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熊飞骏的博客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熊飞骏

   六、太平天国乱华余波

   1864年夏秋,洪秀全的邪教天国虽然寿终正寝,但邪教掀起的乱华狂涛并没有最后平息。整个六十年代,中华帝国依旧在撕裂酷刑中痛苦呻吟。华北大平原的捻军铁骑扫荡了中国的文明中心;西南、西北的回教暴动则把中国推向危险大分裂的边缘。

   捻军

   捻军是白莲教标帜下的一支黑社会性质的武装集团。白莲教是真正的邪教团伙,崇尚暴力革命,危害中国有几百年的历史。十四世纪中期掀起江淮大暴动并最终断送蒙元帝国的明教就是白莲教的一个分支。十八世纪初鄂、川、陕边界的白莲教暴动则耗光了抄没大贪官和珅贪贿的帝国12年财政收入的总和,害得道光皇帝成天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在北京故宫叫穷。

   捻军起事的时间比太平天国早,前期力量分散各自为政,成员多为地痞流氓无业游民,主要从事黑社会性质的打家劫舍抢劫商旅强收保护费,和普通黑社会团伙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捻军走向横向联合成长为威胁大清帝国稳定的劲旅则是太平天国成立以后的事。

   捻军前期的活动中心主要在水旱濒仍的江淮地区。因为生存普遍性艰难,那里的邪教式黑社会活动一直很猖獗,川陕暴动漏网的白莲教余众多在这一地区找到了藏身之所用武之地。

   捻军武装力量的主体和普通黑社会团伙不同,不是来自无恶不作的亡命之徒,而是来自村社民兵武装。

   在十九世纪前期大变乱时代,清政府的正规武装力量主要用于防卫中心城镇。广大农村和集市则由村社自行组织民兵来提供安全保障。武装暴乱多是从不设防的农村和集市开始的,这一级社会最容易受到群体暴力的伤害。当政府军没能力给乡村一级提供安全防卫时,村社为了自身的生存就必然走向高度军事化。大一点的乡村都建筑有抵御盗匪搞突然袭击的围墙,村里的青壮年则普遍加入到自卫的民兵队伍中去,只有“全民皆兵”才能在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赢得更多的生存机会。

   中国农村的宗族械斗历史悠久,尤其是自然灾难频繁的地区,为了争夺水源、共享山林、无主荒地和集市摊位,当谈判解决不了问题时,宗族之间就靠“暴力”来解决,打赢的一方就有资格控制有争议的紧缺资源。当农村在动乱的岁月高度军事化时,村社民兵武装除了用于安全防卫抵御盗匪袭击外,再就是用于宗族间的仇杀争斗。用大刀长矛武装起来的民兵参与的攻杀和打仗差不多,与拿着锄头、镰刀等农具的村社械斗不可同日而语。后者死不了几个人,前才则死伤枕籍。

   捻军前期深深卷入了村社宗族间的械斗。因为有白莲教活跃分子走村串户搞联络,分散的村社武装就在捻军旗帜下走向横向联合,形成称霸一方的武装集团。这样的武装集团很容易横行乡里,从防卫走向攻伐,对力量弱小的周边乡村玩打砸抢。捻军因为深深植根于乡村民兵武装力量,并且披着合法的外衣藏兵于农,让政府军找不到征剿的目标,就很容易做大做强。乡村为了生存,就得定期给捻军交保护费,或干脆加入到捻军集团里来。这样越来越多的乡村就成为捻军的根据地。

   捻军有许多同当地社会紧密联系的方式。头目们在集镇开设赌场妓院,把无业游民和亡命之徒集合在周围。捻军给村社造成的恐怖致使许多家庭以向其头目宣誓效忠的方式来寻求保护。形成“族有捻,族幸;家有捻,家安。”的农村悲剧景观。到了十九世纪中期,捻军下层社会已牢固地植根于当地的宗族制度之中,同时又靠宗族中有财势的族长们向下延续并向外传布扩散。

   当某一地区的捻军力量足够强大时,就在秋收过后的农闲季节组织军事性远征,对远距离的乡村、集市甚至防守薄弱的城镇玩打砸抢,回来后再分发抢劫来的战利品。贫困村民在抢劫利益的诱惑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捻军中来。

   所以捻军和太平军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暴民借助邪教组织手段,裹胁众多良民形成的跨地域攻伐性军事集团。

   捻军前期山头林立各自为政,依靠白莲教联络人彼此间保持若有若无的脆弱联系,除了打砸抢外没有明确的政治目标。

   捻军在自己的组织内称村社领袖为“堂主”,称军事头目为旗主,没有多层的等级政治,只在堂主、旗主前冠以“大”和“小”的称号,来表示掌握权力的大小。

   太平天国横扫长江占领南京后,江淮地区的捻军受到的震动很大。一是出于抵御太平军的需要,二是为太平军的成就所鼓舞,捻军各堂主开始走向联合,形成能够攻城略地的大型武装集团。

   捻军前期涌现出的第一个杰出领袖是张乐行,1852年11月在安徽亳州雉河集被十八路大堂主推为盟主。

   1855年黄河在开封以东决口,鲁南、皖北、苏北大批居民受灾,为捻军提供无尽的兵源。张乐行部众象滚雪球一样壮大,以雉河集为根据地正式组成捻军,建立“五旗军制”,号称“大汉永王”,拥众十万人,公开打出反叛旗号。

   1856年,张乐行攻占水陆要冲颖州三河尖,接受太平天国名义上的封号,和太平天国联手谋发展。但捻军部众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小秤分金,大秤分银”的山寨货色,只有抢劫动力没有政治理想,受不了太平天国那套强加给下层官兵的清规戒律,所以“只受封不听调”,你打你的江山我照旧玩我的“打家劫舍”。

   因为捻军的最高军事目标一直停留在打家劫舍的纯黑社会层面,根据地雉河集周遭百公里以内很快被打劫成赤贫。要想抢劫更多的财富就只有长途奔袭到远离根据地的集镇,于是骑兵就成为捻军最主要的军种。华北大平原也适合骑兵驰骤,来去如风速战速决就成为捻军的主要作风。

   在华北平原有白莲教背景和捻军有牵连的暴乱武装除了张乐行主力兵团外,还有山东临清人张继朋的八卦教众;宋景诗的黑旗军;河南的长枪会;济宁邹县宋继朋集团;归德郜永清集团,屡降屡叛的皖北苗沛霖联防武装……这些暴乱武装主要以步兵为主,以本土圩塞为据点,和张乐行捻军长距离奔袭擅长异地作战的骑兵队伍有很大的不同。

   1860年,捻军攻破了苏北京杭大运河畔的商业重镇清江浦,焚毁二十里长的街市和工部的四大船厂,夺取了户部皇仓的粮食,朝庭震动。

   1861年,捻军进入湖北,攻破老河口和襄阳、樊城,大大发了一笔横财。

   1863年,捻军主力兵团的根据地雉河集被僧格林沁的骑兵攻陷,张乐行被俘,押赴刑场千刀万剐

   1864年,太平天国赖文光部在天京陷落后加入了捻军,和张乐行的接班人张宗禹联手对捻军进行改组,组成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

   捻军骑兵和僧格林沁的满族骑兵在华北大平原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把戏。

   1865年5月18日,僧格林沁骑兵团在山东曹州中了捻军的套全军覆没,僧格林沁阵亡。

   大清国正规军被一千次证明腐败无能!清政府只好再度启用在太平天国暴动中崛起的汉族武装湘军和淮军,任命曾国藩为剿捻总司令。

   曾国藩的剿捻战略是“坚壁清野”断敌给养;“保甲连坐”清除隐藏在村社民兵武装中的捻军惯匪;“画河圈地”限制捻军铁骑的驰骋。在安徽临淮、江苏徐州、山东济宁和河南周家口设置重兵,利用河道的自然屏障,将捻军骑兵围困在豫、皖、苏边区关门打狗。

   曾国藩的战略最终功亏一篑,捻军骑兵突破包围圈进入湖北、山东。曾国藩的总司令职位也随之被门生李鸿章代替。

   李鸿章在老师剿捻战略的基础上,建立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并运来了西洋大炮。利用骑兵和大炮来包抄打击捻军骑兵,同时利用河流和运河来阻止他们逃窜。

   捻军主力兵团很快陷入被动挨打的困境,被迫分为东西两部。东路由赖文光率领进入山东;西路由张宗禹率领进入陕西,企图和叛乱的回民兵团联手图存。

   1867年初,赖文光的东捻在山东无法立足,被迫进入湖北。本想仿效明末的张献忠进入四川搞割据,但骑兵只适合在平原地带奔驰。捻军官兵不原下马翻越崇山峻岭,只好在华北平原继续兜圈子,在李鸿章骑兵追击下重回山东。

   1868年1月,东捻在山东胶莱河的寿光掉进了淮军的包围圈全军覆没,赖文光逃到江苏扬州被俘,押赴刑场千刀万剐。

   张宗禹的西捻在陕西撞上了左宗棠的西北兵团,一败涂地被迫向北逃窜进入黄土高原。

   1867年12月西捻在延安东北渡过冰封的黄河进入山西,然后南下河南,一度进入直隶引起清政府的恐慌。1868年夏天又鬼使神差折回山东,在鲁北掉进了淮军用“长墙”构筑的包围圈全军覆没。张宗禹连人带马跳进徒骇河失踪。

   捻军的邪教暴乱终于被完全镇压下去。

   

   回民暴动

   回民就是中国境内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

   中国的回民分内地和新疆两大部分,以玉门关为界。玉门关以西的新疆回民以维吾尔族为主体,一直保持着与汉族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以不吃猪肉、男人留胡须,女人出门戴面纱为主要标志。

   玉门关以东的内地回民除了伊斯兰教信仰外,生活方式多数已经汉化。男人留胡须女人出门戴面纱不是必要条件,吃猪肉也不象维吾尔族一样视为严格的宗教禁忌。

   中国内地的回民要追溯到公元八世纪中期的恒罗斯战役。

   公元751年,唐帝国的高仙芝兵团(七万人)与阿拉伯兵团(20万人)为争夺中亚的控制权在恒罗斯展开决战。高仙芝兵团战败,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大西南的云贵高原和西北的陕甘因为中国传统儒佛道根基不深的缘故,很多居民信奉了这种纯外来的宗教。

   伊斯兰教因为崇尚征服性暴力和深深卷入世俗政治权力的缘故,本身就带点邪教性质。中国的回教徒因为在大汉族主义的夹缝里挣扎求存,基于民族压迫激发出的反叛性暴力也就比西亚的伊斯兰教徒更为强烈。

   太平天国金田暴动后,中国境内的回教徒聚居区群起响应,多数卷入了血腥的暴力活动。

   十九世纪中期的回民暴动形成了云南、陕甘和新疆三个中心。

   云南的回民暴动更多带有自卫性质,起因是汉人在腐败官僚的鼓动下对回民的集体仇杀,事后汉官又渎职不作为拒绝追查惩罚凶手还受害者以公道。

   十九世纪云南官场腐败骇人听闻,民众的怒火象冰雪覆盖下的火山。各级官僚为了转移民众的愤怒视线,就别有用心挑起民族矛盾。汉官在汉人面前夸张回民的野蛮肮脏没教养;回官则在回民面前编排汉民虚伪骗子没一个好东西,借助这些恶意宣传来转移民众对官场贪贿腐败的注意力。

   太平天国暴动反清后,云南官家煽动民族仇恨达到这样的程度:居然纵汉杀回,号召汉族民兵武装大规模屠杀回民。省长舒兴阿通令全省“各府厅州县聚团杀回,须横直剿灭八百里”,对回民格杀无论,“不能良莠男女老幼,悉殄灭之”,公开鼓动对回民进行种族灭绝式大屠杀。

   云南回民为了生存,只好奋起抗暴,形成了东南和西部两个暴动中心。东南回民推举马如龙、马复初为起义领袖;西部回民则团结在杜文秀的旗帜之下。杜回秀在杀回运动中全家遇难,前往北京向中央政府申诉则没有任何反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