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多情的诗人槟郎 ]
槟郎文集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情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诗人槟郎
     会计1301 童媛
   
     槟郎,是我们铁院的一名代课老师。槟郎是笔名,槟是名,郎是性别。槟郎是位不折不扣的诗人,也是我遇到的第一位现代诗人。我有幸上过他的课,搜了他的博客,拜读了他的诗文,有的学生叫他槟哥,在此我也称他为槟哥。
     初次见面是在选修课上。戴着眼镜的他匆匆赶来,看起来是位古板的老师,霎时失了兴致,准备迎接他滔滔不绝的背书讲课,却被突如其来的歌曲打断了对他的猜想。上过槟郎的课的学生都会知道,槟哥爱在课前用多媒体放歌,爱放古色古香的音乐。独特的教学,令人心生好奇。当我们赏析了他的一些诗作后,才发现槟哥内心的豪情万丈和他淡定从容的外表有着天壤之别,感觉这个老师有些神秘。


     槟哥爱文学,爱写诗,爱风景,偏爱南京的风景。南京的旅游胜地多以陵墓和山为主,槟哥会不辞辛苦的亲自走遍大好河山,然后写下他的诗。我们对旅游的纪念是一张张照片,一件件纪念品,而槟哥则是一首首或长或短的诗篇。槟郎的诗有很多,数量巨大,有两千首,有《槟郎诗文总集》七卷。
     槟哥的许多诗是游记。他的诗将风华绝代尽收眼底,将对大自然的感慨写成一段分行押韵的文字。若他生在唐宋时代,想必他定是一位更加自由自在的诗人,浪迹天涯,在祖国的壮丽风景里,唱吟他的诗歌,留下他的足迹。 槟哥的诗或许还像一部小说,在以唯美风景为背景下,谱写一段悲情的传说,让人充满遐想。 槟哥的诗,千变万化,有时大胆奔放,将他的情人比作至高无上的女皇,或将自己的衣冠冢预期在祖国的大好河山;有时含蓄内敛,他会穿越成古代的诗人,成就一番佳话。下面赏析他几首诗歌。
     《鸡鸣寺路的樱花》是我在他的个人网页上看到的众多诗篇之一。樱花原是华夏一族的花朵,如今却成了东洋的国花,在东洋扬名天下。幸好,21世纪她又回到了华夏的土地上,在自己的故土上盛开繁荣,落叶归根。对樱花的向往,对樱花海唯美意境的喜爱,让我钟爱这首诗。所以请允许我用多点的笔墨去欣赏她,表达我看到的这首诗的故事。
     阳春三月,江南也就是长江的南面,城南面的鸡鸣寺路上樱花全数盛开。鸡鸣寺,南京闻名的寺庙之一,原已是游人如潮的旅游胜地,在近几年寺庙路旁种上的樱花大道更是吸引了众多游客和南京本地人的眼光。作为南京人的我,深知樱花盛开时,那番樱花海下人潮涌动的情景。粉色的樱花随风飘动犹如漫天的雪花。两旁树上盛开的樱花犹如白沫的海。如仙境般虚幻的现实,太美好,让人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
     在如此唯美的意境下,槟哥也变得不真实,他穿越成了大唐的诗人崔护与佳人在漫天的樱花雨下续写佳话。再美的樱花,再虚幻的樱花雨也比不上长发如瀑、红衣夺目的伊人。崔护将自己与绛娘曲折神奇的爱情故事藏在《题都城南庄》里,广为流传。只是匆匆那一眼,便一见钟情的崔护与绛娘的故事被人称作“桃花缘”流芳百世。从大唐穿越而来的槟哥续写“樱花缘”。突然回首,樱花雨下,再见伊人,红衣在白色的樱花海里闪耀夺目,及腰的长发随风飘动,樱花海成了伊人的配景。绝美的伊人,绝美的樱花雨,让人惊艳。
     樱花让人沉醉,陶醉的槟哥开始他在樱花下的随想。槟哥爱春天里所有的花朵,无论是佳丽还是无名。但不管是凌寒的早梅,华贵的牡丹还是盛开的海棠,桃李,都不及槟哥对这片樱花的爱。也许是因为那场穿越,可比昔日的桃花缘,槟哥对樱花雨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和眷恋,让槟哥难以割舍。爱花,更爱花里的那位伊人。
     也是近期诗作的《老山怀念张孝祥》中,壮丽的老山,刺激的真人CS游戏,悠然自得的野营烧烤,疯狂的木头,都吸引不了槟哥。唯一能让槟哥难忘的除了那广阔的风景还有那位流芳百世的诗人——张孝祥。南宋的状元,勇于叱佞臣,敢于为忠臣岳飞平反。槟哥毫不吝啬地在诗中表达了自己对张孝祥的怀念、敬佩之情。作为诗人的槟哥与同为诗人的张孝祥惺惺相惜,他们相距九百年,却有相同之处:“你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我悲慨中山弟子不守陵,中华何时白日梦醒自奋强?”槟哥把他当作知己、偶像,愿把自己的衣冠冢埋在老山,与张孝祥为伴。
     再欣赏《春天的云儿》。从教室到食堂,再到玄武门;沿着玄武湖边的城墙到太平门,再到紫金山下的琵琶湖和前湖,这“云儿”跟随着槟郎一路欢游。这是自然的云彩,还是他的学生?或者两者都是。槟哥作为诗人的细腻,随性,让他无时无刻不享受着身边的美好。我喜欢这样的诗人。虽生活在快节奏的现代化时代,但是他仍是那样的悠然自得。春天的景色有许许多多,但是槟哥却以似真似幻、似人似物的云为题材,写下这首春意盎然的诗。独特的构思,独特的思想,让槟哥的与众不同更为突出。羡慕这样随性的他,单纯,个性,独一无二。
     槟郎的诗有很多,数量巨大,以上赏析的这些只是他最近的几首诗。 槟哥的诗里会有如诗如画的美景,会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会有电影的镜头,小说的情节,他总能将这些全部藏在他的诗里。明明只是一首诗,却能品出许多不一样的情愫。槟哥的诗需要慢慢的品读,不然你会发现不了他的构思,诗里的奇特。槟哥这位老师也需要细细品读,他就像一本书,贯穿古今。
     也许你听过有位叫槟郎的诗人,也许你看到过他的博客,他的诗篇,也许你上过他的课。也或许你不知道他,不知道这位诗人,不知道他的诗。但若有天你翻到他的诗歌,请静静去感受。
     2014-05-28
(2014/05/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