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12涉外 袁昊
   
    为何我会选择这样一个奇怪的标题,似乎连我自己一时说不清楚,或是樱花和槟郎的樱花诗在这个即将过去的春天给我太深的印象。只是我时常会试想这样一幅画面,在樱花盛开的丛中,一个人儿、漫步在其中,自吟自乐,甚至转几个圈儿,与自然同化,与万物同老。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似乎隐隐约约有着桃花庵下桃花仙的气质。槟郎——一个漫步在樱花树下的樱花仙。
   依稀记得第一节“中国现当代文学”课,是大二的第一节课,带着对文学的憧憬,然后看见一个风尘仆仆略有邋遢的先生夹着书赶进教室。


    这老师笔名叫槟郎,比较好奇。老师叫李槟,不过似乎老师特别喜欢槟郎这个名字,久而久之,大家真的似乎只知道这位老师叫槟郎,至于姓什么,我敢说真的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也许一个文学爱好者都喜欢这样的感受吧,与笔名融为一体。就像,如果我要说樱花丛中的诗人,必然是一个槟郎才能完全沉浸在里面的,融为一体的。我此时此刻所想,槟郎站在樱花丛中的画面,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其实对于这样一个槟郎,这样一个人,我试图去猜想,他的背后,有怎样的一些故事呢?或者,究竟是怎样的人生经历,造就了这样一个槟郎,独一无二的槟郎。
    由于槟郎教我现当代文学,相处近一年了,印象中,槟郎喜欢随着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想法,在课上由教学内容而引发一些他自己的人生经历人生感慨。我非常能理解,这是一种倾诉的力量。太多的人生境遇人生感慨,会让我们在某一时刻突然觉得好像穿越时空,在某一个焦点与过去的自己相遇了,甚至与其他人相遇。槟郎喜欢说文学史上的谁谁谁是他的知音,他们有着类似的遭遇,也许有着一样的心情,他愿意像谁一样死后将骨灰撒入扬子江里……。我个人很喜欢槟郎这种直面人生直面生死的态度,在其他同学的《槟郎老师与海子》文章中看到槟郎将自己与海子相互比较,得出自己多活了二十五年因而死而无悔的感慨时,我不禁赞叹。
    槟郎会写诗,爱写诗,也写了很多诗,不过槟郎自己说自己成就不高。其实怎么说呢,在当今这个时代,我真没见谁写诗写红,换一个时代,不排除槟郎成名的可能性。说实话,我没有读过多少槟郎的诗,并不是说槟郎诗写不好,而是自己没有这种审美意蕴,读得也不多。咦,突然发现,槟郎写新诗了。仔细看了一下,觉得写得还不错。隐隐约约,总觉得槟郎和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跨越时空的、隐隐约约的类似于吻合,但究竟哪里像,也说不清楚。我猜测,可能对于这世俗,我们都是又爱又恨的,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太多无法满足的东西,因而我们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在世界,自己的内心。
    其实会有人说,槟郎的诗写得不好,槟郎自己也这么说。其实我始终觉得,对于这样一个人,他写的诗你可以不喜欢,或者说,其实当今社会的我们,有几个人能够平息浮躁的心情去读诗,或者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一个欣赏的眼睛欣赏的能力,我们太过于被虚幻浮躁的武侠玄幻穿越小说遮蔽了双眼,槟郎的这些诗,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需求。不求你为槟郎点赞,可是,至少你应该尊重他,尊重一个半诗人,尊重他写的诗,尊重他写的确实是诗,他在写他自己心中的诗,尊重他还在写诗。只是,曾几何时,我也会为槟郎心酸一下。你有丰富的阅历,你有属于你自己的才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评论你“生不逢时”,你的诗没有真正能够去解读去品味的人,像你品读前人的诗那样。没关系,没人为你点赞,我为你点赞,当然我相信,即便我不为你点赞,你自己仍然会坚定地写下去。
    谈谈槟郎的教学。其实一开始上槟郎的课,不是很能适应,因为槟郎不喜欢照本宣科,也不用PPT,喜欢以自己口讲的形式进行。经过大一一个学年的学习,突然碰到一个不用PPT的老师,也不按照书本来讲课的老师,会觉得,这个老师好奇怪哦。不过久而久之,这也就形成了槟郎的一种独特的与众不同的风格。槟郎不喜欢按照书本讲,而喜欢把书上的人物的经历或者作品给拓展开来,讲他们的生平,讲作品的内容,其实这还是非常生动的,毕竟这些故事如果我们不去读原作是不会了解的,而书本上的线线条条的内容我们可以自学学到,久而久之,反而喜欢甚至庆幸这样的一种教学方式了。其实怎么说呢,我们选择语文选择文学的人,本身就不是那种很正式的人,随性随缘应该是我们的追求,在大学里面多听听故事,培养自己的文学素养,陶冶自己的文学情操,真的比书本上的内容重要太多太多了。
    对于现当代文学中的戏剧作品部分,槟郎喜欢叫同学亲自扮演角色来朗读,从外人眼里看,敢这么大花时间在专业课上让同学扮演戏剧的老师真心不多。而从我们自身来说,通过亲自接触作品扮演作品融入作品,其实是能够更深层次地领悟作品内容的。无论是田汉的《南归》,还是曹禺的《雷雨》,还是郭沫若的《屈原》。表演结束后,无论我们表演得多一般,槟郎总是能给予很高的评价,鼓励我们。
    槟郎喜欢南京,非常喜欢。槟郎曾经多次表示南京是自己的第二个家乡。他会独自去青龙山探险,春去牛首拥桃花,秋去栖霞品枫叶,每到一个地方,自然更是忍不住吟咏几句,留下斑斑点点。鸡鸣寺、大学城和文学院楼边的樱花,自然也不会忘却这样一个诗人的。从安徽巢湖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几经辗转波折,终于来到南京,这一种缘分的牵引,于南京,于槟郎,都是永不能忘怀的。
    我惊羡槟郎的,是他的阅历。曾经听过一句话,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我觉得,experience makes a man man。阅历,让一个男人充满着魅力,吸引着别人的目光,无谓长相,无谓地位,无谓背景。而槟郎,自然是充满着阅历的。据说槟郎从事过很多种职业,我没有做过具体的调查,好像有农民、建筑工、警察、中小学教师、大学教师、韩国外教之类的,而在这样一种情况,这样一种境遇下,没有改变的,是槟郎的心,一颗热爱文学和诗歌的心。
    突然忍不住要在这里再次提到老师的某段经历。校园樱花盛开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在校园里看到槟郎拿手机拍樱花,那一种投入、享受,其实看起来很傻,只是这种傻也会让人心疼。槟郎解释道,自己刚刚换了新手机、好手机,可以满足自己拍照的梦想了,刚刚得知的时候,我很惊讶,槟郎难道换了5S或者S4之类的了?下课后偷偷溜到讲台上,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国产的小手机,华为又或者是联想,我记得不清楚了。我在这里说这段经历,不是说槟郎多么不入流、多么不懂行情,而真的有一种淡淡的哀伤,然而又感到一种隐隐的希望。在当今社会,也许教师的地位已经相当高了,教师的工资应该也是非常可观的,可是,在槟郎的身上我真心看不到一点点“高”的气质,也许这就是槟郎独特的气质。多少人,想当大学老师,是看重教师的一份稳定而较高的收入,是看重教师受人尊敬的地位,而我相信,槟郎不是,他只是单纯的爱着,单纯的爱着,仅此而已。他不注重那些外在的虚空的,本着一颗“仿佛整个世界与我无关”的心态,行走在他的教师生涯中。
    即使踽踽独行。槟郎,一个半诗人,一个落魄的半诗人,一个在当今社会不被重视甚至被忘却的半诗人,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行走,孤寂地,但是却是坚定地。因为,他还要战斗,与这个时代,与这个国家,与这个社会中一切不合理的事物战斗着,他要辩,他要争,索性斗他个天翻地覆,直到光明的出现。有人说槟郎是七月诗派的风格,可是当时我不太能理解,但是当我读完了槟郎的几首诗后,尤其是东莞事件发生后,槟郎写的《东莞的技师》,真的是与我产生了深深的共鸣。“东莞挺住,技师不哭,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今夜地球人不相信眼泪”,实在是太让人忍不住惊叹。他是个诗人,不是政治家,没有能力更没有权利去改变这个社会的不和谐不完满。然而,他是个人,是个善意的人,他懂得分别是非好坏。面对那些奸佞凶邪,笔化为他最锋利的武器。面对这些弱小伶仃,笔化为他最悲悯的柔情。所以,踽踽独行又如何。
    好吧,写着写着,就跑题了。明明是想写樱花般下的那个柔情的男人槟郎,却硬生生的将他的铁汉面撕拉了出来。槟郎,多面槟郎。如果说有遗憾,还没有选修你的“新诗赏析”,看看你究竟是如何像别人写你那般上课的。如果说有希望,我希望这个时代,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不会再让你表现出七月派的战斗精神。如果说有要求,待明年樱花盛开时,我俩在树下来一张合影——你仍然用着这个让你欣喜让你自豪的新手机,即便它是联想或是华为。
    已经有同学写过《樱花中的槟郎老师》,那文详细分析了槟郎的樱花诗,我就不再重复了。只在结尾说,槟郎爱樱花,当做祖国的原乡之花,南唐后主李煜的清凉山避暑宫之花,这花有槟郎传统文化情结,有槟郎对于美的热爱、对于美丽的短暂的缅怀,有着槟郎的诗心的寄托。我想到槟郎在《怀念唐伯虎》中对吴中才子的精神共鸣,便化用点秋香的才子的诗句:樱花树下樱花仙,前度槟郎今又来。
    2014-5-21
(2014/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