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半空堂
·三十八回 馬步芳赴宴專使公署 張大千寫生魯薩爾鎮
·第三十九回 慧眼足可鑒真偽 繪畫原為救摯友
·第四十回 自古盛名必招謗 從來浮生有定數
·第四十一回 榆林河邊救孤雁 軍統哨卡遭搜查
·第四十二回 初展蘭州旗開得勝 譽傳上海洛陽紙貴
·第四十三回 遊廣元皇澤寺歎古今 住賁園嚴穀聲說家世
·第四十四回 徐家場畫雙雀勞飛圖 三慶會演二鶴並駕戲
·第四十五回 昭覺寺繪佛 不忍池栽荷
·第四十六回 頤和園老家人說劫波 舊王府張大千買寶圖
·第四十七回 摯友上門訴貧寒 師生相逢說當今
·第四十八回 紅粉囑託痛斷腸 名旦說笑樂翻天
·第四十九回 誨人不倦師生情 高山流水朋友義
·第五十回 豈料一別成永訣 有情千秋長相憶
·張大千一九四九年後編年
·俏皮話兼作後跋--张之先
·後 跋
·半空堂自述之一
·母亲,你为何从不认错
·从毛泽东死的那天想开去
·首次台湾游
·我和《科幻世界》
·阿O王国(上)
·阿 O 王 国(下)
·上海人和“汏屁股”
·郁达夫的四封情书兼记黄苗子和郁风
· 仓皇北顾何时还
·善和恶的手
·我家三弟
·读《红狗》的联想
·老子虽死 可奈我何
·游岳麓书院记
·党妈妈的奶头
· 旧文新帖话江总
·从月饼说到其他
·反三俗要不得
·眇翁张先生传
·回忆童恩正
·书坛耆宿张光宾
·小 人 丁 木 匠 传(第一至三章)
·永久的遗憾
·德法记游
·日本关西记游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王亚法
   
   回家路上,收到少儿社老同事传来的一条微信:“‘小豆子’—朱延龄走了,终年七十七岁”。
   为弄清他的忌辰,我到家赶紧打开电脑,“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


    朱延龄(1937.6 -2014.5.16)别名胡涛壬,浙江湖州人。
   1956年毕业于上海艺术师院。
   历任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美术编辑、美术室主任、总编辑助理。
   1992年任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中国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委员会第一副主任,上海美术家协会儿童美术艺委会主任。
   出版有《百花仙子》、《芭蕉扇》等儿童读物绘本二十余册,长篇连续漫画《小豆子》等。
   提起朱延龄的名字,恐怕今天知道的人不多,然而提到“小豆子”,我相信八十年代读《小朋友》杂志的小学中高年级读者,几乎就没有一个不知道的——那个头大眼圆,聪明精灵,调皮可爱的“小豆子”是这个年龄阶段的好朋友。
   我七六年进少儿出版社的时候,朱延龄已经是美编室主任了。他个子不高,指尖夹着半截烟,缺少睡眠的眼球,充满血丝。他为人没有架子,喜欢调侃。那时候文革刚结束,大家相处很随便,同事间称呼,往往喊绰号。有一次他喊一位出版科的一位老人叫“老叔公”。我不解,等老人走了,问:“他的辈分为什么这么高?”
   他红眼睛一睒,头一缩,背一躬,做了个奇怪的动作,说:“老缩躬。”
    朱延龄也有一个绰号——“金鱼眼” 。
    五十年代后,中国的新闻出版业,经过政治运动的屡次冲击,已经完全沦为极左派的阵地,少儿社当然也不例外,特别是我们文字这一块,从总编和领导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总编是一位农民出身的老好人,遇事唯唯诺诺,从不肯担责任,室主任是一位柯庆施时代,从工厂调来的极左分子,他开批判会时嗓音特别大,喜欢整人,大家都不喜欢他,背地里喊他“黄狗”。
   而美术这一块却不同,因为那里的编辑,基本上都是学院派,所以气氛也相对自由,我喜欢去那里聊天,和他们可以聊苏东坡、米芾、黄庭坚的书法;听他们聊齐白石的节俭、徐悲鸿的师生恋、来楚生和邓散木的篆刻……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实在是一个荒诞的时代,搞文的一摊不懂文史,要到搞美术的那里去聊。
   朱延龄虽是党员,但办事不左,记得有一次他管辖下的《儿童连环画报》因为登载了一篇《诺亚方舟》的故事,受到上海市委宣传部的查封,说是宣扬圣经,不准发行,勒令印好的几十万册杂志,要送往造纸厂回炉,朱延龄也因此被招去谈话。那天我去他办公室,也许他刚受过批评,一个人在抽闷烟,谈起此事,他说:“这是在讲故事呀,又不是传教,孩子们不懂圣经故事,将来怎么读懂翻译小说……”
   朱延龄为人聪明,作画用功,业务好,可惜他生活在中国,如果在日本,他的声望一定不会输给手冢治虫,如果在台湾,至少能和蔡志忠同样名气,他和所有被埋没的中国人才一样,生对了时间,生错了空间。前辈漫画家张乐平先生曾经当着许多人的面说过,朱延龄作画,写实和夸张的功底都比我好,我是学徒出身,他是科班的。
   我年轻时长得瘦,浓浓的长发,戴一副廉价黑边眼镜,长相很有个性。那天和他聊天,他边调侃边作画,不一会给我画了一张漫画头像,极为生动。我拿回家,刚学话的儿子见了,突然开口说:“爸爸吓人!”第二天,我把这事说给办公室的同事听,就此我儿子也得了一个“爸爸吓人”的绰号,每逢他来社里玩,大家都喊他“爸爸吓人”。
   胡耀邦时代,为了改善知识分子的居住环境,市委宣传部分配给社里两套上海体育馆附近的高层,一套给《十万个为什么》的总编曹燕芳,一套给了朱延龄。
   朱延龄是孝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三代同堂。搬进新居后,老父亲乐极生悲,得了中风。朱延龄知道我会针灸,请我帮忙,我说熟人有病我不敢治。我把一位针灸界的老前辈介绍给他,治疗一个疗程后,老先生竟然完全康复。
   时逢深秋,正是上海人吃大闸蟹的季节,为了感谢我,朱延龄在家煮了大闸蟹请我,还把我同办公室的诗人胡永槐一同请去。
   朱延龄的父亲是一个性格乐天的老人,整天嘻嘻哈哈,口无遮拦。我那天进门,看见老先生整端着杯子在独酌,就上前问候:“伯父,你好!”熟料他把杯子一放,眼珠一翻,猛击一下台面,大声说:“好,好什么,我老而不死是为贼也,我是老贼!”
   我一时尴尬,不料老人家又端起酒杯,站起来笑嘻嘻招呼道:“别介意,我老了,没人跟我说话,一个人背诵论语,自遣自乐。”说吧,招呼朱延龄道:“给小王也倒上一杯黄酒,陪陪我!”
   后来朱延龄告诉我,老先生中风恢复后,又和往常一样,在家中待不住,有空就去上海电影制片厂门口的花坛前,和一帮老人下棋聊天,不慎摔倒,跌碎股骨,躺在床上哇哇叫;“请小王帮忙叫陈医生来针灸。”
   朱延龄回答他,骨头碎了针灸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和我聊起这事时,一脸玩世不恭的神色,酷似其父,我看着有些忍俊不禁。
   一九八八年的春天,朱延龄找我,要我设计一个聪明智慧,读者喜闻乐见的小主人公,我编文字,由他作画,合作编一套“小阿凡提的故事”。
   我告诉他我正准备出国,他有些失望。
   我一九九四年第一次回国时,他已经在《上海画报社》当了社长,那天中午,他请我在复兴中路的小饭馆里喝了两瓶啤酒,别后长聊,已经没有当年的那股意趣了。
   今年春节回国,原本社里一年一度的除夕晚宴,因为习大大的反腐而取消了。我和当年文艺编辑室,现旅居美国的陈伟民兄,请了一班退休的老同事相聚。那天朱延龄没来,通知的人回告,他躺在床上起不了了。
   我当时没有追问得的什么病?现在猜想,也许和他父亲一样得了中风……
   当初在少儿社,我是小字辈,一晃眼几十年过去,比我年龄大的,都纷纷西归。
   阳光走了,带走了动脑筋爷爷:张乐平走了,带走了“三毛”;朱延龄走了,带走了“小豆子”……
   我在想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或许能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因为那里没有审查制度。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日
   
   
   
   
   
   
   
   
   
   
   
   
   
   
   
   
   
   
   
   
   
   
   
   
(2014/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