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郑恩宠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巡视组态度大变我妻再度告韩正
·到巡视组二告韩正全过程
·香港不眠夜六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香港警方放催泪弹无限罢课、罢工和罢市
·7万港人逼爆抗议现场警方放催泪弹!
·杨建利:和平香港行动通报(3)
·香港防爆警察撤离民众占领大街
·香港抗议激发内地抗争
·香港局势等候北京发话
·香港学生围堵梁振英切断上班路
·北京十拆迁访民撑港知恩图报被拘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声援香港人士被抓!
·香港四大影帝撑占中谴责梁振英
·孙文广教授八十大寿各地人士前来庆贺!
·香港十万人集会抗议黑帮袭击民众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香港80学者联署:当局停止暴力镇压!
·香港学联要求政府第二次对话
·中国律师、法律人、公民香港问题联合声明
·董建华在反占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参议员支持香港普选诉求
·港人驳斥党喉舌!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香港抗争中国官方隐瞒多少真相?
·香港学联与政府对话未实现
·香港反占中召集人属搞色情业出身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我妻姐蒋忠丽(75岁),于5月3日(周六)早晨7时许,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突然去世,昨天中午才到医院,今早六时体温、血压还很正常。昨天,早晨还抱着重孙在家附近转悠,下午17时许蒋美丽还到医院看望,晚上21时回家,我们还很正常睡了一晚上。
    本来有回国的异议见人士要见我妻姐,却成了遗憾。这本是我的家事,我不想对外公开。但是我的妻姐 在她生命最后的十多年中,几乎倾注了自己的大部分心血来营救我的一家,还参与帮助、营救上海和各地的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等。有许多事要等几十年才可以解密的。在我出狱后被软禁的八年中,我妻姐家成了我家对外半公开、半地下的秘密联系点,这个点现告知各位要关闭了,但是更多的联系点已经启动。
    妻姐是上海最底层的退休工人,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在中国建政之初,一个穷人家的女孩,能读到高中毕业实属不易。因家庭太穷,就早早嫁人了。到街道工厂工作,每天只有0.7元的收入,姐夫也是一家工厂的工人。姐夫去世没多久。我就入狱了,姐夫的丧事还未结束,妻姐就全身心投入了营救我的努力中,包括将我的女儿秘密护送到香港。
    妻姐还住在上海闸北区的穷街巷中,盼望了60年还未等到拆迁,近来传闻要拆迁了,还未见到光明,就离开了我们。至今上海还有多多少少人居住在水深火热之中?上海的高官敢与我进行公开的电视辩论吗?在今日的台湾、香港,一个律师与政府高官举行电视辩论,不是梦想。
    在我入狱后,我妻姐在他人的帮助下,学会了浏览海外的网站。如今,十年过去了,在我妻姐家的周围,已有上千家的居民,几乎每天要看海外的网站。这与她默默地将破网软件传给千家万户有关。她不是政治人物,最原始的动机就是我妹夫郑恩宠是好人,不是坏人。


    许多异议见人士、律师到上海找海外记者,找外国的外交官,上飞机出境等,我妻姐都直接或间接参与过。年近七十了,还到邻居、好友家收旧衣物,送到来上海的异见人士的妻子、儿女手中。
    今天,中国的维权律师和异见人士,不仅自己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不断努力来营救素不相识难友,我们中国就是有着伟大与光明的未来。可以说,今天上海的老上访中,有百分之七十超过我家族的经济条件,还在盲目要国际援助,要律师免费服务,拿了政府一点可怜的维稳费,就大骂、出卖律师,有的认为郑恩宠这个人现在只值两桶牛奶的价格了。
    请问,上海的一些维权的领袖人物,在你家周围的千家万户中,有天天浏览海外网站的现象吗?比起我妻姐那样75岁的退休工人,你不汗颜吗?
(2014/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