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陈维健文集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施明德在讲述他的故事)
   一个男人如果以“美丽”二字称之,自有性别上的倒错之嫌,但如果将美丽称颂一个男人的心灵,那就是一个最好的加冕。施明德这个“美丽岛事件”的良心犯,日后,又驰骋于台湾民主疆场的侠义式人物,在晚年仍然以一颗赤子般的心关注着台湾的民主,以美丽之美誉仍是最好不过的赞颂。

   五月的台湾,落满了一地的桐花,这素有五月雪之称的桐花,把宝岛点染得更加美丽。五月的台湾也是“太阳花”盛开的时候,“太阳花”是台湾的政治民主之花,它是台湾青年关心台湾前途走上街头,呼吁抗争被命名的花朵。她没有“蓝”,没有“绿”无党无派的台湾新一代。这是一个桐花与太阳花交相辉映的季节。
   施明德的办公室,在新北市汐止区绿野山坡的一幢居民楼,出租车几经回旋停下来时,施明德办公室的秘书已在门口等候了。进入了门是一个厅,沿墙的是办公桌,中间放着一张会议桌,堆满 了书与文件,显得十分局促凌乱,进过办公室后面是会客厅,放着沙发茶几与几张各不相同的椅凳。沙发是皮的,开裂的皮面显出了它的年代。沙发的背墙整一面是一张放大的灯光照,与前面的办公室刚好区隔,因此这张巨大的灯光照成了整个屋子的中心。这张照片记录的是“美丽岛”七君子被释放出狱的一个镜头,分别是林弘宣、吕秀莲、施明德、姚嘉文、陈菊、黄信介、张俊宏,中间将双手插在口袋的是施明德,后面是戴着白色头盔的宪兵。这是美丽岛事件经典性的照片,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终结与开始。
   施明德进来了,一头长发,唇角与下巴上留着胡须,发与须都有些花白却十分茂盛,虽然没有风,却有飞扬的感觉。深蓝色的衬衣,深蓝色的牛仔裤,西装茄克是深蓝色的金丝绒,显得另类,这样的着装完全是一副明星的派头。
   主人进来没有坐下,谈话就开始了,谈话的内容是从这张美丽岛囚徒灯光照开始的。施明德说这张照片摄于1990年出狱的那一年,他指着照片上的自己:你们看到我的两手插在裤袋里,狱吏说我这样的姿式是对政府的傲慢,非要我拿出来不可。我不肯拿出来,他们就来抓我的手,要把我从裤兜里挖出来,警察虽然用了很大的劲,但是仍然没有成功,当然不是说我的手劲有多大,而是在我们前面有一大排记者拿着相机,镜头对准着我们,所以警察拉我的手不敢太过公开,只是暗暗的使力罢了。他们拉我的手没有成功,但拉着我的手却一直没有放下。其实这张照片的背后,我是被他们押着的。从警察拉我的手这样一桩小事,我看到时代真的不同了,国民党政府的威权已经削弱,他们不敢公开对我们动粗了,但心又不甘,那样一种矛盾的心态。他在叙述着照片背后的故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把双手插在裤袋里,仿佛在重温着他人生重要一刻。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施明德手插在裤袋里讲着照片背后的故事)
   在他讲解着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为我们揣上了许多水果,其中有台湾最负盛名的“莲雾”,那浅浅的紫色,淡淡的香甜,满盈盈的汁水,一口下去满嘴生冿。主人客人都坐了下来,客人围着主人享受着主人的盛情。大家多吃一点,都是台湾的特产,施明德说。
   客人香香甜甜地吃着,主人接着照片上的故事讲下去。那时虽然威权还没有结束,但我已感到走到了一个人生的终点,我的牢狱生涯将永远地结束了,特别是李登辉夫妻来看望我时,我知道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我将有一种新的生活。
   施明德把话题停顿下来,脸上好似有一点歉意,似乎 在说还没有问一问客人,就一路讲下来了。
   他问杨建 利你们这次活动搞得如何?建利说:这一次活动是在台湾一个非常的时期召开的,开会前期的会务工作确实遇到一些问题,政府方面怕我们会对台湾的“学运”造成影响,所以迟迟没有答应,在最后的时间还是同意了。不过有些事也真是有些天意,我们在“剑潭活动中心”租用的会场是“318”,而台湾的学生运动也被称之为“318运动”,真的是天作一对。施明德说这样的巧合在我的政治生涯中也有,我当立法委员时,我的工作人员给我租办公室,办公室租好后,他们告诉我办公室的地址与室号“青岛东路五号三楼之七”,我当时就楞住了,这个地方是当年审讯我,判 我刑的地方,32年后我居然又回到了这里,人生真的很难想象。在座的人都唏嘘于这样的巧合。
   施明德又说下去:这一次318“太阳花”学运,我没有参加,许多朋友希望我到那边去鼓励鼓励学生,希望“红衫军”出来,我说红衫军又不是我的。说到此他自我大笑起来,我们也跟着一起笑了。
   我对马总统作了敬告,发了四点声明,在服贸问题上他违反了宪法,是黑箱作业。学运我的女儿施蜜娜去了,她是“太阳花”的积极份子。她在立法院议场大楼刷上“当独裁成为事实,革命就是义务”成为这次学去的经典语言。台湾虽然民主了,但独裁没有消失,还试图卷土重来。
   有一天晚上二点了,女儿对我说,老爸想不想去立法院看一看,我于是跟着女儿去了立法院,我知道一当我进去了就是全体的一份子。当时警察围着立法院,于是我们爬墙,女儿爬到二楼,我也爬到二楼。群众运动如果没有一个领导,往往是盲目的,我看那个情景很是担心,因为没有领导的群众是不可预测的。我给行政院长江宜桦打了电话:千万不可以发生流血,一流血问题就大了。我知道这几天当权者都睡不好觉,不知如何处理。
   施明德的讲述让我想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在立法院做过国防委员、外交委员、党团召集人的大人物,跟着女儿翻墙爬楼进入 立法院大楼,想来必有一番童趣,更有我心未死之意。而这位施小姐呢?继承父业,巾帼不让须眉,将来必有一番作为。
   施明德说那天占领立法院形势非常的危险,政府有可能采取强制性的行动。我问女儿你怕不怕,女儿说:爸爸你们这一代生而为奴隶,我们这一代生而为自由人,我们不害怕,我们没有恐惧。女儿的话让我感到确实台湾新一代起来了,他们是与我们不同的一代。
   施明德接着说:在坐的都是中国海内外的民运人士,以我们台湾的经验告诉诸位: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政权会愿意给人民自由的,他们都是在人民的抗争下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才会给予人民以自由,而自由永远是反抗者的战利品。
   施明德的话既是他的人生经验,也是台湾赢得民主的史实,它道出了一个真理。任何一个国家获得民主自由,都要付出代价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倾刻的停顿施明德又将话题说下去,当年蒋精国结束戒严不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是为了自己的统治,因为那个时候,国际国内的形势使戒严无法再延续下去了。可以预见中国大陆也会是这样,中共绝对不可能恩施,不到万不得已时,是绝对不会开放自由民主的。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施明德与孟浪两位都是长发飘飘,一位是政治上的诗人,一位是诗人)
   在坐有人向施明德提到和平抗争与暴力抗争的问题。施明德说有暴力抗争也会有和平抗争,没有办法说那一种方法特别好,要看具体的情况而定。我年青的时候是一个暴力革命派,当年我的想法就是以武力推翻国民党的统治。于是我报考了军校,我幻想一当掌握了军权就可以起义了。我把读军校的想法告诉了母亲,我母亲非常的难过,那个时候读军校是被认为没有前途的,但我已下定了决心,顾不得母亲的难过。我被陆军炮兵学校录取,在小金门担任炮兵军官时以“台湾独立联盟案”被抓。我的二个兄弟也为此遭受牵连。
   在施明德的政治生涯中作为他的收尾之作恐怕就是“红衫军”了,有人指着挂在墙上的一张“红衫军”照片说,施主席给我们讲讲当年红衫军吧。
   90年代未,阿扁总统家族的贪污丑闻一一暴露,给民主政治蒙上污垢,我致信阿扁总统要求他勇敢地辞职,但他还是赖着不走。当时我指挥的“红衫军”达百万之众,我可以象指挥军队一样指挥“红衫军”,如果当年我要占领立法院是非常容易的事,但我不赞成这样做。因为台湾已经是一个民主政府了,是一个合法的政权,我们要遵守游戏规则。当时如果我没有历经沧桑的话,我不但会去占领立法会,还会去占领总统府,那个时候许多人要我冲进总统府把阿扁捉出来。但我坚持理性的原则,直到和平结束。后来李登辉说我不够狠,确实如此。现在学运“太阳花”运动已超过了当年,我们应该要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要有理想,也要有组织,要有领导策略。
   我知道当时施明德有一句名言:如果因红衫军陈水扁有个三长二短,或被 刺杀,我一定切腹自杀来陪你。此话可见施明德侠义之风与真性情。
   这次与施明德见面的主要还是“青年研习营:团队成员,有人向施明德先生请教作为一个团队应该如何走,最重要的是什么。
   施明德说一个团队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以前国民党是有目标的,要反攻大陆,后来反攻大陆反不了了,就没有目标。民进党历来目标是不明确的,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两个党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撞墙”式的治国,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个明确的预测,什么问题都要到撞上墙了,才会停下来,经济上是这样,政治上也是这样。现在的“服贸”就是撞了墙,学生起来质疑抗争了,才说要研究。
   与施明德面对面坐着的我,想着给他提一个问题,台湾学运反“服贸”反的是中共在经济、文化、新闻上的控制,虽然还没有直接与政治军事相关,但许多条款与政治军事都是相关的,对于台湾来说是性命悠关的。最近,发生了克里米亚公投,公投后克里米亚旋即并入俄罗斯,乌克兰,国际社会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为此我提出了:如果中国以克里米亚为模式操控台湾公投,然后并吞台湾,台湾怎么办?
   听了我的问题施明德笑了一笑说:这个我很放心,如果进行公投的话民意一定是不赞成合并的。如果要公投我很赞成。我曾经说过,未来的台湾会有统一的公投,但不会有独立的公投,因为台湾已经独立了。
   我提的这个问题是一个假设性的,目的是指出中共在台湾的渗透已经非常的广泛与深入。就象这一次“反服贸”许多人是赞成服贸的,特别是经商人士。在台的这些天,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到立法院与总统府集会的地方去,不少人看我大陆人的样子,就会与攀谈起来,说服贸很好对我们台湾经济很有利,虽然他们的眼光是短视的,但总是一种民意。再有目前中国已派人深入到台中、台南,大量收购水果,果农也很高兴,还有大批的陆客到日月潭、阿里山,那里已是陆客的天下,每天有上百辆大客车进去,旅游业台湾从来没有怎么兴旺过。中国有怎么多的利益输送给台湾,以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有一天公投了,真的是很难说,这并非杞人忧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