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圖積最後批准了。此時我想到,夏威夷彈丸之地,「小國寡民」,雖然不講貪污,卻也頗重關係和交情。這個建築審查委員會的主席是行內的老行尊,而我的建築師多少屬於新人,新人沒有叩門,自然老行尊會給些顏色她看看。其實也沒有什麼,打個電話謙卑地請教一下,甚而請吃晚飯,事情便可一早解決。我的建築師是台灣移民,來這裡讀書,可能對夏威夷的文化尚未認識。我當然更不認識,這是我首先領略到了此地的工作程式和人情細故,學費是多交幾個月的租金,和多付幾個月的剪草費。(夏威夷雨水充足,溫度適宜,草木長得快,野草也長得快。收了地之後,芟剪野草便是我名下的事,每月約支出一百元。)

   圖積過了關之後,便是開始動工建築了,此時給我另一個打擊﹕那個南韓的建築商說價錢太低,不建了。他說要蓋我這樣的房子,起碼要四十二萬,即是要增加六萬元。(這時他不說我的房子是small cake了。) 這真是五雷轟頂。一方面,約已簽了,他怎可以不認數。改了之後,他以後要求再改,那怎辦﹖二方面,一加六萬,已到了我七十萬預算的邊緣,估計還有不知名的支出,勢須超支。

   我和他們展開談判,在談判的過程中,可以看到這個南韓人愛理不理,最好是不建。那個台灣建築師卻比較投入,希望「玉成其事」。看情況,他們利益不同。另一方面,我從許多途徑也知道了三十六萬蓋我這屋是不夠成本的,因為斜坡坡度大,要搬走許多泥土,據云一車泥土要百多元,光是地基工程也估計要十五萬元。但問題是,我購買這地時已咨詢過這建築師,而且合約也簽了。我們談判了幾次,南韓人建議把屋建在前方近馬路處,即不在地盤的中央,這樣可省去搬運大量泥土的支出。但我反對,因這意味地盤保留了三分之二的山坡在屋後,下大雨時可能有去水問題。同時,屋的仰高(elevation)也大大的減低了,影響可瀏覽到的景色。而且,改建築圖積之後勢須拿回建築審查委員會再審閱,又可能是一個漫長的等候過程,不要說又多繳一次申請費。

   開了多次會後,還是不得要領,最後一次我憤然半途離場,說用法律解決。我急促地離開建築師的辦公室,走下樓梯,到最後一個梯級時,台灣女人衝出來說﹕「李先生,不可以再談談嗎?」我是負氣而走,走了之後也不知作何打算。所謂「用法律解決」,也是說說而已。不成又要花一筆法律費用嗎﹖於是我返回辦公室,大家再商議,達成以下方案﹕建築費加至三十九萬五千元,本來山坡上設計的兩堵護土牆,減去其一。建築師安慰我,這不影響山坡的安全。(這個建築師後來讓我見識一句名言﹕看起來不安全,但實際安全。)

   在這個談判中,我是全負了。建築費增加三萬五千元,減少一道護土牆,(建造費二、三萬元),差不多便是六萬元了。這個解決方式的好處是,建築圖基本上不需修改,立即動土開工,壞處自然是多付幾萬元,和少了一道護土牆,後者使我在山坡上損失了一個可用的平臺。然而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我付給了建築師首期的費用後,項目工程便開始了。工人在地盤四週圍起了帆布,以防泥土飛散。(因若染污鄰居的屋子,要給他們重新髹屋。) 我的妻子也於開工之前,根據俗例,到地盤拜拜夏威夷土神,希望祝我們一帆風順。(五)

(2014/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