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南京一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南京一诗人槟郎
     12经济 宗媛媛
   
     识得槟郎前,我以为诗歌是极为高深,极为艰难的事情,需要的是天才的想象,恣意的洒脱,我等俗人只可远观,抱紧双拳,深鞠一躬,以示尊崇。
     识得槟郎,实在是偶然中的必然,跨专业选修课,过滤掉冲突和已满,撇掉数信院生化环的头疼专业课程,仅有文学院的“新诗赏析”可以选择,剩下一个名额,没有考虑的时间,点下选课,成全了我与槟郎的一段短暂师生缘分,也改变了我对诗歌的一贯看法。


     诗歌要的不是佶屈聱牙的句子,不是似是而非的意象,不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纠缠,它可以是情之所至,是一时之慨叹,是一念之怅惘或豪情。也许是诗人的敏感多思,槟郎每到一处似乎总难抑制自己喷薄而出的情绪,每每诉诸笔端。栖霞寺,鸡鸣寺,大力寺,弘觉寺塔都有他的足迹,每到一处,思绪纷飞,感今怀古,触景伤怀。将军山有岳飞抗金的大捷;家乡巢湖有忠义节烈的祖先状元李黼公祠;秦淮河畔,方山脚下,处处皆是诗。
     樱花盛开之际,槟郎写下的诗我不知具体数量,他写《大学城的樱花》“如任性的少女尽情地展示青春的美,那样浓,那样艳,那样的纯粹和无瑕。”如此贴切,这是怒放的樱花;《李后主的樱花》是“囚人泪眼尽是此樱花:伊人秋千架上飞翔,翠袖红裙随风狂摆舞,花瓣无声密密流泻。”一个短命王朝亡国之君的悲哀;《鸡鸣寺的樱花》是“昨天,我和你,在樱花的海洋里漫游。你是主,花是宾,而我是从大唐穿越而来的诗人崔护,欣赏着骀荡春风中的人面樱花相映红。谁来与我共赏,蓦回首:伊人长发及腰,如瀑,一袭红衣夺目于玉树琼枝间,怎样惊艳的主角与配景!”带了几分艳情与诗人的迷离……槟郎写樱花,一直追溯到《樱花的原乡》,“虽然我只被日本作为国花,我的原乡却是中华热土”。小小的樱花,展现了槟郎作为文人不一样的情思,忧国忧民,柔肠百结。
     因着槟郎的诗,今年4月,特意前往鸡鸣寺路赏樱,不长的樱花大道,几日的阴雨,樱花已经开始凋谢,我错过了赏樱最好的时间。樱花七日,绚烂生,绚烂死,这是樱花的精神。说实话,那日有不小的失望,后来与同伴在城墙上流连数小时,望着鸡鸣寺,望着玄武湖,看着墙缝里生长的小花小草。也许,重要的不是景色的极致,而是那种赏景,看待生活的情致,这也许便是槟郎的诗歌创作,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怜惜。
     据说槟郎以鲁迅为偶像,为他写过不少诗文,如诗歌《鲁迅看自焚》、《窗外有棵叫鲁迅的树》,散文《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左翼鲁迅与价值担当》等。先生也是我的偶像。4月去上海,特意拜访先生在甜爱路的纪念馆和山阴路的故居,在故居前遇到一位日本来的老人,他说,38年前他来过这里,这次故地重游。槟郎以鲁迅为偶像,也沿袭了鲁迅的精神。他关注社会,同情弱者。他写《东莞的技师》,说“东莞挺住,技师不哭,殃视无情,人间有爱,今夜地球人不相信眼泪。”他愤怒“有钱的臭男人们压迫你们,权贵和委员代表压迫你们,出卖肉体地纳税喂肥的/统治机器肆意地凌辱你们。”他与弱者同在“今夜我与羞辱你们的为敌。天堂没有国朝的东莞和央视, 而人人体面的平等社会,在罪恶终结之后必会降临!”他在《谁杀死了夏俊峰》中这样呐喊“你们这些凶手,你们这些苍蝇蚊子,杀了就杀了,岂能违反你们的本性?只是你们的毒针,射出罪恶的子弹,又何必嗡嗡地叫嚷着一大堆理由呢?”这是一个诗人的悲悯和愤怒。
     诗人都有情怀,槟郎的诗歌创作,是他情怀的抒发。每个写字的人都渴望被认同,被欣赏,如今中国文化事业本就不是什么黄金时代,诗人更是一个难以养活自己的职业,据说最畅销的诗集也就上千册的销量。槟郎选择写诗,本就是一条极为艰难的事情,所以他把一切寄情于网络,无法著书立说,就在网页上留下一片自己的天地吧,有朝一日,也可让后人在这字里行间探寻槟郎一生的蛛丝马迹,发现他的沉在网络深处的《槟郎诗文总集》……彼时,槟郎也许已在江宁大学城的方山之上长眠,做着香甜的美梦,偶尔嘲笑那些研究槟郎的人“错啦,那只是一时有感而发而已,什么都不代表。”然后一声长笑,静听火山口里心脏的跳动,心满意足继续他的睡眠,梦里忍不住呵呵笑起来。
     槟郎诗歌爱写景,也写那些逝去的古人,爱怀念故乡的亲人和邻家小妹,但对身边人似乎着笔不多,所以《支支的校园》这篇便不得不提,这也是我最为偏爱的一篇。这首诗记述的是他与一位女学生的师生之情谊,诗歌被伤感的氛围笼罩,时间和空间的跨越,故园依旧,伊人已去,曾经的师生,后来的同事,天真烂漫并对他尊敬有加的少女,所有共同的记忆定格成“有次,扎着两条长辫子的她叫我欣赏:民国女学生装,蓝布偏襟褂,及膝黑色大摆裙,从此这成了她定格的形象。引领我来的你却离开了,这永远的支支的校园!”这是情感超越诗歌本身,朦朦胧胧,时间给一切打上光影,只可追忆,无法触及。
     槟郎算不得天才的诗人,说句实话,他的诗,用他自己的话“抛砖引玉”,很多确实也只是砖,但正如沙里淘金,石头里面挑玉,偶有好诗,对于诗人而言,足矣。
     我读诗不多,更遑论写诗,槟郎的课上,我读诗,听诗,赏析诗,甚至尝试写了几首,虽是小儿科的游戏,却也是新的尝试与体验.把诗歌拉下高贵的神坛,变成日常与简单的事情,这便是我在槟郎老师这门“新诗赏析”课上最大的收获。槟郎的世界,就是诗的世界,生活无处不诗歌,也许,这也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吧。而槟郎为他的第二故乡南京写了那么多的诗文,这是槟郎的收获,也未尝不是南京这座城市的荣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吗?
     2014-5-8
(2014/05/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