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徐永海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8
11月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维权朋友
·我们教会一些肢体是访民近日被抓——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患难的维权人倪玉兰董继勤赵作媛吕动力等等——2014-11-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双十节被抓的叶国强杨秋雨王玉琴出狱
·我们家庭教会有肢体入狱有肢体出狱——2014-11-2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维权人赵作媛被抓半月才得知被关看守所
·为我们教会正在经历苦难的肢体祈祷——2014-11-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我们教会正在经历苦难的肢体祈祷——2014-11-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2月
·首个宪法日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依宪治国
·就教案的国家赔偿申请在首个宪法日里遭拒绝
·人权日北京十分寒冷病重访民面临露宿街头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2014圣爱团契教案要求国家赔偿——2014-1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2014圣爱团契教案要求国家赔偿一事祈祷——2014-12-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家庭教会无罪却被抓为此坚持要求国家赔偿
**************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8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推动圣经公开出版
·秦永敏赞徐永海刘凤刚石玉林等朋友的诗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3
·耶稣的救恩使我们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1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无罪教案肢体坚决要求国家赔偿——2014-1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3人曾被刑拘1月的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
2015年
1月
·面临教案一周年我们坚持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我们信仰耶稣没有罪就此致信北京人大
·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我们信仰耶稣没有罪就此致信北京人大
·13人曾被刑拘1月的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
·下周教案一周年我们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今天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蒙难者杨秋雨要遭拘留
·明日教案一周年我们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主内弟兄姊妹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各国领导人及驻华大使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因教案正在坐牢——2015-1-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月
·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
·主持康国雄追思会后回家时被抓2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的日子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我们聚会时是只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们有什么错?有什么罪,来使我们因此坐牢。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3月20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她的妹妹(王春梅)的电话:18810011322。!!!
   
   
   
   
   
   
   首发<议报>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的日子
   
   
   2011年3月20日
   
     
   一、“我是刘贤斌”海外绝食声援活动中的民运元老郑钦华
     
     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刘贤斌第三次入狱后,在中国大陆、在世界各地发起了“我是刘贤斌”绝食声援活动。2010年8月在法国先后有八位朋友参与了“我是刘贤斌”海外绝食声援活动,其中第一位朋友就是民运元老郑钦华(又名:柯力思)。每一位参加绝食声援活动的朋友,或者自我介绍了一下自己,或者由组织者给予了介绍,其中对郑钦华的介绍就是:“民主运动中的两岸第一人”。为了述说方便,在这里我引用了全文:
     
     郑钦华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地人,他参加台湾早期党外运动(台湾早期的民主运动),曾与谢长廷同在一个读书会,年轻时代留学欧洲,他认为台湾在中共的强势之下,台湾民主不易取得胜利,民主运动要首先在中国大陆开展起来,民主运动要取得胜利最重要的是要在大陆取得胜利,如此,中华民族、大中国的民主运动才会取得最后胜利。于是,作为先知先觉者,郑钦华先生在台湾还未民主化、两岸还在对抗(注:1979年才刚刚宣布停止炮击金门)的时代,放弃欧洲留学于1979年来到大陆,就读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将自己置身于中国民运的前线,在北京学习期间成为西单民主墙运动的重要民间刊物《四五论坛》的秘密成员,成为徐文立先生得力战友,还启发了徐永海等大陆青年知识份子成为民主战士。
     
     在民主墙运动被中共政府全面镇压之后流亡美国;在美国期间参与王炳章博士组织创办的民联,曾任民联副主席,成为王炳章最信任的得力助手之一。如同其他早期民运参与者一样,郑钦华先生也经历了海外民运的风风雨雨,然而他没有放弃初衷,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理念并为之努力。1998年至今担任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在法国的负责人,2007年6月4-5日被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届代表大会选举为执委会委员至今。
     
     郑先生的经历在所有民主运动战士中是有传奇色彩的,他对于民主信念的坚守,他不计名利、个人前途、荣辱得失的精神,实乃中华民族的民主运动的精神楷模。以台湾,同时参加民主运动的谢长廷,后来曾贵为中华民国行政院长、总统候选人;同时来大陆的台湾人有林毅夫,他投共后被中共长期培养,去美国留学,现在已经贵为中共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他们皆名利双收、富贵发达。而郑钦华人生无华,现在在法国一边坚守民运,一边要养家活口,他是中国民运的元老,也是没有名利的平凡人。
     
     然而,郑钦华先生的伟大就在于为了理想不计名利荣辱,为了民主运动、民族国家的前途,忘记“小我”成就“大我”!与郑钦华先生相比,那些富贵发达之人,丝毫显示不出“伟大”。
     
     郑钦华先生与刘贤斌先生,他们的人格精神,他们在民主运动中树立的精神力量,是同质的,是值得大家学习的!
     
     郑钦华先生绝食声援刘贤斌先生,是英雄惜英雄!
     大哉!刘贤斌先生!
     大哉!郑钦华先生!
     大哉!法国绝食声援团!
     
   二、郑钦华在北京的艰苦生活
     
     1978年至1979年正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第一个高潮时期——西单民主墙时期。为了中国的民主运动,为了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郑钦华从台湾绕道法国来到了北京。在北京期间,他一边上学,在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学医;一边参与民主运动,像前面所说的那样“成为西单民主墙运动的重要民间刊物《四五论坛》的秘密成员,成为徐文立先生得力战友”,另外还“启发了徐永海等大陆青年知识份子成为民主战士”。我作为“被启发者——徐永海”,在这里,我简短地回忆一些当年的情况。
     
     我和郑钦华(又名柯力思)是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同学,是同班同学,同寝室的同学,上下铺的同学,最好的朋友。“北京医学院”现在这个校名已经不存在了,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正如那句老话“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效法西方苏联教育模式,“北京大学医学院”从北京大学分了出来,成了“北京医学院”。到了这个世纪,又回归西方欧美教育模式,“北京医学院”(后改名为北京医科大学)又回到了北京大学,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
     
     1977年恢复高考,有了77级、78级、79级这三届七十年代文革后的大学生,如同文革初有个“老三届”,改革开放初有了这“新三级”。在这三届学生中,有十四、五岁的毛孩子,如我的同学中,就有两个只有十四岁,不少的同学只有十五岁,他们是神童,不仅年龄小,而且高考时的考分还非常得高,不然也考不进我们学校;也有三十来岁的高龄学生,如77级就有一个老大姐,30岁那年上的大学,三年级时和一文革前的老大学生(当时已是教授)结婚了,在四年级后的暑假(我们是五年制)里生了一个孩子,一节课都没有耽误,真会计划生育,这些高龄学生是过去十年中精华。
     
     七十年代后期,文革刚结束,中国对外交往还很少,很少见到外国人,尤其是在外地农村,可是在我们学校中有不少的留学生,这让从外地来的同学感到很新鲜。一个同学告诉我说,小时候有一次他们那里来了一拨外国人,全城都轰动了,几万人围着看,淘气的男孩子还向人群中扔小石头。那年月,很少见到外国人,更很少见到台湾人。不像后几年,那年月还没有开放,只有极少的台湾人来大陆,被大家知道的也都是驾机投诚过来的。可是我们班楞来了一个台湾人,就是郑钦华(柯力思),他也是高龄学生,当年29岁。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台湾辅仁大学毕业后,当了2年兵(台湾的男子必须服兵役),又到法国去留学,学习医学,1979年以转学的身份来到我们学校。郑钦华,一个台湾人,15岁就开始从事民主运动,与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过不屈不饶的斗争,为了台湾的民主事业,曾被关过,曾被打过,但是民主的信念没有丢失过。随着老蒋(蒋介石)的死去,随着小蒋(蒋经国)的上台,台湾的民主事业是在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而此时大陆的民主事业才刚刚开始,为了大陆的民主事业,郑钦华绕道万里来到了中国大陆。
     
     那年月的中国大陆还很贫穷,还有粮票、油票、布票、棉花票等等。前一段时间,我还与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已是一家医学院的领导)回忆当年的事情,他说他当年最怕过冬天,由于只有一床被子,又薄,时常冻得睡不着觉。我妻子(比我们年纪都小)很不解,说为什么不多买一床被子,或者向谁家要一床被子。我妻子还抱怨我,你为什么不让你妈给人家做一床被子。她那时还小,她哪里还记得,那年月,一个人一年才十多尺布票,那里有富裕的布票、棉花票来给人家做被子呀!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又在法国生活了几年,他放弃了物质上的舒适生活,来到了物质上极度贫乏的中国大陆,和我们一样,拿着每月19块5的助学金,算计着粮票、布票过日子。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真正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现今的“愤青”们所永远也达不到精神境界。这些“愤青”们一边是骂着西方国家,一边是想方设法地要到西方国家去,到了西方国家,死活也不愿意回到早已不再物质极度贫乏、并且物质已经很丰富的中国大陆。
     
   三、在北京的郑钦华是一边上学一边参与民主运动
     
     1978、1979年,在中国出现了西单民主墙运动,出现一大批如魏京生、傅月华、徐文立、刘青、任畹町、王希哲、孙维邦(孙丰)、杨靖、刘京生、何德普、朱锐等民运人士。郑钦华一到中国大陆就与部分民运人士密切地接触在一起,共同追求中国大陆的民主。可是好景不长,没有几个月,到了1979年12月,西单民主墙就被取缔了,之前、之后就有不少的民运人士陆续地被抓捕入狱了。
     
     因参与民主运动,后又计划组党,徐文立被判15年,王希哲被判14年,孙维邦(孙丰)被劳动教养2年。此时的郑钦华也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因我与他说的来,因我也曾老去民主墙看大字报,我又比他小十来岁一直把他当成老大哥看,在这个危险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他来大陆的目的和所做的一些事情。他请我,在他被抓后,通知一下他在台湾、在美国、在日本的家人。他提前写好一些信,让我——在他被抓后——给发出去。还好,因为郑钦华是台湾人,他没有被抓,那年月大陆没有几个台湾人,共产党又比较重视统战工作,郑钦华躲过了这一劫。
     
     虽然没有被抓,但是警察几次找过他;并且直到毕业,他一直被禁止离开中国大陆。我们每年放假的时候,我们都各回各家了,北京的如此,外地的也如此。家在新疆的,家实在太远的,不能年年回家,不能每个假期都回家,但是一、两年也要回家一次,看看父母呀。与新疆相比,与新疆的石河子相比,台湾其实并不远,即使绕道香港也并不远。人家都能回家,但是郑钦华却不能回台湾,不能回家看望父母。很多时候,他是我们班在校园中的唯一留守人员。即使在毕业后,我们都离开了学校,都分到各个地方上班了,国外有亲戚的也有出国探亲、留学、工作的。但郑钦华不行,他依旧住在校园里,他依旧被禁止离开中国大陆,直到半年多以后,他才被放行,去了美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