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陈泱潮文集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就上帝本體實存無形無相事告全球一神論者書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
·批驳假耶稣张国堂:人子的真实含义1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2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
▲陈泱潮匹夫有责偃武修文故事卷
●陈泱潮(陈尔晋)的成长足迹
·陳泱潮(陳爾晉)2015年簡介
·妇女的伟大责任和榜样
·近日从网上看到余祖父陈时铨挽蔡锷联
·举凡受命开辟新天新地新时代的人物,都是学自天成!(外一篇)
·陈泱潮:今日始见24年前宣判我的布告
●偃武修文实录——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和主动中止了新疆起义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全文)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当年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临江仙——陈泱潮第一次获释二十四周年纪念
●陈泱潮在1979年北京民主墙前的選擇
·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盛雪来稿照登: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带着感恩之心来加拿大
●陈泱潮在1979~1980年: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一)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二)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三)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四)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五)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七之六)
· 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 (七之七)
·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坦克进城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

322.1989/6.4二十五周年將臨,北京草木皆兵如臨大敵,在反恐名義下,儼然已經進入戰爭狀態。全面深化改革的影子看不到,倒像是退回到毛澤東所說17年資產階級司令部閻王殿統治時期。6.4屠殺人民的罪孽不可能遺忘。拒不自我糾錯的報應是要付出代價的。看看北京良心人士的見證和迴憶吧。

动乱的那些日子


    北京老王

1、学潮

   

    我们处里的业务量总是上不来,调查网络、工作程序、人员配备、一对一销售的方式都已经建立,但是客户太少。我们当时不懂一对多的销售,也就是用培训、讲课的方式推销产品,不仅不用花钱,还有可能挣钱。1989年初,我设计了一个“研讨会”,与我们调查过的国内企业联系,搞一个“研讨会”。这事由赵女士负责。通过打电话的方式与企业联系,让他们参会,提交论文,交纳会费,食宿自理。没有行政隶属关系及行政命令,没有向单位申请经费,纯粹的市场方式。实践证明这种方式是可行的。但是,我们没有把这种方式提高到营销策略上考虑;也没有把这种方式变成常态化的业务培训。我没有想得这么深,止步于康庄大道之前。
   
    研讨会定于1989年5月23日至25日在“交流中心”举行。这个日子特殊,会议通知、参会人员、提交论文都确定之后,北京开始了学潮。5月20日发布“戒烟”,形势紧张,我们立即发出取消会议的通知。但是,有的参会人员对北京的状况非常好奇,一定要来北京,说不开会也要来北京,当时处境两难。坚决要来北京的有20多人。只要来人,会议的程序和接待工作一样都不能少。我们的压力很大。
   
    5月21日我先期驻会,做会务工作。在北三环,酒店的窗户直面立交桥。晚上睡不了觉,看到桥上聚满了市民,一片嘈杂。我骑上自行车,一直往北走,较大的路口走了5个。都是混乱的人群,而且设置了路障。有的路口由几个佩戴标识的大学生维持交通秩序。大有死保北京城的架势。那个夜晚,整个北京都在喧嚣。半夜,十多辆没有消音器的摩托车呼啸而过,伴随着男男女女的呐喊,为首的那辆摩托举着红旗。大概是围着三环路转圈,过不了多久,又来了。直到天亮。十点多钟,几个全副武装的散兵走到交流中心的楼下,不知所措。来了一帮人,把他们领走了。
   
    接站从5月22日开始,北京火车站人山人海,前方来了电话,根本挤不进去。我去。到了火车站站前,没有停车的地方,确实挤不进去,我决定放弃接站,撤回接站人员。听天由命吧!等我们回到交流中心,人家会议代表都到了,而且异常兴奋,没见过这么多热闹。我们单位的汽车都是日本新式丰田皇冠,挺扎眼,去机场接人要通过好几道封.锁线,都有被砸的危险。我举着一面旗子,头上扎个布条,半个身子探出车外,一路上高喊:“同学们万岁!学生万岁!”畅行无阻。有惊无险,该接的都接了。
   
    研讨会如期举行,只有20多个会议代表,加上我们会务组、秘书组的十来个人,场面显得冷清,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挺高兴。郑重其事地走完了会议程序,没有到场人员的论文,我们也代为宣读。我在发言的时候,提到一位首长,中心主任说:“你怎么能点领导的名字呢?!”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摄制了新闻片。就是这条新闻,中央台播放了好多次。估计那些日子没有什么新闻。会期压缩成一天,一天自由行动,一天带着大家在长安街上“路过”一下,领略广.场风光。
   
    这是突发事件,我们没有预案及心理准备,但是我们成功应对。

2、动乱

   
    5月27日,回到单位上班。这时大家都在酝酿游行。社会上已经非常热闹,大家都同情学.生。有人找来一条白色的横幅,铺在中心大厅的地上,让我写字。单位领导在场,我问写什么,领导说:“就写坚决支持学生运动。”回到办公室,我又糊了一个捐款箱。大家怂恿我先让主任捐,我端着捐款箱就到了主任办公室。两位主任一看这架势,每人掏了10块钱。然后我又找了一辆小卡车,二十多个人上了汽车。举着横幅,端着捐款箱就出发了。由此,我就成为单位游行活动的组织者。我当时没有去,因为要去部里办公厅“跑签”一份紧急文件。
   
    当天,北京市大游行,长安街上人山人海,更别说广场,部门口热闹非凡。下午下了大雨,我正好在部里办公厅。Z部长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对一个人说:“这么大的雨,别淋着了,你们是不是给大学的学生送些雨具……”这是我亲耳听到。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骑车到了广场,兴奋的人群如同过节;一本正经的大学生让人觉得滑稽。几天之内他们就成了救世主,我有点怀疑。根据“文革”的经验,凡是群众运动,背后总是有政客的蛊惑。“绝食”第一天,我就到了广场,没有想到,后来会如此声势浩大。

3、广场

   
    尽管社会上热闹非凡,我们还是坚守岗位。六月三日下午,听说人民大会堂的西门冲出8000军人。难道真的要打起来了?坐不住了,谁都没打招呼,立刻骑车直奔现场。大会堂西门,已经围得水泄不通。八千军人席地而坐,没有任何武装,都是赤手空拳。几万老百姓将他们紧紧包围。军人试图向北冲出人群,但是,都被挤回。军人开始唱歌,歌声嘹亮,气势雄壮。老百姓也唱歌,《国际歌》,歌声震天!居然压住军人的声音。几千军人的歌声被几万老百姓的歌声压住,这个场面太震撼了!每当想起,都会觉得心潮澎湃。非常奇怪,这支队伍为什么不从东门直接出来进入广场,出西门的目的何在?至今不知。
   
    这时六部.口那边来了一伙人,三轮车上站着一个青年,手里举着一个空弹壳,边走边喊:这是什么?众人齐声应和:催泪瓦斯!……这是什么?……催泪瓦斯!……一直冲着军人高喊。
   
    双方僵持不下,老百姓不厌其烦地对军人说着自己的观点,军人低头不语。晚上六点多钟,我决定回家。放在大.会堂北门的自行车不见了,想必被谁“借”走。公交车已经停驶,我也可以“借”别人的车,但是我做不出来。只能步行去岳父家。光明楼,走了小一个钟头。
   
    在岳父家吃了一顿饭,骑上一辆车回家,走到建国门,立交桥上停满了军车,骑车的、步行的老百姓川流不息。都说广场见到拿枪的队伍,西边已经开枪。晚上八点多钟,我又回到广场,在外广.场西南角的中国银行前,一群全副武装,风尘仆仆的士兵,足有一百多人。有步话机、A.K4.7。一群人仅仅地挤在一起,蹲在地上,一句话都不说。步话机里不时传来指令,但是我们一句都听不明白……
   
    北面长安街闯进一辆装甲车,没有停留直接向东急速行驶。有人高喊“追呀!”一群骑自行车的蜂拥而去。这时内广.场里走出一支队伍,高举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市民敢死队。三四十个北京壮汉,衩子、赤膊、拖鞋,拿着铁锹镐把,脚步沉稳,不温不火。边走边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他们往西边去了。不时有人从西边过来,说那边打枪了。
   
    我也沿着长安街向东边追去,还没有到建国门立交桥,那辆装甲车又风驰电掣般地开了回来,在我身边呼啸而过。我到了建国门桥上,惨不忍睹。遍地自行车被碾平,还躺着两具尸体。有人告诉大家:装甲车开上建国门立交桥,桥上只容一个车身,装甲车开上来的时候,大家弃车奔逃,所以碾平一片自行车。装甲车一直往大北窑方向开去,没想到大北窑路口被大公共挡住,无路可走。装甲车调转车头,原路驶回。没想到,市民已经用军车挡住装甲车往西的退路。装甲.车没有停顿,直接撞向汽车,致使两人死亡,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平民。
   
    当我再次回到广场的时候,两辆装甲车都在燃烧,两辆装甲车各在一个华表旁边。我站在两个装甲车的中间,就在金水桥前,我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大会堂顶上的高音喇叭响了:这是一场反革命bao乱……什么都没记住,只记住bao乱二字。我看了一下手表,凌晨1点。
   
    天安门的正门打开了,一群警察冲了出来,没有用枪,手里握着警棍,驱散看热闹的人群。有些人爬上观礼台,坐着看热闹。没想到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墙头开始打枪,没有对着人群射击,对着天空放枪。
   
    一群市民向西冲去,有人在后面高喊:冲啊!橡皮子.弹……
   
    棒,棒……棒,棒;棒,棒……棒,棒。就是这种节奏。有人被抬了下来。三轮车、救护车停在后面,眼见几个人在我面前抬了下去。还有人在喊:冲啊!橡皮子弹……
   
    一辆大公共,从金水桥扭了出来,没开多远,就被路障拦住。
   
    子弹呼啸而过,隐隐约约看到头戴钢盔端着步墙的士兵,内心充满了恐惧。撤退是我唯一的选择。呼啦啦的人群望风而逃……我推着自行车往东退去。

4、周边

   
    我绕过南池子,往北,走故宫后门。我想去西单。大街上空无一人,远处骑过一辆三轮车,车上站着一位中年妇女。那个女的举着一件血衣,漫无目的地讲演:一个年轻人中枪倒在她的身边,她把他送进医院,他死了。这个女的举着血衣,边哭边讲,一遍一遍地重复……三轮车夫低着头,毫无表情;那个女的喋喋不休,慷慨激昂……我觉得那个女人疯了。大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人应和,只有我一个看客……悲从中来,不禁双眼模糊。
   
    北大医院的急诊室,不停地有人被救护车送来,到处是伤员。听说已经死了30多人。一个遮盖白布单的死人推了出来,有人高喊:又被LP打死一个……又被LP打死一个……
   
    从缸瓦市往西单十字路口走,人越来越多,但是都在路口的北面,往前冲就会听到墙声。不时有人往西单路口砍.石头。我躲在一户商店的门楣下面,看着冲上去又退回来的人群,他们是那样的从容,对于危险毫无觉察。我怕死,不如他们勇敢。从始至终,我似乎就是一个局外人,没有呼口号,没有砍砖头。大局已定,我决定返回。
   
    从府右街、北海、故宫、美术馆,又回到二环路上的建国门立交桥,天快亮了,地上的尸体只有一具(三天以后我又来到这里,尸体还在,盖个毯子,招满苍蝇)。一个军人对着老百姓说:谁要是敢对老百姓开枪,我们就和他血战到底……
   
    我不能不相信,东边的军队与西边的军队一旦交火,内战不可避免。

5、回家

   
    天已经亮了,建国门往东的到大北窑,街面上都是路障,没有一个行人,清静得瘆人。几辆公共汽车横在大北窑立交桥的西侧,东边传来马达的轰鸣,随后就是撞击公共汽车的声音。我立刻弃车钻到京伦饭店前面的壕沟里。撞开一个口子,一辆坦克驶出,又一辆……一共40辆;随后是军用卡车,上面坐满了持墙的军.人,他们胡乱开墙,漫无目的。也是40辆。想想都后怕,如果有人发现壕沟里有一个人,有了目标,那我就死定了。
   
    5点来钟,我走到呼家楼,呼家楼十字路口挤满了市民,也挤满了作为路.障的公共汽车。东边西进的装甲车在这里受阻。一辆装甲车想从便道上绕过去,没想到卡在一处矮墙和一颗老树的中间,进退不得。这时见市民开始砍砖头,有人还投出燃烧瓶。装甲车顶盖掀起,钻出一个军人,持手枪向人群射击,打了三枪,重新钻回。看到此景,我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凑这个热闹。后来这辆装甲车被烧成了废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