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在中共喉舌电视节目的实况转播中,秦火火案的主角亮相,与以往被中共处理过的节目一样,全世界关注此事的人看到的表面现象是秦火火认错服罪,在庭上与伪法院配合默契。并且承认编造散布包括中共少将罗援、阳光媒体集团创办人杨澜、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以及中共铁道部等的虚假信息”,主动表示公开道歉。

   没有与中共黑暗面经常接触的人根本不了解中共的卑鄙无耻,肯定相信电视直播的真实性。我看到的却不是表面现象,透过秦火火的认罪伏法,不由我想起2003年7月23日被劳教后,地方政权与监狱当局狼狈为奸导演的丑剧。

   闸北区电视台准备到大丰劳教所搞一个上访钉子户被洗脑转化的典型,用以教育被中共关押在黑监狱的访民。

   当天我先被大队长王水兵叫到办公室谈话,王水兵客客气气地让我坐下,给我倒茶、点烟。我也很配合地喝完茶、抽完烟,然后被带到一间房间,里面有一架像照相馆里的落地照相机,事后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没有任何印象。当我劳教期满后回归社会,张翠萍告诉我:伪政权将我被转化的录音、录像的电视节目在访民中传播时,她跳起来说“我不相信杜阳明会说这样的话”

   以后闸北区法制办公室、政法委、公安局轮换到大丰劳教所提取“口供”,大队长王水兵照例给我喝茶、抽烟,事后谈话内容依然是印象全无,我开始怀疑王水兵的的烟、茶有猫腻。当他再次奉上烟茶时,我不再“享受”,以清醒的感觉接受了法制科女性张科长的询问,张科长提问“王明清是不是你们的头”我回答“王明清如果是头,我可以做大总统”并且马上表示:拒绝回答类似问题。他们立即明白,我没有喝茶抽烟,致幻剂没有进入我的口中,阴谋失败了,马上主动停止了询问程序,匆匆忙忙地打道回府,以后再也没有来过。

   我之所以浓墨重彩地阐述这些事情就是想告诉全世界,在中共监狱被失去自由的地方,共匪无所不用其极,秦火火的行为是否像我当年一样,被监狱当局做了手脚?

   其实中共对付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不同政见者的办法远不止使用致幻剂等卑劣手法,精神折磨、人身伤害、酷刑虐待是共匪常用的手段。秦火火是否遭到过以上行为,从而改变了初衷,说出言不由衷的谎言。这些证据可能要在秦火火被恢复自由以后的揭露,甚至是共匪政权垮台会的解密才能浮出水面。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秦火火被中共金钱收买,与当局达成权钱交易,配合伪政权在电视节目中亮相,以图震慑其它的网络大V金盆洗手,不再“诽谤”。

   在秦火火失去自由的情况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中共答应金钱收买,也是一个骗人的幌子,忽悠当事人配合默契,完成伪政权的操作程序。

   其实秦火火在网络上“诽谤”的言论远不及本人在网络上的言论,本人发表了六、七百篇文章,主题内容就是打倒中国共产党,推翻中共政权。中共猢狲吃桃子专拣软的捏,秦火火第一次面对中共黑暗面,肯定有点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对共匪的残忍认识不足导致幻想。很容易被谎言欺骗、暴力威胁征服,从而配合共匪完成铁案、害人害己。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4年4月12日

(2014/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