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点滴人生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之後,地盤的工程便基本上停頓下來了。做地基那一隊的工人不來了,但地基和山坡還有許多工作未做。我經常打電話去催,南韓人總是提出種種藉口。此時我已覺得要借助外力來干涉了,我警告南韓人如果工地仍無人開工,我便向政府部門投訴,此舉多數有效。(我發覺這個南韓人和台灣建築師相當害怕政府,原因當然是他們犯規的話,有可能被吊銷牌照,終生不能在夏威夷立足。另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他們一面表面上保持正常經營的形像,一面申請政府工程,而政府工程賺錢更多。他的工人告訴我,在這些工程中,每個工人政府每天付三百元,是一個普通工人的三倍。當然,他們不會如數付給工人。)

   一天,南韓人告訴我翌天地盤灌三合土漿了。我聽了大為高興,因為我等了許久了。地盤已建好了圍牆,(我的屋除了後山外,前、左、右都有比人高的牆) 這些牆由空心磚構成,空心磚砌好後,要灌注三合土漿,才算完工。這些牆已建好一段時候,日晒雨淋,遲遲仍未灌漿,我相當擔心,因為這些空心磚相當脆薄。

   第二天,我一早到地盤等候。我原期待有一隊工人來工作,像第一次灌漿時一樣。可是沒有,只有南韓人一個在。當運送三合土的車來到準備灌注時,此時南韓人做了一件事使我冒汗 -- 驚恐之汗。他匆匆忙忙把兩條鐵支放進空心磚裡。我現在知道,灌漿前空心磚內是要放進鐵條的,否則牆垣便不夠堅固。我當時沒有這個知識。若南韓人最後一分鐘不做這個動作,我反而心安理得,但他這樣做了之後,我便想到其餘的部份是否都已經落了鐵枝呢﹖落鐵枝是地基工人的工作,他們已沒有來了,南韓人剛巧見到沒有鐵條,便趕忙塞兩條進去。那麼,其他部份可能沒有放進鐵枝了。但時間緊迫,三合土車已蓄勢待發,準備灌漿了,沒有時間檢查了。鐵枝可能有,亦可能沒有,聽天由命了。僥倖的是這三堵牆是屋外圍的分隔牆,不是主力牆,不需很大的承受力。

   地基最後的工作是山坡工作。這涉及興建一道護土牆,從一頭到另一頭,攔截整個山坡。護土牆的前方要開出一個平臺,而整個平臺和護土牆都是鋼筋水泥的合成物。護土牆向山坡那一面,要空出一道一尺寬的溝,填滿碎石,以便雨水流泄。由於南韓人沒錢出糧,這部份的工作也停下來了。我也不是每天都上山,因為若果沒有人開工的話,也是白跑。

   一天,我的小舅打電話告訴我,(他住在山上,很多時候都巡視我的地盤) 工地上有很多人工作,是湯伽人,(Tonga,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其人許多移民到夏威夷謀生) 其中有些是小孩。他著我小心,因為這些小孩未達合法工作年齡。他還告訴我,這些湯伽人很多時候要脅屋主,說他們的小孩工傷了,要求賠償。我聽後立即驅車上山,果然見到我的地盤好像開嘉年華那樣,從來沒有這樣多人。他們用螞蟻接力的方式,搭了一個高台,鋪了木板梯子,把一桶一桶的碎石,填倒在山坡護土牆後的溝洞裡,他們其中確有十餘歲的小孩,也有女人。我大為憤怒,立即找著負責人,表達業主的身份,問他誰著他來我的地盤施工。他答 Norman,即那個南韓人。我問他知不知道小孩是不能工作的,著他們立即停工,否則報警。另一方面,我立即打電話給南韓人,告知此事。(七)

(2014/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