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眼里的槟郎]
槟郎文集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眼里的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12小教文 吴限
   
     和槟郎的师生缘分可以说是偶然也可以说是刻意的安排。选课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新诗赏析》这门课,平日里,我接触古诗较多,所以本也没准备选与新诗有关的课程。直到同伴高呼是槟郎的课,这才激起了我的兴趣。同伴口中那位我校的传奇人物“槟郎”老师,我想看看究竟是何样人士。
     槟郎老师并不像我初想的那样瘦瘦高高。步伐稳健地走进教室,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浓浓的书卷气就显现得一览无余。见过很多教授文学的老师,有的低调内敛毫不显现,有的高调张扬意气风发,有的气质端庄却让人不易亲近。但槟郎给人的感觉,既有着文人的儒雅与睿智,但又十分亲切接地气。


     槟郎在新诗赏析课上喜欢叫人上到讲台,用着多媒体朗读诗歌,不管是自己的诗或者是中国现当代名家的诗。我虽然不懂诗,但是总觉得诗要朗读出来才有味道,古诗是这样,新诗也是这样。我是比较害羞的,并不愿意在人前高声读诗,我喜欢在无人安静的地方读着诗,一千个人心里有着一千种哈姆雷特,诗句流淌在唇齿之间,诗人的诗意和自己的想象荡漾的心里,总会有着千万种不同的意境。我曾默默读过槟郎很多首诗,如《一个人的晚秋》《诗人槟郎之墓》《文学院旁的晚樱林》等。
     槟郎的诗种类繁多。鼠标划过槟郎的博客,写景的诗如《方山林中小憩》《登狮子山阅江楼》《放眼豁蒙楼》等,出门游历的诗如《青岛海滨冲浪》《拜谒李白墓》《黄山游思》等,咏史诗如《五月的屈原》《苏东坡的月亮》《我三遇孔子》等,评论时事的诗如《千古奇冤邓玉娇》《关注网友方竹笋》《纪念网友钱明奇》等,还有写师生情的诗歌如《江宁解溪河桥上》《春天的云儿》《学士服的风采》等,还有思念故乡的诗《萤火虫挂灯笼》《牛年话牛》《美丽的月食》等,抒发人生感悟的诗如《人生的秋天》《无用的石头》《让我们一起变老》等等,充斥了许多网页。我看过很多同学写槟郎,他们大多文笔优美,把槟郎的才情写得淋漓尽致,我笔拙怕我手里写出的人和槟郎相去甚远,所以只能谈谈我对槟郎的两首我特别喜爱的诗的感受。
     和很多同学相似,我最喜欢槟郎的诗是《诗人槟郎之墓》。刚读到这首诗的标题就被惊到一下,人生美妙,每天所看到所经历的事情数不胜数,为什么会写自己触摸不到的自己的墓? 
     “落了一千年的寂寞的/黄叶知道,这人默默无闻/他的诗稿散逸在网络的旮旯/被人看到却从未收集成册/他的眼泪溢满诗行间/漂流着苦难大众的哀吟/和一颗脆弱灵魂爱的颤栗”。只这一段,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寂寞的槟郎,诗稿散落无人整理,诗的字里行间流露着对社会对人生的哀叹。似乎无人听着他的倾诉,似乎无人晓得他的存在。我始终觉得文人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他们冷眼看着世界,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一一尽收眼底。有的将人生百味积在心底,随着年龄的增长时光的推移转为内在的一种积累与经验,厚积薄发孕育出完整的作品。有的则直抒胸臆,将眼前所见所闻所想立马化作文字,让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流转在字里行间。我没有见过槟郎的长篇,所以在我心里,槟郎是后者。前者创作大多有着一种历史的使命感,后者则显得洒脱自由。也许槟郎觉得在文学创作的路上有些孤独,有些寂寞,便为自己臆想了一座槟郎之墓。让我惊叹的诗,这诗不是诗人一时的牢骚,却还饱含着诗人灼灼的希望。
     “落了一千年的黄叶寂寞/又寂寞了一千年之后/终于看到一群青年寻到这里/他们兴奋地欢呼然后读诗/打印稿上有槟文书院的字样/又搬来许多石头圈在墓座/一个少女哭得晕了过去”。也许诗人本是寂寞的,但却也不甘寂寞,那群兴奋的少年,那哭晕的少女,也许就是槟郎寻觅的知音吧。“黄叶被那少女发现拣去/一年后被她夹在一本新书里/封面书名是槟郎诗文全集/那一年她神奇地永远失踪了/被豪华商业楼的施工揭了谜底/墓碑折断而墓穴里飞出黄叶/失踪少女抱着本书在里面安睡”。诗的最后有一些夸张,有一些奇幻,却让人觉得十分美好的诗歌和十分丑陋的世俗功利之间的紧张关系。
     还有一首是《一个人的晚秋》,依旧是一个让人觉得寂寞和疼痛的标题。“我乐意走向一个人的晚秋/山野里的憔悴的脸苦痛的心/你们的家园正在铲车下呻吟/一群全副的武装紧紧包围/一朵自焚的火花高飘如晚炊”。城市化的进程破坏着原本清新怡人的自然环境,强行拆迁的野蛮逼得良民自焚。诗人是寂寞的,晚秋更是渲染了一种悲凉。但这样孤独的诗人却在晚秋中显得那样的神圣。“回眺高台上的诗会正浓/他们的美景已不使我陶醉/将手遮去炫目的晚秋美景/我便跪向我因爱而痛的大地/一个吟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古装诗人向我走来”。槟郎是“诗坛门外汉”,远离“高台”的台阁诗人,跪在痛苦的土地上。但槟郎自有古代的知音,本家先人唐代诗人李商隐的名句不也有着现实的批判意义?我觉得古人的到来不是诗人的臆想,他虚无缥缈却又那么真实,他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却拥有与槟郎共通的思想甚至灵魂。
     我喜欢槟郎的诗,并不是因为诗有多么华丽,而是因为槟郎的诗能够让人读懂。不是说槟郎的诗浅显,而是诗中流露的真情实感让人感同身受。很多诗人的诗读起来觉得十分惊艳,但他们很多时候让人觉得是在自说自话,他们也许出版了诗集,有着众多的诗迷,却让我走不进他们的世界。
     读槟郎的诗,仿佛就是在和他交流,总会有那一两句句子让你感同身受。在我眼里槟郎并不是他自称的诗坛门外汉,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2014-5-10
(2014/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