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郑恩宠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转载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4年5月号
    中國律師被迫抱團抗爭
    作者: 鄭恩寵
   
   

   
   更新於︰2014-05-08
   編者按:近來中共持續以暴力打壓律師,尤其針對敢言、敢為正義獻身的律師,有增無減,勢必造成一批批律師抱團抗爭。習近平必須立即制止這種無法無天的倒行逆施。
   
    ●公安無法無天打壓律師,去冬江天勇(圖)
    等4 律師赴黑龍江福錦建三江辦案受到公安
    酷刑拘留15天最為典型。其中3人被打重傷。
    四月十五日上午,習近平在國家安全委員會首次會上稱,要構建政治、資訊等十一種安全,並以「政治安全為根本」。據官媒提供的資料,近年來有九千多名法官辭職。四月十四日,公安部宣佈:在貴陽繳獲逾萬支槍支,偵破跨二十七省、市並經營了三年的團夥販槍案。習近平主政才一年半,就遇到了極大的內政風險,其主因何在?
   中共眼中的「黑社會」
   
    四月十日,中共《求是》理論網刊出《解讀「死磕派」律師》,稱「在少數死磕派律師糟踐下,法律人這個詞毀譽參半」。將「死磕派」律師定性為「法律界黑社會」,並指責「以網路為平臺,以宣揚『憲政』,炒作負面輿論,簽名造勢,煽動圍觀,聚集施壓為手段,結成形式鬆散,聯繫緊密『聯盟』,儼然法律界黑社會」。
   二○一三年七月十三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出《中國真正的挑戰來自哪裡?》,作者為國家安全部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美國所的所長袁鵬。該文稱:「美國以網路自由為號召,以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人群為核心,以期通過自下而上的方式滲透中國基層,為中國的改變創造條件」。
    文章斷言:「中國真正的國家難題不是國際和周邊局勢,而是內部的體制變革和社會生態」。該文結論:「將國家安全防範的重心,由局部的外在軍事衝突風險轉向全面的內部體制機制重塑。要嚴厲控制和打擊新『黑五類』,防止他們被美國利用來顛覆中共政權」。
   日前,全國各地的律師協會均接到上級通知,認為當前律師隊伍存在一些突出問題,「極個別律師串聯,抱團死磕,惡意炒作,觸碰政治法律底線等行為」,對「個別問題嚴重的律師」要研究如何加強「有針對性的措施」。
   江天勇四律師被建三江公安酷刑
   
    三月中旬,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和唐吉田四律師,到位於黑龍江富錦市(縣級市)建三江農墾局辦案,為被關押在「黑監獄」的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三月二十一日早八時許,建三江農墾公安局無任何法律手續,到四位律師入住的賓館破門而入,對四律師進行綁架式抓捕,將他們塞到車後備箱,拉到大興公安分局,將四人雙手吊起來毆打,並施以長時間的酷刑。要他們放棄代理被非法拘禁當事人的刑事控告,強迫律師放棄公安對其非法拘留及酷刑的控告。除張俊傑被拘留五日外,其餘三人均被拘留十五日,四人釋放後經驗傷,證明均受到嚴重傷害,有的留下終身病根。
    四律師被拘留後,各地律師和網友加入了營救行動,三次收到捐款近二十萬元。先後有二十多位律師到建三江救援,還有七名律師到香港舉牌抗議,但全國的公安、司法部門卻在聯手打壓律師。江天勇一回到北京就被軟禁,王成剛回到杭州的家就被停水,當局通知王成的孩子不能在杭州就讀,王家被逼迫到湖北父親家生活,不久王成被以「顛覆政權」罪拘留 。
   廣州律師劉正清於四月九日下午十八時許,在長沙機場被四個廣州公安人員綁架,原本訂了十八時五十分的機票,從長沙飛北京轉哈爾濱至建三江參加營救。
   有律師預定了上海至佳木斯的機票去建三江,到了機場,卻被告知不能出票。北京司法局派了一負責人將王全章律師從建三江「接回」北京。黑龍江省律師接到省律協的通知,不能代理建三江案,不許圍觀,不准上網發文……
   
    ●建三江案得到各地律師聲援。受害律師之一唐吉田回到北京情景。
    習近平回國官媒猛批維權律師
   
    四月二日,習近平訪歐剛回到北京,當日的《環球時報》就發表社論《律師不應為自我炒作鼓動社會對立》,高調對建三江案定性,將維權律師當作中共在國內的第一政治反對勢力。
   該文稱:「那四名律師在一個突出的社會治理難點上沒有為解決問題營造建設性,而是點燃對立,成為地方上群體事件從天而降的外力。一段時間以來,不斷有律師空降到地方衝突點,他們不是通過合法途徑為涉事者提供法律支援,而是鼓動聚眾抗議,成為非法行為中的活動分子。如果律師直接參與非法聚眾滋事,他們就不是在搞法律,而成了搞政治。
   目前熱衷政治行為的律師似有增多之勢,至少從互聯網上看,這部份律師或打律師旗號的人成了反體制的一支力量」。
    中共持續打壓律師已不得人心,據官媒資料,近年來有九千多位法官辭職。其理由表面上是工作壓力大、收入低,而深層次恰是中共在選任法官的機制上出了大錯。全球大多數國家百分之九十的法官是從律師中選任。中國大陸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恢復律師制度來,至今有三十四年。按正常國家慣例,法官從十五年以上執業經驗的律師中選任。中共改革已有三十五年,若前二十年律師制度恢復,後十五年的法官就可從律師、法學教授、法學研究者中選任,目前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法官可來自於律師、法律人,達到依法治國的初級目標。
   最高法院三十年只招聘十五名法官
   
    為應對海內外的輿論,最高法院於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發佈向社會選拔法官的公告,其結果非常不理想,全國只有一百五十九人報名,競爭五個法官職位。
   一百五十九人來自二十八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官方稱有專家學者七十六人,律師七十五人,黨政機關人員四十四人,經資格審查後,一百五十人符合選任條件。按一比五比例確定了二十五人進入面談,人均具有法學碩士以上學位,百分之八十以上為法學博士。最高法院此次稱,作出最大誠意來招錄五位法官的職位是刑庭副庭長、研究室副主任、刑庭審判長、民庭審判長和司法研究處長各一名。
    二○一一年全國「兩會」期間,時任全國人大代表相建海聯名另六位代表,提出從優秀資深律師中選任法官、檢察官的建議。一九九九年,最高法院曾首次公開招聘十名法官,要求有北京戶口。十五年後,最高院表明拿出「誠意和決心」,才招錄了五名法官。目前,全國有四十萬名法官,何時才達到依法治國的初級目標?
   丁家喜律師關押一年開審不准旁聽
   
    當中共不斷打壓律師,讓沒有律師經歷的人去當法官,必然強化警力,在全國城鎮實行二十四小時的武裝巡邏,究竟此種執政方式能維續多久?
   四月八日,北京海淀區法院第三法庭開庭審理丁家喜律師「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丁家喜畢業於北京航空大學飛機製造專業,赴美進修過法律,任北京一家律師所主任。丁原是一位成功的商業律師,近年來投身於北京的新公民運動,成為社會活動家。去年四月十七日,被警方以「非法集會罪」拘留,有數十名律師自願組團為其辯護。
   四月六日,廣東江門律師王全平駕車二千五百公里,到京旁聽丁家喜案,剛到法院門口就被警方帶到派出所拘留。因不配合拘留所採集血液和指紋,警方就將行政拘留上升為刑事拘留,指控王在自家車上,塗「豈有此理,要求官員公開財產也有罪」等標語。現全國各地有二百五十多名律師加入辯護團……
    美第一夫人辦公室主任是律師
   
    習近平這代中共領導人,為何仍繼續專制體制,拒絕接受普世價值,出重手打壓律師?從中美兩國用人機制就不難看出,兩國存在天壤之差。三月二十六日,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偕母親和兩個女兒完成一周訪華之旅,留下許多故事和一些未盡話題。其中陪同蜜雪兒訪華的第一夫人辦公室主任陳遠美,有著二十六年的律師執業經驗,一九八四年獲法學博士學位。
   一九四九年,陳的父母從上海移民到美國。陳的父親當時剛從醫學院畢業,母親也正持學生簽證到雪城大學學習化學。為了一起赴美,陳的父母是離開中國當天結的婚。至今,陳還能說一口流利的上海話。一九八七年,陳從哈佛大學畢業。三年後前往美國西北大學研修法律,並於一九八四年獲得西北大學法學博士。畢業後,在世達律師事務所芝加哥分所工作,一九九二年,陳成為該所的合夥人。二十六年的律師執業,主要從事商業訴訟,憑藉深厚的法律專業功底和超群的辯才,陳遠美成功代理並打贏許多大公司控告政府的官司,被業界譽為法庭上「常勝將軍」。
   陳還是法律援助事業的積極參與者,雖是國際知名律所的合夥人,但陳依然熱心負責法律服務專案。「有幸從事法援的律師,有義務為那些無援的人提供服務」,多年來,陳一直秉承這樣的信念。她曾向死刑犯伸出援手,讓他們獲得從輕量刑。
   因香港議員訪滬被拘押兩天半
   
    我與陳遠美同齡,同為上海人和律師,因成長在中美兩個有著巨大差別的國度,所以命運亦是天差地別。一個是美第一夫人辦公室主任,一個是時代的犧牲品,至今仍被囚於中共所設置的「家庭監獄」中。
    四月十一日十二時,我夫婦倆再度被上海警方刑事傳喚,至四月十三日下午十七時才釋放,前後達五十五小時。我們被兩輛警車送往位於長江口的長興島,在島上新興之路二號皇豪大酒店306室、307室。監護我們的有三個警官和四個保安人員(三男一女)。原因是香港立法會五十一位議員應中央政府之邀,到上海談二○○七年選特首之事。
   有人評論,中國大陸的「美麗島」的時代已到來,上世紀八十年代,台灣有一批二十二歲至二十八歲的律師加入抗爭隊伍,其中不少人還坐過牢。之後,以這批律師為主所建的反對黨,十五年後在大選中獲勝。日後,成了台灣的政要。
    當今,中國大陸律師的動態,或許是中共未來的晴雨表。若中共持續打壓律師,尤其是敢言、敢為真理和正義獻身的律師,那麼一批批律師抱團抗爭是歷史的必然。他們不僅是為改變自身的命運,同時也改變著這個古老民族的命運。一批批律師被打壓、被除名、被入獄並受到酷刑,或許這是黎明前的黑暗。所幸的是,越來越多的國人,堅信中國會有光明的未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