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槟郎文集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12涉外文秘 周时威
   
     说实话,就是现在执笔的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写出一个真真实实的,完完全全的他,他对诗的热爱,他对生命的理解,已经让我深深的倾慕于他,他就是我老师——槟郎。
     还记得第一次上槟郎的课时,一上课我便觉得,这个老师肯定有自己的故事,不是我具有什么诡异的特殊功能,而是偶然之间我发现了他那一双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保藏着阅历与知识,但和那些包含沧桑的双眼不同,这双眼显得格外的囧囧有神,这是我在老师之中所不多见的。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在百度上输入了“槟郎”两个字后竟然出奇的发现,出现我面前的,不是什么所谓的文学研究学者,而是一个早就已经淡出人们视角的名词——诗人。


     老师是一位诗人,这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自从自己进入大学以来,课堂永远是那么的沉闷,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在至今为止的这么多的课程之中只有那么的几门课能够引起我的注意,至于能够让自己真真正正的感兴趣的,寥寥无几。而正是这样一位诗人的出现让我的大学课堂变得有声有色起来。
     “造物主为人类而生我们,为什么不能物为我用?”这是我接触的老师的一首诗歌中的一句,这也是我觉得老师诗歌中我深有感触的一句。人世间纷繁复杂,人人处事小心谨慎,做事为人不是凭心而为而是看人脸色行事,依照所谓的关系来刻画自己的一言一行,我觉得,甚是可悲。“为什么不能物为我用?”这一句,我想也是吐露了这个压力山大时代的人的心声。
     槟郎老师为人温和宽容,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二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课堂上,老师一身随意的穿着走上讲台。与其他老师不同,槟郎老师并没有花费一节课的时间去宣扬自己的职称或者文凭,也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还没有授课就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上课不许玩手机,上课不许讲话,上课不许交头接耳,上课不许……”,只是简短地交待了一下考试要求和作业要求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授课。古之人师,惟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在如今这个充满着利益和关系的社会里,能够像老师这样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受利益干扰的人已经变得少之又少了。
     老师有属于自己的一套很有效的教学方法,他会在下一节课的开始花费十几分钟的时间去对上一节课的问题进行一个回顾。我想这样的教学方法是值得每一个老师学习的,仅仅是利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让我们牢牢的记住上一节课的重要知识点,让我们能够对知识的理解更加牢固,这样做何乐而不为呢?我想,这样提升自己学生知识能力的做法总比那些教授上课先花费十几分钟只为了点名要好得多。
     老师不拘小节的性格和敏感的性情,我想更符合诗人的特征。在跨专业选修课“新诗赏析”课上,老师总是先所谓“抛砖引玉”一下,虽然下面偶有“嘘声”,但是老师总是一笑而过,依旧将自己的诗作展示给我们欣赏。虽然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感觉老师是不是有点儿自恋了,但是说实话,老师的这种做法我真的发自内心地欣赏。诗人,就要拥有自己的性情,就要拥有自己的强大的自信,唐有李白被贬依旧“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宋有苏轼贬谪黄州依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今有诗人槟郎“一身布衣涤红尘,归海之流入长江。”这才是一个诗人该有的诗性,该有的诗情。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槟郎老师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有些同学也经常戏称老师为“愤青一枚”,的确,我眼中的老师就是那么的敢爱敢恨,那么的坚定执着。
     前些日子,刚刚读完老师的“鸡鸣寺路的樱花”、“李后主的樱花”以及“樱花的原乡”这“樱花三部曲”,当然这个名字是我自己杜撰上去的,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虽然这些诗歌并不是老师一时一地所做,但在我看来,无论是蕴藏在樱花身上的那种故国归属感,还是那种对于樱花是原产于我国的那种坚信不疑的精神,都是一脉相承的。诗中的句子在心底久久地回荡,不能忘怀。无论是“原产于华夏的花一直未绝,客在东洋扬名,而今更在归根的原乡上繁荣”的期盼,还是“好一对金陵的绝代双娇。她已陨落在樱花树下;她正受赵家的使唤,那樱花般的小周后啊!”的那份惋惜,还是“请把我当做祖国的骄傲吧,我深深地挚爱着原乡人!”的那声呐喊都是老师对于樱花的热爱和对祖国文化的深深眷恋之情的流露啊!
     老师是具有出世精神的诗人,让我感觉到有一种苏轼般“我欲乘风归去”之感。在《游石塘竹海》诗中:“一叶扁舟,载着我的明朝散发∕逍遥九龙潭深处;更有二千公顷的竹海,掩我独游的密道。问竹亭上的仙姬相招,浊世的刘晨已归来”,表达了他的终身以布衣自洁和向往隐逸之志。最近老师在《躺在方山上》说:“近处火山口的岩浆包,总有一天突然打破沉默,坐上面的我便腾飞入云,从此消失凡世的孤踪。”这里的“躺”,我想在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也就带有“死”字的含义了,不愿再漂泊,不愿再流浪,只愿在方山,结庐终老,消散一生。
     但槟郎老师又以出世之心入世,他有许多尖锐地批判社会的诗文,特别是表现在佛教题材上。“茫茫的宇宙皆是苦海啊,东方神奇降生了释迦牟尼。我涅槃后的末法时代怎么办?你就是弥勒佛重建新劫的传奇。”这是老师《怀念释迦牟尼》中的诗句。老师喜欢释迦牟尼,更热爱弥勒佛。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之后的未来社会的救世主,是新的末法时代的救世的希望,但老师要每个人都做弥勒佛,共同创造一个消除苦难的新社会。“我的眼前启示着镜像:你开怀地箕踞大地笑看∕无数天真无邪的孩子∕嬉戏在你的特大肚皮上。未来佛的含义不在其中吗?劫波间的阵痛越短越好。”这是老师《我爱弥勒佛》中的诗句,那种想为苍生解除痛苦,兼济天下的精神让我久久地感叹。老师希望自己的文学作品像弥勒佛一样,能够为末法时代人们带来欢乐、带去幸福,特别是为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孩子。从释迦牟尼消失后的末法社会到弥勒佛救世,可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满怀慈悲之心的槟郎希望“劫波间的阵痛越短越好”。
     这就是我的老师槟郎,一个燃烧激情却不失浪漫的诗人,一个渴望出世去不忘众生的诗人。老师,您在我心目中,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好诗人,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好老师!始于情,归于诗,您无愧于诗人之一称呼。
     2014-5-8
(2014/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