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12涉外文秘 李叶男
   
     朦胧中,仿佛看见一位衣袂飘飘、神清气爽的中年男子站在方山顶上。我好奇地走近,越近越觉得背影熟悉。这时耳边又传来他的吟诵:“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上”,我思索着这越发熟悉的话,看着他往前走,突然间,我恍然大悟,那不正是诗人槟郎的诗句吗?待我再次走近,却发现这被云雾笼罩的山中空无一人,我焦急的喊着:槟郎,槟郎……这空旷的山谷里只有我的声音在回荡。可是怎么感觉有人在碰我,还喊着“快醒醒”?我醒了,揉揉眼睛,原来,只是梦一场。同伴嘲笑我说,睡着了还想着吃糖呢?我笑了,对她说:你不懂得,此“槟郎”非彼“槟榔”,更不是“冰糖”。
     初识槟郎,是因为他教我们班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基础课,并且将连续教三个学期。而我后来又选修了他的“新诗赏析”公选课,对他便越来越深入了解。我很喜欢上槟郎老师的课。我也不知道老师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我,我总是听得格外认真。在基础课上,最爱的是他给我们讲文学史上的作品,因为我不仅仅想听作品,更想听的是老师对作品的看法,所以上他的课我带着的是一颗期待求知的心。在新诗赏析公选课上,他不但精致地分析二十世纪新诗名篇,还告诉我们许多关于诗人们的轶事趣闻。而我更热衷他这么课每次课前的“抛砖引玉”,赏两首他自己的诗作,我们更感动亲切。


     本以为像和一般大学老师的缘分只就限于课堂一样,我和槟郎老师没有别的故事。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坐在前排和认真听讲打动了老师,他主动联系我,向我询问上课的建议和意见。经过大一的学习,在我的印象里,大学老师永远是匆忙的,上完课就见不到人,连布置作业有时都是电子的,更不用说来主动找学生交流了。而当槟郎老师找到我时,我感到很荣幸,很认真地给他提建议,老师也欣然接受。就这样,经过几次交谈后,我和老师成为了朋友,私下里我喊他“槟郎”,他也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叶子”。成为朋友后的我们无话不谈,有时也同在食堂的一处吃饭谈话。我知道老师有两个最大的爱好就是旅行和写诗,写诗我不在行,可是旅行还是可以的。难忘去年冬天,与老师结伴去了一次鸡鸣寺和玄武湖。我的方向感不好,老师就给我当起了导游,给我介绍了很多景点知识,还一起在寺里烧了香。过后,他写了诗歌《放眼豁蒙楼》,我也写了篇《槟郎在豁蒙楼》的短文。
     槟郎,本名李槟,槟郎是他的笔名,正是用此笔名,至今他已写下2000首诗,他的诗文创作已过百万字。槟郎来自安徽巢湖的一个只有100来户人家的小山村,而他是这个村里自文革和恢复高考后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虽然只是家乡的师专,毕业后进了县城工作,也是来之不易的。但槟郎并不满足于此,通过奋斗,他终于通过考研来到外省的大都市南京。至今他已在这个城市生活十多年了,他也把南京作为他热爱的第二故乡,他说他会在这里打发完他的残生。我陆续看了他写的诗和别人写他的文章,我真得很惊讶,从心底对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师充满好奇。看着他,总觉得在朴素装扮的外表下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故事,沧桑的脸上有岁月的痕迹,眼镜下隐藏的眼睛是那样的深邃幽深,仿佛他看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
     说道槟郎,不得不提的就是他的诗。他的诗有自己的风格,但在我看来,他的每一首诗就是一个故事。槟郎的诗别人学不来,也没办法学,读过他诗的人就会知道,他的每一首诗都是他亲身体验后而作的,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喜欢旅行,他的诗不是横空出世的,是在行走中找到灵感和素材而产生的。也许有些人不喜欢他的诗,但优秀的作品是不会被掩埋的,而我读槟郎的诗就有不一样的感受。
     槟郎的诗里充满想象,如《槟郎地狱行》《我的楼兰美女》《槟郎前世为僧》《诗人槟郎之墓》等,看到标题便叫人吃惊。他的诗里更情意浓浓。如故乡三部曲《故乡的雪》《故乡的葵花》《故乡的油菜花》,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三首诗。在诗中我看到了槟郎牵挂故乡的心,看到了他对父母,兄弟姐妹的深深思念。作为远在他乡的游子,又怎能压抑心中的乡愁,他能做的也许只有用“乡村的花,故乡的花,你能给游子以安慰”“泪咽在亲情的乡愁里”这些诗句来抚慰自己的心灵。再如《支支的校园》,写美好纯洁的师生情。读完这首诗,我能感受到槟郎与支支一起在一个学校代课的那段美好时光,可结局又免不了感叹:后来支支离开了,留下槟郎一人,在孤寂中深深怀念。
     槟郎有强烈的布衣情结和隐士情怀。他的诗里还有对归隐生活的向往,如《唐木山人》《栖霞问佛》《幕府山天池》《与陶渊明对饮》等。新作《躺在方山上》里:“更多时隐逸在山谷,祖龙顶西下特别幽深:有小溪潺潺穿过拱桥,有茅屋一间掩映在密林”,生活在滚滚红尘中的槟郎,“放浪到清幽的自然,让山水抚慰灵魂的痛”(《我在黄龙埝》),他的逃世含有社会批判性,是为了清高,为了不与浊世同流合污,为了追求理想世界。所以,与之相辅,槟郎的诗歌有强烈的“介入”精神和道义感。如《杨家小妹歌》《寻找杨佳小妹》姊妹篇,应该是为杨佳事件而虚构的形象,受古乐府《李波小妹歌》的影响,但我能看出这个小妹是正义的象征,是正义女神,是诗人寄托的希望和赞咏的对象。他更有许多对时事表态的诗歌,充满了愤激和忧伤。
     槟郎的诗歌数量众多,主体和题材多样。他的诗里有对逝去的人的还念,不管是名人也好,常人也罢,如《利涉桥怀念吴敬梓》《在南都怀念髡残》《怀念唐伯虎》怀念梁启超》等“怀念系列”。《怀念诗人艾青》显然与艾未未有关,“我只走向牢狱中的你和诗歌,为了我们的和大堰河们的儿子们”。他的诗里还可见到槟郎行走的足迹,如《游石塘竹海》,《记游鸡足山》,《鸡鸣寺路的樱花》,《放眼豁蒙楼》等等,这类的作品显得尤为多,可算得上一本旅游诗集了。槟郎的诗太多太多,现在的我才读了一点点,我想我一定会找时间将它全部读完,这样,恐怕我才能真正走进诗人槟郎的世界。
     槟郎,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朋友,更是有成就的诗人槟郎。我期盼着在不久的将来,在书店就能看到一本本的《槟郎诗集》。我尊敬给我传道授业解惑的大学老师槟郎,喜欢他的教学,也喜欢他的诗歌。槟郎的诗歌有复杂的意蕴,我理解诗人的世界不是我们轻易就能明白的,这让我对槟郎的诗充满探索之心。
     2014-5-10
(2014/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