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王藏文集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首页 > 评论 > 时政评论 > 正文
   
   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2014年03月30日讯】2014年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律师及9位被当地公安非法关押的公民家属,一同前往青龙山洗脑班,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并前往当地检察院依法控告。3月21日早上,4位律师在建三江一家宾馆遭到3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7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佳木斯“建三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拘留、殴打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名律师的事件,激起了网民尤其是律师的愤慨。连日来,几十名律师、网友陆续赶至此地声援。为会见被抓的四律师,赶来声援的律师不得不在拘留所前驻扎守夜,甚至在寒冷中以绝食抗议。
   
   “建三江”逐日升级的事态,不但引起海内外各界的关注,也令中共十分紧张。29日法广有消息说,中宣部和国信办已下禁令 ,严控网友知晓关注跟进黑龙江“建三江”律师抗争事件。现在凡遭中共封锁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碰了中共软肋的真相。北京这次下禁令封杀消息,说明“建三江”律师事件是碰到了中共的痛处。四律师被拘捕的起因是从探访青龙山洗脑班黑监狱开始的,他们为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维权,曝光法外黑监狱,这肯定戳到了中共的死穴,所以令中共上下惊恐万分。
   
   2013年中共被迫关闭劳教所后,很多法轮功学员直接由“六一零”劫持到各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2013年下半年关进“洗脑班”人数,是上半年的6倍。“洗脑班”是中共私设的法外黑监狱,劳教所的所有罪恶它几乎全部都有。“六一零”直接控制洗脑班,随意画地为牢,私设公堂,抓人关人打人无手续、无审判、无期限、无监管、无责任,完全是黑着干的,比劳教所还无法无天。律师界称其为中国法制的“毒瘤”,必须铲除。
   
   今天明慧网的一条报导,应该能说清楚四位律师前去探访的青龙山洗脑班是什么货色,向里面喊话时点名的房跃春是什么角色,四位律师揭露“黑监狱”,为被迫害人提供法律帮助和道义声援的维权活动有何等意义。
   
   2013年7月16日上午8点多上班时,大庆电力集团供电公司龙南分公司职工、法轮功女学员石晶被“610”人员绑架走。未婚的石晶长年侍奉生活不能自理的八旬老母,王晶突然失踪,老母哭干眼泪,家人经多方打听,一周后才知道石晶被绑架到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
   
   石晶被劫持的当天,洗脑班头目房跃春见她盘腿,就把她从床上拽到地上,大打出手。石晶绝食抗议。第三天,洗脑班三个年轻打手,拿来所谓的“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逼她签字,不签就毒打、上“抻刑”。打手把她的嘴连着脖子用胶带缠上、封住,两只手分别用两副手铐铐在两个沉重的皮椅子上,胳膊抻直。不长时间,她的两只胳膊就开始肿胀,手掌因不过血开始发黑,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她痛苦的声音,冲出胶带的缝隙传出,又招致一轮殴打,又缠绕了几圈胶带,令她几乎窒息。因不签“三书”,7月27日上午9点,石晶被第二次上“抻刑”。房跃春不时地指挥打手再抻得紧一点,并不断地叫嚣、威胁、侮辱。当晚上7点多,打手们又换上两个沉重的皮椅子,将石晶蹲铐,手臂“抻”成一字型,腿站不直、坐不下,连续十个多小时。
   
   黑龙江省内的主要洗脑班黑窝有十几个,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居首,是由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政法委“610”于2010年初非法成立的,自2010年4月至2013 年9月,有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此遭迫害。房跃春是青龙山洗脑班主任,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六一零”负责人。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4位律师,正是为给像石晶这样被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而来的。维权律师滕彪表示,“建三江”现在是国内律师关注的事件,而建三江当局的作法,是再一次把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展现在世人面前。
   
   大陆诗人王藏:“像滕彪律师所说的,现在应该是对法轮功问题,律师界应该是进行破题的时候了,不能再回避,我非常认同这样的说法,我们很多时候对法轮功问题采取一种回避性的态度,以及对人权问题选择性的关注,而最严重的人权灾难就是集中体现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上。关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也就是关注中国人权问题,更应该有更多的人出来关注这样的问题。”
   
   滕彪在互联网社交平台推特上贴出:“2014年,到了律师界对法轮功问题破题的时候了。”这犹如金鸡报晓的呼唤,激励中国社会各界民众一起反迫害。10年前已经有了高智晟律师,今天的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等等很多正义的人权律师,勇敢地站出来,不断的围观黑监狱,揭露洗脑班罪恶。越来越多的律师敢于为法轮功案件做无罪辩护的代理,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害怕法轮功这个敏感话题。
   
   中国律师在日益觉醒,一批批维权律师,为维护人类文明的底线和法律的底线,舍身取义,敢于触碰法轮功问题,敢于“破题”,这是中共最害怕的,所以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但无论如何,中共绕不过法轮功这一时局的核心问题。
(2014/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