差太远。而有了美国,苏联的野心受到抑制,中国才得以战胜日本。美国是最先放弃辛丑赔款的国家,用作为中国培养留学生之费用。由于中共出卖民族利益于苏俄,终致中国人民于共产专政之下,这是个历史的悲剧,也是历史宿命之所在。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列宁最初认为西欧社会主义革命成功,有助于俄国苏维埃政权的巩固。所以1918年至1920年,他屡次准备以武力援助德国共产党的暴动及匈牙利革命,策动芬兰革命和保驾利亚士兵起义,都没有成功。后来他派遣军队侵入波兰,又招致惨败。西进之路不通,于是他的世界革命策略转向贫穷落后的东方,推进东方民族革命与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合作,形成对欧洲的战略迂回,反过来影响欧洲的共产革命,即“东方路线”。列宁认为,从莫斯科到巴黎最近的路,是由北平经过加尔各答的一条路线,去向欧洲进攻,是世界革命最捷便的途径。中国广阔的版图成为俄国极其重要的战略重点,俄共不遗余力扶持中共和国民党左派及军阀,培养大批颠覆中国的“职业革命家”充当莫斯科的代理人,就是为了推行“东方路线”。斯大林上台后,采取西守东进政策,更为重视中国,策划共产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使之成为垂直的宗主关系。这自然要有一套国际主义理论,作为各共产党的宗旨。列宁认为,领导落后的东方国家群众的任务属于西方无产阶级,这个论点赋予共产国际教导指引没有经验的东方革命运动的权力,这个过程必须联合东方的争取民族民主革命的资产阶级,以纳入全球苏维埃运动,与资本主义最高也是最后阶段的帝国主义作决战。《共产党宣言》里说:“工人没有祖国”,列宁建立了第一个工人阶级的国家,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于是全世界的工人有了自己的祖国,具体表现为放弃对世居国土的感情,颠覆自己的国家来保卫苏联。苏共为全世界的共产党定下了基调: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应该提高自己党员的思想警惕性,对于任何一种离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倾向都应该持真正布尔什维克的不调和态度,应该加强共产党员的思想教育工作,教育他们忠实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对任何离开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的表现作坚决的斗争,忠实于人民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忠实于以苏联为首的国际社会主义阵线。更高地举起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胜利旗帜,热爱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基地的主要堡垒苏联,热爱世界革命运动的伟大布尔什维克党和英明导师列宁,热爱为和平与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的领袖斯大林同志。如果不以保卫苏联为第一原则的共产党,就是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原则和斯大林主义的敌人。中共的老朋友斯诺曾说:
   今天这些中国共产党人认为,除了他们自己的无产阶级统治的小小根据地以外,他们还有苏联这样一个强大的祖国。 这种保证,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革命鼓舞和营养的来源。……由于他们热烈地崇拜苏联,因此难免有不少抄袭和模仿外国思想、制度、方法、组织的地方。中国红军是按俄国军事方针建立的,它的大部分战术知识来自俄国经验。社会组织总的来说按照俄国布尔什维主义规定的形式。共产党的许多的歌用俄国的音乐,在苏区很流行,有许多辞汇直接从俄语音译为中文,苏维埃三个字只不过是其中之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思想、策略路线、理论领导都是在共产国际的密切指导之下,如果说不是积极具体指挥之下,而共产国际在过去十年中实际上已成了俄国共产党的一个分局。说到最后,这意味着,不论是好是坏,中国共产党象每一个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一样,他们的政策必须符合,而且往往是必须从属于斯大林独裁统治下苏俄的广泛战略需要。[1]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