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王藏文集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wang_zang :從茂名事件及以往更多街頭抗爭可看出,民生利益是訴求根本,以此生髮出政治人權問題關注/爭取。從此可自發集結起更多人氣,聯接抗爭大勢,形成街頭效應輻射。“審美”訴求展演與重危機下的民眾並不關聯,只是“知識人”長期與民間斷層後的自娛自負產物


   
   
    @wang_zang :政府施暴和鎮壓的藉口和理由從不匱乏,甚至也不需要民眾幫其找,沒有它也會不斷炮製出來。且施暴和鎮壓一直以各種方式進行,不是說在街頭見光了才叫“施暴”、”鎮壓"。代價一直是巨大的,不是說在街頭出現人命了才叫代價。它各種顯“隱性”的人權迫害皆以太多人命墊底,且各種生態/毒物污染致死無數
   
    @wang_zang :因此,一些限於事件審美和道德表演的說辭鼓吹的“減少抗爭成本代價”是站不住腳和蒼白的,有意無意還給民間以血淚澆灌的抗暴之勢潑冷水,顯得幫兇幫閒,以顯旁觀的主角幻象,削抗爭之足適審美表演之履。一來實在的成本和代價從來巨大且延續,嘴上勸慰只益於幻想中減少,再者不付出代價抵擋不了代價多付
   
    @wang_zang :只不過是大規模的隱性的或慢性的或沒形成聚光燈的死傷沒有街頭的聚焦死傷顯得視覺集中刺激,而前者乃是更為可怕的,溫水一熱全軍或大批覆沒。而熱水中犧牲幾個,大多數覺察而不斷加入釜底抽薪。為此,迴避這樣的理論邏輯和現實真相而言說是不真誠的如同迴避前人今人的肉身獻祭及極權之下的絕境。
   
    @wang_zang :生命是可貴的,從古至今的永恆真理與常識,不用任何教條,人性和動物性皆自帶。沒有哪個真有人性的人會漠視生命代價,只有極權政治制度才不顧及生命,才造成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生命死亡。正因為強調生命的可貴,更因為強調生命的尊嚴,才會有不自由毋寧死的爭取自由的足跡,真為未來大代價的減少
   
    @wang_zang :回到張口閉口不分紅衛兵和抗爭者的“暴民或流氓指責”討論,這是極權語境下的“正常現象”,實則極為病態/變態/不正常。政府履帶維穩口吻自不必爭論,而某些“公知”面貌者長年竟將街頭運動者/抗爭者/正當防衛者統統以“暴民/流氓”戴帽,如當年指責“六四暴徒”,如當今指責抗爭民眾和太陽花學生
   
    @wang_zang :照此理,美國獨立戰爭中的元勳們、二次世界大戰的反抗者們、國民軍3百幾十萬抗日犧牲者、世界各地的反恐者、光州抗爭者、茉莉花抗爭者、烏克蘭抗爭者、太陽花抗爭者、中國的街頭抗爭者、世界上所有的正當防衛者統統都是暴徒/流氓。豈有此理?
   
    ‏@wang_zang :抗爭暴徒流氓,指責抗爭者為“暴徒和流氓”,這是天底下最罪惡荒謬無恥的言說,如同維穩的罪惡荒謬無恥。更罪惡荒謬無恥的是,他們都打著“偉大光榮正確”、“為民著想”、“為人民服務”、“民主自由”、“救世主”的旗號。我們可以對罪惡及抗爭罪惡的言行保持沉默旁觀,但對抗爭者再踩一腳實罪中之罪
   
    ‏@wang_zang :置這麼簡單的道理/法理而不顧,且妄談其它“道義”及“未來”及“貌似奢侈複雜的學說”,說溫柔點叫“知識表演”,說中性點叫“罪惡同構”,說嚴厲點叫“太監奴性”,說性情點叫“死不要臉”。極權狼奶之毒導致的“操控心理”作祟,以為可以把控他人未來。你不要未來或沒有未來,但阻止和代替不了我及我兒女的未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