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郑恩宠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50 律师组团营救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50律师组团营救张少杰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张思之律师评“维稳”、评政法委
·全面改革还是全面维稳?/鲍彤
·美国会顾问报告﹕香港部分(转载)
·台山千多店铺主受骗损失十多亿/自由亚洲
·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文革闻人的落寞心态/上海教授裴毅然
·香港支联会2013年11月23日新闻稿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吉林访民为何要扣押法官?当局有何对策?
·上海访民联署声援曹顺利方向正确!
·港人签圣诞卡寄狱中异见人士
·桂林数百村民与水电工程发生冲突/自由亚洲
·深圳两千员工连日罢工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上海千人高喊打倒韩正!抗议示威!
·韩正欲派员与我谈话的新情况
·中国74律师抗议声明 声援张军律师
·侯凯空降上海 我将解除软禁?
·从张军律师看中国律师的抗议!
·胡佳街头绝食 勿忘王炳章!
·扩大私权利约束公权力/江平
·向战斗在赤壁的七律师致敬!
·香港政团公布政改立场书
·中国律师控告赤壁看守所多项违法
·上海市民声援张少杰牧师上帝光照上海
·上海员工谢丹被武力押回原籍
·向战斗在三亚的六律师致敬!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12月2日)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5周年/维权网
·香港中联办门前的抗议
·2013上海最大街头冲突看人心向背
·广东普宁三百教师抗议示威将罢工
·浦志强律师抗议刘萍案不公开审理
·近千各地访民北京南站集会示威三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我妻姐于5月3日去世,我家5月5日就将丧事办完,上海当局来了多少警察、警车、便衣?只有到过现场的人才会清清楚楚。此次,我们并未通知任何一个亲属以外的人参加葬礼,但还是来了不少人,我见到了人心向背。
    没想到上海异见人士冯正虎、小乔和一些访民代表来了,参加最后的追悼会。上海警方十多位人员,曾经将我拉出现场,警告我不能和冯正虎等人靠近,否则就将我拉出追悼会的现场。我没想到有的访民进步是非常大的,有点后悔以往与律师交流、沟通的太少,有的支持我不仅要点蔡文君的名,还支持点20-30上海访民的名,希望我今后能与这30人以外的访民多沟通。我认为不会点20-30人的名,已经没时间了,我已准备了10万元请律师,随时准备入狱了。希望上海的访民多保重,走上光明路。
    期间,沈佩兰来电,问何时举行追悼会?我说,还不清楚,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参加追悼会。李金芳托人问候,我都未告诉她。当年近70岁的妻姐,拿了几十公斤重的衣服,走了一小时的路,送到金芳母女的手中。当时,妻姐还不知金芳母女为何人?甚至连名字都不清楚。姐姐安息吧!
   
   


    转载来源:博讯网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我妻姐蒋忠丽(75岁),于5月3日(周六)早晨7时许,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突然去世,昨天中午才到医院,今早六时体温、血压还很正常。昨天,早晨还抱着重孙在家附近转悠,下午17时许蒋美丽还到医院看望,晚上21时回家,我们还很正常睡了一晚上。
    本来有回国的异议见人士要见我妻姐,却成了遗憾。这本是我的家事,我不想对外公开。但是我的妻姐 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多年中,几乎倾注了自己的大部分心血来营救我的一家,还参与帮助、营救上海和各地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等。有许多事要等几十年才可以解密的。在我出狱后被软禁的八年中,我妻姐家成了我家对外半公开、半地下的秘密联系点,这个点现告知各位要关闭了,但是更多的联系点已经启动。
    妻姐是上海最底层的退休工人,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中国建政之初,一个穷人家的女孩,能读到高中毕业实属不易。因家庭太穷,就早早嫁人了。到街道工厂工作,每天只有0.7元的收入,姐夫也是一家工厂的工人。姐夫去世没多久。我就入狱了,姐夫的丧事还未结束,妻姐就全身心投入了营救我的努力中,包括将我的女儿秘密护送到香港。
    妻姐还住在上海闸北区的穷街巷中,盼望了60年还未等到拆迁,近来传闻要拆迁了,还未见到光明,就离开了我们。至今上海还有多多少少人居住在水深火热之中?上海的高官敢与我进行公开的电视辩论吗?在今日的台湾、香港,一个律师与政府高官举行电视辩论,不是梦想。
    在我入狱后,我妻姐在他人的帮助下,学会了浏览海外的网站。如今,十年过去了,在我妻姐家的周围,已有上千家的居民,几乎每天要看海外的网站。这与她默默地将破网软件传给千家万户有关。她不是政治人物,最原始的动机就是我妹夫郑恩宠是好人,不是坏人。
   
    许多异议见人士、律师到上海找海外记者,找外国的外交官,上飞机出境等,我妻姐都直接或间接参与过。年近七十了,还到邻居、好友家收旧衣物,送到来上海的异见人士的妻子、儿女手中。
    今天,中国的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不仅自己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不断努力来营救素不相识难友,我们中国就是有着伟大与光明的未来。可以说,今天上海的老上访中,有百分之七十超过我家族的经济条件,还在盲目要国际援助,要律师免费服务,拿了政府一点可怜的维稳费,就大骂、出卖律师,有的认为郑恩宠这个人现在只值两桶牛奶的价格了。
    请问,上海的一些维权的领袖人物,在你家周围的千家万户中,有天天浏览海外网站的现象吗?比起我妻姐那样75岁的退休工人,你不汗颜吗?
   (2014/05/02 发表)
(2014/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