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7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什麼是知識份子】哲學家杜威說:“知識份子的特徵有兩方面,一是獨立思想,不肯把別人的耳朵當耳朵,不肯把別人的眼睛當眼睛,不肯把別人的腦力當腦力;二是個人對自己思想信仰的結果負完全的責任,不怕權威,不怕監禁殺頭,只認得真理,不認得個人利害”。聯合國官方微博:“如果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中立,那你其實已選擇站在邪惡者一邊”。馬丁.路德金說:“我雖然十分反對暴力,但有一件事情比暴力更加罪惡,那就是怯懦!”喬治·斯坦納談“理中客”說:“物理學和生物化學中的偉大發現可能保持中立。但一種保持中立的人文主義要麼是迂腐的騙局,要麼是走向非人性化的序曲。這是嚴峻的事實,是情感冒險的事實……”他引用卡夫卡的書信來提醒我們作文或網上發帖需要擁有立場:“一本書必須是一把冰鎬,砍碎我們內心的冰海。” 網友說:“不要以為你不作惡就是好人,不要以為不害人手上就沒有鮮血,不要以為沒有當鷹犬就不是幫兇。”
   
    1、當下言論的緊迫作用或主要價值是:(1)為革命話語和維權抗暴(反抗暴政的暴力是正當防衛,起義權)行動正名,去汙名化,認清改良改革死亡、無望真相,抗拒虛偽迷幻;(2)為底層民眾抗爭和維權抗暴一線站臺呼應,討論、傳播楊佳、鄧玉嬌、夏俊峰、範木根式的英雄反抗形象;(3)24年來某種知識界書齋式與民間斷層式討論改變不了什麼,討論100年極權也不會被動或主動崩潰,且很多中國型知識份子樂於永遠扯嘴皮,哪管政變和民間死活。2、行動,各種行動,才是出路;知行合一才有出路。
   
    我意是,從“從上至下”的廟堂言行回到“從下至上”的江湖言行更貼地且輻射範圍更廣。於知識人而言,更好樹立主體性;於民眾而言,更好溝通且獲信任及解決些許民生問題,趨向全民參與。往幾年的“上書式”遠應付不了幾何倍增的維權問題且離現實民間愈遠。而與民眾一起月臺圍觀參與才有些許抗衡力量,如人權律師,如很多街頭者,如各地聯動到現場。總之,打破身份界限,“降格”再沉,後“見壞就上”,且利用好網路。
   
    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知識不是智慧。很多知識人與良心無關。在極權層面,文革反知識是罪惡。在當下中國,反紅色知識是重大事。在書齋維權語境,反書本是迫切事。在智慧層面,反知識、去智障是啟智開心,與自由相關。
   
    上訪或舉報無效的真相如此。但可以其之予試攻其盾,讓其增加維穩消耗並現醜也罷,如同憲法之下維權很多人的無奈。試過之後造海內外網路輿論或上訪或上街或圍觀可減少些許被黑口實。唉!
   
    簡要整理昨天在民憲群和今天某群的簡單發言。煩了某些藍色黨衛軍。
   
    我的意思是:合法的某時不一定合乎民意和利益;看似非法的不是不可以擇機行動衝撞。考驗灰色的民主和不健全的憲政總是要出點事才好不斷完善。天下哪有那麼烏托邦一勞永逸之事 。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將「新中國」梳理分析得很清楚。民國從未死亡,不管未來國體政體何如,忽視民國和47憲法的人是不配做真正的中國人的。鮮血鋪就的憲政路是忽視、抹殺不了的。臺灣人以國家為榮以政府為恥,這才是與米國一致的公民態度。這才促使其通過行動捍衛,過激的接受法懲即可。而我們總是把政府和國家對等並過分神聖化。問題是這是你處淪陷區的仰望中的「圖騰崇拜」心理。臺灣民眾久處自由環境他們對民主的理解和珍視難道都比你淺,人家自由區的人不感到危機會傻比如此。社運總會伴隨些許不合法之處,但不能整體否定背景下的社運行動。違法者承受該承受的即可。但將政府或機關擺到神聖不可侵犯也是有違某些常識的。常識是:國家機關不等於國家。機關崇拜是土共的機心。革命權行使時總有合法與正當的衝突對立。國家機關違憲與民為敵時,就革命機關。我認為用「暴民」和「騷亂」定性臺灣青年不對。民主憲政社會也有非常時期,臺灣非常時期就是土共的以商攻政紅滲,及政府暗箱在先。美國有面對土共巨大的滲透威脅嗎?這樣忽視抗爭環境背景的與美國的類比不是恰當的。二戰時羅斯福連任4屆總統不知有否違背憲法?臺灣沒有戰爭威脅嗎?新的共匪與民國之戰前期。社運不總是符合審美的,也不完全合法。後果自負即可。你能帶多少人是你的自由權,不要把臺灣民眾想得和愛國賊一般腦殘。多聽聽臺灣本土各界和民眾的評價和心聲再討論吧。當初金絲寶嚎叫下還非法呢,同性戀還非法呢。未來大陸憲政了,我也會擇機違法下,受罰就受罰。晚安[調皮]
   
    淺見:民國不是如今國民黨獨攬體現的,民國憲政精神才根本,不能只寄望一個黨派。我隱隱感覺民憲黨人對在野民進黨有大黨式的排斥和輕蔑。誰民族民生民權、民主憲政就選誰,還要排時間資歷嗎?如此放到人身上,是不是全球60歲以上的人都是有思想學識智慧的,都可封思想家或社科院科學院院士呢,這是進化論遺毒。台獨又怎麼了,不捍衛台獨就只等被吃受虐。淪陷區區民老喜歡越俎代庖,如同面對西藏新疆的大漢沙文,如同公知代蒙冤者講包容敵人。傷了你的偽民族主義小清新心了,乾脆去打倒靖國神社去吧。另,法學教授、詩人哲學家袁紅冰先生的「臺灣大劫難」、「臺灣大國策」等著作尤值一讀。面對此次臺灣學運,一些極權和威權思維的「圈內人士」的確傻眼了。若無此次太陽花學運——台灣民主的2.0版,台灣就真如香港大幅度淪陷了。淪陷還在持續,就看未來的抗爭如何了。
   
    從當初高智晟律師孤絕抗爭,到如今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等律師勇闖建三江,十年以來江律唐律等很多人權律師艱難的不斷突破禁區紅線,引發更多律師和各界人士行動參與。他們以身試“法”,備受各種打壓,使黑監獄和信仰迫害問題不斷曝光於世。向寒夜中絕食抗爭的律師團和公民朋友致敬!連個依法會見律師都得以絕食抗爭來爭取,可想而知何謂“中國法治”。今天對這些無所謂的人,哪天有啥事別請律師,請了也沒用,而要請真正的且是中國最傑出的律師團或其成員,沒門。
   
    又給建三江犯罪分子劉國峰等發了短信告誡:犯罪分子劉國峰,你讓自己和多位犯罪同夥名揚海內外,終究會受到審判懲罰,不要以為可以持續橫行無忌,是累積罪帳還是減少罪帳,請慎重考慮!王藏
   
    《致歉書》
    前天我簽名了「願意到建三家圍觀」的聯署。簽名之前我打電話給在江蘇的小姨子,她說今天趕到北京幫忙帶孩子(孩子一歲多,只有我和媳婦在帶,父母在遠方老家,若多天一個人帶做飯買菜洗衣等忙不過來),可剛來電說她那邊有事來不了了!我估計這次圍觀我去不了了,特此向諸位同仁致歉,並向關注/聲援/圍觀的人們致敬。但我會力所能及做點點後援工作。若這幾天能有其它法子托付照顧妻女,幾位律師依然沒出來,我還是會爭取的。非常抱歉,食言了,慚愧!
    王藏
    2014年3月23日
   
    有影視圈內人士和俺說,你的某劇本公司正在討論,以前當面和你說了不要關注人權問題,近期又發關於人權律師帖子。俺回:「謝謝提醒,大的方面就不說了,單說個人一真實事:去年我家有事,人權大律師李方平先生趕到現場關注幫了大忙,我今天做點點雞毛蒜皮小事反饋下,知恩報恩人之常情,以後有力會切實回報。至於劇本拍不拍,對比還真是小事。再會。」(配圖:西域武僧 曾因圍觀被抓進派出所時的英姿)
   
    @滕彪 律師說:在律師界,2004年高智晟孤身一人,公開講出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2007年王博案,六律師公開作無罪辯護,並公開辯護詞。不少人權律師參與法輪功案無罪辯護。之後唐吉田江天勇等律師勇闖資陽、雞西、建三江等洗腦班,2014年,到了律師界對法輪功問題破題的時候了。快闪行动开始有效果。任志强也委婉表示支持。他说:“有许多律师维权不成反被害的贴子,…如果律师不能依法行使抗辨权,那这国家就没有希望了。” 我回:请多了解一些真相。并不太难。在没有任何授权、任何法律依据、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关押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的公民。数千人被酷刑致死。#建三江黑監獄
   
    @伍雷 律師說:員警設兩道警戒線,水,食品,蘋果竟然一律不准帶到七星拘留所前。目前絕食20餘小時,水,食品全部斷絕。絕食艱難進行。蔣援民律師親自聽到盤查的員警罵:把這些律師餓死他MLGB的!怒!沒法律,沒人性!黑龍江員警!中國員警,就這副德性!
   
    @網友向莉說:天黑了,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大門口,金星、張磊、胡貴雲、葛文秀、蔣援民、席律師,仍然在堅守!!律師們表達依法要求會見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位律師 的訴求,為此今天張磊和李金星律師絕食抗議!!律師們點上四根蠟燭,為裏面的四位人權律師祈福。#建三江黑監獄
   
    @網友陳劍雄說:秀才,我們二十多人現在被困在建三江看守所門口一帶、幾處進出路口已被疑是黑社會人員封鎖嚴查、有趕來聲援我們的網友已都被擋在外圍,所帶給我們的食物飲水也都不准送進來、形勢於我們非常不利,你擴散現場消息,我們需要大家的關注聲援!
   
    @李金星 律師說: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門前已經絕食20餘小時。斷水了。人尚平安。誓死爭取律師會見權!此地黑監獄問題超乎想像,理解唐吉田四律師!法治中國,我們步步爭取!寸步不讓!#建三江黑監獄
   
    @李方平 律師說:【四律師可能遭酷刑而禁見?】有消息傳出”有昨天從七星拘留所出來,與王成律師被關在同一監室的人說,員警用鞋底打王律,其他人說,別打他,他是律師"。#建三江黑監獄
   
    @蔣援民 律師說:剛才有四個便衣人在從看守所到拘留所之間的路上,走在最後面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人一邊走一邊打電話說”趕緊找局長簽字,把案子立了好抓人。快點去,準備抓人”。 然後他們走入拘留所,在拘留所大樓的大門前與拘留所的人員握手介紹,被拘留所的人接入裏面。
   
   
   
    轉:【建三江匪幫】【黑農墾黑警設卡,黑社會放言弄死律師】李金星律師黑龍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行政拘留唐吉田等四律師拘留所,所長接手續後讓我等。所外大量員警,路上也設卡堵截。今天不讓依法會見,本人將絕食抗議直至會見。旁邊有幾橫人說要找幾個黑社會弄死我,我已經報警!大家幫我向黑龍江公安廳報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