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山居雜記]
素子文集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居雜記

   (一)鳳仙花
   
     四、五年前,我隨三幼到一位客戶家,見他家前庭院的方磚石縫中,長有許多鳳仙花,因泥土貧脊長得矮矮的,但花開顏色鮮紅,且是重瓣,非常好看,向他家要了幾棵,種在自家花壇中,第二年繁殖了許多,還分送了幾家朋友。到底不是名花,後來疏忽,缺乏灌溉,竟然斷了種。今年春天,在牆根籬邊竟又長出若干,我似老友重逢,很高興,遂一一挖出,種入盆中,勤加澆灌,居然株杆粗壯,花開茂盛。此花在鄉間地頭溝邊隨處可見,女孩子們采來可染指甲;將紅花加鹽少許搗爛,堆塗指甲上,用布包好一夜即可上色,染上遂不褪色,只待指甲長了,修剪了才消失。鳳仙花含有童年的記憶,分外親切。它與鄉間氣息的桃花、李花、夾竹桃、杜鵑都是最本色的民間百花,不富貴,但富有生命力。
     
     在名家中,也有愛鳳仙花的,散文家、園藝家周瘦鵑即是。他生於1895年屬羊,與鄭逸梅、陶冷月同龄,時人戲呼為“三羊開泰”,他前期專寫散文,後期專[email protected],在蘇州建有花園,稱“紫羅蘭庵”,俗呼為周家花園。有著作若干種。行世的有《紫羅蘭集》、《紫羅蘭言情叢刊》、《紫蘭小語》、《紫蘭花片》、《花前瑣記》、《花鳥蟲魚》、《花花草草》、《盆栽趣味》、《園藝雜談》……等等。從書目中也能見出他由散文轉向園藝的蹤跡。花園有含香閣、梅丘、愛蓮堂、鳳儀室等建築,他特別喜歡梅花、桂花。賞花的格調是文人雅士中最高雅,最古樸典麗,無人能企及的。如梅花,種植在唐白居易手植槐的枯木上,且開出紅梅。還有棵鶴舞梅,原為蘇州畫苑名士顧鶴逸所植,是顧的後人移贈與他。還有一株義士梅,是用重價向五人墓主購得老梅樁,精心灌溉,老樹發芽滋長,開花之時,於上海愚園路田莊,宴請友朋同賞,有許多詩文是讚賞這義士梅的。在蘇州紫羅蘭庵,當一棵老桃樹開花之際,他將家藏之明周東村所畫《桃花源圖》張掛於室,同時欣賞。所植牡丹芍藥皆為名種,供養於雍正古瓷瓶內。還有一大盆紫杜鵑乃是潘祖蔭滂喜齋的遺物。畫家鄒荊庵有盆栽淩霄花紛披茂盛,鄒氏逝世後,由夫人贈於周瘦鵑,使物歸所好,園中尚有百年樹令之石梅、石榴,有碗蓮高手栽種的碗蓮,供碗蓮之室即稱“愛蓮堂”,還有從光福山購得之古桂,以曼生舊砂壺、插枝黃菊,技藝高過東瀛人士,這種品味帝王也許不及。當然所有這些雅致,高調都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之前事。


   
      瘦鵑夫人名喚鳳君,他在園中建有“鳳儀室“,搜羅天下鳳仙花種,遍植室內外,我在種植鳳仙花之時,即想起周瘦鵑,未知我的大紅重瓣南國種子,他曾搜集否,能受到他的青睞否。
      
      周瘦鵑藝花,在五十年代曾受到紅色首領朱德老總的賞識,曾親臨紫羅蘭庵賞花,饋贈瘦鵑蘭花名種一盆。紫羅蘭庵名花曾由科學教育電影製片廠派專人到蘇州拍攝專輯,他的琴桌,博古架及十三盆最珍貴盆景也隨入鏡頭,榮寵之極。並製成十二張明信片行世。但是,文革中,名園名花摧殘殆盡,古董字畫沒收並對瘦鵑人身攻擊,百般侮辱,幸虧夫人早已謝世,否則亦在所難免,周瘦鵑痛心之極,逼迫之下,他竟投入花園中為澆花而掘的一口井中,一代藝術家是如此了結他的生命的,不是天喪斯文而是暴政慘喪斯文啊!豈不痛哉。
(2014/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