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曾节明文集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比共产党还早,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最近,博讯网上一贯美化满洲人种族大屠杀罪行、鼓吹“满洲(今中国东北)”独立的“满洲文化传媒”栏目,在其鼓动分裂的新文《满洲族婚嫁习俗》里,无意中透露了历史上满洲人的另一大丑恶制度——公权力包办婚姻,它成为长期流传的满族“拴婚”陋习的源头,而“拴婚”陋习,与后来通过中共东北南下干部污染全中国的满人(女真人)“扁颅”陋习,久负盛名。
   
     史载,明末辽东边外建州女真的酋长奴尔哈赤在八旗制度的同时,亦别出心裁的定下了各旗组织审批本旗旗人婚姻的制度,即:


     各旗旗民的子女婚姻,必须上报本旗的牛录章京(左领),且必须得到章京的批准才能结婚;各旗贵族的子女婚姻,则要上报各旗旗主,且必须得到旗主的批准才能结婚。也就是说,后金(满清)国女真(满)人和谁结婚,非但不能自主,光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不行,必须要经过“组织批准”。
     此种制度的订立,敞开了公权力包办婚姻的大门,从此女真(满洲)各旗之间、各女真部落之间,出于利益交换或联盟的目的,由行政部门决定和包揽旗人子女的婚嫁,普遍成风,这就是满人“拴婚”习俗的由来。所谓“拴婚”,顾名思义,就是由公权力部门如用绳子拴牲口一般地决定辖区住户子女的婚嫁——拉郎配、拉女配。“拴婚”风俗形成以后,直到清末,旗人间的婚姻仍需上报给佐领,虽然已流于形式,但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传统。
     于是,婚姻这种本来各人、各家的私事,被纳入公权力的囊中物,及至被搞成军事化管理。
   
     “拴婚”制度,显然比汉人和近代以前欧洲人的父母包办婚姻远为专制,因为父母包办的婚姻,至少有各家的自主权,“拴婚”则是政府公权力直接介入各人、各家的婚姻。
     “拴婚”制度,也远比蒙古和中世纪欧洲贵族对平民婚娶的“初夜权”制度更专制,因为“初夜权”制度尽管对平民新娘是强制性的污辱,但它并未剥夺平民的婚姻自主权。
   
     极权,就是公权力对私人进行全方位的控制政权。“拴婚”制度,就如后金(满清)“留发不留头”——强迫汉人和关内其他民族“薙发易服”的制度一样,这种公权力直接介入纯私人领域的制度,令后金/满清政权带上极权的性质。
     因此,于中国来说,满清不是一般的王朝,甚至不是一般的殖民王朝(有别于蒙元和契丹人建立的辽政权),它是一个带有极权性质的、特别野蛮落后的殖民王朝。
   
     看到这里,明眼人不难察觉:后金/满清的“拴婚”,与中共政权下长期实行的党组织批准婚姻、包办婚姻,何其相似乃尔!
     不仅相似,“拴婚”习俗影响对中共窃国,还提供了一般人难以察觉的大便利。“拴婚”习俗深重的东北,老百姓就更容易接受“组织”的控制。因为“拴婚”习俗的影响,1949年窃国前后,中共政权在东北组织工作——控制老百姓的生活,就比在民间家族宗法组织强大的江南、四川、福建、广东容易得多。这是中共在南方难以坐大,而在东北如鱼得水的中国社会深层原因之一。
   
     其实,中共政权与满清政权神似的何止“组织批准婚姻”制度,两者相似处繁多而不胜枚举,试举部分如下:
     都属外来势力,都在东北(满洲)兴起,从产生到窃据中国,都用了二十八年时间;
     都定都北平,而且据有北平长期妖运亨通;
     其主力嫡系部队,都带有“八”字。满清为“八旗军”,中共有“八路军”,中共的新四军相当于满清的绿营军;
     都空前的残暴嗜杀。满清对汉人、回人、蒙古人、维吾尔人实行种族大屠杀;中共对国人实行阶级灭绝大屠杀;
     都带有极权性质,厉行空前的野蛮落后的暴虐统治:满清入关后大肆圈地,搞奴隶制农庄“塔克索”;中共建政后没收农民土地,大搞实为共产农奴制的“人民公社”;满清的统治,专制到头发、到衣裳;中共的专制,则连国人生儿育女的自由都剥夺,比满清更上一层楼;
     都崇奉红色。中共崇奉红旗、红宝书、“根正苗红”;后金/满清崇奉“红顶子”,以大红为吉祥;
     在末期,两则都被迫“改革开放”。。。。。。
   
     满洲极权的始做蛹者奴儿哈赤搞出的八旗奴隶制和“拴婚”制,着实比金国还厉害,令女真人丧失了悠久的、牧歌式的(所谓“行歌于途,以申求偶之意)”自由婚恋的浪漫与优美,令女真民族堕落为北方游猎民族中特别专制恶毒的蛇蝎种类,从此与蒙古人相去甚远。这和毛泽东/周恩来引进和打造共产苏维埃极权,把中国人整体搞成数典忘祖的败类丑类,内在是息息相通的。
   
     呜呼,奴尔哈赤一伙,显然是女真人中的恶变异类,悠悠苍天,此何人哉?附体于他们及其子孙身上的红顶邪灵,与依附于中共毛周中烂海集团的红色邪灵,岂非一脉相承耶?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四月二十二日晚于春风纽约州
    
        
(2014/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