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2

   夏莲倒在铁城市电视台前的血泊中的两个月前的一天,是在1989年4月5日的一个雨夜的那一天里。

   杨帆知道自己深爱的人和半路杀出来的夏莲生活了在一起,就决定离开史海,离开读书的学校要远走高飞。

   史海站在海滩上,任凭风吹雨打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静静的望着杨帆,他想要说什么,但始终都没有说出什么话来,他不知道对热恋他的杨帆说些什么,他曾经说过永远不会离开他的话音还没有消失,他与她在床上的余温还没有散尽时,他背叛了不可亵渎的神圣的爱情,在他结婚的那一天娶的新娘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夏莲,一个比杨帆还要小几岁的女孩。杨帆凝视着久久无语的他,她希望史海说一句你留下的话,那样她会毫不犹豫的留在他身边。但史海就是像米开朗基罗雕塑的大卫塑像似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即使是风在吹和雨在打。杨帆感觉自己的脸颊灼热,她知道那是自己的泪在流,那泪是从她内心深处涌了出来的,幸好雨在不停的下,泪水和雨水融在了一起也就无法分清了哪是泪水哪是雨水了。杨帆用手把脸颊上的雨和泪擦了一下,她的眼光一扫阴霾,露出明亮的光泽,两边的嘴角微微向上翘翘,灿烂的笑容又像往日挂在了杨帆的脸上。她不希望她带有忧伤的面容离开史海,给史海留下不安的心情,虽说自己的内心像这雨水是冰凉的,像身后的海水是苦涩的,但她还是想要显示出阳光靓丽的状态与史海分别。如果深爱一个人,就放手让爱的人快乐。她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史海身边抱住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史海的脸颊。然而就在她吻史海脸颊的瞬间,她的心一颤,史海的身体是冰凉的,但他的脸颊竟然是热的,那是史海的流出的泪,她一下想起了那句 “男儿有泪不轻弹”的诗句来,她心里有些发慌,真想毫不犹豫地说句:“不管你和夏莲关系怎么样,我都要留在你身边,让世俗去他妈的见鬼去吧。”同时她还想起来了史海曾经与她站在汉武帝陵墓上向她许诺带她去云南罗平那里欣赏油菜花的话还没有兑现呢,她真希望史海带她去欣赏那满野金黄的油菜花后,哪怕再分手呢!但理智还是胜过感性让她把一时冲动想要说出来的话留在了心里,她不想为了满足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影响史海的名誉,本来史海在学校里的处境就有些不好了。她吻过史海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双手松开史海的身体。杨帆向后缓慢地退了几步然后停下脚步紧闭着双唇,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史海一会,猛然转身快步走到海边,她没有再回头,怕自己一旦回头会改变自己那不太坚决的想法,人毕竟是情感的动物,难免会有脆弱的时候,为了不让脆弱的情感占据她的心间,她心一横不再犹豫、不再彷徨跳上一艘小帆船。史海望着头也不回的杨帆随着风帆向海的深处驶去,他的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的耳边似乎轻声地响起了张雨生唱的一首《大海》的歌:在那遥远的海上 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 竟然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 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把它放在心底茫然伫在海边 看那潮来潮去徒劳无功 想把每朵浪花记清想要说声爱你 却被吹散在风里猛然回头 你在那里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 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 请全部带走忧伤的歌,在忧伤的天空上萦绕,在忧伤的大海里徘徊,忧伤的目光遥望着越来越模糊的帆影孤船与人影,然而就在帆影孤船与人影要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之中时,天空中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黑色的夜空,随即一道耀眼的强烈的巨光刺向帆船,帆影霎时发出一团火光,接着一声闷响,帆船四分五裂,顷刻见孤帆与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杨帆……,”史海像发了疯似的,跳进波涛汹涌的大海了,向前面奋不顾身地冲去,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的向前泳去,同时使出平生的气力大声喊着杨帆,也顾不上海水涌入他张开的大嘴中。但他是在海里逆水游泳,往前游三步远就会被海浪推回两步远,来回几次,就被一个大的海浪把他掀到岸边,他无力的像泥一样瘫倒在海岸边上,任凭海水的冲击。他伤心欲绝,痛不欲声,在他彻底失望之时,他听到了身边有呻吟的声音,他不知道从那里来了一股神力翻身坐起,但四周是漆黑一片,他随着声音摸到一个人,“我好痛啊,”他抱起那个人,那个人不断发出微弱的呻吟的声音,“好痛,好痛啊。”“杨帆,你那里受伤了?”他惊喜交加,惊的是不知道她那里受了伤,喜的是她还活着。“海哥,我不是杨帆啊,我好痛啊。”这确实不是杨帆的声音,“我是在做梦?”史海这才似乎意识到刚才所经历的不过是场噩梦,而发出呻吟声音的是睡在身边的人,是夏莲。真是有些意乱情谜,他忙打开灯,惊呆了,满床都是血,包括他的身上,夏莲几乎是躺在血泊之中。史海也顾不上许多了慌忙穿上衣服,用绵被包住夏莲就往外冲去,外边还真是电闪雷鸣的雨夜,和他梦中的情景也几乎相似,只是看不到海,不过那样的大海情景还是见不着为好,杨帆离开他之后,有时会做这样生死离别的梦。

   史海抱着夏莲从所住的棚户区出来,不知走了多远的路,才拦住一辆解放牌货车来到医院,进到医院的大门里,史海就扯开嗓子大喊大叫起来:“大夫,大夫,求求你们赶快救人啊。”在午夜寂静的空旷的医院大厅里,他声嘶力竭的声音让听到的人还真是有一种挺槮人的感觉,不过对史海而言,当他看到满床都是鲜血时,真有一种恐怖感由然而生,一个人身上的血不过也就占人体重的百分之八左右而已,对于体重只有不到九十斤的夏莲,身体中的血液不过七斤左右,可是夏莲流出那么多的血,此时他真的是不敢多想。他惊天动地的呼喊声,终于起到了作用,不知从那里过来三、四个医生帮他把夏莲放到一个推车上,来到急救室,在门口史海被医生挡在门外,随即急救室的两扇门一关,把他独自一人留在门外边。史海独自一人坐立不安,不停的在门口徘徊,不时的往急救室里张望,但急救室门的玻璃是那种乌玻璃不透明的,往里看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当看到偶尔出来一个不知道是大夫还是护士的人,每次都心急如焚地问,“人怎么样了?”出来或回去的人对他都是冷冰冰地,也不理他,是来去匆匆,几乎把他当成了透明人。过了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急救室的门开了,走出一位男中年医生摘下口罩,对史海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如果你送来的早些,也许还有救,她的血流得太多了,我们给她输了很多血都无济于事,我们很抱歉。事到如今,你也别太难过了,你去看她一眼吧。”史海的头脑中好象是一片空白,好一会都没有了感觉,他用手揉了几下眼睛,希望自己能清醒些,他无意识的走进空旷冷清的手术室,来到抢救台前,一块白布蒙住夏莲的全身,他轻轻的掀起盖在夏莲脸上的白布,夏莲的脸显得静静的,微微的闭着眼睛,薄薄的双唇也没有合得那样紧,好象是睡熟的孩子的样子。史海把脸贴到夏莲的脸上,夏莲的脸并没有冰凉的感觉,相反还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他好象感觉夏莲在轻轻的发出均匀的呼吸,他不相信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就这样走了,她一定是有很多的梦去要体验,去要感受、去要实现。他急忙大喊:“医生你们赶快过来,你们看,她的脸还是热的。”“走吧,你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离开。”过来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对他说道:“虽然她走了,年纪青青的,是令人惋惜。但她给你留下了一个孩子,孩子是对母亲最好的纪念。”“是吗?”史海有些魂不守舍。医生点点头,此时史海听到这样的消息,心理不知道是一种安慰,还是其他的什么凄苦感受。但他的心却有一种隐隐做痛的感觉,面对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这黑暗的雨夜中消失了,心里能不像刀割剪绞似的吗?人的生命难道真的是如此脆弱,脆弱得如玻璃器皿只要稍有点闪失,就失去了应有的存在的价值。望着躺在白布下的静静的夏莲,想着她那不堪回首的悲惨的往日,他紧闭着自己的嘴巴好久没有张开,也没有呼吸,突然他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紧闭的嘴,大口一张,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

(2014/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