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徐永海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2008年2月写的文章
·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申诉书(草稿)
·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2008年3月写的文章
·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旧稿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2008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旧稿: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旧稿: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2008年7月写的文章
·旧稿: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学圣经有什么错?有什么罪,就为此把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七处),这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4月18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徐永海
   
   2011年8月12日
   
   今天(2011年8月12日)是何德普等主内弟兄姊妹应当受洗的日子,可是,一早我们(何德普、徐永海、胡石根、高洪明等)就被警察拦阻,阻止在家中不许出门,有的人可以出门,但被警察贴身跟踪,因此何德普等的受洗仪式受到阻碍,不得不再选日子。
   
   一、何德普等预备受洗的经过
   
   在10年前,即2001年8月第二个主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中国著名的教会领袖袁相忱牧师在北京门头沟野溪的永定河施洗。这是袁牧师的最后一次施洗,当年他已经90来岁了。这一天,有几百人受洗。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杨靖、韩罡、高玉祥、钱玉民也在这一天受洗,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当日,何德普兄弟也参加了圣礼,但未受洗,他说等对主耶稣有了更深的认识后再受洗。但第二年他入狱了。2005年袁相忱牧师荣归天家了。
   
   9年后,2010年8月,由袁相忱牧师的二儿子袁福声弟兄施洗,我们教会的严正学、胡石根、王志新、董继勤受洗,向世人宣告归入了耶稣。
   
   2011年2月何德普弟兄出狱了,狱中的经历使他对主耶稣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立志一生跟随耶稣。在何德普坐牢期间,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姊妹和儿子何佳小弟兄接受了主耶稣,他们在4年前的2007年受洗。贾建英姊妹是由守望教会的金牧师施洗;何佳小弟兄是由袁相忱牧师的妻子梁惠珍老姊妹和儿子袁福音弟兄施洗。何佳小弟兄受洗的这一天正是2007年8月16日,是袁相忱牧师荣归天家2周年的日子。
   
   何德普出狱后,回到了我们的家庭教会。在《圣经》学习中,他多次见证说,是靠着主耶稣度过了8年的监狱生活。他表示妻子、儿子信主很坚定,尤其是儿子还是教会的同工,因此他一定要在今年受洗。为此,定于今天何德普弟兄受洗,施洗人是袁相忱牧师的二儿子袁福声弟兄。可是,警方阻止我们今天的洗礼活动。
   
   二、只有爱才能带来民主、自由、人权
   
   袁相忱牧师1979年出狱后,开始带领家庭教会——北京白塔寺家庭教会。30多年来,中国的家庭教会越来越多,目前仅北京就有几千个,越来越多中国人成为了基督徒,目前中国基督徒已有几千万。
   
   我们的前辈——袁相忱牧师等——用他们的榜样,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耶稣徒。袁相忱牧师曾因为信仰基督,坐牢21年多,其中半年是被关在长、宽、高各一米的“鸡笼”(一米号、禁闭室)里。多年来,他们一家人受了数不清的苦,“理应”充满恨;我们不少主内弟兄,也曾因政治、信仰等原因坐了牢,他们也曾经历过很多苦难,心中也“理应”充满恨;但是他们的心中却充满了爱,爱主内的肢体,爱周围所有的人,甚至爱那些逼迫他们的人,因为基督在他们的心中。
   
   “恨”带来的是焦虑、痛苦,并会导致身体及心理的疾病;而“爱”带来的是喜乐、幸福,治愈我们的身心疾病。我们接受了耶稣,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就会有健康的身心。我们感谢主耶稣,使我们这些“理应充满仇恨”的人接受了他,有了大爱;我们要一生追随主耶稣,传福音。
   
   “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暴力革命”不能带来民主、自由、人权,而只会带来更多的仇恨、黑暗和暴力。因此我们主张爱、和平、非暴力,以此改变社会;我们要像耶稣那样有“大爱的心”,穷人爱富人,富人爱穷人,全民分享政治、经济权利,这才能真正获得民主、自由、人权。我们的很多朋友——主内兄弟一生追求民主、自由、人权,为此甘愿流血牺牲,这是因为他们有信仰,有大爱。
   
   在我们周围也有很多朋友,他们同样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甚至坐了多年的牢,可是由于他们还没有接受耶稣基督,心中充满了恨,很让我们遗憾。为此20多年来,我们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这些朋友传福音,不论遇到何种情况,我们都不会停止。今年夏天,我们一定要举行何德普等主内兄弟的受洗仪式。
   
   三、让所有的人都知道爱
   
   袁相忱牧师生前多次说过:“你如果不知道如何为主传福音,你就先把《使徒行传》读几遍”。使徒时代的教会,就是我们现在中国这样的家庭教会。
   
   我们的前辈,袁相忱牧师等身体力行地教育我们如何进行家庭教会。我们的办法是“打游击”,不让我们在张三家聚会,我们就去李四家;不让我们在星期天聚会,我们就改在星期五;如果不让我们公开聚会,我们就私下聚会,总之我们不能停止学习《圣经》。我们要用我们的行为来告诉人们——尤其是逼迫我们的人们,我们的核心是“爱”,我们没有仇恨,我们只有爱,只有和平。
   
   有人说,“打游击”的家庭教会,能传播福音吗?事实是,正是家庭教会,正是“打游击”,才使得中国的基督徒发展到几千万。我们的处境艰难,没有神学教材、参考书,没有很多的宗教仪式;我们只有圣经,只是向耶稣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使自己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一个没有大爱之心的教会,是不会兴旺的。
   
   我们“圣爱”教会的人数很少,但可以宣讲为主受苦,宣讲走十字架道路,宣讲袁相忱等老一代基督徒的苦难;而在那些大教堂中讲这些都是很难的,牧师必须要讨好人,说信主可以有好处,可以升官、发财、祛病。我们“打游击”,经历逼迫、苦难,可以更好地去体验主耶稣、袁相忱等老一代基督徒的苦难,将耶稣接到自己的心里,具有大爱的心。因此,即使将来我们可以有大教堂了,也要坚持家庭教会的方式。
   
   今年的“六四”前,警察找了我,希望我们家庭教会暂停一段时间,为此我们决定暂停星期天的聚会。20多年来——自从2000年1月1日到我家聚会,我多次对警察说过,只要你正式通知暂停聚会,我就暂停;我们暂停,不是因为怕,我们这个小家庭教会的大多数兄弟都因为政治、民运、维权、信仰做过牢,我们不怕打压,我们有对抗的能力;我们容忍,是为了让他们看到我们的爱和诚意。
   
   我们暂停星期天的聚会,但是我们不会停止学习《圣经》,不会停止传福音。我们只是“打游击”,我们可以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依旧坚持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因为,基督徒就是追随耶稣,学习基督,我们内心太需要耶稣了,而我们的很多朋友也太需要耶稣了,我们需要耶稣的大爱之心。我们可以在某一时间、地点暂停,但我们不会放弃,我们始终坚持家庭教会、坚持学习《圣经》、坚持传福音。
   
   今天,警方虽然阻止了何德普等主内兄弟的受洗仪式,但我们今年夏天一定会举行这个仪式。请为我们祈祷,请为何德普等这些等待受洗的弟兄姊妹们祈祷!
   
   2011年8月12日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宇宙的本来面目是零点的,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我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精神(一种特殊的英雄精神、侠义精神),即强烈地爱所有的人——连仇敌(坏人)都爱。当人人都具有这基督精神时,我们人类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的科学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今年美国将拿出1亿美元、欧盟将拿出7200万美元进行脑的科学研究。为此,在这里,我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奉献给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来为科学的进步尽我们的力量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