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陈泱潮文集
·校正版: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1图)
·中国如何才能有效防范民主化后国土分裂问题
●中国与中共根本问题
·彌勒2015年元旦中國問題文告/4圖
·2015年春節點擊習近平中共問題死穴(已發表部分)
·中国军改的关键是必须使军队国家化(多图)
●陳泱潮文集政治救世卷7:中共18大预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
·5.聖君的本质定义和基本要素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開好中共18大的關鍵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共國民主化和平轉型的唯一道路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适合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汪洋入常與否,是習近平政治走向的重要風向標
·任用劉亞洲為18大後中國國防部長有利于聯美制日
●對中共18大及其後的中國敲警鐘
·中共18大後一切有良知的中國人的神圣職責
·开万世太平流芳千古,堅持國賊道路遗臭万年
·真正的紫薇圣人狱中上胡耀邦书论整党
·堅持一党專制,迷信整風肅貪,党必中風
·《特權論》早就判定一黨專政回光返照不久長
·國賊暴政黑暗的一斑——傅汝舟,暴政下的犧牲者
·提醒習近平不做國賊做聖君。中國人民感謝你!
·中國豬夢和中國人夢的區別
·國際環境迫使中共不能不進行憲政民主改革
·習近平要高度警惕官僚特權階級既得利益集團的反動性
●黑暗中的灯塔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部分论文经典目录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政治纲领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严正声明
·关于团结在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旗帜之下的两个重要文件
▲大變革、新文明、光榮革命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1圖/全文)
·致香港全民公投緊急建議書(全文)
·六一节送給中国儿童的最好禮物(25图)
·親美融日防惡籌建亞洲共同體才是亞洲安全的根本保障!
·胡耀邦心目中究竟要建立怎样的“正常国家”?
·十三、全面深化改革必須堅決糾正將苏东民主化变革当作“灾难”的错误认识
·拜年與祝福/2014甲午馬年致習近平春節獻詞
·陳泱潮(陳爾晉)致中國民運人士書
·習近平的這個講法超越了鄧小平以來的中共領導人
·《大變革與新文明》結束語(2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致習近平緊急諫言書(全文/善本)
·檢驗中共18屆三中全會是反動還是進步的標尺
·中共18屆三中全會到底能夠給中國人民帶來什麽?
·新甲午海戰會教訓中國這幫頑固抗拒憲政民主改革的反動派!
·“四必一絕”是開好中共18届3中全會惟一正確的方針
·溫故知新:《特權論》對有可能成為獨裁者屠夫的兩段警告
·紧急呼吁支持习近平主席开创新五权民主宪政国体制度书(善本)
·致習近平主席緊急建言書
·陈泱潮致习近平国庆64周年献詞(1图)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對中共和習近平先生的緊急諫言
·《大變革與新文明》是中國的指路明燈
·《大變革與新文明》揭示中国特色最大最严重最邪惡的贪污腐败
·《大变革与新文明》论毛泽东和习近平
·习近平迫切需要《大變革與新文明》一書的帮助
·《大變革與新文明》談“西方”、“敵對勢力”和“意識形態鬥爭”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當前中國的現實危險(1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論普世價值
·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本质
·《大變革與新文明》—“書成紫薇(習近平)動”(3圖)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自序(全文)
·陳泱潮談昨天開始的北京首屆政治學圆桌峰会的緊迫任務
●2011- 2012部分重要文论
·陈泱潮就“乌坎转机”致习近平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附视频)
·圣诞节祝福暨平安夜礼物:要学会动态观察事物的方法
·CDZCYC191-202:“开万世太平”的伟业与机遇
·@CDZCYC: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CDZCYC 176-182: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陈泱潮推特70-72对陈炳德率中共军事代表团访美的评论
·陈泱潮推特94-101——有感于“驱逐马列”
·论中国民族问题
·陈泱潮推特48-53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上)
·陈泱潮推特54-68寄语全藏代表大会(下)
·正直的阿拉伯人狠抽胡锦涛共产党垄断新闻狂搞舆论欺骗的耳光
·浪淘沙:茉莉花革命
·简论现实中美关系的本质及其改善之道
·陈泱潮谈《让子弹飞》的精要之处(外四篇)
·陈泱潮关于被“反共邮组”除名的声明
·中共17届5中全会定制的内外政治路线足勘悲哀
·中共国走向特权黑社会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征兆
●建构未来超强中国的无价瑰宝
·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
·刘亚洲文章引发的思考之二
●虚君共和新五权建国论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真民主建国论——壬午春节致中华同胞书
·中华合众国筹建宣言
·就2004年台湾大选枪击事件告中国人民书
●中国民主化第三方案——不民主就独立
·“以独攻独”宣言
·中国以独攻独地方民主自治联合会章程(草案)
●全球战略(含中国民主化第四方案)
·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我对“联合国宪章”的修正意见
·《偃武修文战略》序言
·就改造联合国建立世界政府事致布什总统
●旗帜
·陳泱潮促進中國民主化1-8套方案鏈接
·中华合众国宪法(草案)--中国民主化第二方案 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
·《陳泱潮憲法(草案)》的最大亮點是根治中国亂淵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322.1989/6.4二十五周年將臨,北京草木皆兵如臨大敵,在反恐名義下,儼然已經進入戰爭狀態。全面深化改革的影子看不到,倒像是退回到毛澤東所說17年資產階級司令部閻王殿統治時期。6.4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拒不自我糾錯的報應是要付出代價的。看看北京良心人士的見證和迴憶吧。

动乱的那些日子


    北京老王

1、学潮

   

    我们处里的业务量总是上不来,调查网络、工作程序、人员配备、一对一销售的方式都已经建立,但是客户太少。我们当时不懂一对多的销售,也就是用培训、讲课的方式推销产品,不仅不用花钱,还有可能挣钱。1989年初,我设计了一个“研讨会”,与我们调查过的国内企业联系,搞一个“研讨会”。这事由赵女士负责。通过打电话的方式与企业联系,让他们参会,提交论文,交纳会费,食宿自理。没有行政隶属关系及行政命令,没有向单位申请经费,纯粹的市场方式。实践证明这种方式是可行的。但是,我们没有把这种方式提高到营销策略上考虑;也没有把这种方式变成常态化的业务培训。我没有想得这么深,止步于康庄大道之前。
   
    研讨会定于1989年5月23日至25日在“交流中心”举行。这个日子特殊,会议通知、参会人员、提交论文都确定之后,北京开始了学潮。5月20日发布“戒烟”,形势紧张,我们立即发出取消会议的通知。但是,有的参会人员对北京的状况非常好奇,一定要来北京,说不开会也要来北京,当时处境两难。坚决要来北京的有20多人。只要来人,会议的程序和接待工作一样都不能少。我们的压力很大。
   
    5月21日我先期驻会,做会务工作。在北三环,酒店的窗户直面立交桥。晚上睡不了觉,看到桥上聚满了市民,一片嘈杂。我骑上自行车,一直往北走,较大的路口走了5个。都是混乱的人群,而且设置了路障。有的路口由几个佩戴标识的大学生维持交通秩序。大有死保北京城的架势。那个夜晚,整个北京都在喧嚣。半夜,十多辆没有消音器的摩托车呼啸而过,伴随着男男女女的呐喊,为首的那辆摩托举着红旗。大概是围着三环路转圈,过不了多久,又来了。直到天亮。十点多钟,几个全副武装的散兵走到交流中心的楼下,不知所措。来了一帮人,把他们领走了。
   
    接站从5月22日开始,北京火车站人山人海,前方来了电话,根本挤不进去。我去。到了火车站站前,没有停车的地方,确实挤不进去,我决定放弃接站,撤回接站人员。听天由命吧!等我们回到交流中心,人家会议代表都到了,而且异常兴奋,没见过这么多热闹。我们单位的汽车都是日本新式丰田皇冠,挺扎眼,去机场接人要通过好几道封.锁线,都有被砸的危险。我举着一面旗子,头上扎个布条,半个身子探出车外,一路上高喊:“同学们万岁!学生万岁!”畅行无阻。有惊无险,该接的都接了。
   
    研讨会如期举行,只有20多个会议代表,加上我们会务组、秘书组的十来个人,场面显得冷清,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挺高兴。郑重其事地走完了会议程序,没有到场人员的论文,我们也代为宣读。我在发言的时候,提到一位首长,中心主任说:“你怎么能点领导的名字呢?!”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摄制了新闻片。就是这条新闻,中央台播放了好多次。估计那些日子没有什么新闻。会期压缩成一天,一天自由行动,一天带着大家在长安街上“路过”一下,领略广.场风光。
   
    这是突发事件,我们没有预案及心理准备,但是我们成功应对。

2、动乱

   
    5月27日,回到单位上班。这时大家都在酝酿游行。社会上已经非常热闹,大家都同情学.生。有人找来一条白色的横幅,铺在中心大厅的地上,让我写字。单位领导在场,我问写什么,领导说:“就写坚决支持学生运动。”回到办公室,我又糊了一个捐款箱。大家怂恿我先让主任捐,我端着捐款箱就到了主任办公室。两位主任一看这架势,每人掏了10块钱。然后我又找了一辆小卡车,二十多个人上了汽车。举着横幅,端着捐款箱就出发了。由此,我就成为单位游行活动的组织者。我当时没有去,因为要去部里办公厅“跑签”一份紧急文件。
   
    当天,北京市大游行,长安街上人山人海,更别说广场,部门口热闹非凡。下午下了大雨,我正好在部里办公厅。Z部长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对一个人说:“这么大的雨,别淋着了,你们是不是给大学的学生送些雨具……”这是我亲耳听到。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骑车到了广场,兴奋的人群如同过节;一本正经的大学生让人觉得滑稽。几天之内他们就成了救世主,我有点怀疑。根据“文革”的经验,凡是群众运动,背后总是有政客的蛊惑。“绝食”第一天,我就到了广场,没有想到,后来会如此声势浩大。

3、广场

   
    尽管社会上热闹非凡,我们还是坚守岗位。六月三日下午,听说人民大会堂的西门冲出8000军人。难道真的要打起来了?坐不住了,谁都没打招呼,立刻骑车直奔现场。大会堂西门,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八千军人席地而坐,没有任何武装,都是赤手空拳。几万老百姓将他们紧紧包围。军人试图向北冲出人群,但是,都被挤回。军人开始唱歌,歌声嘹亮,气势雄壮。老百姓也唱歌,《国际歌》,歌声震天!居然压住军人的声音。几千军人的歌声被几万老百姓的歌声压住,这个场面太震撼了!每当想起,都会觉得心潮澎湃。非常奇怪,这支队伍为什么不从东门直接出来进入广场,出西门的目的何在?至今不知。
   
    这时六部.口那边来了一伙人,三轮车上站着一个青年,手里举着一个空弹壳,边走边喊:这是什么?众人齐声应和:催泪瓦斯!……这是什么?……催泪瓦斯!……一直冲着军人高喊。
   
    双方僵持不下,老百姓不厌其烦地对军人说着自己的观点,军人低头不语。晚上六点多钟,我决定回家。放在大.会堂北门的自行车不见了,想必被谁“借”走。公交车已经停驶,我也可以“借”别人的车,但是我做不出来。只能步行去岳父家。光明楼,走了小一个钟头。
   
    在岳父家吃了一顿饭,骑上一辆车回家,走到建国门,立交桥上停满了军车,骑车的、步行的老百姓川流不息。都说广场见到拿枪的队伍,西边已经开枪。晚上八点多钟,我又回到广场,在外广.场西南角的中国银行前,一群全副武装,风尘仆仆的士兵,足有一百多人。有步话机、A.K4.7。一群人仅仅地挤在一起,蹲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步话机里不时传来指令,但是我们一句都听不明白……
   
    北面长安街闯进一辆装甲车,没有停留直接向东急速行驶。有人高喊“追呀!”一群骑自行车的蜂拥而去。这时内广.场里走出一支队伍,高举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市民敢死队。三四十个北京壮汉,衩子、赤膊、拖鞋,拿着铁锹镐把,脚步沉稳,不温不火。边走边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他们往西边去了。不时有人从西边过来,说那边打枪了。
   
    我也沿着长安街向东边追去,还没有到建国门立交桥,那辆装甲车又风驰电掣般地开了回来,在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到了建国门桥上,惨不忍睹。遍地自行车被碾平,还躺着两具尸体。有人告诉大家:装甲车开上建国门立交桥,桥上只容一个车身,装甲车开上来的时候,大家弃车奔逃,所以碾平一片自行车。装甲车一直往大北窑方向开去,没想到大北窑路口被大公共挡住,无路可走。装甲车调转车头,原路驶回。没想到,市民已经用军车挡住装甲车往西的退路。装甲.车没有停顿,直接撞向汽车,致使两人死亡,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平民。
   
    当我再次回到广场的时候,两辆装甲车都在燃烧,两辆装甲车各在一个华表旁边。我站在两个装甲车的中间,就在金水桥前,我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大会堂顶上的高音喇叭响了:这是一场反革命bao乱……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bao乱二字。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1点。
   
    天安门的正门打开了,一群警察冲了出来,没有用枪,手里握着警棍,驱散看热闹的人群。有些人爬上观礼台,坐着看热闹。没想到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墙头开始打枪,没有对着人群射击,对着天空放枪。
   
    一群市民向西冲去,有人在后面高喊:冲啊!橡皮子.弹……
   
    棒,棒……棒,棒;棒,棒……棒,棒。就是这种节奏。有人被抬了下来。三轮车、救护车停在后面,眼见几个人在我面前抬了下去。还有人在喊:冲啊!橡皮子弹……
   
    一辆大公共,从金水桥扭了出来,没开多远,就被路障拦住。
   
    子弹呼啸而过,隐隐约约看到头戴钢盔端着步墙的士兵,内心充满了恐惧。撤退是我唯一的选择。呼啦啦的人群望风而逃……我推着自行车往东退去。

4、周边

   
    我绕过南池子,往北,走故宫后门。我想去西单。大街上空无一人,远处骑过一辆三轮车,车上站着一位中年妇女。那个女的举着一件血衣,漫无目的地讲演:一个年轻人中枪倒在她的身边,她把他送进医院,他死了。这个女的举着血衣,边哭边讲,一遍一遍地重复……三轮车夫低着头,毫无表情;那个女的喋喋不休,慷慨激昂……我觉得那个女人疯了。大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人应和,只有我一个看客……悲从中来,不禁双眼模糊。
   
    北大医院的急诊室,不停地有人被救护车送来,到处是伤员。听说已经死了30多人。一个遮盖白布单的死人推了出来,有人高喊:又被LP打死一个……又被LP打死一个……
   
    从缸瓦市往西单十字路口走,人越来越多,但是都在路口的北面,往前冲就会听到墙声。不时有人往西单路口砍.石头。我躲在一户商店的门楣下面,看着冲上去又退回来的人群,他们是那样的从容,对于危险毫无觉察。我怕死,不如他们勇敢。从始至终,我似乎就是一个局外人,没有呼口号,没有砍砖头。大局已定,我决定返回。
   
    从府右街、北海、故宫、美术馆,又回到二环路上的建国门立交桥,天快亮了,地上的尸体只有一具(三天以后我又来到这里,尸体还在,盖个毯子,招满苍蝇)。一个军人对着老百姓说:谁要是敢对老百姓开枪,我们就和他血战到底……
   
    我不能不相信,东边的军队与西边的军队一旦交火,内战不可避免。

5、回家

   
    天已经亮了,建国门往东的到大北窑,街面上都是路障,没有一个行人,清静得瘆人。几辆公共汽车横在大北窑立交桥的西侧,东边传来马达的轰鸣,随后就是撞击公共汽车的声音。我立刻弃车钻到京伦饭店前面的壕沟里。撞开一个口子,一辆坦克驶出,又一辆……一共40辆;随后是军用卡车,上面坐满了持墙的军.人,他们胡乱开墙,漫无目的。也是40辆。想想都后怕,如果有人发现壕沟里有一个人,有了目标,那我就死定了。
   
    5点来钟,我走到呼家楼,呼家楼十字路口挤满了市民,也挤满了作为路.障的公共汽车。东边西进的装甲车在这里受阻。一辆装甲车想从便道上绕过去,没想到卡在一处矮墙和一颗老树的中间,进退不得。这时见市民开始砍砖头,有人还投出燃烧瓶。装甲车顶盖掀起,钻出一个军人,持手枪向人群射击,打了三枪,重新钻回。看到此景,我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凑这个热闹。后来这辆装甲车被烧成了废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