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陈破空文集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年四月十五日,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首次会议。当日,是前中共改革派总书记胡耀邦的忌日,当局却只字不提胡耀邦。而胡耀邦,也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勳生前的知音、挚友。
   
   


   
   提政治安全,习近平善于造句
   
   
   
   在这次会议上,善于造句的习近平,又开始造句,提出“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这个造句表明,中国的“国家安全”概念,与其他国家不同。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通常指的就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安全,中国的“国家安全”,指的却是政府的安全。
   
   
   
   “以人民安全爲宗旨,以政治安全爲根本,以经济安全爲基础,”习近平继续造句。所谓“以人民安全爲宗旨”,继续打人民旗号,分明是幌子。中共治下,从“人民共和国”到“人民政府”,从“人民代表大会”到“人民大会堂”、从“人民军队”到“人民法院”,从“人民银行”到“人民币”……其中,何曾有人民?
   
   
   
   所谓“以经济安全爲基础”,不过是顺便一说,文革之后,经济发展,成了中共阻碍政治、社会、人权发展的挡箭牌。在习近平的造句中,真正的要害,在于“以政治安全爲根本”,换言之,政权的安全,才是习近平心目中的大计。
   
   
   
   习近平造句,一口气说了十一个“安全“:“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用十个“安全”来掩护一个“安全”:政治安全,就是一党专政下的一党安全。
   
   
   
   百般掩护,但习近平还是忍不住说了实话:“我们党要巩固执政地位”,“建立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体制。”意思就是,坚守一党专政,独裁到底。
   
   
   
   要求将领表态,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四月十七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安全会议第九次秘书会议上,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特别提醒与会六国(包括俄罗斯等):要“预防顔色革命重演。”换言之,中共不仅要加意看护自己的独裁统治、政治安全,还提醒它的狐朋狗友,那些专制或半专制的政权,要加意看护它们各自的独裁统治、政治安全。在这里,北京再度表明心迹:决意对抗人民、对抗文明世界,反动到底。
   
   
   
   四月二日,包括七大军区、空军、二炮和武警部队在内的十八名司令员或高级将领,在《解放军报》集体表态,拥护习近平;四月十八日,又有十七名大军区级的副职高级将领,在《解放军报》集体表态,支持习近平。这些表态,表面上对外,实际上对内。与其说是表态,不如说是被要求表态。
   
   
   
   这种表态政治,爲毛泽东之后所仅见。解读得浅一些,是习近平模彷毛泽东,大树特树自己,紧抓军权;解读得深一些,是习近平对军队不放心,没有安全感,因而有意测试各路将领的忠诚度。这也是政治安全,习近平个人的权力安全。
   
   
   
   访问欧洲,习近平大发“醒狮”论
   
   
   
   习近平在多次内部讲话中,提到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痛感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他总结的原因和教训是,苏共党员“理想信念动摇了。”要求中共党员坚持“理想信念”。
   
   
   
   但习近平心中应该有数,如果他说的这个“理想信念”,指的是共産主义、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中共党员早就动摇了,而且,根本不可能恢複,按照习的逻辑,那就活该亡党亡国了(亡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他说的这个“理想信念”,指的是既得利益,那么,中共党员并没有动摇,也不大可能动摇,按照习的逻辑,就该高枕无忧了?
   
   
   
   然而,腐败亡国,因执着既得利益而亡国,是曆代专制王朝的规律和宿命。在明知共産主义理想不可能恢複的情况下,到头来,习近平恐怕也只能像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以既得利益爲号召,打造全党团结,同心一气。于是,不可避免地,中共将继续陷入腐败与反腐败(前者出于维护政权的需要,后者出于权力斗争的需要)的恶性循环。一手纵容腐败,一手惩治腐败,一出自导自演的双簧戏。二元悖反,前路不明,焉能不亡?
   
   
   
   受腐败政权拖累的中国,怎么说,都绝非一头“醒狮”。但不久前,习近平访问欧洲,却大肆吹嘘:“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还说:“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且不说,前路淼茫的中国,要说像狮子,也仍如睡狮一般,继续梦游,大做白日“中国梦”;就让周边国家来评价,要说中国是一头狮子,那一定是暴力的、可怖的、野蛮的狮子;要是问藏人和维吾尔人的感受,更是如此。
   
   
   
   在国外唱完“醒狮”论,回国后的习近平,却忧心忡忡地强调“政治安全”,莫非是说: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习近平考察新疆,遭遇爆炸送行
   
   
   
   四月下旬,习近平前往新疆考察,要求当地武警要像“戚继光打倭寇”一样对付维吾尔人。此说,犯了大忌。倭寇,指明朝时,骚扰中国沿海的外国海盗。习的比喻,无形间流露其潜意识:维吾尔人是外国人而不是中国人,新疆,果然是新拓展的边疆?别人的“东土”?习接见新疆军区某红军师时,又说:“要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明目张胆地鼓吹血统论,显摆“太子党”、“红二代”的本钱。
   
   
   
   就在习近平结束考察、离开新疆的当日,四月三十日,在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砍杀和爆炸事件,据称,有人在火车站出口持刀砍杀、并引爆爆炸装置,导致至少3人死亡、79人受伤。这是维吾尔人给习近平的下马威、抑或送别礼?极具嘲讽意味。
   
   
   
   在此之前,四月十八日,在中越边境,正当越南当局要将截获的十六名中国维吾尔人强制遣返广西时,维吾尔人从越南警察手中夺过枪支并扫射,导致越南警察二人死亡、十几人受重伤。交火中,也有五名维吾尔人被杀或自杀。
   
   
   
   联系这起跨境血桉,与三月份发生在云南省昆明火车站的砍杀血桉。写照的是:在中共的极端治疆政策下,维吾尔人已经活不下去,争相偷渡出走。中国有古训:“穷寇勿追”,“围三缺一”。中共却紧追不舍,不给维吾尔人留下哪怕一条活路。于是,血桉频频,人命桩桩,都因中共的残暴和愚蠢而起。中共的政治安全,以人民的不安全爲代价。
   
   
   
   中共动辄给维吾尔人扣上“三股势力”的帽子,其实,论这“三股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中共本身,才当之无愧。中共治疆无方,导致维族与汉族的彼此敌视、隔离,是爲民族分裂;中共扼杀维吾尔人本身的宗教信仰,强加无神论,强制汉化、赤化,是爲宗教极端;中共奉行“主动出击,重拳打击,就地处置”的血腥政策,是爲暴力恐怖,国家恐怖主义。所谓“三股势力”,尽在中南海。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5月号)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