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郑恩宠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我妻姐于5月3日去世,我家5月5日就将丧事办完,上海当局来了多少警察、警车、便衣?只有到过现场的人才会清清楚楚。此次,我们并未通知任何一个亲属以外的人参加葬礼,但还是来了不少人,我见到了人心向背。
    没想到上海异见人士冯正虎、小乔和一些访民代表来了,参加最后的追悼会。上海警方十多位人员,曾经将我拉出现场,警告我不能和冯正虎等人靠近,否则就将我拉出追悼会的现场。我没想到有的访民进步是非常大的,有点后悔以往与律师交流、沟通的太少,有的支持我不仅要点蔡文君的名,还支持点20-30上海访民的名,希望我今后能与这30人以外的访民多沟通。我认为不会点20-30人的名,已经没时间了,我已准备了10万元请律师,随时准备入狱了。希望上海的访民多保重,走上光明路。
    期间,沈佩兰来电,问何时举行追悼会?我说,还不清楚,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参加追悼会。李金芳托人问候,我都未告诉她。当年近70岁的妻姐,拿了几十公斤重的衣服,走了一小时的路,送到金芳母女的手中。当时,妻姐还不知金芳母女为何人?甚至连名字都不清楚。姐姐安息吧!
   
   


    转载来源:博讯网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我妻姐蒋忠丽(75岁),于5月3日(周六)早晨7时许,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突然去世,昨天中午才到医院,今早六时体温、血压还很正常。昨天,早晨还抱着重孙在家附近转悠,下午17时许蒋美丽还到医院看望,晚上21时回家,我们还很正常睡了一晚上。
    本来有回国的异议见人士要见我妻姐,却成了遗憾。这本是我的家事,我不想对外公开。但是我的妻姐 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多年中,几乎倾注了自己的大部分心血来营救我的一家,还参与帮助、营救上海和各地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等。有许多事要等几十年才可以解密的。在我出狱后被软禁的八年中,我妻姐家成了我家对外半公开、半地下的秘密联系点,这个点现告知各位要关闭了,但是更多的联系点已经启动。
    妻姐是上海最底层的退休工人,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中国建政之初,一个穷人家的女孩,能读到高中毕业实属不易。因家庭太穷,就早早嫁人了。到街道工厂工作,每天只有0.7元的收入,姐夫也是一家工厂的工人。姐夫去世没多久。我就入狱了,姐夫的丧事还未结束,妻姐就全身心投入了营救我的努力中,包括将我的女儿秘密护送到香港。
    妻姐还住在上海闸北区的穷街巷中,盼望了60年还未等到拆迁,近来传闻要拆迁了,还未见到光明,就离开了我们。至今上海还有多多少少人居住在水深火热之中?上海的高官敢与我进行公开的电视辩论吗?在今日的台湾、香港,一个律师与政府高官举行电视辩论,不是梦想。
    在我入狱后,我妻姐在他人的帮助下,学会了浏览海外的网站。如今,十年过去了,在我妻姐家的周围,已有上千家的居民,几乎每天要看海外的网站。这与她默默地将破网软件传给千家万户有关。她不是政治人物,最原始的动机就是我妹夫郑恩宠是好人,不是坏人。
   
    许多异议见人士、律师到上海找海外记者,找外国的外交官,上飞机出境等,我妻姐都直接或间接参与过。年近七十了,还到邻居、好友家收旧衣物,送到来上海的异见人士的妻子、儿女手中。
    今天,中国的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不仅自己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不断努力来营救素不相识难友,我们中国就是有着伟大与光明的未来。可以说,今天上海的老上访中,有百分之七十超过我家族的经济条件,还在盲目要国际援助,要律师免费服务,拿了政府一点可怜的维稳费,就大骂、出卖律师,有的认为郑恩宠这个人现在只值两桶牛奶的价格了。
    请问,上海的一些维权的领袖人物,在你家周围的千家万户中,有天天浏览海外网站的现象吗?比起我妻姐那样75岁的退休工人,你不汗颜吗?
   (2014/05/02 发表)
(2014/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