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書簡]
素子文集
·亡母十年祭
·我与石头
·我与野菜
·我与陶瓷
·我与音乐
·双亲葬志
·《八洞天》____书的沧桑
·凉茶
·佛緣
·我女求學記
·戰事
·淳朴的呼唤——记野三坡景区
·戶口的故事(上)
·户口的故事(中)
·戶口的故事(下)
·捡破烂与学针灸
·故乡____老家的回憶
·宗譜____老家的回憶
·祖輩____老家的回憶
·父輩____老家的回憶
·兄弟(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兄弟(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上)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姐妹(下)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伙伴____老家的回憶系列
·義僕____老家的回憶
·花木____老家的回憶
·书架的周游
·“木瓜之役”与夏震武先生
·柳的思念------記念柳堂
·西湖賦
·沙孟海先生逝世十一周年纪念
·衣食____老家的回忆
·西域探監記
·杭州三墓隨筆
·記當代才女張允和
·雷峰塔雜憶
·《爱俪园梦影录》与其作者李恩绩——兼悼柯灵先生
·浙江藏书楼札记(一)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上)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三) 嘉业堂(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四) 玉海楼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書簡

   二) 寄贈鄭逸梅遺札
   
   葦航:近日我在翻撿書篋時,意外的發現了一封鄭逸梅老先生的信件,我在二零零零年時曾回國,在杭州老家將書籍、信札等整理了一翻,大部份信件已贈送給杭州圖書館地方文獻研究室,帶了少部份返奧克蘭,這封信當是當年夾帶而來的。想起你正在收集名人信札,就送給你作為藏品吧!
   
      我結識鄭逸梅是在一九八六年,經桐鄉葉瑜蓀君介紹,葉瑜蓀是桐鄉工藝美術公司的一名職工,當時在電視大學進修中文,少年老成,是桐鄉有名的“秀才”,且為人忠誠謙虛,時人頗有好評。八六年我和陳朗有桐鄉、南潯、湖州之行,在桐鄉時當時的文化局長張菊請瑜蓀來為我們作導遊。結識之後通訊不絕。我後由瑜蓀轉介,得以結識吳藕汀、吳醜禪,屯溪徽學創始人方滿棠等人,我也將杭州耆宿如徐行恭、周采泉等介紹給瑜蓀,這於他增進學問大為有益。


      
      我向鄭逸梅老先生約稿,希望他能撰寫與杭州有關的題材和山水風景相關的文字,如南社人物與杭州山水,詩人園藝家周瘦鵑逸事等。他先後為我撰寫了多篇文字,第一篇《緬懷園藝家周瘦鵑》,寫於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今寄給你的信札及文字即此篇,距今已二十八年了,信很簡單,寫道:
      
      “素子同志:葉瑜蓀轉告,尊刊需要我寫一篇談周瘦的文章(瘦下缺一鵑字),茲奉上《緬懷園藝家周瘦鵑》,避免重複,草率呈正,請提早發排,登載後,即寄該期雜誌是幸。(志字下幸字下均加雙圈),此頌年禧 鄭逸梅上
      
    再者,瑜蓀謂尚需要我再寫一篇《南社與杭州》,請見告最遲至何時交卷,屆時希來示催問,否則我寫稿甚忙,形容(容易)忘記。
      
      上海長壽路160弄1號二十六日
      
      來信來稿均幾乎不用標點,(此信標點為我所加)有時即使用上,也一律用“頓號“,似乎尚不慣使用標點符號。
      
      那年,鄭老先生九十一歲了,居然“寫稿甚忙”,真不簡單,那時都用手寫,從內容看更是頭腦清晰,愛嗔分明,不愧為有南社遺風的後起之秀,他為我刊所寫的多篇文字,無論從樸實的文風上,從內容上,都很有價值,對我《風景名勝》刊的宗旨也極吻合,難能可貴,原稿文字精練老辣,風趣橫生,一字不能改易,只是手寫字跡非常稚嫩,且歪斜不正,我在去信中不揣冒味的相問於他,因為像他這一代老學者都是精於書法,字很漂亮的,他回信說,因為右手腕曾經受傷,書寫不便,但尚可寫作,也不願求人代寫了。原來如此。我為老人寄去療傷的草藥,告知他敷貼患處的方法,如此,我這個編者與這位老作者建立了很好的通訊關係,而且有求必應了。鄭逸梅寫周瘦鵑的這篇短文,約二千字,概括了周瘦鵑的一生,成就與遭遇,寫他詩情畫意充滿浪漫的一生,風流雅致達到極點,他種花、彈琴、習畫、撰文,晨起運甓習勞,自得其樂,與鄭逸梅同齡,與陶冷月同稱“三羊開泰”,同為“南社”社員,這樣無損旁人的文士,在“文革”中竟與他的古字畫、古瓷器同時粉碎,受盡折磨後,自沉於自家花園自掘的井中,斯文掃地,何其殘忍,令人痛心疾首。
      
      鄭逸梅先生生於一八九五年,逝於一九九二年,享年九十七歲。他是上世紀有名的小品文專家,而且是個多產的作家,自一九八一年始,他即未停止過寫作,存世的著作,約有五十種之多,內容包括晚清民國的文苑軼聞,雅俗共賞,為現代寶貴的史料。他主要的作品有《人物品藻錄》、《淞雲閒話》、《逸梅小品》、《孤芳集》、《近代野乘》、《南社叢談》、《藝壇百影》、《影壇舊聞》、《三十年來之上海》、《清娛漫筆》、《藝林散葉》、《書報話舊》、《清末民初文壇軼事》、《近代名人叢話》、《逸梅談叢》等等,文字包羅萬象,廣摭博采,為各界學人所稱道,這樣的一位老學人,我有幸與他通訊,蒙他賜稿,真是難得的緣份。
      
      鄭逸梅老先生通過文字留給我們可貴的遺產,他即在給我刊的其他稿件中亦告知我們許多的文壇掌故,如《南社與杭州山水》,他在開頭即寫道:“南社繼承明代幾社、复社的遺風濟濟多士的節氣自尚”,此一代人,文采精華、高風亮節,他們以文會友,多為師生子弟,明末起兵抗清,事敗被殺,鄭老先生崇尚幾社复社諸公,其為人可知。但南社柳亞子,早期還天真可愛,後期在中南海與郭沫若爭寵,向毛澤東討封昆明湖被拒,喪了晚節。這與幾社复社的精神就相去太遠了。
      
    鄭逸梅老先生的來稿中對南社在蘇杭的數次活動記載甚祥,南社成員為西湖所寫的詩文碑文均有實錄,確實是西湖掌故。尤其述詩僧蘇曼殊事蹟最為生動。詩僧逝世多年後,於一九二四年五月歸葬西湖孤山,由南社同人運柩至杭,並在孤山之陰建一塔,塔銘由南社社員諸貞壯所撰,林秋葉書,陳巢南又作《為曼殊建塔院疏》,述及曼殊的西湖寄跡舊事。曼殊生前所作的《碎簪記》開篇即讚美西湖。遺蛻埋此得其所哉!南社諸子凡遊西湖必吊其墓,並香花供奉也。我少年時住杭州,曾見過曼殊墓,但無人指點並不知有塔及碑銘,鄭逸梅老先生記述了許多外人不知的南社典故,至為珍貴。南社全盛時期,社員有百人之多,均為當時俊彥,如高吹萬、馮春航、徐自華、陳去病、秋瑾、馬敘倫、陳光甫等,但風花雪月的多,革命豪情的少。悲夫!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