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徐永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2013年3月写的文章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因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的求助信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
·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2013年4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2013年4月5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3-4-12聚会_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我们所经历的信仰受逼迫
·为走出监狱回到教会的董继勤祈祷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真的存在灵魂
·对右派老人和艺术家说真的存在灵魂
·为将要受洗的李金芳姊妹祈祷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为孙文广老师与师母祈祷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2013年5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3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2011年4月2日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过2天就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清明节,在今天的圣经学习中,按照我们学习圣经的次序,我们学习了《圣经•提多书》第一章。在聚会中,徐永海、何德普、胡石根、沙裕光、董继勤、朱瑞、刘京生等主内肢体和朋友都分别发言,谈了各自的读经体会。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是预言耶稣,新约是应验耶稣,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甘愿为主受苦;因为只有这十字架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可是一些所谓的基督徒,他们不愿意走十字架道路,不愿意为主受苦;可是他们又要标榜自己是最“纯正”的基督徒,来欺哄自己的心。为此,他们常说:“你看,我们是多么的虔诚,我们遵守各种基督教的诫命;我们还反对其他宗教的诫命,我们还反对中国的传统习俗,我们还反对清明节,当国家提出把清明节定位法定节日时,我们是强烈的反对”。
   
   《圣经•提多书》第一章写到:“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他们说是认识神行事却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提1:11-16)。
   
   在这里所批评的应当就是这样的所谓的基督徒。我们不要做这样的基督徒,他们貌似最“纯正”,可是他们成了很多中国人信仰路上的绊脚石,这些所谓的基督徒,过去有,现在有,中国有,外国也有。
   
   在这里我向大家推荐李克牧师《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第三章的一段(见附)。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让我们为所有的中国人祈祷,来使他们都来接受主耶稣,都来成为基督徒,我们愿意为此走十字架道路,我们愿意为此经过任何苦难,我们愿意为此甘愿流血牺牲。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中国近代史真相——(基督教的社会作用)》第三章的一段
   
   三,罗马教皇礼仪禁令,破坏传教事业:
   
   18世纪初,中国“祀孔祭祖”的传统礼仪,受到罗马教皇的质疑。他们认为“祀孔祭祖”违反圣经中的“十条诫命”,有“崇拜偶像”之嫌。因此在教内引起争议。传教士们将礼仪之争上报罗马教皇。经教廷商议于1707年2月,罗马教皇克雷芒十一世向在华全体传教士公布禁令,反对中国“祀孔祭祖”的传统礼仪。康熙皇帝得知后,大为震怒。引发罗马教皇与中国皇帝对抗。罗马教皇的禁令,破坏了天主教在华的传教事业。成为中国天主教历史中的重大事件。对传教工作当引以为鉴。
   
   在圣经《出埃及记》20:3-5中“十条诫命”规定:“除我以外,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以“偶像”取代神的地位(参《诗篇》115:4-9)。但“祀孔祭祖”是中华民族两千多年传统美德, 不可与“拜偶像”相提并论。对不同的国家民族风俗习惯应当受到尊重。祀孔祭祖与拜偶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当初,利玛窦在中国传教,为了便于传教,努力了解中国社会风俗习惯。他完全改变西方的生活方式,在起居饮食、礼节等方面力求中国化。对中国传统礼仪“祀孔祭祖”问题,他认为祀孔是中国人对“至圣先师”表示崇敬;祭祖则是对祖先表示孝思。“祀孔祭祖”之礼当由信徒自便。
   
   1700年11月,耶稣会士联名上疏向康熙帝请教礼仪问题。康熙指出:“祀孔祭祖系中国传统习俗,不含宗教礼仪,供神祖乃是人子思念父母养育……圣人以五常有行之大道,君臣父子大伦垂教万世,使人亲上事长之大道,此至圣先师之所应尊应敬也。”12月耶稣会士李明将康熙的答复呈送罗马,作为对祀孔祭祖礼仪性的正式界定。
   
   1704年,罗马教皇正式发布关于中国礼仪的禁令。特派铎罗主教访问中国,希望中国当局理解教廷的法令。康熙对铎罗主教以礼相待,向铎罗主教说明中国礼仪的重要意义。康熙明确指出:在中国管理宗教事务的人必须是久居中国熟知中国社会情况的人。康熙对那些不了解中国国情,对中国礼仪妄加批评的人感到不快。
   
   1706年,康熙再次接见铎罗主教明确表示:“我们中国朝野上下敬拜孔子已有两千年。西洋传教士利玛窦来中国传教受到皇帝保护,他忠于公务,恪守法令,遵从中国礼仪。今后反对中国祀孔祭祖礼仪的西洋传教士休想在中国居住。我认为中国人从古代开始敬拜“天”和“天主教的天”是一致的。因此,祀孔祭祖与天主教的教理并不抵触。天主教的圣经与中国的经书也有许多相同之处……”。
   
   1707年2月,铎罗主教在南京以公函方式擅自向在华传教士公布了罗马教皇的禁令。康熙得知后大为震怒,立即下诏:
   
   第一,罗马教皇无权干涉中国内政事务;
   第二,将铎罗押解到澳门拘禁;
   第三,悉数驱逐颜珰一行在浙江的传教士;(“悉数”乃全部之意)
   第四,悉数拘禁在四川的传教士;
   第五,愿在中国传教的传教士,必须向内务府申请“印票”(在华永居证),在印票上填写姓名、年龄、来华日期等内容。印票只发给签名遵守利玛窦传教规矩的人。无印票的传教士一律驱逐出境。
   
   康熙命令执行后,在华的西洋传教士,凡拒领印票者,均被迫离开中国。一部分以传教为重的传教士,按章领取印票,并签名保证遵守利玛窦的传教规矩,可继续在华传教。
   
   这样一来,中国地方官员反对天主教的活动又开始抬头了。一些反教官员趁机上疏奏称:“天主教在各省设堂,召集匪类,此辈居心叵测……”。这是一切反教者的诬陷,不足为奇。
   
   康熙对罗马教皇的禁令反击之后,罗马教皇又派嘉乐主教来华进行调解。1720年9月,嘉乐一行到达北京。康熙不予召见,且下令逐客,并传旨:“尔教王条约(禁令)与中国大理相背谬,教王表章,朕亦不览。西洋人在中国不得行教,朕必严行禁止……”。嘉乐只好用书文提出要求:“希望在中国的传教士和信徒自由遵守教皇的命令。希望准许嘉乐在华管理传教工作。”康熙遂即派员答复嘉乐:尔教王条约既与中国道理大相悖谬。天主教在中国行不得,务必禁止,教既不行,传教士在中国亦属无用,尔俱带回西洋。尔教王条约只可禁止西洋人,中国人非尔教王所可禁止……嘉乐见康熙批示后,得知事态已无回旋之地。便与耶稣会士商议。他们担心几十年艰辛传教成果将毁于一旦。建议嘉乐采取变通办法,适当让步。经过协商,嘉乐提出八项准许的策略。“准许信徒参加非宗教的祀孔仪式,准许信徒参加祭祖,可对亡者面前行礼,烧香上供等悼念仪式”。康熙见了仍不满意。嘉乐此行既没有解决康熙与罗马教皇的对立,也没有解决教内礼仪之争的矛盾。嘉乐无果而返罗马。
   
   罗马教皇若知现今何必当初?这场礼仪的禁令,伤害了中国人民自尊的感情,使亲者痛,仇者快,为反教者制造借口。给中国传教事业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将一度兴旺的传教事业,坠入低谷。
   
   这场礼仪之争,历经200年左右,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为了挽救濒临消失的中国天主教,于1939年12月8日,要求教廷礼信部撤锁有关禁止中国礼仪的法令。于1942年,终于解除中国祀孔祭祖的法令。
   
   祀孔祭祖禁令的影响在教会中至今并未消除。很多信徒仍不敢纪念祖先,不敢向亡者鞠躬行礼。见庙宇不敢进,旅游时见庙宇不敢照相,误认“偶像”有灵气。甚至有人认为在室内挂耶稣的画像,也是犯“崇拜偶像”之罪。信徒务要扬弃无知的遗传,提高神学信仰素质。因为“偶像算不得什么”(“林前”8:4)
   
   中世纪罗马天主教,原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制度。被称为基督教黑暗时期。他们用愚昧无知神学思想,使神的真理暗昧不明。(《约伯记》38:2节)他们贬低人性,崇尚苦修,禁止嫁娶和禁戒食物,听从引诱人的邪灵和魔鬼的道理。(参《提前》4:1-3)在中世纪,创立购买“赎罪券”制度,否定因信称义之道;设立“宗教裁判所”杀害科学家。已成为文化艺术、科学发展的障碍。16世纪欧洲兴起文艺复兴运动,经过宗教改革,扬弃中世纪罗马教皇落后的神学思想,恢复了基督教历史的原貌。
   
   康熙为了维护国家民族的尊严,抵制罗马教廷的禁令,无可非议。康熙说:“祀孔祭祖同天主教的教理并不抵触;天主教的《圣经》与中国的经书有许多相同之处……”康熙对耶稣会士苏霖、巴多明等人说:“尔等放心,并非禁天主教。惟禁不曾领印票的西洋人,与有印票之人无关。若有地方官员一概禁止,可再来启奏。”我们应当完全拥护支持康熙与利马窦对礼仪问题的观点。
   
   但很不幸,反教者趁机开始抬头。自罗马教廷礼仪禁令事件之后,延续雍正、乾隆、嘉庆三朝均执行禁教政策,长达100多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当以史为鉴。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