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藏人主张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中共最恐惧的西藏现代史书《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作者: 桑杰嘉
   

   夏格巴先生的巨著《雪域政教双具之大博国政治史明鉴》中文译为《西藏政治史》,从西藏远古时期写到上世纪60年代,对西藏的政府、人民、疆域、货币、外交、军事、邮局、与其他国家签订的条约、文化、宗教、入侵、占领、向国际社会呼救以及为恢复独立奋斗的全部过程作了全方位的记载。
   《雪域政教双具之大博国政治史明鉴》中文译为《西藏政治史》、《藏区政治史》,是夏格巴旺秀德丹先生的巨著,有藏文和英文两个版本。英文版于1967年在耶鲁大学出版,分为前言、序言、正文十九章、结束语及附录等。藏文版于1976年在新德里出版,两卷包括序和正文二十三章和参考数据、附录等。夏格巴是第一位用英文编写西藏政治史的藏人。他出版了英文版《西藏政治史》之后的十年里对英文版进行了大量的补充后出版了藏文版。
   
   《西藏政治史》藏文版共两卷,第一卷内容包括:礼赞和序、公历与藏历换算方法、第一章:西藏的外器和藏人独特的文化以及习俗、第二章:全力护佛法与古代西藏国家的疆域、第三章:西藏割据时代、第四章:蒙古和萨迦之间产生檀越关系、第五章:第司帕木竹巴/仁蚌巴/藏巴第司等、第六章:怙主达赖喇嘛第一世至第四世、第七章:怙主五世达赖喇嘛是怎样接任西藏政治权力、第八章:六世达赖喇嘛/第司桑结嘉措/拉藏汗内部的矛盾/硕特蒙古的入侵、第九章:第七世达赖喇嘛登基/满洲影响首次入西藏/卫藏噶伦之间的矛盾/勇敢的藏王晋美南杰、第十章:第八世达赖喇嘛/廓尔喀战役的经过、第十一章:第九世第十世达赖喇嘛时期。第二卷内容包括:第十二章:第十一世达赖喇嘛/第十二世达赖喇嘛/拉达克战役/第司夏扎/基巧堪布白登顿珠、第十三章:怙主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藏英边界冲突、第十四章:荣赫鹏的武力代表团抵达拉萨、第十五章:满洲军队入侵西藏康区和拉萨,威胁西藏独立地位、第十六章:宣布西藏的独立/藏英中三方在西姆拉签订条约、第十七章:驱逐康区的中国军队/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第十八章:内部政治矛盾/中国国民党人员首次抵达拉萨、第十九章:迎请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摄政王热振和达扎的不和、第二十章:共产中国入侵西藏、第二十一章: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突然亲政/在北京强迫签订《十七条协议》、第二十二章:康区和安多开始反抗共产汉人/共产中国逐步镇压整个西藏迫使达赖喇嘛和大量藏人流亡、第二十三章:怙主达赖喇嘛向联合国呼吁/为恢复西藏独立而努力/后记/发愿回向、数据源、藏英拉萨条约、藏蒙条约、藏英中三方西姆拉条约。
   
   夏格巴出生于西藏贵族之家,他的叔叔赤墨罗布旺杰是噶伦,而且,1914年陪同西藏政府西姆拉条约的全权代表厦扎巴觉多杰参加了《西姆拉条约》签订过程。在叔叔的影响下夏格巴先生开始对西藏历史产生兴趣。后来,在噶厦任职后更有机会接触西藏政府官方文件数据,加上叔叔的帮助开始着手抄录政府文件,其中有《噶厦仲达》——噶厦工作记录。《噶厦仲达》是专门收录噶厦官方日常重要工作和文件的书,每年一本。其中记录了噶厦统治西藏三区的所有文件,如西藏安多和康区的收税体系以及噶厦改变对安多和康区收税制度等详细情况。这些《噶厦仲达》在1914年签订《西姆拉条约》时全部运到西姆拉,证明西藏独立的事实。
   
   当时的英方代表查看了这些《噶厦仲达》而且,证实这些数据能证明西藏的独立地位,而且,在每一本《噶厦仲达》上签字认可。西格巴在西藏时从《噶厦仲达》中摘录了很多重要文献。后来,在印度时夏格巴也请求噶厦官员运往印度,但后来没能运到印度。《噶厦仲达》不同于一般的书籍,是很大的记录本,一批驮马只能驮三四本。西格巴并获得了厦扎巴觉多杰在西姆拉谈判之前的所准备有关西藏独立方面的所有资料。另外,夏格巴还收集了喜马拉雅地区有关西藏数据和西方国家收藏的数据。夏格巴不仅是第一位用英文编写西藏政治史的藏人,也是第一位撰写西藏政治史的史学家。夏格巴曾还写有介绍西藏著名寺院桑耶寺的文章以及着有《大昭寺目录》等书,1989年于印度达兰萨拉病故。由于夏格巴先生出生在西藏发生巨大变革的年代,加上他自己的特殊身份和西藏历史见证人身份编写西藏近代政治更是他的优势。所以,中共六十年来一直反驳夏格巴先生,中共的很多研究所这么多年吃的是夏格巴饭,而且,又无法驳倒夏格巴。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所谓的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了,筹建西藏社会科学院时有位负责人是这样说的:“如果我们不批判这本书《西藏政治史》,西藏社会科学院就不需要成立了”(《西藏历史地位辨》序言)。由于西藏独立主权地位铁证如山,所以,中共御用学者惊呼——我们不怕西藏青年会闹独立,我们怕的是像夏格巴那样有西藏独立理论的人。中共政府为什么对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如此恐惧呢?大家都知道说谎言者最怕的就是真相,中国政府最恐惧《西藏政治史》的原因就是夏格巴写出了西藏历史真相。夏格巴先生从西藏远古写到上世纪60年代,最主要的是夏格巴先生写出了西藏国是怎样被中国一步一步“吃”的侵略历史,以及西藏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铁证如山。如西藏的政府、人民、疆域、货币、外交、军事、邮局、与其他国家签订的条约、文化、宗教、入侵、占领、向国际社会呼救以及为恢复独立奋斗的全部过程等全方位记载。而且,夏格巴先生参与了西藏近代的很多重大事件,他是历史的见证人。中共为了反驳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中国四川藏学研究所列为[四川藏学研究所重点研究课题]组织人马编写了所谓的《西藏历史地位辨》。该书共有七百四十六页,民族出版社于 1995年出版发行。1996年,西藏自治区《西藏政治史》评注小组编写了一本名为《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与西藏历史的本来面目》共182页,并出版有藏文版。
   
   阴法唐在《西藏历史地位辨》序言中有这样的描述:“自治区政协正式提出组织批判(西藏政治史),由拉敏.索朗伦珠副主席和噶雪.曲结尼玛向我谈了这件事。接着,我的这两位朋友就和另外几位朋友吉普.平措次登、恰白.次旦平措、崔科.顿珠次仁、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朗顿.贡噶旺秋、拉鲁.才旺多吉等政协领导人和藏学专家、学者等,有组织地阅览夏格巴的书,准备材料,研究撰写,由噶雪.曲结尼玛、崔科.顿珠次仁、吉普.平措次登三位牵头,恰白.次旦平措执笔。”注意,让这些名人也是中共“有组织地阅览夏格巴的书”的,不小的批判《西藏政治史》班子吧。中共御用学者牙含章先生也用一生的心血反驳夏格巴先生的《西藏政治史》,最后,遗憾而去。值得注意的是,以上这些都是“组织上的安排和为了斗争的需要”而编写反驳的文章和书,本人还没看到中国独立学者反驳西格巴的书和文章。所以,说明中立的史学家们对此书给予了肯定。世人皆知的是中共口口声声称夏格巴的《西藏政治史》是假、捏造、不符合历史事实等等,但是,从来不敢在西藏出版《西藏政治史》。而且,如果藏人收藏有《西藏政治史》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既然,夏格巴“虽然说了山大的谎,也得不到牛大的理”,何必如此恐惧呢?心里有鬼呀!不然让大家看看那些谎言,人民的眼睛不是雪亮的么?为何还成立“评注小组”?按你们的需要评注呢?
   
   明眼人一看就清楚。夏格巴先生生于1907年,曾参加噶厦政府1914年新建的仲扎马噶——富家兵营。但是,参加后没有让他军训,而是以护士的名义学习拍照,训练军事摄影师。曾派到总督府在那曲的西藏北道总督管辖的军营拍摄过照片士兵的日常生活、军训等。1933年6月15日,(中方有些数据记为1933年4月10日)西藏噶厦政府代表和国民党马家军阀签订《藏斯条约》(由于和西宁方面的国民党军阀签订的所以称《藏斯条约》,斯是藏文中的斯林而来,藏语指西宁,中国的资料中翻译为《青藏和约》)时,夏格巴以北道总督印官之名陪同前往谈判地,趁机拍摄了中国人的武器、谈判过程、谈判代表合影留影,并在交换俘虏时进入监狱拍摄监狱情况。他讲述了当时西藏方面和马步芳军阀方面签署条约的情况,夏格巴说:我们去接被俘虏的藏军时他们关在寺院里,地上铺着草,草上面是动物皮,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差,而且给两位被俘的如本(军官职位)送了两匹马。签订《藏斯条约》的当天有马步芳军阀方面设宴,第二天西藏方面设宴。当时双方设宴时没有桌子和凳子,拿装粮食和盐的袋子充当桌子和凳子。中国方面设宴时没有羌(西藏青稞酒)是从西宁带来的白酒,不停的喝开水,没有菜之类的,只有肉和馒头,馒头有各种颜色的。西藏方面设宴时,我们从昌都带有米、蔬菜和青稞酒等,我们的饭菜比中国方面好很多。当然,双方使用的餐具都是军队的餐具。西藏方面的全权代表是北道总督代表代本索康旺钦次丹和多吉玉嘉,马步芳军阀方面的全权代表是的马青任(音)留有小胡须(中方资料中为马驯)和李参谋,此人懂点英文。由于本次条约的签订西藏方面丢失了大片国土,北道总督下令撤销了代本群仁、德墨、夏噶林巴和克墨等的职务等。
   
   1941年夏格巴被任命为噶厦政府孜本。1947年10月,西藏政府为了向世界各国声明西藏享有独立自主的主权地位;为了加强西藏与国际贸易事务;为了购买黄金作为扎什造币厂西藏纸币的准备金;西藏政府噶厦派遣以夏格巴为团长的[西藏商务代表团]访问印度、中国、美国、英国、法国、瑞士、意大利等国家。夏格巴率领的代表团持西藏政府外交部颁发的护照访问了以上这些国家,夏格巴先生的护照上有以上这些国家的签证,护照现存在达兰萨拉。1947年,夏格巴先生在印度时拜访过圣雄甘地。1949年中国开始入侵西藏,摄政和噶厦派遣夏格巴率领西藏政府谈判代表团抵达印度,争取在中国之外的某国家或者地区与中共代表举行会谈,向中国政府表明西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西藏坚持独立地位,要求中国军队立即停止入侵西藏。1950年9月16日,夏格巴一行会晤中国驻印度大使,抗议中国非法入侵西藏。1950年11月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西藏政府的请愿书,并将副本提交了印度总理尼赫鲁、印度外交部秘书长、英国、美国、尼泊尔、法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加拿大、缅甸、苏联、印度尼西亚、德国、荷兰等国家驻印度大使。呼吁联合国和各国关注中国非法入侵独立自主的西藏。1950年达赖喇嘛和噶厦官员前往亚东后,夏格巴从印度前往亚东向达赖喇嘛等汇报了代表团在印度的情况。张经武抵达大吉岭时夏格巴从亚东前往大吉岭打探张一行的情况,并实时向亚东方面汇报情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