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人在何方?]
王藏文集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人在何方?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人在何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8日 转载)
   
    来源:华尔街日报
   


    中国最知名、最勇敢的人权律师及政治犯之一高智晟再次消失在中国政府的安全系统中。一年多来,他的家人想尽一切办法试图联系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的高智晟。但所有的努力都遭到了拒绝,自2013年1月以来没有人见过他或收到过他的消息。高智晟这次消失后,他的妻子周四在日内瓦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申诉书,敦促联合国就高智晟的下落展开调查。
   
   
    高智晟是一名维权人士及公民法定权利的捍卫者,曾被中国司法部评为中国10佳律师。然而,高智晟帮助中国弱势群体维权的举动使当局从2005年开始向他和他的家人施以威胁和恐吓。这部分弱势群体包括工厂工人、煤矿工人、土地被政府征用的人及受到迫害的基督教徒等。近10年来,他多次入狱,还屡次消失和遭受酷刑。
   
    当局查封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对他的妻子耿和以及年幼的孩子实施24小时监控。把守在他家的警察一再骚扰他的家人。在学校,孩子们遭到嘲笑,警方对其进行实时监控,即使是在上厕所的时候。由于遭受这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对待,耿和及孩子们逃离了中国,在美国被授予了避难权。
   
    高智晟的家人现在安全了,但他仍处于危险中。2006年,他被迫招供承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因此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2007年,中国有关部门的人员对其动用酷刑,用电棍电他,把点燃的香烟放到他的眼前,用牙签刺他的生殖器。有时候,他们捆住他,用手枪反复打他。2009年和2010年,警方令高智晟消失,进一步折磨他。
   
    2011年12月,就在他的缓刑即将期满、而他已经在不知什么地方被关押了20个月后,新华社报道称,高智晟将执行原判三年刑期。此后,他的家人仅获准探视过他两次,每次半小时。尽管原定于8月22日获释,但他现在再次消失,他的家人不禁再一次担心他的身体状况和是否安全。
   
    高智晟的入狱、遭受酷刑和消失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了巨大苦难。他的女儿耿格(Grace)最近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U.S. House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作证时,回忆了他们家的巨大痛苦和孤独。她说,我认为当我们为我父亲大声疾呼时……我们是在保护我们自己的自由和价值观。
   
    虽然高智晟再次失踪,但人们希望他能够安然无恙。不过,希望必须伴有行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不能允许中国当局再次制造高智晟“失踪”而不受到追究。
   
    周四,高智晟的妻子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下属的被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U.N. Working Group on Enforced and Involuntary Disappearances)提出了申诉。申诉书称,高智晟的家人万分焦虑,因为他们不知道高智晟是否还活着。这份申诉书还强调,中国政府违反了中国有关在押人员有权获得家人定期探视、通信和会见律师的法律规定。
   
    高智晟的妻子希望该工作组敦促中国政府对高智晟的失踪进行调查。尽管这一过程可能耗时数月,但从以往经验看,被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总能获得中国政府对其关切问题的具体回覆。此外,通过公开强调高智晟的失踪以及向联合国提出申诉,他的家人将给中国政府施加巨大压力,迫使其作出回应。虽然这是向前迈出的有益的一步,但还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做。
   
    包括美国和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应要求中国政府出示高智晟依然活着的证据,并坚持要求中国政府依据中国法律授予他的家人每月一次的探视权。全球应敦促中国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至少,海外领导人应给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如期释放高智晟,而不是找藉口延长羁押他的时间。华盛顿也应该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以证实高智晟在释放后能够获得中国护照以及前往美国。
   
    现在是让高智晟和家人团聚的时候了。他和他所爱的人已经受够了苦难。 (博讯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4/02/201402281748.shtml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