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槟郎文集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12涉外文秘 周时威
   
     说实话,就是现在执笔的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写出一个真真实实的,完完全全的他,他对诗的热爱,他对生命的理解,已经让我深深的倾慕于他,他就是我老师——槟郎。
     还记得第一次上槟郎的课时,一上课我便觉得,这个老师肯定有自己的故事,不是我具有什么诡异的特殊功能,而是偶然之间我发现了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保藏着阅历与知识,但和那些包含沧桑的双眼不同,这双眼显得格外的囧囧有神,这是我在老师之中所不多见的。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在百度上输入了“槟郎”两个字后竟然出奇的发现,出现我面前的,不是什么所谓的文学研究学者,而是一个早就已经淡出人们视角的名词——诗人。


     老师是一位诗人,这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自从自己进入大学以来,课堂永远是那么的沉闷,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在至今为止的这么多的课程之中只有那么的几门课能够引起我的注意,至于能够让自己真真正正的感兴趣的,寥寥无几。而正是这样一位诗人的出现让我的大学课堂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造物主为人类而生我们,为什么不能物为我用?”这是我接触的老师的一首诗歌中的一句,这也是我觉得老师诗歌中我深有感触的一句。人世间纷繁复杂,人人处事小心谨慎,做事为人不是凭心而为而是看人脸色行事,依照所谓的关系来刻画自己的一言一行,我觉得,甚是可悲。“为什么不能物为我用?”这一句,我想也是吐露了这个压力山大时代的人的心声。
     槟郎老师为人温和宽容,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二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课堂上,老师一身随意的穿着走上讲台。与其他老师不同,槟郎老师并没有花费一节课的时间去宣扬自己的职称或者文凭,也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还没有授课就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上课不许玩手机,上课不许讲话,上课不许交头接耳,上课不许……”,只是简短地交待了一下考试要求和作业要求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授课。古之人师,惟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在如今这个充满着利益和关系的社会里,能够像老师这样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受利益干扰的人已经变得少之又少了。
     老师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很有效的教学方法,他会在下一节课的开始花费十几分钟的时间去对上一节课的问题进行一个回顾。我想这样的教学方法是值得每一个老师学习的,仅仅是利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让我们牢牢的记住上一节课的重要知识点,让我们能够对知识的理解更加牢固,这样做何乐而不为呢?我想,这样提升自己学生知识能力的做法总比那些教授上课先花费十几分钟只为了点名要好得多。
     老师不拘小节的性格和敏感的性情,我想更符合诗人的特征。在跨专业选修课“新诗赏析”课上,老师总是先所谓“抛砖引玉”一下,虽然下面偶有“嘘声”,但是老师总是一笑而过,依旧将自己的诗作展示给我们欣赏。虽然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感觉老师是不是有点儿自恋了,但是说实话,老师的这种做法我真的发自内心地欣赏。诗人,就要拥有自己的性情,就要拥有自己的强大的自信,唐有李白被贬依旧“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宋有苏轼贬谪黄州依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今有诗人槟郎“一身布衣涤红尘,归海之流入长江。”这才是一个诗人该有的诗性,该有的诗情。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槟郎老师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有些同学也经常戏称老师为“愤青一枚”,的确,我眼中的老师就是那么的敢爱敢恨,那么的坚定执着。
     前些日子,刚刚读完老师的“鸡鸣寺路的樱花”、“李后主的樱花”以及“樱花的原乡”这“樱花三部曲”,当然这个名字是我自己杜撰上去的,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虽然这些诗歌并不是老师一时一地所做,但在我看来,无论是蕴藏在樱花身上的那种故国归属感,还是那种对于樱花是原产于我国的那种坚信不疑的精神,都是一脉相承的。诗中的句子在心底久久地回荡,不能忘怀。无论是“原产于华夏的花一直未绝,客在东洋扬名,而今更在归根的原乡上繁荣”的期盼,还是“好一对金陵的绝代双娇。她已陨落在樱花树下;她正受赵家的使唤,那樱花般的小周后啊!”的那份惋惜,还是“请把我当做祖国的骄傲吧,我深深地挚爱着原乡人!”的那声呐喊都是老师对于樱花的热爱和对祖国文化的深深眷恋之情的流露啊!
     老师是具有出世精神的诗人,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苏轼般“我欲乘风归去”之感。在《游石塘竹海》诗中:“一叶扁舟,载着我的明朝散发∕逍遥九龙潭深处;更有二千公顷的竹海,掩我独游的密道。问竹亭上的仙姬相招,浊世的刘晨已归来”,表达了他的终身以布衣自洁和向往隐逸之志。最近老师在《躺在方山上》说:“近处火山口的岩浆包,总有一天突然打破沉默,坐上面的我便腾飞入云,从此消失凡世的孤踪。”这里的“躺”,我想在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也就带有“死”字的含义了,不愿再漂泊,不愿再流浪,只愿在方山,结庐终老,消散一生。
     但槟郎老师又以出世之心入世,他有许多尖锐地批判社会的诗文,特别是表现在佛教题材上。“茫茫的宇宙皆是苦海啊,东方神奇降生了释迦牟尼。我涅槃后的末法时代怎么办?你就是弥勒佛重建新劫的传奇。”这是老师《怀念释迦牟尼》中的诗句。老师喜欢释迦牟尼,更热爱弥勒佛。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之后的未来社会的救世主,是新的末法时代的救世的希望,但老师要每个人都做弥勒佛,共同创造一个消除苦难的新社会。“我的眼前启示着镜像:你开怀地箕踞大地笑看∕无数天真无邪的孩子∕嬉戏在你的特大肚皮上。未来佛的含义不在其中吗?劫波间的阵痛越短越好。”这是老师《我爱弥勒佛》中的诗句,那种想为苍生解除痛苦,兼济天下的精神让我久久地感叹。老师希望自己的文学作品像弥勒佛一样,能够为末法时代人们带来欢乐、带去幸福,特别是为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孩子。从释迦牟尼消失后的末法社会到弥勒佛救世,可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满怀慈悲之心的槟郎希望“劫波间的阵痛越短越好”。
     这就是我的老师槟郎,一个燃烧激情却不失浪漫的诗人,一个渴望出世去不忘众生的诗人。老师,您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好诗人,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好老师!始于情,归于诗,您无愧于诗人之一称呼。
     2014-5-8
(2014/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