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之後,地盤的工程便基本上停頓下來了。做地基那一隊的工人不來了,但地基和山坡還有許多工作未做。我經常打電話去催,南韓人總是提出種種藉口。此時我已覺得要借助外力來干涉了,我警告南韓人如果工地仍無人開工,我便向政府部門投訴,此舉多數有效。(我發覺這個南韓人和台灣建築師相當害怕政府,原因當然是他們犯規的話,有可能被吊銷牌照,終生不能在夏威夷立足。另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他們一面表面上保持正常經營的形像,一面申請政府工程,而政府工程賺錢更多。他的工人告訴我,在這些工程中,每個工人政府每天付三百元,是一個普通工人的三倍。當然,他們不會如數付給工人。)

   一天,南韓人告訴我翌天地盤灌三合土漿了。我聽了大為高興,因為我等了許久了。地盤已建好了圍牆,(我的屋除了後山外,前、左、右都有比人高的牆) 這些牆由空心磚構成,空心磚砌好後,要灌注三合土漿,才算完工。這些牆已建好一段時候,日晒雨淋,遲遲仍未灌漿,我相當擔心,因為這些空心磚相當脆薄。

   第二天,我一早到地盤等候。我原期待有一隊工人來工作,像第一次灌漿時一樣。可是沒有,只有南韓人一個在。當運送三合土的車來到準備灌注時,此時南韓人做了一件事使我冒汗 -- 驚恐之汗。他匆匆忙忙把兩條鐵支放進空心磚裡。我現在知道,灌漿前空心磚內是要放進鐵條的,否則牆垣便不夠堅固。我當時沒有這個知識。若南韓人最後一分鐘不做這個動作,我反而心安理得,但他這樣做了之後,我便想到其餘的部份是否都已經落了鐵枝呢﹖落鐵枝是地基工人的工作,他們已沒有來了,南韓人剛巧見到沒有鐵條,便趕忙塞兩條進去。那麼,其他部份可能沒有放進鐵枝了。但時間緊迫,三合土車已蓄勢待發,準備灌漿了,沒有時間檢查了。鐵枝可能有,亦可能沒有,聽天由命了。僥倖的是這三堵牆是屋外圍的分隔牆,不是主力牆,不需很大的承受力。

   地基最後的工作是山坡工作。這涉及興建一道護土牆,從一頭到另一頭,攔截整個山坡。護土牆的前方要開出一個平臺,而整個平臺和護土牆都是鋼筋水泥的合成物。護土牆向山坡那一面,要空出一道一尺寬的溝,填滿碎石,以便雨水流泄。由於南韓人沒錢出糧,這部份的工作也停下來了。我也不是每天都上山,因為若果沒有人開工的話,也是白跑。

   一天,我的小舅打電話告訴我,(他住在山上,很多時候都巡視我的地盤) 工地上有很多人工作,是湯伽人,(Tonga,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其人許多移民到夏威夷謀生) 其中有些是小孩。他著我小心,因為這些小孩未達合法工作年齡。他還告訴我,這些湯伽人很多時候要脅屋主,說他們的小孩工傷了,要求賠償。我聽後立即驅車上山,果然見到我的地盤好像開嘉年華那樣,從來沒有這樣多人。他們用螞蟻接力的方式,搭了一個高台,鋪了木板梯子,把一桶一桶的碎石,填倒在山坡護土牆後的溝洞裡,他們其中確有十餘歲的小孩,也有女人。我大為憤怒,立即找著負責人,表達業主的身份,問他誰著他來我的地盤施工。他答 Norman,即那個南韓人。我問他知不知道小孩是不能工作的,著他們立即停工,否則報警。另一方面,我立即打電話給南韓人,告知此事。(七)

(2014/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