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熊飞骏的博客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九)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十)
·一个丧失了反思能力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民主不能当饭吃但没民主你迟早没饭吃!
·国民党败选标志台湾民主直追美国
·2015年新年献词
·从美国黑奴解放说伊拉克利比亚乱局
·毛中国的毒食品!!!
·中国缺常识更缺逻辑!
·中国不即时还原毛泽东真相必有大灾难!
·有一种“素质”叫“奴性”
·前苏联民主化是“亡党”吗?
·站在体制内对话庆案枪击案
·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地球民主国家有哪几种类型?
·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公民持枪权”能“除暴安良”
· “依法治国”不等于“法治”
·“国家财富”与“私有财产”
·集中力量办的“大事”多数是“坏事”
·公民的基本权利有哪些?
·IS与义和团哪个是老大?
·政务官为何不能有绯闻?
·为杨恒均《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启蒙运动》答读者问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1)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熊飞骏

   

   第四章:旧体制下的富国强兵噩梦

   

   一、第一次改革开放

   

   鸦片战争虽然打开了大清国封闭的国门,但中国并没有对外开放。除了五个外贸通商口岸外,战后二十年中国的官场生态和社会景观和战前并没有多少变化。当鸦片战争的硝烟远去,守旧而又惰性的官员知识分子又把曾经伸出的头缩回到祖宗法度的龟壳中去。

   1、依旧夜郎自大,认为中国是世界的中心,不但幅员辽阔、力量雄厚、物产丰富、历史悠久;而且引领世界文明潮流,政治制度、价值取向和风俗人情都是人类世界最优越最先进的。

   2、对外关系依旧坚守“中国中心主义”,中国不是亚洲的一部分,更不是东亚的一部分,而是君临天下代表整个人类世界。拒绝按《南京条约》的规则和欧洲强国“平等交往”。虽然不能强迫国力强大的外国鬼子在中国官员面前下跪,但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中国官员尤其是高官显贵此后根本拒绝接见外国人。

   3、依旧坚持排外种族主义,自我感觉良好同时不切实际丑化外国人,坚守高度等级制的世界观:中国是内部的中心的,又崇高又伟大;非中国的“蛮夷”是外部的边缘的,又渺小又低贱,就算暂时比中国强大也是未开化的豺狼虎豹,迟早会被中国的高度文明同化,就象当年同化满蒙征服者一样。外国鬼子在鸦片战争中打败了中国没什么了不起,当年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满清人不一样打败了中国,可最后还不是照样被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给同化了?

   4、官场依旧腐败弄权瞎折腾,有钱人在鸦片烟中吞云吐雾,穷奢极欲醉死梦生。没有必要的危机意识,谁也没想到还会面临下一次的打击和灾难,更没想到发奋图强励精图治。

   …………

   中华帝国在武则天以后开始坚定地大倒退,倒退了1300年还不肯停下来。到了晚清时期,中国官场的守旧和惰性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正常人根本想象不到人类世界居然还会存在这样一个群体?

   美国的炮舰仅仅开到日本近海说了几句大话炫耀了一下先进设备,没开一炮没打死一个日本人更没攻占一寸领土,就能引起日本举国上下的强烈震撼,并进行千年未有伤筋动骨的制度大变革来作出应急反应,启动明治维新赶超世界先前水平防患于未然。

   英国的远征军从中国广州一直打到首都的海上门户,又回头打进长江占领富庶的江东粮仓,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号称固若金汤的帝国边防在英国炮舰下成了一道只能自我意淫的纸屏。中国割地、赔款丧失司法独立还加上片面最惠国待遇,经受“千年未有之大变”,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居然还没引起统治集团的反思反省。举国上下昏昏然继续在老路上“西湖歌舞几时休”,总结成绩歌颂大好形势?

   中华帝国本应该在鸦片战争过后就开始“改革开放”,可因为统治集团要命的守旧和惰性,开放的时间表又向后推迟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正值世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黄金岁月,一年就相当于古典时代一百年!是绝对不能轻易浪费掉哪怕一年的。可中国官场却把这宝贵的黄金二十年慷慨送人了。

   

   英法联军之役给大清国的震撼比鸦片战争大出百倍,连帝国繁华盖世的首都,也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世界文明大本营都被外国人轻而易举攻占了,连个象样的“首都保卫战”都没一个?这个世界中心帝国的表现也够出类拔萃的。

   首都对外沦陷后,惰性守旧的“龟壳”被西洋大炮打碎了,官老爷的光头再也没地方可藏了,只剩下睁开眼睛看外面世界一条路了。

   英法联军之役不但打碎了“中国中心”的世界观,还大大动摇了“外国野蛮下贱”的民族认知误区。

   1、西洋侵略者和匈奴、五胡、契丹、女真、蒙古、满清等来自北方草原游牧部落的侵略者完全不同,不象前者一样每占领一地就把抢劫强奸甚至屠城当成第一要务。西洋侵略者打进首都北京后,居然对平民百姓秋毫无犯。除了极少数不守军纪任何庞大群体都难以避免的个别败类外,大军不烧民房不抢民财更不强奸民女,更不用说“屠城”了?至于火烧圆明园等大清王族搜刮中国民脂民膏建成的游乐场所,不但算不上野蛮暴行,对中国人民来说简止称得上“替天行道”!中国历代反抗暴政的平民英雄都好玩“烧皇家宫室”这口,项羽就曾一把火烧了阿房宫,大火三月不息。同样是皇家园林宫室,中国人烧是英雄外国人烧难道就成强盗了?

   2、西洋侵略者相当讲“诚信”,在北京签订停战条约后,大军马上按照条约规定迅速撤离京城,把帝国首都完整交给中国人民手中。不但没象先前那些游牧侵略者一样撤离前乘机大捞一把,在前往大海的沿途对平民百姓还秋毫无犯?如此诚信礼义的风尚别说野蛮人,连自视文明礼貌祖师爷的中华大国民也达不到这水准。这样的民族不但算不上劣等下贱,简止就是“孔孟之道”的真正传人。

   既然西洋人也守孔孟之道崇尚中华礼义,就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野蛮民族”了,而是和中国人一样的“礼义之邦”。说不准就是先世的中国人漂洋过海建立的殖民国家,就象秦帝国时期徐福率领五千华夏童男童女远赴东海建立日本国一样。同是华夏“礼义之邦”,放下架子平等交往又有什么不可以?

   3、鸦片战争时期中国官民虽然对西洋大炮的巨大威力印象深刻,但因为只限远观没机会亲手操纵那些先进武器,就一直当成“妖术”和“奇技淫巧”的层面,就像“魔术”一样没有根基玩不得实的,因此也就缺少虚心学习借鉴的动力。《北京条约》签订后,为了镇压太平天国暴动,中国军队“借师助剿”,亲自领教了西洋开花大炮,来福枪和机器动力运兵船的神奇威力,开始对外国人制造的先进武器发自内心的认同佩服,认识到中国有采购甚至学习制造这些先进武器的必要性。并进而认定只有拥有这些先进武器才能确保帝国的安全,避免下一次首都沦陷式大灾难重演。

   4、鸦片战争英国远征军主要是“水战”,虽然海军陆战队攻占过厦门、宁波、舟山、镇江等江、海边上的小城,但因官兵行军距离很短,无法消除“西洋人双腿不能弯曲、无法在陆上长距离行军,不利陆战”的认识误区,因而深信中国的广大内陆城镇在西洋人面前是绝对安全的。这次英法联军攻占首都北京,从大沽口到北京长途奔袭几百里。沿途军民亲眼目睹西洋军队不但膝盖伸缩自如,而且看上去比中国人的双腿更灵活更强壮奔跑得更快,不但能够陆战,而且能快速袭击中国内陆任何一个远离江、海的城市。整个中国在西洋军队面前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

   …………

   有了上面这些认识转变,为了应对千年未有的巨变,避免下一次大灾难,中华帝国终于决定“对外开放”了。

   这是大中国第一次“对外开放”!准确点说是“对西洋人开放”。因为千年以前的唐帝国不但“对外开放”过,而且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帝国”。

   中国第一次对外开放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

   一是放弃“中国中心”世界观,和外国人平等交往。

   二是引进西方的先进武器和先进技术富国强兵。

   大清国两次对西洋灾难性战争的主要导火索就是“拒绝和外国人平等交往”?包括官员拒绝接见不肯下跪的洋人;官民拒绝让洋商进入中国城市贸易居住;拒绝外国人去中国内地贸易、旅行、传教。

   我们再回头看一看1300年前的唐帝国,那时的首都长安是世界性大都会,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西洋人和中国人杂居在一起。城里还有专门供西洋人贸易居住的“波斯街”,就象今天美国的“唐人街”一样。长安仅滞留不肯回国的西洋使节就高达四千多人,以致成为帝国沉重的财政负担。当帝国让使节作出“要么回国要么帝国不再供给只能自谋生路”选择时,四千多外国使节全自动留了下来。那个不惜十多年发动“人民战争”抵制西洋商人进城的广州,到唐末黄巢兵团攻城时还居住了12万西洋人?相当于这个城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外国人不但能在唐帝国境内自由居住、谋生和发展,还能在唐帝国当官,甚至于能做大官。李白的日本朋友晁衡就在中央政府做了高官。外国人不但能在唐帝国当文官,还能执掌兵权。高仙芝、哥舒瀚、阿史那杜尔甚至还做到了边防军区总司令,掌握唐帝国最精锐的武装力量。

   唐帝国境内居住着那么多西洋人。可唐帝国并没有亡在西洋人手里,而是亡在中国人手里。

   再看看大清帝国官员拒绝接见不下跪的外国人,民众不让外国人进城的优良传统,就能发现中华帝国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倒退了多么大多么远?

   大中国在坚定倒退了1300年后,终于在悬崖边上立定了脚跟。

   大清国领导改革开放的主要部门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统治集团内改革派领军人物:中央政府:恭亲王、文祥。地方开明官宦:前期有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后期有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刘坤一、台湾省长刘铭传。学术思想界精英:郭松涛,冯桂芬。

   大清国把对外开放誉为“自强运动”,中心目标是“富国强兵”,具体措施是在外交、军事、工业、经济和实用技术等领域的“有限现代化”。

   大清国采取的可圈可点“现代化措施”如下:

   (一)、建立平等外交关系:

   1861年,大清国正式设立“外交部”,名为“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最初职能是与西洋各国的“外交”,后来拓展为与“现代化”有关的绝大多数军政经济职能,有点类似今天的“国务院”。国务院“一把手”称为“总理”也来历如此。

   1863年,制定三角形飞龙戏珠旗为中国国旗,中国自此才开始有国旗。

   1864年,翻译出版《国际法》。

   1866年,总理衙门以旅游的名义,派谴一个非正式的赴欧考察团,由正在休假的总税务司赫德担任向导,赫德的中文秘书,临时授予三品文官的斌椿为团长。该团游历了伦敦、巴黎、柏林、布鲁塞尔、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圣彼得堡、受到了东道主的热烈欢迎和盛情接待。

   1868年,总理衙门派谴了一个正式巡回外交使团,由美国退休公使蒲安臣率领,前往欧美游说各国尊重“中国国情”,不要强迫中国加快现代化速度。该使团圆满完成了清政府交付的使命,但这样的“成功”却是中国人民的灾难。

   1869年,大清国外交官和英国驻华公使阿礼国以完全平等的地位和礼节进行修约谈判,签订了近代中国第一个平等的双边条约《阿礼国协定》。悲剧的是,当时在位的英国外相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短视政客,拒绝了这个平等条约;结果助长了中国官民的排外情绪,认为中国人民对外国的善意友好被出卖了,外国人就是不顾礼义唯利是图稍有不如意就不认帐的势利之徒。此举也让正视外国势力的开明官宦进退维谷里外不是人,极大的伤害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