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
陈破空文集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中国改革事业的先驱者陈一谘先生去世,按中国时间,是4月15日,与改革派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去世,同月同日。辞世之时,两人也都是73岁多,不到74岁。走过同样长的生命里程,辞世于同月同日,这是一个历史的巧合。
   
   这个巧合,让我联想到传说中的三国故事,刘备、关羽、张飞在桃园结义,立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陈一谘与胡耀邦,虽无结义,但灵魂相通;陈一谘追随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任开明总书记,共襄改革盛举,矢勤矢忠,肝胆相照。虽事业未竟,但光耀史册。后来,陈一谘流亡海外,但对胡、赵两位首长,忠贞不贰。成立“胡赵基金会”,并出版纪念文集,更彰显陈一谘的忠义之心。
   
   我来到美国的头几年,与陈一谘先生有不少交往,和其他朋友一样,我也尊称他为“老陈”。我注意到,老陈厨艺非凡,做得一手好菜。每当周围人发出赞叹时,他总要念叨一句老话:“治大国如烹小鲜。”我心下感叹,共产党独霸江山,四海英雄时运不济,原本是治大国的栋梁之才,却只能屈居海外烹小鲜。惜乎?惜哉!


   
   老陈做事认真,比如,很讲究文字。有一回,他征稿纪念胡、赵。我传给他一稿,他认真校阅,随后给我打电话,不仅详细解释当年(1988年)“价格闯关”的实情,修正了我对赵紫阳的些许误会;而且,老陈还建议我把文中一句描述邓小平的句子稍作修改,以显对称,我的原句,说邓小平“夏游北戴河,冬居上海,”经老陈建议,改成了“夏游北戴河,冬眠上海滩。”我自认为自己很讲究文字,但常常行文仓促,来不及细酌。老陈这次建议,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才认识到,老陈更是一位讲究文字的前辈,行文不马虎,颇有大儒士之风。
   
   老陈作风豪迈,声若洪钟,与他坐论天下,总能听到他爽朗的大笑声。笑声之余,我总是联想到《三国演义》开章的词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中国人迷信“成者为王败者寇”的信条,其实,世事如烟,人生如梦,看穿了荣辱兴衰,何必执着?成也好,败也好,大可一笑置之、一笑了之!
   
   人无完人。老陈并非没有缺点,就像我们这个时代的许多个人物一样,个性很强,不免有些自我中心、非我莫属、甚至可能自以为是,处事难免主观。老陈做了很多事,有成有败,成于激情,败于主观。老陈有很多朋友,但老陈也开罪了不少朋友。其实,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只要隔着一段距离来看,也都是过眼云烟,大可一笑置之、一笑了之!
   
   老陈走了,我们的朋友,不管是喜欢他的,还是不太喜欢他的,想必都能以宽厚的心境,怜惜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潇洒,且又萧索。
   
   老陈酷好饮酒,尤其酷好中国白酒,如二锅头之类。与朋友相聚,兴之所至,常常痛饮。记得几年前,他抱病来到纽约,出席一个会议,会后聚餐,我见他又在饮酒,就很担忧地劝阻他:“喝酒不好,尤其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不要再喝了吧!”他却对我一扬脸说:“没事。”又补充一句:“医生都说没事。”说完这句话,老陈连干两杯,还把杯底亮给我看,一付自得的神情。接着,老陈还以他特有的豪迈之气,大声说:“人生不能痛饮,那还有什么意思?”我明白,这句话,是他的人生哲学,于是,只能微笑以对。
   
   老陈走了。他是在奋斗不息的流亡途中不甘而去的。中道而别,壮志未酬。因为中国当权者毫无自信,故而,我们流亡的旅程尤其漫长。但,我们坚信自己的理想,流亡只是一个过程,只是一个群体的一个过程。就人类而言,自由与人权,终能战胜独裁与腐败。这个真理,无人可以阻挡。
   
   老陈走了。他是在风雨如晦的流亡途中不舍而去的。同是流亡者,追思陈一谘先生,我想起《三国演义》末篇的诗句,凭诗感怀: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潇潇芦荻秋。”
(2014/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