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王藏文集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魏京生:2010年终评语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胡访美前 美联社披露高智晟受虐待细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关注失踪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被酷刑对待
·高智晟:我的心声
·春天,是野合的季节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高智晟被获准见家人 禁谈狱中情况
·黄翔:绝不能制造第二个李旺阳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黄翔:我站在中国的大门口说话
·黄翔:面向国际公开披露铁幕后中国人权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7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什麼是知識份子】哲學家杜威說:“知識份子的特徵有兩方面,一是獨立思想,不肯把別人的耳朵當耳朵,不肯把別人的眼睛當眼睛,不肯把別人的腦力當腦力;二是個人對自己思想信仰的結果負完全的責任,不怕權威,不怕監禁殺頭,只認得真理,不認得個人利害”。聯合國官方微博:“如果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中立,那你其實已選擇站在邪惡者一邊”。馬丁.路德金說:“我雖然十分反對暴力,但有一件事情比暴力更加罪惡,那就是怯懦!”喬治·斯坦納談“理中客”說:“物理學和生物化學中的偉大發現可能保持中立。但一種保持中立的人文主義要麼是迂腐的騙局,要麼是走向非人性化的序曲。這是嚴峻的事實,是情感冒險的事實……”他引用卡夫卡的書信來提醒我們作文或網上發帖需要擁有立場:“一本書必須是一把冰鎬,砍碎我們內心的冰海。” 網友說:“不要以為你不作惡就是好人,不要以為不害人手上就沒有鮮血,不要以為沒有當鷹犬就不是幫兇。”
   
    1、當下言論的緊迫作用或主要價值是:(1)為革命話語和維權抗暴(反抗暴政的暴力是正當防衛,起義權)行動正名,去汙名化,認清改良改革死亡、無望真相,抗拒虛偽迷幻;(2)為底層民眾抗爭和維權抗暴一線站臺呼應,討論、傳播楊佳、鄧玉嬌、夏俊峰、範木根式的英雄反抗形象;(3)24年來某種知識界書齋式與民間斷層式討論改變不了什麼,討論100年極權也不會被動或主動崩潰,且很多中國型知識份子樂於永遠扯嘴皮,哪管政變和民間死活。2、行動,各種行動,才是出路;知行合一才有出路。
   
    我意是,從“從上至下”的廟堂言行回到“從下至上”的江湖言行更貼地且輻射範圍更廣。於知識人而言,更好樹立主體性;於民眾而言,更好溝通且獲信任及解決些許民生問題,趨向全民參與。往幾年的“上書式”遠應付不了幾何倍增的維權問題且離現實民間愈遠。而與民眾一起月臺圍觀參與才有些許抗衡力量,如人權律師,如很多街頭者,如各地聯動到現場。總之,打破身份界限,“降格”再沉,後“見壞就上”,且利用好網路。
   
    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知識不是智慧。很多知識人與良心無關。在極權層面,文革反知識是罪惡。在當下中國,反紅色知識是重大事。在書齋維權語境,反書本是迫切事。在智慧層面,反知識、去智障是啟智開心,與自由相關。
   
    上訪或舉報無效的真相如此。但可以其之予試攻其盾,讓其增加維穩消耗並現醜也罷,如同憲法之下維權很多人的無奈。試過之後造海內外網路輿論或上訪或上街或圍觀可減少些許被黑口實。唉!
   
    簡要整理昨天在民憲群和今天某群的簡單發言。煩了某些藍色黨衛軍。
   
    我的意思是:合法的某時不一定合乎民意和利益;看似非法的不是不可以擇機行動衝撞。考驗灰色的民主和不健全的憲政總是要出點事才好不斷完善。天下哪有那麼烏托邦一勞永逸之事 。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將「新中國」梳理分析得很清楚。民國從未死亡,不管未來國體政體何如,忽視民國和47憲法的人是不配做真正的中國人的。鮮血鋪就的憲政路是忽視、抹殺不了的。臺灣人以國家為榮以政府為恥,這才是與米國一致的公民態度。這才促使其通過行動捍衛,過激的接受法懲即可。而我們總是把政府和國家對等並過分神聖化。問題是這是你處淪陷區的仰望中的「圖騰崇拜」心理。臺灣民眾久處自由環境他們對民主的理解和珍視難道都比你淺,人家自由區的人不感到危機會傻比如此。社運總會伴隨些許不合法之處,但不能整體否定背景下的社運行動。違法者承受該承受的即可。但將政府或機關擺到神聖不可侵犯也是有違某些常識的。常識是:國家機關不等於國家。機關崇拜是土共的機心。革命權行使時總有合法與正當的衝突對立。國家機關違憲與民為敵時,就革命機關。我認為用「暴民」和「騷亂」定性臺灣青年不對。民主憲政社會也有非常時期,臺灣非常時期就是土共的以商攻政紅滲,及政府暗箱在先。美國有面對土共巨大的滲透威脅嗎?這樣忽視抗爭環境背景的與美國的類比不是恰當的。二戰時羅斯福連任4屆總統不知有否違背憲法?臺灣沒有戰爭威脅嗎?新的共匪與民國之戰前期。社運不總是符合審美的,也不完全合法。後果自負即可。你能帶多少人是你的自由權,不要把臺灣民眾想得和愛國賊一般腦殘。多聽聽臺灣本土各界和民眾的評價和心聲再討論吧。當初金絲寶嚎叫下還非法呢,同性戀還非法呢。未來大陸憲政了,我也會擇機違法下,受罰就受罰。晚安[調皮]
   
    淺見:民國不是如今國民黨獨攬體現的,民國憲政精神才根本,不能只寄望一個黨派。我隱隱感覺民憲黨人對在野民進黨有大黨式的排斥和輕蔑。誰民族民生民權、民主憲政就選誰,還要排時間資歷嗎?如此放到人身上,是不是全球60歲以上的人都是有思想學識智慧的,都可封思想家或社科院科學院院士呢,這是進化論遺毒。台獨又怎麼了,不捍衛台獨就只等被吃受虐。淪陷區區民老喜歡越俎代庖,如同面對西藏新疆的大漢沙文,如同公知代蒙冤者講包容敵人。傷了你的偽民族主義小清新心了,乾脆去打倒靖國神社去吧。另,法學教授、詩人哲學家袁紅冰先生的「臺灣大劫難」、「臺灣大國策」等著作尤值一讀。面對此次臺灣學運,一些極權和威權思維的「圈內人士」的確傻眼了。若無此次太陽花學運——台灣民主的2.0版,台灣就真如香港大幅度淪陷了。淪陷還在持續,就看未來的抗爭如何了。
   
    從當初高智晟律師孤絕抗爭,到如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等律師勇闖建三江,十年以來江律唐律等很多人權律師艱難的不斷突破禁區紅線,引發更多律師和各界人士行動參與。他們以身試“法”,備受各種打壓,使黑監獄和信仰迫害問題不斷曝光於世。向寒夜中絕食抗爭的律師團和公民朋友致敬!連個依法會見律師都得以絕食抗爭來爭取,可想而知何謂“中國法治”。今天對這些無所謂的人,哪天有啥事別請律師,請了也沒用,而要請真正的且是中國最傑出的律師團或其成員,沒門。
   
    又給建三江犯罪分子劉國峰等發了短信告誡:犯罪分子劉國峰,你讓自己和多位犯罪同夥名揚海內外,終究會受到審判懲罰,不要以為可以持續橫行無忌,是累積罪帳還是減少罪帳,請慎重考慮!王藏
   
    《致歉書》
    前天我簽名了「願意到建三家圍觀」的聯署。簽名之前我打電話給在江蘇的小姨子,她說今天趕到北京幫忙帶孩子(孩子一歲多,只有我和媳婦在帶,父母在遠方老家,若多天一個人帶做飯買菜洗衣等忙不過來),可剛來電說她那邊有事來不了了!我估計這次圍觀我去不了了,特此向諸位同仁致歉,並向關注/聲援/圍觀的人們致敬。但我會力所能及做點點後援工作。若這幾天能有其它法子托付照顧妻女,幾位律師依然沒出來,我還是會爭取的。非常抱歉,食言了,慚愧!
    王藏
    2014年3月23日
   
    有影視圈內人士和俺說,你的某劇本公司正在討論,以前當面和你說了不要關注人權問題,近期又發關於人權律師帖子。俺回:「謝謝提醒,大的方面就不說了,單說個人一真實事:去年我家有事,人權大律師李方平先生趕到現場關注幫了大忙,我今天做點點雞毛蒜皮小事反饋下,知恩報恩人之常情,以後有力會切實回報。至於劇本拍不拍,對比還真是小事。再會。」(配圖:西域武僧 曾因圍觀被抓進派出所時的英姿)
   
    @滕彪 律師說:在律師界,2004年高智晟孤身一人,公開講出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2007年王博案,六律師公開作無罪辯護,並公開辯護詞。不少人權律師參與法輪功案無罪辯護。之後唐吉田江天勇等律師勇闖資陽、雞西、建三江等洗腦班,2014年,到了律師界對法輪功問題破題的時候了。快闪行动开始有效果。任志强也委婉表示支持。他说:“有许多律师维权不成反被害的贴子,…如果律师不能依法行使抗辨权,那这国家就没有希望了。” 我回:请多了解一些真相。并不太难。在没有任何授权、任何法律依据、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关押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公民。数千人被酷刑致死。#建三江黑監獄
   
    @伍雷 律師說:員警設兩道警戒線,水,食品,蘋果竟然一律不准帶到七星拘留所前。目前絕食20餘小時,水,食品全部斷絕。絕食艱難進行。蔣援民律師親自聽到盤查的員警罵:把這些律師餓死他MLGB的!怒!沒法律,沒人性!黑龍江員警!中國員警,就這副德性!
   
    @網友向莉說:天黑了,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大門口,金星、張磊、胡貴雲、葛文秀、蔣援民、席律師,仍然在堅守!!律師們表達依法要求會見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 的訴求,為此今天張磊和李金星律師絕食抗議!!律師們點上四根蠟燭,為裏面的四位人權律師祈福。#建三江黑監獄
   
    @網友陳劍雄說:秀才,我們二十多人現在被困在建三江看守所門口一帶、幾處進出路口已被疑是黑社會人員封鎖嚴查、有趕來聲援我們的網友已都被擋在外圍,所帶給我們的食物飲水也都不准送進來、形勢於我們非常不利,你擴散現場消息,我們需要大家的關注聲援!
   
    @李金星 律師說: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門前已經絕食20餘小時。斷水了。人尚平安。誓死爭取律師會見權!此地黑監獄問題超乎想像,理解唐吉田四律師!法治中國,我們步步爭取!寸步不讓!#建三江黑監獄
   
    @李方平 律師說:【四律師可能遭酷刑而禁見?】有消息傳出”有昨天從七星拘留所出來,與王成律師被關在同一監室的人說,員警用鞋底打王律,其他人說,別打他,他是律師"。#建三江黑監獄
   
    @蔣援民 律師說:剛才有四個便衣人在從看守所到拘留所之間的路上,走在最後面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人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說”趕緊找局長簽字,把案子立了好抓人。快點去,準備抓人”。 然後他們走入拘留所,在拘留所大樓的大門前與拘留所的人員握手介紹,被拘留所的人接入裏面。
   
   
   
    轉:【建三江匪幫】【黑農墾黑警設卡,黑社會放言弄死律師】李金星律師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行政拘留唐吉田等四律師拘留所,所長接手續後讓我等。所外大量員警,路上也設卡堵截。今天不讓依法會見,本人將絕食抗議直至會見。旁邊有幾橫人說要找幾個黑社會弄死我,我已經報警!大家幫我向黑龍江公安廳報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