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曾节明文集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吊千古蒙冤的抗清忠烈马士英,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一 马士英从未降清
   
     人诚乃天造之物,天人互动的规律最近再次得到验证:昨天余夜不成寐,冥冥之中有感应:我似乎对三百六十多年前故去的南明首辅马士英有误判。。。急起秉灯夜读,找出最近拙作《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一文,对照顾诚《南明史》和《清史》,对拙文文中马士英“降清”的说法进行推敲,顿觉魂悸魄动、不由惊起长嗟:


     原来马士英根本未降清!马“奸臣”从未降清,而是被清军俘获后不屈死节了!原来贼鞑子侵略大军兵临城下时,真正奴颜媚骨降清的,反是平时以“气节”、“君子”自命的东林党名士钱谦益一伙;原来抗清形势不利时,贪生怕死、畏敌如虎、苟且偷生的,不是马士英,反而是对马士英不遗余力刻毒中伤诋毁诬蔑的东林大家黄宗羲、张岱等人!
   
     《清实录》记载,顺治三年六月二十日:浙闽总督张存任疏报:副将张国勋等进剿太湖逆贼,擒获伪大学士马士英、长兴伯吴日生、主事倪曼青。捷闻,令斩士英,其有功将士,所司察叙”;
     迄今最具权威的南明史学家顾诚先生(已离世)在其专著《南明史》第十二章中引述:“蒋良骐《东华录》卷五,“(顺治三年)六月,浙闽总督张存仁疏报:副将张国勋进剿太湖逆贼,长兴伯吴日生、主事倪曼青俱被获,伪大学士马士英潜遁新昌县山内,都统汉岱追至台州,马士英属下总兵叶承恩等降,并报称马士英批剃为僧,即至寺拘获,并总兵赵体元,令斩之”。······”
     无论是《清史》还是《清实录》,都没有说马士英是投降后被杀;《清实录》是满清官方编撰的,如果马士英真有投降之举,则处心积虑丑化南明政权以显示“师出有名”的清廷,是决不会省略这一笔的。
   
     除了《清实录》和《东华录》的载证外,南明时期《吴城日记》也记:同年(1646年)“八月中,闻吴日生、马士英旨下俱论斩讫”。与《清实录》的记载相吻合。
     还有就是当时的芜湖抗清志士沈士柱有《祭阮大司马文》,开头就说“丙戌长至(指冬至)之后二日,近故降大司马阮公之丧至自浙东”,下文云:“使公同受戮西市,一生恶迹补过盖愆。天夺其魄,委贽后方糜烂以死,生与马同丑行,死并不得与马共荣名,天实为之也”。沈士柱给了马士英晚节“荣名”的评价。如果马士英有乞降行为,是不可能得此好评的。
     但对这些时人的好评,黄宗羲却一笔抹杀,说:“今古为君者,昏至弘光而极;为相者,奸至马士英而极,不待明者而知之也,有何冤可理?”
   
     马士英降清后被处死的说法,源自《明史》编撰负责人万斯同的暗示,而万斯同是黄宗羲的弟子:康熙十八年,满酋康熙下令黄宗羲入京主持《明史》的编撰,黄宗羲不好意思去,又怕杀头,于是委托得意门生——东林党人万斯同代为主持;万斯同秉承黄宗羲的授意,在《明史》中把马士英贬得一钱不值,但仍不敢直接说马士英“降清”,而是以“野史”的名义曲笔写道:
     “士英与长兴伯吴日生俱擒获,诏俱斩之。事具国史······而野乘载士英遁至台州山寺为僧,为我兵搜获,大铖、国安父子先后降。寻唐王走顺昌。我大兵至,搜龙扛,得士英、大铖、国安父子请王出关为内应疏,遂斩士英、国安于延平城下。”
     这个曲笔,强烈暗示马士英被俘后投降了,后在他“投降”后里通南明唐王的书信被发现后,才被处死的。
   
     这个造谣的曲笔,至少有四处明显的破绽:
     一,史稿《东华录》和清廷最权威的史稿《清实录》都写明马士英抓住后就当即处死了,并没有说接受他投降了(让他活了一段时间);
     二,“曲笔”说马士英与方国安同时被斩,与《清实录》、《东华录》、《吴城日记》、《祭阮大司马文》,都不相符;
     三,该曲笔指阮大铖(马士英亲信副手)和方国安(南明将领)都投降了,并称里通唐王的书信中还发现了阮大铖书信,那为什么阮大铖没被处死,清方只处死马士英和方国安?这是说不通的;
     四,该曲笔说马士英与方国安被处死于延平城下,完全有悖于史实:延平城在福建,包括《清实录》在内的正史都明确记载:马士英死前始终活动于浙江,并未转战福建、或为清军俘往福建。
   
      显然,这个曲笔是险恶的造谣!长期以来蒙蔽大众,使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误信了马士英“降清”伪说的流传谬种,就是根据此万斯同《明史》曲笔生发的种种通俗史书。东林党人故意将根本经不起推敲的史料故意放在正史之后,显然是为了公报私仇,栽赃搞臭他们的门户私敌马士英。
   
     因为东林党人的流毒深远,后世许多没有认真阅读南明史的人,都由此认为马士英是投降被杀;象我一样受蒙蔽的,还有历史学者。谢国祯先生谢国桢在《明清之际党社运动考》一书直接沿袭投降说,大谬不然地说道:“后来士英投降清朝,也被害了。”
     于是,本来壮烈殉国的马士英,就被以讹传讹方式,糊里糊涂地塑造成奸臣恶报、自取其辱的惨贱货形象!以致于连今天贵阳的府志都以之为耻、不愿载其名。
     念及于此,余不禁仰天长叹曰:象我这样能打通七八分历史的人,只因某些地方读史不细,都被误导至今;而芸众被东林伪类们所修伪史蒙骗者更几何?难怪壮节殉国的马士英,背负黑锅至今,迄今蒙受不白之大冤而死难瞑目。
      此诚乃千古奇冤!
   
    
     二 马士英小传
   
     真实的马士英,固然算不上磊落君子,但也与东林党——复社塑造的蝇营狗苟鼠辈形象大为不同:
   
     马士英字瑶草,生于明万历十八年(1591年),出生于广西梧州贫寒人家,本姓李,五岁时被贵州贵阳马姓小康之家收养为继子,改姓马。马士英读书优异,万历四十四年,与怀宁阮大铖同中会试。“又三年,士英授南京户部主事。天启时,迁郎中,历知严州、河南、大同三府。崇祯三年,迁山西阳和道副使。五年,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宣府。”
     但是任职宣府的时候,马英九出了事,《明史.马士英传》载:“到官甫一月,檄取公帑数千金,馈遗朝贵,为镇守太监王坤所发,坐遣戍。”他以公款数千金行贿北京权贵,企图加官晋爵,结果被被太监查处,遭罢官流放边疆。这反映出马士英徇私贪鄙的一面,不是操守廉洁之辈,但此种数额的公款行贿,在晚明官场中很普遍,马士英“冤”就“冤”在他遭到阉党(马士英一度倾向于东林党)的“选择性反腐”。
   
     被削职充军,眼看这辈子就要完了,马士英做梦都没想到,好友阮大铖危难时刻出手相助,令自己仕途起死回生:昔年寓居南京时所结交的好友、戏曲作家阮大铖为了谋官,献万金与东林党红人周延儒,周延儒当上崇祯朝首辅后,欲报恩启用阮大铖,但因阮大铖曾投靠魏忠贤,遭到东林党人的强烈反对,阮大铖遂推荐马士英以替代自己。
     于是马士英竟以带罪之身复出为官,官至凤阳总督。马士英由此对阮大铖感激涕零,后来马士英“定策”有功,荣登南明内阁首辅时,力排众议,不顾朝野唾骂,始终重用和死保声名狼藉的阮大铖,就是因为阮大铖对己有再造仕途之大恩,这亦反映出马士英知恩必报、讲究个人义气的品性;这也反映出马士英不是东林党人所涂污的势利小人,因为一个势利之徒是决不会以自损为代价帮助落魄的恩主的。
   
     凡事都有两面性,个人义气深重的人,往往重私情而轻公义,马士英就因此成了一个徇私唯亲的宰相。但是此种徇私唯亲,并不是南明灭亡的主要原因,它就如马士英的政治才干,不足以挽狂澜于既倒一样的道理:
   
    马士英久任地方,有着丰富的行政管理和人事经验,于晚明庸碌的官僚队伍中,算得上是一位能人。《明史.马士英传》载:崇祯时期保定总兵刘超叛乱,北京大震,直隶巡抚王汉督军讨伐,结果兵败身亡;崇祯下旨命时任兵部右侍郎、凤阳总督的马士英领军北上平叛,马士英率军连败刘超军,驱兵围困保定,随后以计谋生擒刘超,解往北京处死。
     马士英任务完成得干净利落,给崇祯帝和朝臣们在李自成制造的浓重阴霾中,带来了一丝亮光,以干练和智谋声闻朝廷,俨然一颗政治新星。
   
     但马士英的干练,只够应付小局面,他智谋仅是小聪明,他的能力只能为政地方,而缺乏宰相所需的全局驾驭能力,更不具有乱世就亡所需的战略头脑和胆魄,他比袁崇焕、孙承宗差太多,比清方的多尔衮差更远。。。这才是南明灭亡的主要原因。
   
     马士英与另一位因亲近东林党人而受到过份赞誉的权臣史可法,都是食古不化的政治侏儒,在满清入关窃据华北,投鞭断流之意露骨,民族征服的危机早已取代李自成造反危机,成为燃眉之急的时刻,两人都仍在做“联虏平寇”、“款虏”、“划淮而治”的大头梦,全然不通自强才能联虏、“能战方能言和”的道理,结果是进退失据、战守皆废,客观上为满清借“平寇”以亡华的战略实施铺路搭桥。
     正是抱着此种战略蠢见,南京沦陷之前,马首辅把内斗当作主要矛盾来抓,叫嚣:“宁可使北(满清)来,不可使左(左良玉)来”、“宁死北(满清),勿死逆(指左良玉部叛军)”、甚至喊出“。。。北兵(指清兵)至,犹可议款,若左逆至,则若辈高官,我君臣独死耳!(顾诚《南明史》第五章第四节)”的笑话来,并把访清江北四镇中的两镇——黄德功、刘良佐部调来访左良玉虽然不是内奸。。。但马丞相的作为,客观上起了十足内奸的作用,等于向南侵的满洲人自撤藩篱、洞开门户
   
     其实,不止是马士英没有救亡之才,当时南明朝野之士,包括以“清流”、“贤臣”自命的东林党人,没有一人有这个能力,这些人的能力,普遍比马士英还等而下之。东林党人基本上是些只能袖手清谈、搬弄是非、指责他人的“纸上君子”,史可法尽管清正廉洁、个人操守无懈可击,却一无应变能力、二无果决的胆魄:拥立问题上史可法既怕拥立福王得罪东林党、又怕拥立潞王得罪江北的军阀,患得患失、惧首畏尾,最后提出个拥立桂王的不伦不类方案来——等到远在三千里外广西的桂王抵达,南京恐怕早就陷落了,还拖不到一年后,这比起马士英见机行事、后来居上,反拔得定策之功头筹、当上首辅的应变能力,史可法实在差太多!
     史可法军事能力怎么样呢?为后人津津乐道的史可法守扬州,实际上清军攻城开始后,仅一天即告城破,史可法誓死不降的气节固然可敬,但作战的能力比起马士英在浙江抗清还大不如。
   
     虽然能力不济,马士英的大节始终无愧,他从来没有勾结满清或北向投敌之举:多铎大军渡江后,南京已不可守;南京陷落前夕,马士英并未打投降的主意,而以四百贵州兵保护着弘光帝和太后逃往杭州,显然是想重走赵构之路再建南明朝廷,岂料半途上被乱军冲散,弘光帝走失,转投明军黄德功军中(实乃天亡明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