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点滴人生
·毛泽东的「几件事」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一)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二)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靈異(上)
·人生一頁 -- 靈異(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梁營敗象已呈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古人說﹕「不知老之將至」,是表示生活真是太快樂美妙,開心到忘記自己快要老邁年高。而我的「不知老之至」,是說自己知悉年齡是逐漸長大了,也一直留意著老的信息的到來,卻不大找得到跡象。

   確實,自從六十歲開始,我便知已經進入老年了,但自己檢查自己,卻好像沒有什麼老的跡象。我的體力、腦力都好像和以前沒有兩樣。幾年前,即大概在我六十五歲的時候,在地鐵第一次有人向我讓座,那是一位菲佣。我本來不想坐,因為在地鐵,我是喜歡站的,這比坐下來舒適。然而對方盛意拳拳,正是卻之不恭,於是坐下。但我心中納罕﹕難道我的樣子真是這樣老﹖

   這之後不久的幾個月,我坐地鐵,一進入車廂,便有一個十二、三歲的外籍小童霎的一聲站起來,把位置讓給我。他似乎是一直等候著做件好事,而我是他要等候的人。既然如此,我唯有滿足他的願望,道謝一聲坐下了。

   我歸咎於我戴了帽子。一個老人,戴了帽子,是老上加老。年輕人戴帽子,是為了時髦﹔老年人戴帽子,則是有所需要,既然你有所需要,則好心的人給你讓座,理所當然。而自從有人給我讓座之後,我改了向人讓座的習慣,因恐怕對方婉拒,回說﹕「阿伯,還是你坐吧﹗」

   雖然自己看不清自己的樣子,但他人對你的態度、反應和言辭,卻足夠反映你的外表是七老八十的了。我雖然自覺體力和腦力跟以前差不多,沒有怎樣下降,但面相卻老化得十分厲害。我最近為換通行證,亦即以前的回鄉證,照了一幅相片,相中人老得不可想像,而且很像司徒華。我妻說,年紀老的人,樣子也趨同的。我想想也是。我曾經不止一次在電視上見到接受訪問的人 -- 這都是舊時的活動朋友,樣子都跟司徒華差不多,我起初還以為是他本人呢﹗

   哎,老是老了,沒有得說的,可是我仍然覺得我的心態、體力和腦力和以前差不多。不過,不久以前,我因膝部有些毛病而猛然覺到,老年人 -- 我是指男性老年人 -- 第一個徵像,是膝部和腰部逐漸無力。而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可能是在十多年前開始了。那時,從浴缸提腿出來,需要扶壁,而穿褲子,也要把身子挨在牆壁上。這一點一滴發生著,只是自己不察覺而已。到了今天,從座椅上站起來需要扶著檯邊,已是指定動作了。看什麼時候要拿手杖吧。難怪老年人要補腰腿。

   最近我又出了一個怪毛病,可能需要我補補氣。事緣兩個星期之前我染了感冒,原因是自己穿衣服少了著了涼,並非他人傳染。像這樣的事一年總有一兩次。我照例讓它自然好,或者只吃一些傳統中藥。一般是五天至七天便好了。這次也是,一個星期後我覺大體痊癒了,沒有咳,也沒有痰了。可是,病是好了,可我的橫隔膜卻竟然不受控制的自己動起來,特別是在躺下來休息的時候。要知道,橫隔膜是控制呼吸的器官,它膨脹的時候,是呼氣,收縮的時候,是吸氣。正常是我們控制它,可是現在「倒客為主」,它不受控制地自己動起來,亦即表示,是它控制著我的呼吸,而且動作十分急速。當我睡下來的時候,不五分鐘,它便開始一收一漲的持續動起來,而我也要隨著它的節奏讓空氣透過我的鼻孔或口腔出出入入。有時因此而大咳特咳起來,可又沒有什麼痰涎,把老妻嚇得半死。

   我自然因此不能入睡。於是索性起身做一些喜做的事﹕看看書、寫寫文、玩玩電腦游戲。想想,也不錯,平常難得在更深人靜、萬籟俱寂的時候,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也是一件快事。這期間,也不是完全沒有睡眠,只是在非常睏的時候,一倒下來便睡著了,但句餘鐘之後,便又被橫隔膜的怪動作弄醒,一醒又驚天動地地大咳一輪。這樣維持了幾天,情況沒有好轉,便看醫生。這也簡單,醫生開了一些壓制肌肉抽搐的神經性藥物,回家照指示服食,於是便在睡得安安穩穩了。我曾問醫生見過這種癥狀沒有,這個看起來沒有三十歲的醫生安慰我不要擔心,說這好像我們有時打嗝而已,即肌肉不受控制。至於我的情況為什麼這樣,他似乎不願深究。

   看來也真是似乎不必太過擔心,只是吃一兩片藥便解決問題。不過,現在除了腰腿之外,我也有呼吸的問題了。

(2014/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