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陈维健文集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会上的维吾尔族代表,拿话筒的是主持人林保华先生)
   在台湾参加“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后,维吾尔族代表的现身说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无法褪去。几天后,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继昆明火车站杀戮后又发生了爆炸杀戮,这次事件造成3 人死亡与79人受伤。而此事件发生之时,正是习近平在考察新疆,视察部队与维族人进行宣传式的见面结束之际。看来维族人白刀之进,红刀子出是豁出去了!到底是什么让这个能歌善舞的民族走到了滥杀汉族平民这一步,我一直在试图寻找着答案,这一次与维族代表有一个零距离的接触,我寻找的答案似乎清晰了起来。

   这一次族群研习营是由“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 利博士主持的,这个研习营已是第九届了,最近二届都放在台湾举行,会场设在“剑潭活动中心”,这是具有历史意义地方,原为“反共青年救国中心”,时任总统蒋经国会见青年的浮雕也赫然在目,上写“我们为青年服务,青年为国家服务”,历史虽然远去,但这样的声音依然缭绕在绿影成趣,流水淙淙的剑潭湖畔。
   在台湾举办这样的族群研习当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能够在震惊全球的“昆明火车站挥刀杀人”的恐怖事件不久,让一直被中共指责为新疆分裂势力,恐怖事件的煽动与策划机构“世界维吾尔族大会”的一行主要成员入境台湾,是需要相当大的担当的。
   参加研习营的有美国维吾尔族协会的前会长Nury Turkel、“世界维吾尔族大会”副主席Liham Mahmut伊力哈木 马哈提、“世界维吾尔族大会”欧盟议会特使Enver Can,还有Enver Tohti安华讬帝医生。安华讬帝医生是一个来自乌鲁木齐的肿瘤外科医生,他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与深入调查研究,揭露了至今为止依然被中共当作最高机密的有关罗布泊核试验,给包括汉人在内的居民所带来的巨大灾难。几年前他与海外医生与志愿者拍下了一部触目惊心的纪录 片“丝绸之路上的死亡”。在“昆明事件”发生后,作为一个时事评论员,面对如此惨剧,面对维族人用刀子砍杀车站无辜的汉族平民,这样令人发指的恐怖事件,作为一个汉人很自然是谴责,因为在这个世界找不到任何一种理由来支持杀戮无辜的平民,但谴责之余是沉重的思考,思考是复杂的,我的手放在键盘上,僵持在那里半天打不出一个字来。我忽然想起几年前看过的一个视频“丝绸之路上的死亡”,我从YouTube上搜索出了这个视频,我将它放在我所主持的“北京之春”的网页上。这个视频放在网页上后,许多看了这个视频的读者给我来信说,实在太惨了,简直难以置信。核试验把维族人害到这个地步。
   在大会发放的代表名单中,当我看到安华讬帝医生的名字后,我想一定要与他打个招呼。
   这次会议是以族群与地区来划分,分别安排时间进行专题报告与讨论。维族代表安排在第二天下午的第二场。主持人是台湾著名的评论家林保华先生,他是全球第一个“维吾尔族之友会”的创建人。第一个发言的是“美国维吾尔族协会”的前会长Nury Turkel,他一有头浓密的黑发,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英俊亮丽的帅哥,在这之前他座在台下,我一直以为他是南欧的洋人,因为这个会也来了不少西方国家有关问题的专家学者。他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发言,音色浑厚柔和,他深以为在这样一个对维族人来说非常时期,能来到这里,以一个平等的身份来与大家共同讨论新疆维族人的问题感 到欣慰,对此向活动的组织者杨建利博士表示致意。他说新疆问题并不复杂,问题在于中共站在大汉族主义的立场上来对待维族人,致使维族人感 到被殖民化,边缘化了。我一直以为他不会说汉语,但在后来的几个场合,我发觉他的汉语还是可以达到交流的水平,但他坚持在会上一直使用英语,必是表明他不想用殖民者的语言而已。因为他在讲话中一直把中共政权称作殖民政权。
   伊力哈木 马哈提是一位典型的维族汉子,有着突厥人那种黄白混血的特征,面部宽平颧骨突出,他的脸部的皮肤呈现出桔子皮一般的凸凹,体型高大,声音略有沙哑,却极富磁性,他的普通话说得标准,这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对于他来说,一定不是一件值 得荣耀的事,而是一种难以言说之痛。他的发言,一上来开门见山:我首先要谢谢在场的各位,能够与我们这些恐怖份子坐在一起,曾几何时我们维族人已经被视为恐怖民族,但是今天的与会者坐在这里,没有人担心在这个会场放置炸弹,因为你们相信我们不是恐怖份子。大家都 知道 马航客机失联,但没有人知道马航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我们维人知道马航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马航上有一个维吾尔族人,当飞机升上高空时,有人喊了一声,有维吾尔人坐在后面,于是所有的乘客都向飞机的前面跑去,导致飞机失重前倾而跌入大海。这当然是一个笑话,但是这个笑话我们却笑不出来。我们维族人已经成了恐怖份子的代名字。
   昆明事件发生后,人人都 在谴责我们们维族人,但你们又没有想过,三个男人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是一个小女孩,他们怎么有能力凭着二把刀杀死那么多人。有报导说他们每人有四把刀,难道我们维人两只脚也能舞刀吗?天安门吉普车撞金水桥事件。一个男人带着他怀孕的妻子与母亲去自杀,对于我们维族人来说,母亲是仅次于阿拉我们维族之神的,他怎么可能带着母亲与怀孕的妻子去自杀。报导还说在车上发现了疆独的宣传品与东土尔基斯坦的新月旗,在带着汽油桶,爆炸燃烧的汽车上这些东西竟然还能完好地保存,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虽然对于伊力哈木的一些说法我不敢苟同,但他确实提出了许多难以解释的疑点。在提问阶段,有人说你刚才所说,这二起事件似乎不是维吾尔族人所为,你们有无证据,有无作出独立的调查。
   伊力哈木说,提这样的问题我不得不说是对维族人所面临的处境的无知。中共政权怎么可能让我们成立独立的调查团体。任何只要涉及到维族人的事件,只能一个说法,一个声音,甚至中共的媒体也只能听命于新华社的统一口径。中共自己的媒体尚不能独立调查 ,我们维族人怎么可能。此时的伊力哈木的情绪显得激动起来,灯光下他的脸色彤红,脸部有些扭曲。他说对许多汉人来说我们是一个劣等民族,是一个卖羊肉串的民族。羊肉串几乎成了我们民族的标签。羊肉串就是维人,维人就是羊肉串。但是你们又没有想过,中国的三分之一的原油是来自我们新疆,来自我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上,石油是属于我们维族人的,但是与石油有关的任何企业,我们维族人都不能染指,那巨大的石油利润我们维族人一点都分享不到,如果我们能分享到那怕 是一点半星的油,我们何至于离开自己的家乡,去赚一元二元一串的羊肉串。但是即使如此,仍然有人说:我们没有将你们赶走,让你们生活在这一块土地上,你们应该感 到幸福。这是什么样的逻辑,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还要你们认可,还要我们感谢?对于伊力哈木的发问会场一片沉默。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同时每一个人都 在自己的良心中寻找到了答案。
   最后伊力哈木说我们维吾尔族人是和所有族群一样希望和平生活的民族,我在这里恳切地希望不要把我们当作犯罪民族来看待。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个堂堂的维族汉子,他的眼神中有着一种凄惨与酸楚。他的话震憾着我的心灵,我知道自从“新疆七五事件”后,特别是今年“昆明事件”后,大都 数汉人的的确确把他们看作犯罪民族,而中国政府则长期持这一立场,致使那些在汉地生活的维族人无法生活下去了,连卖羊肉串都难以维续。从理论上讲,把一个有一千多万人口的民族,因为有几个人进行了杀戮,就把他们看作犯罪民族是荒唐的,但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这又是人间的常态。
   安华讬帝医生这位有着浑圆的脑袋,透出一位知识份子特有的气质的维吾尔族人,他走到讲台上首先回忆了一段儿时的生活,他说那个时候我们维汉还是能够和睦相处的,我有一个邻居是汉人,不过他们认为我们不讲究卫生,但是我很快发现他们同样的也很脏,他们的砧板上有着一层污垢。但是我们还有来往,还是友好,现在这样的维汉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了。讲完这个故事,他打开了电脑,将一张张图片投射到屏幕上,这是一张全球性的地图,那闪着光亮的地方,就是全球核试点,那光点最多的那一块地方,就是新疆。安华讬帝医生,手拿着光标,将那块地方放大,用低沉的声音解说着:这一块就是我们维吾尔族世世代代代居住的地方,这儿曾经是楼兰古国,这儿曾经是亚洲腹地的交通枢纽,这儿曾经是丝绸之路,这儿曾经响着商队的驼铃之声,但是现在这儿成为了死亡之地,在那里曾经有过46 次核试验,有19 万人直接死于核爆炸,100多万人死于后期的核幅射,这些受害者主要是我们维吾尔族人,也包括汉人在内的其它民族。在这块曾经养育维族人的地方,生命成了一种灾难,成了一种痛苦。在这儿安华讬帝医生从视频上跑到了我们的面前,我又一次地听到了他低沉如铅的声音,“丝绸之路的死亡”那一幅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再一次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有一个朋友看了这个视频后对我说,我没有勇气将它看完,我的视觉忍受不了这样的惨状。
   安华讬帝医生没能将图片放完,发言的时间到了。因时间的关系每个人只能有15分钟的发言。伊力哈木对主持人杨建利说,杨博士我恳请你给我们维族人多一点的时间,能让安华医生讲完。但是安华医生停了下来说,我就讲到这里,如果要讲下去,给我再多的时间也讲不完,那是一千多万维族人的遭遇与苦难,有这样15 分钟的时间我已经非常地感谢了,在中国哪里有我们维族人讲话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各族的会议上,我们维族要遵守会议的规定。他关掉了电脑,那原爆的蘑菇状烟云在屏幕上消失在一个亮点上。会场上因播放视频而关掉的灯再度亮起,会场上轻轻地响起屏息静气后发出的长吁。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安华讬帝医生在展示核试发布图)
   作为“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它的宗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在讨论如何以非暴力的方式来抗争政府时,发生了争论。伊力哈木说,非暴力抗争是需 要一定的条件的,他需要聚集一定数量的人群,但是在新疆我们维人只要四个人聚在一起就可以被视为违法而拘捕,如有丝毫的反抗当场击毙。我们维族人现在的生存环境之恐怖是难以为外人设想的,我们婚丧之事都要获得批准,且要规定人数,为此我们不得不分批分时举行。一般的家庭聚会都被视为非法,“巴楚事件”正是一个家庭式的聚会被当作进行恐怖活动,使一个维族人的家庭遭受灭门之灾。我们在公共场所不能说自己的语言,不能穿自己的服装,女人不能披纱巾,男人不得戴花帽,长者不得留长须,在这样苛政之下让我们如何进行非暴力抗争。刚才有一位汉族朋友说维族人非暴力抗争,可以以人人戴花帽的方式进行,就象我们每人都穿一件黑色的T恤一样以示抗争,但这也许适合汉人,对我们怎么可能。如果一定要说非暴力抗争的话,那么,也许我们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我们在自己的家里讲维族语言,但是你们不觉得这样的抗争意味着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