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徐永海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聚会时,我们只是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学圣经有什么错?有什么罪,就为此把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七处),这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4月28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她的妹妹又于近日被刑事拘留,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月12日
     
     
     昨天是2012年1月11日,上午10点钟,派出所警察上门来到我家,对我说:“今天就不要出家门了,有事4点以后再去办”,警察还对我说“可能是因为北京市开人大、开政协的事情”。
     
     经过一天的琢磨,我感到很不对劲。自从2006年1月30日我从监狱出来后,一直被监视,警察在我家门口盖了一间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有联防队员在这上班,一共8人,每班2人。并且,我还时常被软禁,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我就要被软禁在家中。但是,在往年北京市开人大、开政协的日子,在我印象中,我还没有软禁过呀。
     
     一般在北京市开人大、开政协的日子,都是把一些著名的访民软禁在家中,或者带去旅游,怕他们到北京市的人大、政协去上访。我被软禁一般是在什么全国两会期间呀,六四期间呀,十一期间呀,开党的代表大会、中央全会期间呀。或者另外一些特别的日子,如那个朋友出狱呀,那个朋友开庭呀、那个国家的领导人来华访问呀等等。
     
     被监视,被软禁,我感到十分的痛苦。为此,以前一被软禁,我就写文章,说一说被软禁的事情,再在主耶稣面前给那些监视、软禁我的警察、联防祷告祷告,我的心里就开朗了。但是,在去年(2011年),有几次被软禁,我也懒的写了,只是在主耶稣面前为监视、软禁我的警察、联防祷告祷告,心里也就过去了。如不久前的2011年12月29日,倪玉兰、董继勤开庭,我就被警察软禁在家中,不许出门,我也没有写文章,只是为警察祷告,为倪玉兰、董继勤祷告。(没有为此给倪玉兰、董继勤写文章,其实是很亏欠他们,也亏欠我的主耶稣)。
     
     以前都是在所谓“十分重大”的敏感、特殊的日子,才将我软禁在家;而在北京市开人大、开政协这些所谓“不是十分重大”的敏感、特殊的日子,还没有过将我软禁在家中。而昨天却将我软禁在家了;并且,今天上午我给几个著名的访民去电话,王玲说,她昨天一天病的很重,没有出门,不知道(请众主内肢体,为病中的王玲祈祷);叶国强说,他去他哥哥叶国柱(都是著名访民)那里了,也没有发现。看来,别人没有发现,或者没有,而是软禁了我,并且上门告诉我不要出家门,我感到很不对劲。是不是我最近写的文章,让某些部门、某些人不高兴了,而通过这次软禁来教训教训我呀。
     
     我近来是写了一些文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基督信仰;另一个是我要申诉,我写了《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并写了一些文章来请求得到朋友们的支持。再一个是关于我的科研工作,物理学方面的和心理、精神病学方面的(后者是我的专业,我曾是20来年的精神科医生)。这些文章,可能是让某些部门、某些人不高兴了。
     
     自2006年出狱后,由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使我一直失业在家,无法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低保、医保,一家人生活的实在困难,时常陷入窘境。如前天早上,因为门上有个洞,夜里灌凉风,使妻子的胳膊直疼,为此早上妻子抱怨着很长时间,上班了也来电话抱怨。是的,如果我和妻子依旧是医生、护士,我们早就把门换了,甚至把房子都装修了。
     
     为此,我要去申诉,来使自己得到平反,来使自己能够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来使自己一家摆脱这样的困难、窘境状况。为此,我写一些科研的文章,来为自己恢复工作做准备。即使再软禁我,我也不会放弃我的申诉、我的科研工作,因为我要吃饭。我的信仰我更不会放弃,因为我的主耶稣在我困难时,一直在帮助我。
     
     最后,请求朋友们关注我,请求主内肢体们为我祷告。
     
   附:
     
   1、《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2、《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3、《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4、《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之一)》
   5、《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之二)》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2014-4-28注:今年,1月24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左右才陆续被释放。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以“非法集会”被刑事拘留;4月份葛志慧又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继续被刑事拘留,至今葛姊妹还在看守所里。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十字架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其中不少文章论述了“什么是邪教”,其中有一条是“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作为基督徒,我们高举耶稣和十字架,来使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今的中国,当今的世界,最缺的就是这样的大爱的心,最需要就是这样的大爱的心。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们(个人)也高举科学,我们从来不反对科学,我们不是邪教。
   
   真正的科学将会帮助我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我愿意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一问题;我愿意与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愿意与基督徒(有神论者)讨论这一问题,虽然一些基督徒(有神论者)确实十分反感(反对)某些科学,如生物进化论、宇宙大爆炸理论等。
   
   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中的自序
           自序: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第一段)
     
     (第二段)
     
     例如,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就应当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都应当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的、零点的,在此基础上,我们自然就可以来更好地认识“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
     
     再如,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它的作用,应当是来使我们具有“精神”这个天性。因为,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精神,即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即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多指本民族、本阶级的人,坏人自然多指敌民族、敌阶级的人);出于这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都能够做到“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了,可见“精神”所带来爱与恨是多么的强烈。
     
     耶稣给我们做了终极的榜样——连仇敌(罪人)都爱,并为此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即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即强烈地爱所有的人——连仇敌(坏人)都爱(只恨撒旦),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没有大爱的心,出于仇恨的心,我们同样也是希望仇敌说出真相(认罪)、付出补偿(伏法)。可是,仇恨的心,带来的多是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心身疾病;大爱的心,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心身健康;我们实在是应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当个人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就会具有健康的心身;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就会人人都相爱,就会不同阶级、阶层、民族、国家的人都相爱,而会带来美好的社会;我们实在是应当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只恨撒旦)的心。即使我们不懂得任何所谓的“真理”——道理、理论(包括神学理论、科学论证等),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同样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因此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耶稣就是真理,就是上帝,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审判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