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电台:律师吁网民展现郭飞雄头像以示声援]
王藏文集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电台:律师吁网民展现郭飞雄头像以示声援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律师吁网民展现郭飞雄头像以示声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7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被广州警方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已被超期羁押一个月,其代表律师因不满被剥夺会见权,发起网民在社交网站换上郭飞雄头像的行动,以示声援。(文宇晴报道)
   
    郭飞雄8月初遭警方刑拘至今60多天,律师仍然无法进行会见。代表律师隋牧青于周六发声明,强烈谴责广州当局侵犯当事人和律师会见权利的违法行为,同时请关注人士把社交网站上的头像,考虑换成郭飞雄的头像以示支持。
   
    隋牧青说,郭飞雄刑拘至今已超过法定的羁押期限,律师多次到看守所要求会见被拒,担心郭飞雄的安危。
   
    他说:“这是对警方侵犯郭飞雄会见律师权的一种强烈抗议。这么久不给会见,找各种理由和藉口,后来就连理由和藉口都没有,直接耍赖。我觉得可能第一最大的是当局使用了酷刑,第二是郭飞雄以绝食强烈抗议。”
   
    郭飞雄疑声援南周事件而遭到打击报复,八月初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代表律师因被剥夺会见律师权利而提出行政诉讼,但法院拒绝受理。事件持续受到关注,民间有人成立公民观察团进行声援。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2014/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