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郑恩宠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在2014年亚信上海峰会期间,我夫妇俩被上海警方刑事传唤了六天五夜。5月18日下午16时至5月23日下午13时30分,我和蒋美丽被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以偷税漏税为名,刑事传唤至位于上海长江口的横沙岛上的一个占地500亩的垂钓中心。该钓鱼休闲之处位于横沙岛上新连路的二支路。
    此次传唤由四个警察五个保安(四男一女),开了三辆车把我们押往目的地。四个警察其中的两名是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国保处的两名警官,北站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是平日在我家门口实行24小时轮流监控的三名警察中的两位。五位保安中的四位是平日每天24小时轮流监控我家9位保安中的四位,另一位女保安是从街道社区维稳人员中借调来的。
    此次,共出动了三辆车,其中一辆是闸北分局国保的警车,一辆是警察个人的私家车,另一辆是从街道社区借来的中型面包车。钓鱼中心共有四幢上下而层的别墅,每幢底层有四个房间,每间可住两人,二层有三个房间,每间可住两人,我和蒋美丽分别被软禁在二层的两间房间中。
   两个国保住在另一幢别墅,他们时时刻刻要与上峰保持联络。
    那是个空气上乘和极其安静之处,500亩地其中水面占了三分之二,有500米的步行小道,两个凉亭。横沙岛至今还没有桥梁和隧道与陆地连接,靠轮船摆渡过长江。岛上基本是原生态和人工的景观。到了晚间四处一片漆黑,白天到公路上遛狗、散步,一小时还见不到有十辆车过往,公路修得毕直,公路边是桔子树林、农田、沼泽地、草地,农户还放着养。公路边每隔300-400米有一个村民小组,每个村民组约有一百户人家,但是每个村民小组,我们只见到约五个左右的老人,2-3条小狗。绝大部份人家都到外打工去了,只是每年春节期间的半个月,家家户户才热闹起来。


    在上海这个大都市,那是个绝佳的养老之处,借个住房每月的租金三百至五百元人民币即可,那儿已经有网络电视,有几百个电视台可供选择。
    此次的传唤,当局对我们还是比较宽松的,允许我们带狗去,白天可以在五百亩的园内以及到公路两边的村民居家去散步、聊天。这是我自2006年6月5日出后的第87次传唤,到今年的六月四日,我已被当局软禁满八年了,即将进入了第九个年头。此次的传唤,我就没打算可以很快回家,我已经做好了再次入狱的准备。日前,我与张思之律师通过话,张律师表示,若我再次入狱,他将再次赴上海为我辩护,但是我一再表示,张老为我辩护挂个名,在北京指挥一下就可,张老已经年近九十了。
    在此被刑事传唤,我十分谢谢各界的关注,特别谢谢80后、90后们的关注。中国会有光明的未来,我们随时都要作好将牢底坐穿的准备,未来属于年青人。
(2014/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