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中国控诉
·中国应多建监狱把共产党官员通通关进去!/控诉记(611)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1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12)
·靠反腐来收买人心的体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控诉记(613)
·魏勤、王扣玛二位英雄再次回归维权队伍/控诉记(614)
·从高瑜的枉判、重判得出:中国的法制已死!/控诉记(615)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6)
· 中國民主党海外委员会 关于香港拒绝熊炎入境的严正声明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7)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9
·乌克兰战局不会演变成世界大战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18)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9)
·中共不能宽恕,习近平吹捧过早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0)
·重提地沟油,探寻殡葬尸体火化后续处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1)
·明目张胆抢财产就是不讲理的流氓、土匪、强盗!/街头控诉记(62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3)
·风起云涌的群体性抗争是不满中共统治的最强有力的证明!
·朝鲜人喊:打倒中国共产党!/联合国控诉记(624)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请网友“人肉”搜索这个老头的背景?/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25)
·中共灭亡的日子就是杀人者偿命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626)
·劉家財無辜!偽政權有罪!
·国家信访局要求不要将上访人员当做维稳对象/控诉记(62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28)
·给我钱我就来,不给我钱我就不来!/联合国控诉记(629)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1
·台前唱一套,台后做的又是一套/街头控诉记(630)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1)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2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5)
·徐纯合案就是给国内民众的警示——“听党话、跟党走!/街头控诉记(636)”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7)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8)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1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給習近平畫像(論道)
·脱离普世价值的政权,寿命是不会长久的/街头控诉记(640)
·孙峰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6月10日开庭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联合国控诉记 (64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 (642)
·四面出击、八面受敌的习李政权危矣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3)
·这就是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的见证!/街头控诉记(644)
·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东方之星船沉是天意暗喻中共沉船
·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645)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6)
·不杀周永康是因为狡兔还未尽,留待活证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7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48)
·近十四亿人口,几个人一起吃顿饭都视为敌对势力/控诉记(649)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0)
·姊妹篇
· 两院受理法轮功学员控江诉状,是习近平打虎运动的升级
·中国有没有自由、人权,联合国门前的访民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控诉记(65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2)
·魏勤再次蒙难的启迪
·不管你官员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访民抗议的影子!/控诉记(653)
·我的父亲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人民向往民主,统治者需要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发展到你死我活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3)
· 毕福剑、白岩松不是第一批,更不是最后一批被下岗的主持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5)
·中国新闻主持人的潜规则就是:就是不能有自己的语言,思想、行为!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6)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 (一)
·声讨中共——七一缴文
·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7)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9)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60)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二)
·不能忘却的历史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1)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6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2)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3)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8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私牢酷刑 无家可归
    中国控诉:张翠平
   
    我叫张翠平,我来自中国。我的家在中国的上海市闸北区蒙古路117弄7号,这是一栋祖祖辈辈几代人传下来的三层私房,丈夫田宝成是市公交公司的驾驶员,我用临街的一楼开了个买日用小百货的商店,我们夫唱妇随、安居乐业,虽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其乐融融。


   
    我们平静安逸的生活在2001年10月被打破了。
   
    因为我家的私房地处上海市的黄金地段,这里离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南京路步行只需十几分钟!这一位置在寸土寸金的上海越发显得宝贵,令不发商人与有钱有势的人垂涎欲滴!这段时间经常有三五成群身份不明的人上门威胁恐吓我们,要我们搬家。后来开发商经常带着流氓打手上门滋事,殴打谩骂,他们说给我家每人补偿二万八千八百元人民币,要我们立即走人。而我因为是嫁到田家的媳妇,只能算半个人补偿即一万四千四百元,我们据理力争要求他们出具合法征地拆迁手续,并按规定补偿安置,他们就大打出手,我的门牙被打断掉,夫妻二人被打的鼻青脸肿浑身是伤。家里的窗户也被撬掉,水电也被强行剪断。这伙流氓打手的头子叫张少春,打砸过后有恃无恐地叫嚣说:“你们识相点,相中了这块地的是李鹏的儿子,你们不滚蛋我们就强行拆除!每人两万八千八,你只能算半个人,不要拉倒!要告去北京告李鹏去!”
   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我被动迁组流氓殴打的照片
   
    从张少春的嘴里我们才知道,是李鹏家族看中了这块黄金宝地,他们仗着自己有权有势,要把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居民赶走,自己盖高档楼盘谋利。
   
    于是,厄运接踵而来。
   
    2002年12月26日,上海市闸北区政府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带着几十个警察将我家的房子强行拆掉;我的丈夫也被单位停职在家;我的小商店连一分钱的货物都没有抢救出来,也被夷为平地了。为此,我们夫妇二人被迫走上了上访的道路,祈望政府能够依法补偿安置,讨回公道。
   
    谁知道,上访维权的路在中国是条通往私牢酷刑的路,是条脚蹽手铐的路,是条血泪斑斑的死路!
   
    十几年的上访之路,我们不仅没有寻访到为民做主的青天大老爷,夫妻二人反而多次遭到闸北区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和警察等执法人员的伪证陷害。我被两次劳教两年半,丈夫被拘留一个半月、劳教一年三个月、判刑两年半。无数次被关私牢黑监狱,在监狱里我们夫妻二人都分别遭受了酷刑!夫妻二人共计坐牢六年零四个半月。十几年来,我们就这样生活在恐惧、牢房之中,我们夫妻也错过了最佳的生育年龄。
   
    2003年4月24日,当我们夫妻二人手持上海市驻京办主任施兴元的亲笔信,去区政府排队等候区长接见时,却被政府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罪名,关进了看守所,我丈夫以绝食抗议时,被监狱医院“五马分尸”绑了九天九夜!
   
    2003年10月10日,我又被刑事拘留,被连续讯问22个小时,接着又被24小时戴上手拷站立,用高能灯连续照射,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还被警察撕头发、拳打脚踢和辱骂!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2003年6月2日至11月3日,5个月零2天的时间里,我丈夫被5到6个人24小时贴身监控,限制人身自由,最后却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劳教一年三个月,我丈夫被关在看守所不让与家人联系,被警察殴打还不让喊痛,警察用厕所里的拖把往我丈夫的嘴里捅,他被打断了两颗门牙。
   
    在这十多年的维权过程中,只要到了被中共认为是“敏感”日子的时候,我们夫妻就成为了政府的“维稳”对象,不是被投进监狱,就是被关进拘留所,受尽了威胁、恐吓、辱骂、毒打!
   
    2006年6月,上海召开“六国峰会”前夕,我们夫妇二人又被莫名其妙地关进了监狱,丈夫被枉判二年半徒刑,在狱中被关两个月的紧闭;我被枉判劳教一年半,期间多次被关禁闭、上吊拷、捆绑、殴打与污辱……!
   ……!
   
    闸北区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多次警告我们说:“只要你们再去告状上访,就让你们无期徒刑分批吃!”
   
    而这一切的苦难,仅仅是因为我家的私房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地区!仅仅是因为我要为全家讨一个公道!仅仅是因为我们夫妻要共同捍卫我们的财产!而权贵们在我们家的地基上盖起了高档住宅楼,一平米卖价四万元人民币!
   
    这是赤裸裸的抢劫!而我和我的家人早遭此劫难,却不能去讨个公道!讨个说法!甚至连喊冤喊痛的权利都没有!这是个什么世道?这样的国家哪有我们老百姓的活路?!
   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李鹏家族 谋屋霸产

    李鹏家族抢我的房子及地皮建造的商品房
    中国控诉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张 翠 平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4/3/29
(2014/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