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南京一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南京一诗人槟郎
     12经济 宗媛媛
   
     识得槟郎前,我以为诗歌是极为高深,极为艰难的事情,需要的是天才的想象,恣意的洒脱,我等俗人只可远观,抱紧双拳,深鞠一躬,以示尊崇。
     识得槟郎,实在是偶然中的必然,跨专业选修课,过滤掉冲突和已满,撇掉数信院生化环的头疼专业课程,仅有文学院的“新诗赏析”可以选择,剩下一个名额,没有考虑的时间,点下选课,成全了我与槟郎的一段短暂师生缘分,也改变了我对诗歌的一贯看法。


     诗歌要的不是佶屈聱牙的句子,不是似是而非的意象,不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纠缠,它可以是情之所至,是一时之慨叹,是一念之怅惘或豪情。也许是诗人的敏感多思,槟郎每到一处似乎总难抑制自己喷薄而出的情绪,每每诉诸笔端。栖霞寺,鸡鸣寺,大力寺,弘觉寺塔都有他的足迹,每到一处,思绪纷飞,感今怀古,触景伤怀。将军山有岳飞抗金的大捷;家乡巢湖有忠义节烈的祖先状元李黼公祠;秦淮河畔,方山脚下,处处皆是诗。
     樱花盛开之际,槟郎写下的诗我不知具体数量,他写《大学城的樱花》“如任性的少女尽情地展示青春的美,那样浓,那样艳,那样的纯粹和无瑕。”如此贴切,这是怒放的樱花;《李后主的樱花》是“囚人泪眼尽是此樱花:伊人秋千架上飞翔,翠袖红裙随风狂摆舞,花瓣无声密密流泻。”一个短命王朝亡国之君的悲哀;《鸡鸣寺的樱花》是“昨天,我和你,在樱花的海洋里漫游。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樱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带了几分艳情与诗人的迷离……槟郎写樱花,一直追溯到《樱花的原乡》,“虽然我只被日本作为国花,我的原乡却是中华热土”。小小的樱花,展现了槟郎作为文人不一样的情思,忧国忧民,柔肠百结。
     因着槟郎的诗,今年4月,特意前往鸡鸣寺路赏樱,不长的樱花大道,几日的阴雨,樱花已经开始凋谢,我错过了赏樱最好的时间。樱花七日,绚烂生,绚烂死,这是樱花的精神。说实话,那日有不小的失望,后来与同伴在城墙上流连数小时,望着鸡鸣寺,望着玄武湖,看着墙缝里生长的小花小草。也许,重要的不是景色的极致,而是那种赏景,看待生活的情致,这也许便是槟郎的诗歌创作,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怜惜。
     据说槟郎以鲁迅为偶像,为他写过不少诗文,如诗歌《鲁迅看自焚》、《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散文《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左翼鲁迅与价值担当》等。先生也是我的偶像。4月去上海,特意拜访先生在甜爱路的纪念馆和山阴路的故居,在故居前遇到一位日本来的老人,他说,38年前他来过这里,这次故地重游。槟郎以鲁迅为偶像,也沿袭了鲁迅的精神。他关注社会,同情弱者。他写《东莞的技师》,说“东莞挺住,技师不哭,殃视无情,人间有爱,今夜地球人不相信眼泪。”他愤怒“有钱的臭男人们压迫你们,权贵和委员代表压迫你们,出卖肉体地纳税喂肥的/统治机器肆意地凌辱你们。”他与弱者同在“今夜我与羞辱你们的为敌。天堂没有国朝的东莞和央视, 而人人体面的平等社会,在罪恶终结之后必会降临!”他在《谁杀死了夏俊峰》中这样呐喊“你们这些凶手,你们这些苍蝇蚊子,杀了就杀了,岂能违反你们的本性?只是你们的毒针,射出罪恶的子弹,又何必嗡嗡地叫嚷着一大堆理由呢?”这是一个诗人的悲悯和愤怒。
     诗人都有情怀,槟郎的诗歌创作,是他情怀的抒发。每个写字的人都渴望被认同,被欣赏,如今中国文化事业本就不是什么黄金时代,诗人更是一个难以养活自己的职业,据说最畅销的诗集也就上千册的销量。槟郎选择写诗,本就是一条极为艰难的事情,所以他把一切寄情于网络,无法著书立说,就在网页上留下一片自己的天地吧,有朝一日,也可让后人在这字里行间探寻槟郎一生的蛛丝马迹,发现他的沉在网络深处的《槟郎诗文总集》……彼时,槟郎也许已在江宁大学城的方山之上长眠,做着香甜的美梦,偶尔嘲笑那些研究槟郎的人“错啦,那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什么都不代表。”然后一声长笑,静听火山口里心脏的跳动,心满意足继续他的睡眠,梦里忍不住呵呵笑起来。
     槟郎诗歌爱写景,也写那些逝去的古人,爱怀念故乡的亲人和邻家小妹,但对身边人似乎着笔不多,所以《支支的校园》这篇便不得不提,这也是我最为偏爱的一篇。这首诗记述的是他与一位女学生的师生之情谊,诗歌被伤感的氛围笼罩,时间和空间的跨越,故园依旧,伊人已去,曾经的师生,后来的同事,天真烂漫并对他尊敬有加的少女,所有共同的记忆定格成“有次,扎着两条长辫子的她叫我欣赏:民国女学生装,蓝布偏襟褂,及膝黑色大摆裙,从此这成了她定格的形象。引领我来的你却离开了,这永远的支支的校园!”这是情感超越诗歌本身,朦朦胧胧,时间给一切打上光影,只可追忆,无法触及。
     槟郎算不得天才的诗人,说句实话,他的诗,用他自己的话“抛砖引玉”,很多确实也只是砖,但正如沙里淘金,石头里面挑玉,偶有好诗,对于诗人而言,足矣。
     我读诗不多,更遑论写诗,槟郎的课上,我读诗,听诗,赏析诗,甚至尝试写了几首,虽是小儿科的游戏,却也是新的尝试与体验.把诗歌拉下高贵的神坛,变成日常与简单的事情,这便是我在槟郎老师这门“新诗赏析”课上最大的收获。槟郎的世界,就是诗的世界,生活无处不诗歌,也许,这也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吧。而槟郎为他的第二故乡南京写了那么多的诗文,这是槟郎的收获,也未尝不是南京这座城市的荣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吗?
     2014-5-8
(2014/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