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徐永海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3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
     
             2011年7月14日
     
     2011年6月30日谢模善牧师荣归天家、安息主怀,他走完了他那平凡而伟大的一生(1918年2月17日——2011年6月30日)。说他平凡,是说在谢模善牧师92年的人生中,他仅仅是个普通的人,他既不是国家领导人,也不是某个领域的著名专家学者,更不是让某些人羡慕(或仇富)的亿万富翁。说他伟大,是说在谢模善牧师的92年的人生中,他为主耶稣做了美好的见证,谢模善牧师因为信仰耶稣曾坐牢23年多,在监狱里经历了很多很多的苦难,但是谢模善牧师一直持守着基督信仰,出狱后坚持为主耶稣传福音,获得了全世界众多基督徒的尊重。
     
     我认识谢模善牧师是在1998年。在1998年的较长一段时间里,谢牧师和他的夫人谢师母,在每个周日的主日聚会、主日敬拜的日子,经常来到史书才弟兄家中——即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点,与我们一起读经、祷告、聚会。在每次聚会时,谢牧师为了培养年轻的基督徒,使更多的年轻人更好地为主做工,他总是让我们年轻人起来先讲,然后他再根据我们讲的,再有针对性地做进一步的讲道。在聚会结束前,他总是站起来做最后祝福:“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只是在史书才弟兄家的这个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点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半年左右就被迫停止了,一些主内肢体转到董志弟兄家的聚会点去参加他们的聚会(他们的聚会现在已经是北京著名的家庭教会)。我和高峰弟兄转到位于安定门的王美如老姊妹家,恢复了我们原来的家庭教会——即一个面向良心犯及其家人的家庭教会。虽然在史书才弟兄家的这个家庭教会持续时间不长,但是由于主的恩典,众肢体的努力,这个家庭教会还是很兴旺的。当年史书才弟兄是中央电视台动画部30多岁的编辑、导演、画家,他的家(北京青年公寓)又位于中国最著名的科学教育文化中心——中关村,因此,我们的家庭教会聚会点一直是以年轻人为主,以知识分子为主。因此,热心向中国大陆年轻人传福音的美国王嘉丽姊妹、大卫牧师曾到这个家庭教会聚会点讲道。也因此,我们也请来谢牧师、谢师母来参加我们家庭教会的聚会。
     
     在北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中,有三个对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产生了极大影响的老牧师,一是袁相忱牧师,二是杨毓东牧师,三是谢模善牧师。他们都是在49年以前就已经为主工作的老牧师,他们都曾为主做过很多年的牢。随着1976年“文革”结束,1978年“改革”开始,他们离开了监狱回到社会,他们立刻尽自己的能力为主传福音。
     
     一、袁相忱牧师,袁相忱牧师在1978年底离开监狱后,在自己的家中建立了北京的第一个家庭教会,这个家庭教会后来成为了中国最重要的家庭教会,为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复兴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袁相忱老弟兄成为中国家庭教会最重要的教会领袖。
     
     二、杨毓东牧师,杨毓东牧师回到了“三自教会”的缸瓦市教堂,因为在“三自教会”内建立了以信徒为核心的堂务会,并建立三十多个家庭教会聚会点,在1994年12月4日被有关部门拉下了讲台,从此杨毓东牧师带着他自己建立的三十多个家庭教会聚会点也走向了真正的家庭教会道路,现在这三十多个家庭教会聚会点已经发展出众多的家庭教会聚会点。
     
     三、谢模善牧师,谢模善牧师没有像袁相忱牧师那样坚持在自己的家中带领自己的家庭教会,也没有像杨毓东牧师那样自己坚持建立起众多的家庭教会聚会点;谢模善牧师而是到各个家庭教会中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去培养那些年轻的家庭教会传道人,如培养他们讲道,如按立他们为牧师……。目前这些年轻(现在很多已经不再年轻)的传道人(牧师)正在带领着众多的家庭教会,正在大力地为主做工,正在极大地兴旺着家庭教会。
     
     谢模善牧师是十四岁信主,中学毕业后入读山东神学院,曾任中华基督徒布道会总干事,《布道会刊》和《圣膏》杂志主编。1956年5月28日被捕入狱。靠主恩典度过了23年监狱劳改生活。出狱后因着福音的缘故又数次被捕关押。他曾写道:“我既以身许主,将生命放在祭坛上当作活祭,或死或活总是主的人。人理当报答主的恩爱,在患难中补足恩主的缺欠,唯愿主旨成就,个人祸福非所计也!”
     
     因为为主的缘故,如帮助辽宁鞍山被劳动教养的主内肢体,如帮助浙江萧山教堂被拆毁的家庭教会,我们(我和高峰、刘凤钢、张胜棋等)也曾为主坐牢,我一次是在1995年至1997年,另一次是在2003年至2006年。因为我们也曾为主的缘故坐过牢,谢牧师和谢师母对我们很是关心,在1998年的时候,就请我们去他们在北京的家(北京海淀蓟门里东三楼308室)中去做客。这么多年来,我们每次去看望他们时,在他们的家中,我们就像感受到是回到自己的父母家中,他们是非常慈祥的老人,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爱,他们与我们交谈,他们关心我们的工作,关心我们的生活,关心我们的信仰……。
     
     谢模善牧师在23年的监狱生活中,受过很多的苦,受过很多的逼迫,受过很多的欺压,但是我们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的恨,怨恨、仇恨……,反而是充满了爱,大爱、怜爱……。我们也曾坐过牢,我们知道很多坐牢的人,心中充满了恨,即使他们曾杀人、贩毒、抢劫……,他们曾杀害过他人,但是他们总认为他们受到的惩罚太重(确确实实中国的监狱太痛苦),他们对社会充满了恨,常常是出狱后报复社会。而我们从谢牧师身上只看到了爱,大爱、怜爱……,我们从这些老牧师身上,从袁相忱牧师、杨毓东牧师、谢模善牧师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耶稣,我们看到了耶稣的大爱,愿我们一生都以这些老牧师为榜样,愿我们一生都来效法耶稣,也来不再具有恨,也来充满耶稣那样的大爱,因为主耶稣恩典够我们用的。
     
     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过:“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上帝的群羊,按着上帝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1-3)。袁相忱牧师、杨毓东牧师、谢模善牧师,这些老牧师为我们做了美好的榜样。几年前,我在看过《十字架》这个电视记录片时,在看到谢模善牧师在说到他狱中痛苦的经历时,我是泪眼满面。是的,主的爱够我们用的,让我们记住谢模善牧师在下面的话,来勉励自己,来使我们一生跟随主耶稣。
     
     谢模善牧师说到:“我是二十三年多,这样长的时间,我以前也想不到,要有这样长的时间。如果一开始告诉我二十三年都这样子,也许我也走不下去。开我的批斗会,问我:你现在还信不信上帝了?你信不信耶稣?信就打。揪头发的、揪耳朵的、用拳头打的,打得倒在地下就用脚踢呀。最残忍的时候就是拉我的手铐,你信不信?信不信?就把我这个手铐子,这个铐子就在我的肉里面,溃烂的皮肤肉里面,陷了一半,铐子一半在肉里面,就这样陷在里面拉来拉去,拉来拉去。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我跟主祷告:主啊,我跟随你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天天批斗我你也不得荣耀啊。我是你的仆人,是你的儿女,我天天被打被批斗,你能够在天上得荣耀吗?我借着祷告,把我家里的人全部交给主,我呢我就预备自杀了。我怎么样自杀呢,我戴着铐子?我就跳在炕上,从上面把电灯泡卸下来,趁着看我的两个人出去打饭的时候,我就把电灯泡卸下来,我想用电把我触死。可是呢,电力不够,后来人家告诉我:不是电力不够,是你手上戴的这个铁器,戴的手铐子把这个电力分散了,所以我没有死。当我在上面触电的时候,外面发现了:哎呀不得了!谢模善要自杀!政府把我喊了去,又把我教训一顿:你想威胁政府,你要用自杀的方法来威胁政府啊?晚上我就在神的面前认罪,我说:天父啊,我太亏欠你的荣耀了。我怎么劳改十二年都下来了,受的苦也很多,怎么我想用自杀的方法来结束我的生命呢?我就不能依靠你到底么?我太亏欠你了,我就求神赦免我。我听到主的声音对我说:孩子啊,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孩子啊,我的恩典够你用的。第三次又亲切地对我说:孩子啊,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主安慰了我。我就靠着天父的恩典,又活下来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2014-2-28注: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多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